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我说苏冉脏,听到了没?/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人被顾东城打的趴在地上,哭的几乎断气,站在旁边的人面面相觑,都不知怎么办?

担心会出人命,想要上前去阻拦,但是又担心会被顾东城这个人给记住了,将来报复就惨了,可是就这么看着顾东城拿一个女人来撒气,真的是……

况且,人家也并没有做错什么,不过就是想要讨好他一下而已……

来的了这样的地方,哪个女人不这样?

只是这个女人比较倒霉,没有看得出来顾东城今天心情并不好,老实说,他要是心情好的话,倒是不会这样,他会陪女人玩一下,心情不好的话,他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而现在在整个安城,谁敢和他作对?

“顾总,顾总。不要这样……”终于有个人站了出来,就是这个女人的领班,妈妈桑,她陪着笑:“你这样会出人命的,你大人有大量放过她一次吧……”

顾东城虽然住手,但是手指却指向领班,微笑都带着浓烈的讥讽和不屑:“你算什么东西?让我放过她?那你是准备替她挨揍?”

领班一听这话。浑身在发抖……

想起刚刚顾东城对她手下的人的那种拳打脚踢,要落到自己的身上的话……

她脸色惨白:“顾总,别开玩笑……”

“怕了?”顾东城在哈哈大笑,上前两步,用手往领班的脸上狠狠地拍了几下:“既然这么胆小的话,就别出来求情,懂么?”

“是。是……”领班已经一句话都不敢说。

为了不出人命,她等一下只好偷偷的跑出去,找来经理了,要是顾东城再这么玩下去的话,迟早会出事,到时候遭殃的就是他们……

只是现在,被顾东城这个一说话。刚刚还想上前劝阻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了……

趴在地上的女人浑身都是伤,好不容易有人上前帮自己说说话,但是没想到最后还是这样的情况,眼看着顾东城又回来,她绝望的哭了……

顾东城嘴角噙着笑,在她面前蹲下来。用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很害怕?”

女人浑身在发抖,妆容都哭得一塌糊涂,披头散发,完全没有刚刚精致美丽的模样。

顾东城眼睛一闪而过嫌弃,用手狠狠地往她肩膀上刮了几下,刚想说话,包厢的大门被打开,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宋先生,顾总正在里面,您这样不好……”

顾东城回过头,看到宋庭遇表情不明的站在门外。

没想到宋庭遇会出现在这里,顾东城愣了一下。

宋庭遇迈开长腿,走了进去,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来,指了指地上的女人,他狭长的眼眸微微的眯了眯:“顾东城,我真看不起你,你现在别的本事真没了?心情不好只会拿个女人来发泄?还是男人么?”

刚刚在门外,有人在尽力的阻拦宋庭遇进来了,现在他进来了,就没有人再敢将他请出去了。

谁不知道,这次宋庭遇回来,可和两年前被逼走的境地完全不一样!

顾东城松开了握着女人下巴的手,似乎觉得她脸上的化妆品沾染到了自己的手上,他抽过旁边的纸巾擦拭着手指,又甩了几下手,这才看着宋庭遇,微笑:“宋先生今天怎么这么有空?专门过来看我的?”

宋庭遇挑挑眉。优美的唇线扬着一抹笑:“对,过来找你喝酒的。”

顾东城看了一眼还在这里的人,指着他们:“你们大家都听到了没?宋总现在过来和我喝酒,你们还不快滚!”

大家恨不得马上消失,所以都往门外走去,就连刚刚被顾东城打的趴在地上的女人,她也在自己的领班和姐妹的搀扶之下。快速的离开这个包厢,生怕要是慢一些的话,不知道顾东城又想出什么东西来了……

大家都离开了包厢,并且关上了门,顾东城便坐在沙发上,伸手拿了两个干净的杯子,往里面倒了酒,递了一杯给宋庭遇:“不是说过来找我喝酒的,喝吧。”

其实顾东城在这之前已经喝了很多酒,所以已经有几分醉意的了,但是他递了一杯酒给宋庭遇之后,自己还是端起酒杯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而宋庭遇则连看都没有看那酒杯,只是盯着顾东城在看。

顾东城半躺在沙发上,双腿搁在了满是酒杯酒瓶和骰子的茶几上,看了一眼宋庭遇:“主动来找我,想必是为了苏冉的事情吧?”

