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有一天晚上苏冉是不是没有回来?/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

宋庭遇刚一伸手过去,她就大叫着,失去理智一样的将他的手挥开,声泪俱下的指着门:“滚,滚啊!”

宋庭遇脸色阴鸷的站在床边,看着在床的角落处缩成了一团的女人,他的心情复杂。

他闭了闭眼睛,拉过被子盖在她几近赤裸的身上,然后转身离开了这房间。

苏冉用双手在捂着自己的脑袋,整个身体颤抖的厉害。

一些她以为已经被她淡忘和尘封了的记忆,此刻纷沓而来,正在撕扯着她的神经。摧毁着她的意志。

她原来以为自己刻意不去记起来,就会忘记。

她真的以为自己忘记了的,但是没想到,原来她还记得那么的清楚。

那天晚上在她昏迷之前,有一个男人将她压倒在床上,用力的褪去她身上的衣服,后来她在浴室醒来,估计是他想要洗去一切的证据……

这么脏的自己,怎么面对宋庭遇?

……

宋庭遇在客房的浴室里洗了一个凉水澡,出来的时候,身上的浴火已经熄灭,其实刚刚在看到苏冉那个样子。他的心已经凉透了……

他联想到了他刚刚从看守所出来,也是想要触碰一下她,但是她的反应也很奇怪,虽然没有今天晚上这样的激烈,也不对劲,只是后来又发生了太多事。导致当时的他,并没有时间去查证,中间又过去了两年,今天晚上他再一次碰她,她竟然害怕的大哭起来,身体还在瑟瑟发抖,好像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宋庭遇此刻的脑海里全都是刚刚在房间内,苏冉的反应。

他靠在沙发上,用力的呼吸了一下,双手在不由自主的握紧,无论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他一定会弄清楚!

他在书房里待了一会。抬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已经午夜时分。

原来他在这里坐了这么长时间。

离开书房,他去了刚刚苏冉所在的房间,发现她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但是身上并没有盖被子。

宋庭遇拉过床上的被子盖到她的身上,动作明明很轻,但好像还是将她给惊醒了。

她猛地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因为之前所发生的事情,让她的身体本能的从床上坐起来,往床头的地方缩过去。

宋庭遇的脸色很难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声音阴郁:“苏冉,我是洪水猛兽?现在我连碰你一下都不行?”

他的话,苏冉没有任何的回应,就用双手紧紧地圈住自己的肩膀,低下头,蜷缩着身体,将自己的头埋入双腿之间。

宋庭遇的双手紧紧地握了握,随即又松开。

他动手去将她的双手拉开,她依旧惊慌,眼神无助的看着他。

宋庭遇长指捏着她小巧的下颚,这回由不得她逃脱:“苏冉,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苏冉的眼神越来越恐慌,不断的用双手拍着他伸过来的手臂:“你放开我,放开我……”

“苏冉,你冷静点!”宋庭遇用手按着她的手臂:“看清楚,是我,我是宋庭遇……”

苏冉因为剧烈的挣扎。所以心脏都跳动的极为的快,眼圈通红,看他的眼神都是陌生而又恐慌的……

宋庭遇知道自己不能再逼她。

他慢慢的松开了手,只用手擦了擦她脸上的冷汗,哑声道:“好好休息。”

宋庭遇离开了房间,他因为担心再将苏冉惊醒,所以便没有再进来。

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苏冉已经离开了。

他站在苏冉昨晚睡过的房间门口,靠在门板上,拿出手机给打了她的号码。

好在响了一会,她接通了。

“喂。”

“去哪了?”

“我回家了……”

宋庭遇只是担心她昨天晚上那个样子会出什么事,知道她回家了,他就放心了,将手机挂了,下了楼。

本来就觉得苏冉不对劲,经过昨天晚上,他觉得更是不对,她肯定有什么事瞒着他……

……

宋庭遇靠在办公椅子上,搭在扶手处的手指之间夹着一根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所以连手上的烟都快烧到了手指上的皮肤,他都没有什么感觉。

直到丁岑推开门进来,她故意在门板上用力的敲了几下,宋庭遇终于回过神来。看向她。

丁岑走过去,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在想什么?烟头都烧到手指了,一点痛的感觉都没有?”

宋庭遇才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皱眉将烟蒂按在烟灰缸上。

丁岑看到他手指被烫红了,立刻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

“你怎么回事?”

这点小伤口对宋庭遇来说算不了什么,他扯开纸巾扔在垃圾桶上。

“你什么时候回去?”

“我在等你呢,你和我回去么?”

宋庭遇抿了抿薄唇,没有出声。

“你要是不和我回去的,估计家里那群老狐狸又会在胡乱怀疑什么了。”毕竟春节这样的大事,宋庭遇要是不陪她回去一趟的话,他未婚夫的身份,那群老狐狸肯定又有的说三道四了。

特别是她的叔叔丁振业,可一直都在虎视眈眈她所拥有的一切。

“我再想想。”

“那你想想吧……”丁岑知道他有分寸,所以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办公桌前面的椅子拉开坐下来,看着他:“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刚刚在想什么?怎么想的那么入迷?是不是在想苏冉了?我听说苏冉最近经常去照顾维希吧?你们两怎么样了?”

一听到苏冉的名字,宋庭遇的眸色就暗沉起来。

他的怪异,丁岑也注意到了:“怎么了?”

