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那我呢?想我么?/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钱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脸:“我承认,我是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这不,大家都是安城人么?宋总又离开了安城这么久没有回来了大家也都是老熟人了,见见面吃个饭也是很好的,哈哈哈……”

钱总说着就让人又拿了几瓶酒进来,他显得很高兴,兴致很好的样子,自己还亲自帮宋庭遇和顾东城将酒杯都倒上了酒:“来,宋总,顾总,丁小姐,我们喝一杯。今天晚上不醉不归,今天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顾东城用手阻止钱总:“钱总,今天晚上可是来谈正事的,喝醉了不好。”

钱总一愣,看了看宋庭遇和丁岑:“有什么正事?呵呵呵,就是叫顾总你来吃饭的……”

“我今天晚上过来呢,一,是来陪钱总吃饭,二,关于那个项目,钱总,我们应该聊一聊,之前我们不是说的好好的,就差没签合同而已,现在你想变卦?”

宋庭遇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嘴角噙着一抹笑,抽着烟,靠在椅子上,一手放在桌上,姿态十分的慵懒,他就静静的,看着顾东城和钱总在说什么,自己一点也不着急似得。

丁岑就更加抱着看好戏的态度了,用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他们两。

钱总的脸色变得难看:“顾总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也不算是变卦,之前我们也并没有说好,只是在你出差之前我们聊了一下,再说了。那天去了新加坡的招待会你也并没有出现,可想而知其实你也并不是特别的在意,宋总和丁小姐就不一样了,他们可是诚意满满的,所以顾总,本来合作这种事情,也要看双方你情我愿的是吧?”

钱总知道顾东城这人,就是表面君子,使劲上暗地里,什么肮脏手段都使得出来,而且,这人真的是阴险毒辣,他其实选择和宋庭遇合作,但是挺担心顾东城会在背后报复自己的,但是没有办法,他同样担心要是和顾东城合作了,将来被他吞的骨头都不剩,那可怎么办?

他选择宋庭遇,也是有他的考量的,宋庭遇虽然离开了两年,在两年前也是以极其落魄的姿态离开的,但是现在他回来了,却又顶着天海集团千金未婚夫的身份回来,可想而知,这个男人的能力,真的不容小觑,再加上,从前他们也是有过合作的,宋庭遇虽然手段也狠辣,可是胜在人家光明正大,有自己的原则。

顾东城就是个没有底线没有原则的人。

这两年来,安城这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

“所以这么说,钱总是不愿意和我合作了?”顾东城眯着眼眸,危险的笑道。

“顾先生,人家钱总刚刚说的很明白。合作要你情我愿的,你是没听明白他的意思呢?还是没有听到?他摆明了在告诉你,他不想和你合作,还不懂么?”丁岑笑眯眯的道:“像是顾先生这样做生意可不行,别到时候将每个想和你合作的人都吓跑了……”

顾东城摇头嗤笑:“丁小姐真是牙尖嘴利,庭遇,怪不得你能看上她。不过我记得你以前不喜欢这种女强人类型的,你当初好像并不是喜欢这种类型的吧?还记得在珠宝店发生的事情么?那件事情闹得真大,钱总应该也都记得吧?”

丁岑依旧满脸笑容,接过顾东城的话:“顾先生说的可是庭遇的前妻苏冉?那件事情庭遇也和我说了的,两年前的事情,庭遇都差点忘了,难为顾先生还记得这么清楚……”

顾东城的眸色一变,但是表面上依旧维持着笑容。

“顾先生今天要是为了项目的事情而来的话,那真不巧了,就在刚刚,我们已经和钱总签了合同。”丁岑又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她倒是很想看看,顾东城今天晚上带着的这层虚伪的面具,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现裂痕!

顾东城的脸色变得难看和阴郁,他马上转过头看向钱总:“你玩我呢?”

