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既然这么在乎,为什么还放他走?/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想到了那天在车上丁岑和她所说的话,她放下了笔,揉了揉宋维希的头,让他继续,然后站起来走到宋庭遇旁边的沙发坐下来:“丁岑说,你拿了一个项目和顾东城交换了?”

宋庭遇半躺在沙发上,眉眼之间有些疲惫:“怎么都好,总之那两张照片被删除了,不会再出现了……”

“宋庭遇……”

宋庭遇打断她的声音,看了坐在地毯上画画的宋维希一眼:“过两天我和维希去新加坡过年。”

苏冉怔住。半刻之后才出声道:“好。”

她自己都没注意到,她的声音沙哑的不行。

“丁岑说,你们要订婚了……”

宋庭遇唇畔唇染上淡淡的嘲弄:“你会在乎么?”

苏冉低下头,咬了咬唇,没有说话。

宋庭遇抓着她的手腕:“你如果有心的话,一定能发现,我一直都在等你,但你没心,或者说,你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我。无论是几年前还是几年后,都一样,苏冉,我真的对你失望了……”

苏冉,我真的对你失望了……

宋庭遇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松开紧握着她手腕的长指,从沙发上站起来,往楼上走去,只留给她一个高大的背影。

苏冉的心脏快被这句话给炸的血肉模糊……

她的耳朵此刻都在轰鸣着,不断的回响着这句话。

宋庭遇终于对她失望了……

……

这几天,媒体都在大肆的报道关于丁岑的订婚的事情。

今天的情人节在大年初六,听说丁岑的订婚典礼就选在那天……

宋庭遇在前两天已经带着宋维希和丁岑去了新加坡,他们三人同框的画面还被蹲守在机场外面的媒体给拍到了。

虽然并没有媒体敢上前去采访,但是三人同框的照片却在各大新闻的头条,媒体们都说,他们这是去新加坡过年,顺便准备订婚典礼的事情。

除夕这天晚上,田蜜吃完晚饭之后过来找苏冉,看到了在厨房洗碗的乔青:“阿姨,冉冉呢?”

“她在楼上,吃过饭就上去了……”乔青擦了擦双手,走到厨房门口:“田蜜,你带她出去走走吧,我看这几天她心情不太好。”

田蜜点头:“阿姨放心,我今天过来就是想拉她出去走走的。”

她说完,就往楼上走去,苏冉是开着房间门的,所以她能一眼就看到坐在床上的她,手上好像拿着什么东西在看。

她走了进去,才发现苏冉手上拿着的是一张照片。

这还是两年多以前的照片,她大着肚子,和宋庭遇还有宋维希在一起的照片。

苏冉似乎看的入迷,所以连她进来她都不知道。

直到她动手将从她手上抽走相框,她才回过神来。

“田蜜。”

田蜜将相框放在床头柜上:“走吧,今天晚上除夕。我们出去走走。”

苏冉笑了笑:“我不想去,你去吧。”

“走吧。”田蜜不由分说的将她从床上拉起来,找到了她的大衣和围巾都披在她的身上:“一起去,唐子楚拿了个包间,大家一起去唱歌啊。这么重要的日子,留在家里面干什么?”

苏冉最后还是被田蜜从苏家带走了。

因为时间还早,所以她们并没有直接去包间,而是先去外面逛。

今天除夕,所以街上特别的热闹,到处都是人。

田蜜拉着苏冉去了花市,买了很多的小盆栽,说要放满家中的每一个地方。

她一直在说个不停,看的出来,她努力的想要让苏冉的心情好起来。

但可惜,苏冉一直都心不在焉的。

田蜜长叹一声:“冉冉,你笑一个嘛……”

苏冉对她露出一个微笑,她嫌弃的撇撇嘴:“这笑容怎么比哭还难看?”

“那你想我怎么样?”

田蜜沉默了一下:“其实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该说什么……”

“现在到处都是关于丁岑要订婚的新闻……”

“我知道你还在乎宋庭遇的,或者你可以去找他,让他不要和丁岑订婚……”

苏冉转过头,看着不远处,没有说话。

田蜜其实今天晚上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开心,她也沉默了许久,才轻轻地道:“顾东城今天也来找我了……”

“他找你做什么?”