一听到苏冉的名字,宋庭遇的眸色一变,但是他没有说话。

顾东城则大笑了几声:“宋庭遇,我就说你这个人没有出息吧?明明都和丁岑订婚了,人家丁小姐哪点比不上苏冉?苏冉怎么都算你前妻吧?没听说过好马不吃回头草这句话?你怎么还惦记着苏冉呢?你就不怕丁小姐吃醋?”

“这点,不劳你操心!”

顾东城耸耸肩:“我不操心,我只是挺为你觉得可惜的而已,苏冉有什么好的,那么个不干净的女人……”

顾东城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声响,原来是宋庭遇猛地将茶几上的玻璃杯端上来,砸在他的面前。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哈哈哈……”越是看到宋庭遇这样,顾东城就越是开心。笑的癫狂的模样,然后盯着宋庭遇,一字一顿:“我说苏冉脏听到了没?她很脏……”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上前的宋庭遇狠狠地往下颚的地方打了一拳,他身体软软的趴在了沙发上,但是嘴角依旧在肆意张扬的大声笑着。

宋庭遇双手揪着顾东城的衣领,将他往沙发上拖起来,而后又重重的摔在茶几上。

顿时,茶几上的东西散落的掉在地上,都碎了一地!

宋庭遇声音冰冷,盯着顾东城:“两年前你到底对苏冉做了什么事?”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不然你来找我做什么?哈哈哈……”顾东城的身体都呈半腾空的状态,但是他也没有反抗,,就是这样看着宋庭遇,他极为的喜欢看着宋庭遇这个气急败坏的模样……

让他怎么都值得……

宋庭遇眸色阴沉的可怕,他将顾东城摔在沙发上之后,便开始对他拳打脚踢,手上和脚上的动作一点都不留情,力道很大。

就是想到苏冉遭受的那些事,想将顾东城弄死就好……

甚至,桌上的酒瓶和酒杯都被宋庭遇拿过来一一的往顾东城的身上砸过去。

而本来顾东城就带着醉意。最开始的时候没有反抗,后来被宋庭遇打了之后,更是没有力气反抗。

只是他丝毫不畏惧宋庭遇此刻会将自己弄死,他被打的浑身都是伤,嘴角流血,雪白的牙齿被鲜血染的通红,额头上也有血液流淌下来,但是他依旧在放肆的大声笑着:“宋庭遇,现在生气么?恨不得杀了我?那就来,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宋庭遇拿过旁边的酒瓶,往顾东城的头上用力的一敲,顿时,他被打的趴在了地上,酒水,他的血,汇成了一片,染得地毯都通红。

宋庭遇双眸都被红血丝染得通红,拿过碎玻璃,用手扯着顾东城的头发,将他的脖子揪起来,碎玻璃就抵在他的脖子处:“所有欺负苏冉的人。都该死!”

他的双眸带着肃杀,举高了手中的碎玻璃,眼看着就要往顾东城的脖子狠狠地拉割下去……

包厢的门在这个时候被打开,一抹神色匆匆的纤瘦身影冲了进来。

“宋庭遇,不要……!!”

宋庭遇手上的动作一顿,他看着冲进来的那抹身影,眸色沉痛……

苏冉刚刚看到面前的一幕。双腿一软,几乎倒在地上……

如果宋庭遇再被冠上杀人嫌疑犯的身份,意味着他再次陷入谷底,被打入地狱,那他就毁了……

他毁了,宋家怎么办?

宋老夫人的仇怎么办?

包厢的门被打开,门外站着很多人。看到里面的一幕,都吓得脸色惨白。刚刚他们在外面就听到了声响,但是因为里面的两个人都并不是好惹的,又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便都不敢贸然进去。

就连这俱乐部的经理都只是站在门外来回的踱步,一脸的忧愁而不知所措!