“顾总,怎么能这么说?我从来都没有说今天晚上让你过来是为了和你说项目的事啊,我只是叫你过来吃饭而已……”

宋庭遇这个时候冷不丁的来了一句,带着嘲弄:“顾东城,你真是越来越输不起了,这可怎么办?将来有一天你要是输的一塌糊涂的话,你要怎么爬起来?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给你爬起来的机会,让你永远跪在地上怎么样?”

顾东城站起来,几乎将整张桌子都掀开了,他挑眉盯着宋庭遇:“那我就等着那一天,游戏真是越来越好玩了,宋庭遇,既然你回来了,我们就玩下去。别退缩,我倾尽所有和你玩……”

他说完,拿过自己的大衣,转身离开了包间。

钱总看着满桌的狼藉,想到顾东城刚刚的模样,心里不由的有些担忧,不知道那个阴险的男人会不会借机报复自己。

“宋总,这……”

宋庭遇将手中的烟头捻灭了,扔在烟灰缸上:“放心吧,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

丁岑跟着他离开了餐厅。

丁岑知道,宋庭遇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对付顾东城,拿回属于他们宋家的一切东西。

但现在宋庭遇要和之前的宋氏现在的顾氏作对,丁岑不由的有些担心:“如果一直从生意上打击顾东城的话,到时候会不会……”

宋庭遇在开着车,转过头看向她:“你担心将来宋氏会受到影响?”

丁岑点头,毕竟现在宋氏掌握在顾东城的手上,他还将宋氏改名了……

“哪怕宋氏面临破产了,也不怕……”宋庭遇淡淡的来了一句。

丁岑便知道自己想多了,以宋庭遇的能力,将来宋氏真的遇到了什么大危机,他也能挽救的。

“我送你回去吧。”丁岑过来安城,并没有住在宋庭遇的住处。

“我想去看看维希。”

宋庭遇却看了看窗外:“晚了,改天吧。”

丁岑微笑:“你现在回来整个安城都算是知道了,你担心我去你那里会被那些好事的媒体抓拍到然后乱写?你担心会被苏冉看到?她心里不好受?”

宋庭遇只当她是在开玩笑,所以没有说话。

“爸爸走了这一年来,我真的要感激你,如果没有你的话,天海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丁岑想到了一些事,所以不由的感慨。

“互惠而已,不用客气。”

丁岑摇摇头,两年前她在泰国旅游,在一家免税商场买东西的时候,那里忽然发生枪击抢劫案,因为她身份特殊的原因,所以她父亲丁友业总会在她身边安排人来保护她,当时枪击发生后,保护她的人本来带着她逃走的,但后来她遇到中了几枪,奄奄一息的宋庭遇,当时她出手救了他,事后。直到现在,她还在感激自己当时的举动,如果她当时只顾着自己逃走而没有救了宋庭遇的话,或许现在整个天海,就被她叔叔抢走了……

宋庭遇昏迷了半年才醒来的,之后就一直在寻找宋维希的身影。对于这个男人,她父亲特别的赏识。很多次都在暗示,让他和她在一起,但是宋庭遇无动于衷,直到一年前,她的父亲忽然遭遇车祸,去世之前找她和宋庭遇进去谈话,他希望宋庭遇能够帮丁岑稳定天海集团。他希望他能够娶她。

但是宋庭遇摇头拒绝,他不能娶丁岑,但是他想到了一个办法,和丁岑假装未婚夫妻,直到丁岑能稳稳地坐好自己的位置为止。

当时在很多人的眼里,觉得宋庭遇是走了好运,不但被丁岑救了,还被丁友业看上了,最后攀上了丁家这高枝。

但是只有丁岑明白,宋庭遇不稀罕这一切,如果不是当时她救了他的话,他不会留在新加坡,也不会留在天海。

而没有他的话,天海早就被她叔叔夺走。

以宋庭遇的能力。他大可以自己做很多事,根本就不需要用这样的身份留在天海。

丁岑其实知道,宋庭遇也还有一个目的,利用天海集团的人脉关系来寻找宋维希的身影。

“没有,天海不知道成了什么样……”

宋庭遇没有再说话,开了车将她送回去,在门口停下来:“什么时候回去新加坡?”

