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都过去了/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维希……”苏冉不敢置信的看了眼自己被宋维希打落掉的手。

而宋维希在将苏冉的手推开了之后,整个人都缩到了被子里面去,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人可怕的东西一般,他哭的大声,浑身还发抖着。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苏冉不敢相信自己面前所见的这个,就是她日思夜想的儿子!

“维希……”苏冉想要靠近,但是又担心他的反应会更加的激动,所以也不敢往前:“是妈妈,我是妈妈……”

宋维希也不说话,就是在不断的往角落里缩过去。

宋庭遇将已经肝肠寸断的苏冉拉起来,推了一下她的肩膀:“你先出去。”

苏冉用力的咬了一下唇瓣,点点头。

她明白,宋维希是看到了她才会这样的。她要是继续留在这里,不知道宋维希会怎么样。

她不敢再耽误,很快的离开了房间。

在快速的离开房间的时候,她还听到了身后宋维希的哭声,这哭声像是沉重的石块一下,一下一下的击打在苏冉的心脏上,让她差点就要窒息而亡。

她快步的跑着离开了房间,下楼梯的时候,因为跑得过快,又没有看路,所以跌倒在地上,将双手都给磨破了,她也不感觉疼痛,因为现在她的心痛的在流血,其他地方的伤痛,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

她将自己埋入自己的双腿之间,安静的黑暗,似乎也不能让她心里好受一点点……

她无法忘记宋维希在看到她的时候,眼眸里的陌生和惧怕,无法忘记宋维希像是看到鬼了一般的用手不断的击打和推搡着,就是为了让她离开,更无法忘记宋维希见到她之后,而嚎啕大哭的声音……

“维希……”苏冉用手紧紧地揪着自己的心脏处,颤抖着的叫着宋维希的声音。

他不认得她了,一点都不认得了……

甚至在她说妈妈的时候,他的反应更为的激烈……

苏冉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楼上渐渐地安静了下来,她坐在冰冷的地上,整个人像是被抽掉了魂魄一样。

她现在终于是明白宋庭遇那天对她所说的话了。说不知道宋维希是不是想见到她,也不知道宋维希是不是在恨她……

从刚刚宋维希的反应来看,他真的不想见到她,心里潜意识的也在怨恨她……

因为她扔下了她两年的时间……

因为她两年都没有在他的身边……

……

宋庭遇好不容易才将宋维希哄好了,他今天晚上的情绪特别的激动……

他将已经再次睡着了的宋维希放在了床上,用双手帮他将小脸上的眼泪给擦干净,然后拉上了被子。

看来他之前的猜测果然应验了……

宋维希真的在潜意识的在排斥苏冉……

当初他找到宋维希的时候,那时候他一听到“妈妈”两个字,人就会很暴躁……

他将宋维希房间的灯光调暗了,才慢慢的走出去,但并没有将房间门给关上,因为要是宋维希在里面有什么情况发生的话,他可以马上听到动静。

他下了楼,看到苏冉坐在楼梯口处,用双手将自己紧紧地抱着,瘦弱的肩膀在不断的颤抖着。

她就这么坐在冰冷的地上……

宋庭遇的眸色暗沉,快步的走下去,将坐在地上的女人抱了起来。

苏冉因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被宋庭遇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她抬起头的时候,眼角还挂着未干的眼泪……

宋庭遇将她抱去了客厅处,将她放在了沙发上,他沉默着去拿桌上的纸巾递给她。

苏冉接过纸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泪,她知道自己现在很狼狈,可是看到宋维希那样子,她心痛的几乎无法呼吸。

她曾经活泼好动而又乖巧懂事的宋维希,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

她无法想象在这两年的时间内,他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东西,不然的话,怎么会这样……

“看到维希这样,觉得很讶异吧?”

宋庭遇打破了沉默,出声道。

苏冉往楼上宋维希的房间看了一眼:“发生了什么事?”

宋庭遇双手撑在大腿上,向她靠近:“看到他这样,你难受么?自责么?”

