223、我是宋庭遇的未婚妻/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要裁员的决定,苏冉知道这是公司内部的决定,而且,都是大家一致通过的,苏氏已经没有能力养这么多员工,甚至在面临着破产的局面,所以裁员是必须的。

但是她却不忍心,所以迟迟没有宣布。

苏氏需要的资金不是一点点,而是很大一笔,但是以苏氏现在的局面,银行全部都拒绝贷款,而别的公司,本来就是为了商业利益存在的,现在怎么可能将一大笔钱扔进他们苏氏这个无底洞?

苏冉正对着裁员名单在发呆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在外面敲了敲。

她抬起头,看到门外站着的是罗叔的身影。

她连忙道:“罗叔,你快进来。”

罗叔点了点头,走进来,拉开办公室前面的椅子坐下来,眸光落在桌上放着的裁员名单:“二小姐觉得不忍心?”

苏冉这两年来,除了忙自己工作室的工作外,还经常会到苏氏工作,所以早就熟悉了苏氏的一切。

她指着名单上的好几个名字:“这些,好多都是在苏氏做了很多年的老员工,就这么裁掉了……”

罗叔知道她心里所想的:“但现在苏氏真的没有办法没有能力再养这么多人……”

苏冉轻声叹气:“我明白……”她只是觉得残忍……

“都怪我能力有限,这两年在苏氏,也做不了什么……”

“二小姐别胡说,你很好,只是苏氏的问题存在不是一两年了,早就内外忧患一大堆,能支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苏冉还记得她奶奶还没去世之前,就指着苏豪说:“苏氏迟早要败在你的手上!”

那时候,苏家的老妇人其实已经奄奄一息,但是又放心不下苏氏和苏家,所以撑着最后一口气,不愿意走。

大概是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的人吧……

苏家老夫人走了十几年,苏氏果真在苏豪的手中一点点的败下来……

苏冉想起那些事,都觉得挺悲伤的,鼻子酸酸的,声音嘶哑:“罗叔,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么?”

罗叔沉默了一下:“其实二小姐,还有一件事我没有和你说。”

“罗叔,你说。”

“昨天有人说愿意收购我们公司……”

“收购?!”

“开出的价钱也挺合理的,我个人认为,与其让苏氏这样的苦苦支撑下去,被收购了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对方同意在收购我们公司之后,还愿意让我们自己管理,不过这件事我还没有和你爸爸说……”

苏冉拧着眉。沉默了一下:“被收购了,这些员工是不是就不用被裁掉了?”

“是的,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和资本,这些员工都可以留下来,对了,二小姐,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新加坡的天海集团,就是他们集团说要收购的……”

如果放在两年前的苏冉,其实是不太清楚的,但是现在不一样,她知道天海集团意味着什么,他们看得起苏氏,都让她觉得意外。

“天海集团想在国内打开市场,所以才会提出来收购苏氏,其实我也知道,苏氏存在了这么多年,是已经走了的老夫人还有老爷子的心血,但是现在……”

苏冉无奈道:“被收购了总好过宣布破产吧?罗叔你说是不是?”

罗叔点了点头。

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苏氏破产,这是大家这么多年的心血。

“罗叔,就这样吧,下午你去见见我爸,和他说一下这件事……”

“好的,二小姐。”

……

苏豪大概也是知道苏氏现在的情况,所以也没有做过多的反对,很快也同意了下来,就这样,苏氏被天海集团收购的事情,算是已经正式确定了。就等签署合同了。

已经和对方约好在下午四点钟的时候签合同,苏冉坐在办公室将合同仔细的看了一遍,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差不多了,现在就等着天海集团那边的负责人过来了。

她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等候,一会他们来了,罗叔会派人通知她的。

这些天。她依旧找不到宋庭遇,自然,更别说是宋维希了……

那天宋庭遇明明说已经带宋维希回到安城了,但是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他……

苏冉不能说不着急的,可是最近又因为苏氏的事情忙的团团转,她决定等今天下午签署了收购合同之后,便去找宋庭遇,怎么都得将他找到,至少让她见见宋维希。

“二小姐,天海集团的人过来了。”门外响起了一道声音。

“我知道了。”苏冉立刻睁开眼睛,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职业套装,然后离开了办公室。

罗叔他们已经在苏氏大楼下迎接天海集团来的人,而苏冉则去了马上要签订合同的会议室等待。

她等了没有多久,就听到了会议室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她站了起来,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罗叔站在门口:“丁小姐,请。”

有一道高挑而苗条的身影随即走了进来:“谢谢。”

苏冉看过去,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甚至忘了有所反应,她身边的秘书出声提醒她:“二小姐。”

苏冉回过神来,稳了稳心绪,嘴角又挂着一抹得体的笑容,看到短发的女人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

罗叔在旁边为两人做介绍:“二小姐,这是天海集团的大小姐丁岑,丁小姐,这是我们苏氏的二小姐。”

丁岑主动伸出手,微笑:“苏小姐。你好。”

苏冉和她握了一下手:“你好。”

她怎么想到丁岑就是天海集团的千金大小姐,这次派过来负责收购他们苏氏的负责人……

她的脑子现在乱的很。

幸好收购的事项是早就已经决定好,也商量好的,今天签订合同,也不过就是个仪式而已,不然以苏冉现在的状态,她真的无法完全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倒是丁岑,听说她父亲死后,她就接手了天海集团,年纪轻轻的,却做了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丁岑想必在事先就知道了她是苏氏的人,所以此刻见到她的时候才会一点都不觉得意外,甚至从容镇定。

好不容易签完了收购合同,苏冉站起来和丁岑握手,丁岑盯着她微笑:“苏小姐,你是维希的妈妈。”

苏冉一听到宋维希的名字,整个人都僵住:“你知道维希?”