丁岑解开安全带,哼了一声:“怎么地?觉得我留在这里会妨碍你和你前妻的复合了?”

宋庭遇将她当妹妹,浅笑了下,用手揉了一下她的脑袋:“回去休息吧,晚安。”

……

苏冉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数字,这是她好不容易从唐子楚那里找到的宋庭遇的新号码。

她找不到他的人,只能打电话给他了。

她深深地呼吸了一下,然后按下了电话号码。电话响了一会,宋庭遇的声音传了出来:“喂。”

“宋庭遇,我是苏冉。”

“我知道。”那边宋庭遇很快就回了话。

苏冉愣了下,只听到那边沉默了会:“你的号码我记得……”

“……”听到他说这样的话,苏冉的心空空的,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哀伤。

“我从子楚那里找到你的电话的,我想问问你,我什么时候可以见见维希?”

“你这么想他?”

“我想,我每天晚上做梦都在想……”她立刻点头。

“那我呢?”

没想到他忽然来了这么一句,苏冉当场就愣住了,她正在想着到底应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她敞开着的房间内进来了乔青的身影,她像是刚刚和人家通完了电话,所以过来苏冉的房间看看她。

“冉冉啊,许巍约你明天晚上吃饭啊,可别忘记了……”

乔青的声音挺大的,苏冉浑身不自在:“妈……!”

“怎么了?记得明天晚上吃饭,别放人家的鸽子了,你生病的时候人家在医院里照顾你照顾的无微不至的,病好了,人家约你吃饭。你怎么就推三阻四的?这孩子,真是的……”直到现在,乔青也还并不知道宋庭遇回来了,所以很着急的帮苏冉张罗着相亲的事情,希望她能够尽快的找一个。

苏冉更为的着急,再去听手机那边的动静的时候,发现手机传来了忙音。宋庭遇挂了电话!

苏冉一口气憋在心里,觉得无处可发。

乔青走过来:“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苏冉无奈的抬起头:“妈,相亲的事情你能不能让我自己来?”

“按你这性格,让你自己来的话,什么时候能成事?许巍看起来对你的印象很不错,你要抓紧……”

苏冉将手机扔在床头柜上:“我要睡了,您离开的时候帮我关灯。”

“你这孩子。”

乔青离开后,将房间的灯关了,苏冉将被子盖住自己的全身,又把手机拿了过来,按下了号码,手机蓝色的荧光将她紧张的小脸给照映出来。

宋庭遇的电话关机了!

他刚刚肯定是听到了乔青所说的话,所以才会挂了电话,也才会关了机的……

苏冉对着手机喃喃自语:“不是有了未婚妻么?不是要结婚了么?还在乎我想不想你,找哪个男人相亲做什么?”

她这样的话,只是自己在对自己胡言乱语,哪有人回答她?

尝试了几次都不能将电话打通,她也放弃了,将手机扔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

第二天苏冉在工作室,乔青都不知道给她打了多少个电话来提醒她,记得晚上和许巍的约会,苏冉明着说好,但是并没有打算赴约。

她并没有答应晚上和许巍吃饭,都是乔青和王阿姨敲定的。

只是等她走出了工作室,她才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因为许巍的车就停在工作室的外面,他在等她。

苏冉多想当做没有看到,所以可以绕路走,但是无奈许巍早就看到她出来,从车上下来,将车门打开:“冉冉,我过来接你去吃饭。”

苏冉避无可避,只能走过去,走进了副驾驶座:“谢谢。”

许巍上了车,将车开走:“晚上想吃什么?”

“都可以,我不挑食。”苏冉靠在窗边,无精打采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