苏冉没有说话,她知道宋庭遇其实在心里一直都在怨恨为何两年前她要主动松开他的手……

他早说过了。他不喜欢她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他想让她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在她的身边,有他在,她不必承受那么多……

或许宋庭遇最无法释怀的是,无论到底是基于什么原因。她却总是先松开他的手这件事……

他觉得累,因为尝试过一次次的在她想要松手的时候,用力的去抓住……

宋庭遇拿起茶几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烟点上,含在嘴里。

苏冉注意到他现在吸烟的动作,和从前大不一样,从前他对香烟没有依赖性,只会在必要的应酬和心情真的烦闷的时候才会点上一根烟来,可是现在不一样,从重逢到此刻,她看到他频频的在吸烟。

他对香烟似乎已经上瘾,已经有了一种依赖性。

“当时我准备前往泰国的时候,并没有打算将宋维希带在自己的身边,所以我让人带他去了温哥华照顾他,顾东城确定了我的位置,雇了杀手前往泰国要将我铲除掉,那场所谓的枪击抢劫不过就是个幌子,我出事后,被丁岑救下,在医院里昏睡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而维希那边,本来照顾他的人,听到我出事后,竟然撇下维希都离开了,甚至连房子都卖了,我是在半年前才找到维希的,当时他已经被带到了泰国,住的是最肮脏的地方。我见到他的时候,几乎认不得他,因为他身上没有一件完好的衣服,头发长到都已经打结了,皮肤很脏,指甲缝上全是泥,他正在和一群男孩子打架……”

宋庭遇抖了抖手上香烟的烟灰,才继续道:“我将他带去了新加坡,调查了他这一年多来所经历的事情,才知道在我出事后,他被人送到了温哥华的福利院,后来又被一对夫妇收养,带去了泰国,那对夫妇本来已经有一男孩子,出了一场车祸,所以不能生育了,觉得就一个孩子,那孩子会孤单,所以才会动又收养一个孩子的念头,但是没想到他们将维希带回去之后,才发现他们那孩子不喜欢维希,两个孩子经常吵架,夫妇俩也觉得维希不够乖巧,所以又将他送到了泰国当地的福利院,维希在那里住了几个月,性格越老越孤僻,后来,他不知怎么地自己一个人离开了福利院,被一个男人捡回去了,结果那个男人也并没有好好的善待他,他喜欢喝酒,每次喝醉了酒就喜欢拿棍子打维希,刚刚找到他的时候,他的身上大大小小的全是淤青和伤痕,新老交替……”

苏冉杏眼圆瞪,呼吸急促,她难以想象这两年来宋维希竟然经历了那么多,而他到现在也不过才六岁而已……

一个成年人经历了这些都觉得害怕,会在心里留下阴影,更别说一个那么小的孩子了……

她此刻泪如雨下,心脏在一抽一抽的……

她头发散乱的披在肩膀上,太过于狼狈。双手用力的穿透发丝,在扣着自己的脑袋,她几乎要痛苦的倒在地上打滚。

宋庭遇将烟头按在烟灰缸上,走过去,揽着她的肩膀将她的脸抬起头,用手指强硬的将她脸上的泪水擦干净。

她此刻情绪极为的不稳定,宋庭遇搂着她的肩膀。将她的脸按在自己的胸膛处,哑声道:“都过去了……”

苏冉的手圈成拳头,捶打在他的后背处,头半仰着,嘴张开着,像是那种快要溺水身亡的人一般,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却好像又被呛到,然后在剧烈的咳嗽着。

也不知道她这样的情况维持了多久,她才终于渐渐地冷静下来。

宋庭遇双手搂着她,看了一眼窗外,夜很深了……

他将苏冉抱起来,上了楼,把她放在客房的床上,她抱着被子,双眼空洞的盯着床底下。

她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宋庭遇拿过去看了一眼,又看了看苏冉,她现在这样,哪里有心情去接听电话。

他按了接听键,电话那边便传来乔青的声音:“冉冉,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还和许巍在一块呢?”