宋庭遇刚想说话,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两人往外看去,看到唐子楚站在那里:“宋总,丁小姐。”

“进来吧。”

唐子楚走了进来,脸色有些凝重的看着宋庭遇:“宋总,你之前叫我调查的事情,有结果了……”

他边说边看了看丁岑。

丁岑是何等聪明的女人,她立刻站了起来:“我还要去市场部看一下,你们聊。”

丁岑一离开,宋庭遇就看向唐子楚:“什么结果?”

“我查到两年前,你还在牢里的时候,有一天晚上苏冉去了田蜜那里,离开的时候是上了顾东城的车的……”唐子楚边说边将两张照片放在办公桌上:“这是当时田蜜那边的小区视频录像,你看一下。”

虽然画面并不是十分的清晰,但是宋庭遇还是能一眼就看出来,那是苏冉,而且,车牌号也确实是顾东城两年前的车。

宋庭遇知道那个时候,宋维希也在顾东城的手上,他肯定就是拿了宋维希来威胁苏冉做什么事的,上庭指证他是一件事,他觉得还有其他的事情。

“还有呢?”

“还有就是……”唐子楚顿了顿,看了眼宋庭遇。

宋庭遇脸色越来越冷:“说,查到什么就说什么,不需要有所隐瞒和顾忌……”

他要知道苏冉全部的事情……

“那天晚上苏冉跟着顾东城的车离开之后,当天晚上并没有回去,当时她是住在林晟焕那里的……”

唐子楚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他注意到宋庭遇的脸色冰冷到了极点。

“宋总……”

跟着顾东城离开,一夜未归,这并不是苏冉会做的事情,肯定在那一个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以顾东城对宋家和宋庭遇的恨,他会对苏冉做出什么来,都是不一定的……

唐子楚能想到这些,他相信宋庭遇肯定也能想到……

宋庭遇抓起办公桌上的钥匙,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连大衣都没有穿,就这么离开了办公室。

唐子楚回过神来,追出去:“宋总……”

但是他人已经搭乘了电梯离开了。

……

林晟焕接到宋庭遇的电话的时候,人正在医院做检查。

宋庭遇回来到现在,他其实还没有和他见过……

宋庭遇约他见面,他答应了。

他听得出来宋庭遇的声音,即使是隔着电话,但还是十分的阴郁。

离开了医院,他开着车前往和宋庭遇约好见面的地方。

宋庭遇人已经等在那里了,他走过去坐下来:“还没恭喜你平安归来。”

“谢谢。”宋庭遇看了他一眼:“坐。”

林晟焕点了点头,在他的对面坐下来:“找我有什么事?”

他和宋庭遇并没有什么交情,两人如果不是因为苏冉的话,估计是一点交集都没有的……

“关于苏冉两年前的事情,我想问问你……”

“什么事?”林晟焕的脸色也凝重起来。

“两年前,苏冉住在你那里,后来顾东城将维希带走了。这件事你有没有印象?”

这样重要的事情,林晟焕怎么可能会忘记,他还记得当初苏冉像是丢了魂魄一样。

他点头。

“有一天晚上苏冉是不是没有回来?”

林晟焕愣了一下,随即薄唇抿的紧紧地,他没有说话。

宋庭遇报了一个日期:“记不记得这天?”

林晟焕点头,因为苏冉从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那天晚上她没有回来,所以林晟焕才十分的担心,第二天早上她回来的时候,他询问她去了哪里,她当时说是回去苏家住了一个晚上。

如果是那样的话,按照苏冉的性格,她为了不让他做无谓的担心,她肯定会选择在事先给他打电话。

但她没有……

“她说回去苏家了……”

“你只要回答我那天晚上她有没有回来?”宋庭遇厉声道。

“没有。”林晟焕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我等了她一夜,她是在第二天早上回来的……”

林晟焕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顿下,他看向宋庭遇,他的脸色冷的能让看到的人像是坠入冰窖一般。

“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她当天晚上离开田蜜家。是上了顾东城的车,又一夜未归,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

宋庭遇的话一出,两人都陷入沉默。

林晟焕脑海里已经隐约有一个念头,但是却又不敢去深思,因为这样的念头太可怕……

如果苏冉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的话,真的难以想象这两年来,她是怎么度过的……

……

面前的情况真的无聊,顾东城靠在沙发上,看着面前这一切,无论表面上多么正经的男人,进来了这些地方。都一个样……

他抽着烟,冷笑了一下。

身边有个女人,端着一杯酒靠了过来:“顾总……”

顾东城邪邪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见他没有动手将自己推开,女人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坐的靠近了他一些:“顾总。我陪你喝酒好不好、”

女人边说边往他的手臂上蹭去,胸前的柔软也故意的贴在他的身上。

顾东城先是微笑了一下,随即拿起桌上的红酒,在女人的错愕之下,将整杯红酒都往女人的头上倒了去。

女人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本能的大叫一声。

顾东城在这个时候用手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将她狼狈的推倒在地上:“你算什么东西?敢碰我?!”

似乎觉得这样还不解气,在女人倒在地上之后,他甚至站了起来,用脚狠狠地往女人的腰部踢了好几脚,女人被他踢的大哭起来。

而包厢里也一下子安静了起来,都站在一边观看,尽管有人觉得那女人可怜,可是顾东城这样,谁敢招惹?

也就没有人敢去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面前这一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