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对于一个禁欲了两年的男人来说/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感觉……”苏冉抬头看了宋庭遇一眼:“不好,很不好。”

宋庭遇一手托着她的臀部,一手圈着她纤细的腰,唇畔溢出浅浅的笑容:“下次还要这么放弃我么?”

因为怕自己随时会滑下来,所以苏冉不得不伸出双手紧紧地攀着他宽厚的肩膀,整个身体都像是挂在他身上是的。

她现在想捶打他一下,只觉得自己的双手都没有空,只得瞪他一眼:“所以说,你一直都在骗我?”

让她以为他要和丁岑订婚了……

让她心里着急而又伤心欲绝。

宋庭遇吻了吻她的唇瓣:“给你一个小小的惩罚,丁岑说你就是只鸵鸟,我觉得她真的没有说错,如果我不给你点刺激,你会从深埋着自己的泥沙里走出来么?你会过来找我么?”

苏冉原本也并不是这样的人,只是太在乎宋庭遇,所以才会这样战战兢兢的……

其实并不是如这个男人所说的那般,她是因为心里没有他,所以才会想要放手,而恰巧相反的是。宋庭遇在她心里的位置太重要,她总是害怕失去他,所以变得患得患失的。

她原来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宋维希和乔青,她不会再这么去在乎一个人了。

可是宋庭遇毫无预警的闯进她的生命里,在她的生命里占据这么重要的位置。

这是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也是唯一爱过的男人。

此生,再无另外一个男人能让她这样……

苏冉怕自己会掉下来:“你先松开我,我们有话慢慢说……”

“不,我就这么抱着你,松开你,你又去哪里?”

苏冉不由得气急败坏:“我哪里也不去。我都来找你了,我还能去哪里?倒是你,实在太可恶,用这样的法子骗我过来,你知不知道我多难过?”

“那你呢?知不知道我多难过?”宋庭遇不答反问,抓着她纤细的手。按在他自己的胸膛上:“感受到这里被你伤的千疮百孔了么?”

苏冉这会没有甩开他的手,而是看着自己手掌心按着的位置,感受到他依旧跳动的厉害的心脏。

这样为她加快,而又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感觉真好。

“对不起……”

“如果我没来,那你怎么办?”

“如果你没来……”宋庭遇自嘲的笑了笑:“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可你和唐子楚说,这是你给我们俩最后的机会,如果我不来,今天在订婚典礼和丁岑订婚的那个,是不是就是你?”

“不会。”宋庭遇将她抱着放在了床头柜上,身体挤进了她的双腿之间:“我和丁岑一直都不是那样的关系……”

说起这个,苏冉是一肚子的疑惑:“你和丁岑到底什么关系?她明明对我说过,她是你未婚妻的,为什么今天订婚典礼上,她的未婚夫换了别人?”

“来,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苏冉翻了个白眼,虽然很嫌弃他总是喜欢用这样的方法来占她便宜,但是她还是搂着他的脖子,唇瓣印了他的薄唇一下。

她嘴唇柔软的触觉还残留在自己的唇瓣上,宋庭遇勾了勾唇,似乎很满意,这才缓缓地说了起来:“当年丁岑救了我,后来在我昏迷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内也没有放弃我,我很感谢她的救命之恩,一直都欠了她一个人情,所以在她父亲死后,我才会答应留在天海,巩固她在天海的地位。所以过去的一年时间里,我们俩只是假装在一起,并没有任何实际的关系,我只当她是妹妹看待……”

“那你回来后为什么不将实情告诉我一下?”

“我承认,我想刺激你一下。”

苏冉:“……”

“你真的刺激到我了……”她抬头看向站在她面前的男人:“那今天丁岑和别人订婚呢,不会有什么事么?”

“一年过去。丁岑的位置已经不像是当初那样坐的摇摇欲坠,这一年来,她进步也很快,不需要我再用这样的身份留在她的身边,虽然她的叔叔丁振业还在虎视眈眈,但是也绝对不敢轻举妄动,对了,她未婚夫韩磊那边,也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她选中和韩磊在一起,也是看重韩家在新加坡的权势,韩家同样是看中丁家的一切……”

“商业联姻?”