“她在我这。”宋庭遇皱了皱眉道。

“你是?”乔青一时半会没有听出来宋庭遇的声音。

“宋庭遇。”

“啊……!!”乔青那边。发出了一道见鬼一样的惨叫声,因为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却又听到了一个失踪了两年的人的声音,叫她怎么不害怕?

宋庭遇并没有心思去理会她,直接挂了电话,将苏冉的手机扔在了床头柜上。

他站在床边,看着苏冉:“听着苏冉,维希那些事已经过去,最重要的是他现在已经回来了,你要是觉得自责伤心难过的话,以后好好的陪在他的身边,他会好起来的……”

见她没有反应,宋庭遇知道她需要点时间来缓冲一下,任是谁听到了这样的消息。一时半会都缓不过来,他当初也一样。

“今晚就睡在这里吧,太晚了,别回去了……”宋庭遇说完,将房间的灯光给调暗了,然后离开了。

苏冉在黑暗中用手捂了捂自己的脸,最终掀开了被子坐起来,穿了鞋,离开了房间。

她进了宋维希的房间,靠近了,本来想伸手去抚摸一下他的小脸的,但是想起来他对她的态度,她硬生生的又将手给收了回去,只能站在床边看着他,不想将他吵醒。

“维希,对不起。”

苏冉晚上睡在了宋维希的房间,但是她并不敢像是从前那样和他一起睡在一张床上,而是在沙发上睡下来。

苏冉其实从客房里出来的时候,宋庭遇就知道,因为他当时在楼下客厅喝酒,看到她的身影进了宋维希的房间。

将酒杯放下来。宋庭遇掀开眼皮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然后站起来,上了楼。

他从客房内抱来一张被子来到宋维希的房间,盖在了睡在沙发上的苏冉的身上。

……

早上,苏冉早早就醒来,她身体动了动,身上盖着的被子滑落在地毯上。

她怔了怔。想也明白自己身上这被子是宋庭遇盖下来的。

她将被子捡起来放在沙发上叠好。

由于是冬天,早上七点钟,外面的天空并不是十分的光亮,她穿了鞋,首先小心翼翼的去了宋维希的床前,不能控制的低下头去亲吻他的额头。

生怕将他吵醒了,所以她的动作显得十分的轻柔。

离开了房间,她到了楼下厨房去,幸好现在是方嫂在照顾着他们两个,所以厨房的冰箱内都放着慢慢的食材。

苏冉拿了些出来,熟练的动起手来。

她做的是宋维希最喜欢吃的胡萝卜玉米瘦肉粥,还下了面条。

差不多快完成的时候,方嫂也过来了,她也是早上早早过来给宋庭遇和宋维希父子俩做早餐的。

看到苏冉出现在厨房内,又闻到食物的香味,她愣了下,随即笑道:“苏小姐起来的这么早呢。”

“做了点早餐。”

方嫂照顾了宋维希四年,自然很清楚宋维希的口味,她看了眼:“都是小少爷喜欢吃的早餐,对了,面条是下给少爷吃的么?”

苏冉点了点头。

“那你忙,我上去看看小少爷起来了没。”

苏冉往厨房外面看了一眼,真想自己上去看看,可是没有办法,宋维希现在应该不想见到她的。

她知道宋庭遇早就出门去跑步,她将东西端上来放在餐厅的时候,大门被人打开了。

宋庭遇穿着运动装从外面走进来。

苏冉主动走过去:“早餐我做好了,等一下你和维希记得吃……”她顿了顿:“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宋庭遇看着她。

“以后晚上我中午和晚上我过来给维希做饭……”她知道不能急,所以只能慢慢的和宋维希相处起来。

“他是你儿子,你想来见他,不用经过我同意。”

苏冉点头:“可以给我钥匙或者是告诉我大门的密码么?”

“密码你知道。”

苏冉愣了一下,听到宋庭遇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说了一句:“你的生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