直到林晟焕,唐子楚。带着苏冉出现。

苏冉看着趴在地上的顾东城,浑身是血,身上也没多少的力气了,好像只剩下笑的力气了,但是他依旧在狂声大笑……

而宋庭遇此刻揪着他的头发,只要他的手再往前一些,他就可以要了顾东城的命……

苏冉太清楚这点了。

身后的林晟焕和唐子楚也太清楚这点了,所以两人脸色都煞白煞白的……

苏冉慢慢的靠近:“宋庭遇,你松开他,我求求你,你要是再出事了,我们怎么办?宋家怎么办?还有维希,他怎么办?”

宋庭遇此刻似乎在犹豫,所以苏冉才能将手放在他满是血的手背上,紧紧地握着,另一只手伸手去拿过她手上握着的玻璃片,想要拿开,但是他忽然回过神来,力道很大,看着顾东城,又不甘心这么让他走。他差一点就结束了他的命……

苏冉担心他真的会下手,所以用力的要夺走他手上的玻璃片,但夺不走,反而在拉扯当中,将自己的手掌心割到了,顿时,血流如注……

宋庭遇的眸色一变。立刻拉过她的手掌心查看,还从被染满血的衬衣内拿出手帕裹在她的手掌心上。

苏冉认得出那手帕……

不就是之前她送给他的那条么?

还是她亲手绣的他的名字的……

而唐子楚和林晟焕见宋庭遇终于松开了手,连忙上前将顾东城的身体拖往一边,对经理道:“还不打电话叫救护车。”

顾东城很快就被抬上了救护车,宋庭遇揽着苏冉的肩膀走出俱乐部的时候,警车在外面。

有警车从车上下来,朝他们走来。

苏冉看到警察,伸手拉住宋庭遇的衬衣,脸色苍白。

警察人已经走到他们的面前:“宋先生,请跟我们去一趟警察局。”

苏冉的手不肯松开,宋庭遇握着她的手腕:“我去去就回来……”

苏冉摇着头:“庭遇……”

宋庭遇却松开了她的手,看向唐子楚:“送她去一下医院。”

苏冉还要往前,但是被唐子楚和林晟焕拦住,眼睁睁的看着宋庭遇上了警车。

唐子楚松开手,看着苏冉:“放心吧,宋总不会有事的。”

他坐上了车,开着车往警局的方向开去。

苏冉还站在原地,林晟焕则拉着她的手腕:“走吧,冉冉,你这伤口要处理一下。”

苏冉没有说话,但被林晟焕拉着上了车。

她坐在车上,双眸紧紧地盯着包裹着她手上伤口的手帕,淡蓝色的手帕,他原来一直都放在身边。

只是这手帕,用了几年,已经有些发白。

而且,其实上面染上了好些血迹,有很多并不是她现在新的血迹,而是从前的……

但是这些血迹一直都洗不掉,可宋庭遇还是一直将手帕留在身上。

苏冉此刻的眼睛酸涩的疼痛,连眼泪都没有了。

……

顾东城被送到了医院,其实他身上多是皮外伤,所以并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

陆湛是他的主治医生。

关于他的伤是怎么来的,他早就听说。

手术完了之后,顾东城被送进了病房。门外站着他的人。

当天晚上他就醒了过来,陆湛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半坐在床上喝水了。

“阿湛,这么巧……”顾东城从前和陆湛交情也不错。

陆湛嘴角的笑意有些冷:“顾先生好像没什么事了……”

“我身体好,宋庭遇这次弄不死我,我就要好好的玩玩他。”

陆湛冷笑,连话都不愿意再和他说下去了,只是作为一名医生做好他自己职业内的工作,检查了一下,然后离开。

在到了门口的时候,他想起了什么,回过头:“顾东城,人太作恶多端的话,报应迟早会来到……”

“阿湛,亏你还是个医生,怎么,你还相信这种因果报应?”

陆湛微笑:“我相信,所以我在等着看你的下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