“我不知道。”田蜜用力的咬了一下下唇肉:“强行在我家吃了饭。后来才离开的。”

苏冉皱了皱眉。

“我真讨厌他,真的恨他,总是在我快要忘记他这个人的时候,出现在我的面前,提醒我,过去的那段不堪……”

她的眼眶红红的,鼻音严重。

她用力的抹了抹眼睛和鼻子,像是在强忍着什么。

苏冉抱了抱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顾东城就像是田蜜的一个噩梦……

田蜜在这个时候接到了唐子楚的电话,她结束了通话,拉着苏冉的手:“走吧,我们过去包间那边吧,今天晚上先什么都不要想,我们去唱歌……”

她们到达KTV的时候,唐子楚人已经在那里了。还有好几个人,今天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就是为了凌晨的倒数,一起来见证新的一年的开始。

苏冉被田蜜拉着在沙发上坐下来,唐子楚给她们递来了果汁。田蜜很嫌弃:“拿酒来。”

唐子楚皱皱眉:“别闹,喝什么酒,女孩子喝果汁就好,一会喝醉了就不好了。”

田蜜冷哧了一声,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小看我?要不我们来比比看。看谁的酒量好?”

“田蜜……”

田蜜说着就伸手去拿了两瓶酒过来,放在茶几上,又拿了几个酒杯,给了一个苏冉:“来,冉冉,我们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唐子楚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田蜜已经往三个杯子上面倒满了酒,递了一杯给他,自己拿了一杯,和他的碰了一下:“来,喝!你肯定喝不过我……”

“就一杯。”

田蜜十分不满意:“你怎么那么啰嗦。”

她说完,已经仰头将一整杯酒都倒进了肚子里,然后又伸手去拿酒,唐子楚及时按住了她杯子的口子,语气加重了:“不准喝了。”

田蜜倒在沙发上,刚刚一杯烈酒下肚,现在已经有些醉意了,她倒在沙发上,笑呵呵的:“你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大不了我这么喝……”

说着,她将酒瓶直接放进自己的嘴里,在唐子楚的错愕之下,灌了下来。

唐子楚连忙将酒瓶拿走,她要去抢,两人在推搡着,酒瓶里的酒洒了田蜜一身。

总算是将酒瓶抢了过来。唐子楚扔进了垃圾桶里,看着她湿了一大片的毛衣,他皱了皱眉:“你到底怎么回事?”

田蜜伸手拧了一下毛衣,双脚软趴趴的,几乎站不稳:“今天开心啊。不醉不归……”

“你跟我过来。”

“我不要!”

唐子楚不顾田蜜的挣扎拉着她进了洗手间。

苏冉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只听到包厢里传来关门的声音,她拿起茶几上的酒瓶,往刚刚田蜜递给她的酒杯里倒了满满的一杯酒,然后靠在沙发上喝了起来。

她其实和田蜜一样。酒量都不太行,但是今天晚上,她并不想太清醒。

洗手间的门关了很久,包间里的人想要进去,在外面拍了很久的门。唐子楚才拉着田蜜走了出来。

有人看着他们两:“你们两个在里面干什么?这么迫不及待。”

唐子楚瞪那人一眼:“胡说八道些什么!”

大家都相对的笑了笑,没有说话,田蜜唇瓣的红肿,他们还是看得见的……

说在里面没事,鬼才信。

田蜜现在终于不闹了。唐子楚扶着她回去坐下来,她的脑子依旧昏沉,倒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唐子楚递给她一杯茶水,她喝了下来,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去寻找苏冉:“冉冉呢?”

唐子楚指了指她的旁边,苏冉同样醉醺醺的,茶几上刚刚放着的那一瓶酒,都空了!

想必全部都是苏冉喝了进去。

唐子楚有些头痛,怎么今天晚上这两个女人都喝得醉醺醺的?!

田蜜伸手揽过苏冉的肩膀:“冉冉,你也喝了?咱们今天晚上真的是不醉不归了,真高兴……”

苏冉好像已经没有什么意识了,倒在沙发上,闭着眼睛。

她们两这个样子,自然是不能再留在这里了。他给林晟焕打了电话,让他过来送一下苏冉,然后他带着田蜜离开了。

苏冉在路上的时候就吐了一次,吐完之后,靠在路边的灯柱子处大口大口的呼吸。

林晟焕找到了水。给她灌了一口。

“是不是很难受?”

苏冉闭着眼睛,不知道还有没有意识,嘴里终于喊出了一个名字:“庭遇……”

林晟焕的动作僵住,看着苏冉:“既然这么在乎,为什么还放他走?”

但此刻的苏冉哪里会回答他?只是不断的念着宋庭遇的名字罢了。

林晟焕找到她的手机,拨通了宋庭遇的电话号码,在电话接通之后,他将手机放在苏冉的嘴边。

那边的宋庭遇在接通了电话后,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苏冉断断续续的声音,她来来去去就念着两个字:“庭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