“怎么不知道?”丁岑似笑非笑的:“我是宋庭遇的未婚妻。”

其实苏冉在新加坡重遇宋庭遇,那时候就知道他们两的关系非比寻常,但是亲耳从丁岑的嘴里听到他们之间的关系,此刻还是觉得周围的空气都稀薄了,她呼吸紧窒了起来。

丁岑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美丽的眼眸一直在盯着苏冉的脸在看,好像不想错过她脸上任何的一点表情似得。

苏冉知道自己此刻脸色不对,但有些情绪,她是控制不了的。

丁岑打量了她一会,收回眸光,看了看手表:“时间不早了,庭遇约我吃饭,我先走了,再见,苏小姐。”

“再见……”

丁岑离开后,苏冉有些颓然的坐在椅子上。

秘书帮她倒了一杯水放在她的面前:“二小姐……”

苏冉摆了摆手:“你先出去吧,让我静一下……”

……

丁岑下了楼,看到了香槟色的车停在苏氏大楼,她嘴角挂着笑,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很准时。”

“提前来了,在这里等了一段时间。”

“怎么不上去?”丁岑扣好安全带,看着驾驶座的宋庭遇道。

宋庭遇没有说话,将车开了出去。

“合同签订的还顺利么?”

丁岑转过头,好笑的看着他:“所有的收购事项在之前就谈好的,今天不过是过去签个字而已,你想问我的是,苏小姐好不好吧?”

“好像比之前瘦了点,上次在新加坡见到她,到现在也没有多长时间,竟然瘦了,看来真的很想维希了……”

宋庭遇握着方向盘的长指紧紧地拽了下:“你说,维希会不会想见到她?”

“当然想,何必问我。其实你自己心里早就知道答案,维希的心情其实和你一样,可能怨着苏冉,但更多的还是爱,对不对?”

宋庭遇冷哧了一声:“好像很了解我一样。”

丁岑开玩笑道:“还好啦,对自己的未婚夫不了解,那我不白活了,是吧?”

对于“未婚夫”三个字,宋庭遇其实并不是很喜欢听,所以皱了皱眉。

丁岑也是个十分的会读人心思的女人,意识到宋庭遇不喜欢之后,也没有再继续开这样的玩笑,而是换了一个话题:“那个项目,有把握么?”

宋庭遇挑了挑眉。转过头反问她:“你说呢?”

“有!”丁岑大声笑道。

宋庭遇眯了眯眼眸,眸内有危险的光芒一闪而过。

他真期待和顾东城的见面,他真想看看顾东城见到他出现,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想到这,宋庭遇的嘴角冷绝的勾了个弧度。

……

顾东城出差了好些天,好不容易回单安城,刚刚下了飞机,却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在向他报告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他拿着手机走出了机场:“这都能抢走?我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他们签合同了没有?”

“还没签。”

“没签就还有办法,真是废物!”顾东城任由过来接他的人将他简单的行李放在了车尾箱,他打开了车门坐进去:“帮我约钱总见面,这个项目我必须要拿下,对了,要抢这个项目的是谁?国内哪家公司?”

“不是国内的,是新加坡的,叫天海集团……”

“天海集团?”顾东城皱了皱眉,这天海集团前段时间还收购了苏氏,现在又跑来和他抢项目了?真是可笑!

“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天海集团的所有资料都发到我的邮箱里。”

顾东城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他拿开手提电脑,高盛的速度很快。他收到了关于天海集团的详细资料。

天海集团是姓丁的华人在很多年前创办的,在新加坡倒是很出名,一年前丁友业死后,天海集团便交到了他唯一的女儿丁岑手上。

不过丁岑的位置坐的并不稳定,因为丁友业的弟弟,丁岑的叔叔,可一直都虎视眈眈着天海集团呢!

顾东城在看完资料之后,致电给钱总,那边的钱总倒是挺客气的:“顾总,这么客气,还约我吃饭。”

“应该的。”顾东城笑道:“最近忙着出差,很久都没有和钱总一起吃饭了,我刚刚回来,一起吃饭?”

“真不巧。天海集团的人也约我一起吃饭,正好他对我这项目也很有兴趣,顾总要一起么?”

顾东城也想见识一下天海集团的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想从他的手上抢东西,他冷冷的勾了勾唇:“当然。”

挂了电话不久后,顾东城就收到了钱总给他发的地址,他连家和公司都没有回。直接就让司机前往钱总给他的地址去。

顾东城到了指定的包间,服务员帮他将门打开。

他人还没有完全走进去,声音已经出来:“钱总……”

当钱总起来让开的时候,坐在他身边的位置的人也就完全出现在了顾东城的眼前。

顾东城其实是个很懂得深藏自己心思的男人,因为他城府实在太深,但是当看清楚钱总身边的人时,他眼神里流露出的惊讶却是藏都藏不住,哪怕他很快就敛去,神色也恢复了起来。

但是宋庭遇还是捕捉到了。

钱总指着位置:“顾总来了?坐,请坐。”

顾东城走进去坐下来,看了看宋庭遇,又发现他身边还有个女人,这女人的照片他在刚刚才见过,是天海集团的丁岑。

顾东城觉得自己真是小瞧了宋庭遇,消失了两年,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的时候,他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

怪不得要抢他的项目呢!

原来宋庭遇和天海集团的人有一手!

钱总呵呵的笑着:“宋总,顾总,你们之前也见过,这就不用我做介绍了吧?”

“钱总真是喜欢开玩笑,既然在一早就知道宋总是天海集团的,早就应该说,又不是不认识是吧?”顾东城坐了下来,嘴角勾了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