宋庭遇点头。

这么说的话,丁岑对韩磊没有任何的感情,而韩磊也许对丁岑也一样,他们两的结合,就只是因为家族利益而已。

这样的婚姻,在他们这样的家庭里,实在是太常见。

所以也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就连当初,宋明轩和沈静之所以会结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说起丁振业……”宋庭遇笑了笑:“你知道丁振业现在的妻子是谁么?”

“是谁?”

苏冉知道,宋庭遇之所以会这么问,肯定这个人也是她也认识的人……

而今天丁岑订婚典礼,她那名义上的叔叔肯定会出席,还会带上他的新妻子。只是今天她在订婚现场待的时间太短,所以还没有来得及去看里面的情况。

她也认识的人……

她在闹钟细细的想了一下,想到了一个人:“白芷芮?”

“聪明。”宋庭遇亲了她的额头一下,算是奖励。

苏冉皱皱眉:“白芷芮怎么跑到新加坡了?而且竟然还嫁给了丁岑的叔叔……”这个实情,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我也是这次回来才发现的,丁振业说是已经和她登记了,等丁岑的订婚典礼过去,他就要和她举行盛大的婚礼。”

“真没想到,她给自己找了这样的出路……”苏冉现在回想起当初的种种,竟觉得像是在做梦一般。

当初她与宋庭遇,还有白芷芮,谁能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她还在低着头去想这些事的时候。宋庭遇双手却捧着她的脸,将她的头抬了起来:“好了,今天晚上别想其他人的事情,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记不记得?”

苏冉愣了一下:“情人节。”

因为前段时间她看报纸的时候,上面就写了丁岑的婚礼是在大年初六二月十四日情人节这一天。

她记得很清楚。

“嗯,所以这么重要的日子,你送给我的礼物呢?”

“没有。”苏冉老实交代,她赶着过来这里,当时的心情,哪里有时间有精力去准备礼物?

“我就知道你没有,不如将你自己打包送给我怎么样?”

苏冉:“……”

“你还不是没有礼物送给我!”

“怎么没有?今年情人节的礼物我早就想好我,我也将我自己打包送给你。”宋庭遇边说边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苏冉再一次无语:“……”

“宋庭遇,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宋庭遇唇畔溢出低低的笑声,深邃的眉眼也染上淡淡的笑意,长指伸过去动手去脱她的衣服。

由于新加坡天气比安城暖和的多,所以苏冉穿的也不像是在安城穿的那么多,这省去了他脱衣服的麻烦。

她只穿了一件淡蓝色的一字肩裙子。

他伸手去拉扯她衣服领口的位置,想直接将衣服从肩膀上脱落下来……

苏冉急忙去按住领口的位置,阻止他下一步的动作,呼吸有些急促,看他的眼神还是有些闪躲,她用力的咽了一下唾液:“宋庭遇,别这么着急……”

她依旧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因为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两年前的那一个夜晚……

宋庭遇看着她慢慢变得苍白的小脸,怔了怔,低头亲了亲她的眼睛,将她从床头柜上抱下来,放在地上:“给你看一样东西。”

是他的疏忽,差点就忘了这件事。

苏冉是因为心里有个结,所以才会不敢再度靠近他。但他心里记恨苏冉一次次的松开他的手,所以成心要她这次主动朝他走来。

却忘了,她没朝他迈的一步,都那么的艰难。

房间里就有电视,宋庭遇在行李箱里找到一盒录像带插进了影碟机里面,用遥控器按了几下,然后拉下苏冉坐在沙发上。

苏冉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他指了指电视:“看那。”

苏冉点点头,自然专心的盯着电视屏幕在看。

当看到电视屏幕上最开始出现的画面时,她的身体颤抖,几乎想要立刻逃离这里,转开了头。不想再看。

宋庭遇握着她的手,揽着她的肩膀:“苏冉,看下去,别怕。”

苏冉闭着眼睛摇头,她不知道宋庭遇去哪里弄来的这录像,是当初高盛拍下来的么?

“听我的话,睁开眼睛,看下去。”

在宋庭遇的诱哄之下,苏冉颤抖着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重新盯着电视屏幕在看,看到高盛将她放在床上,站在床边盯着她看了一会,弯下腰将她身上的衣服脱掉,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拉上了被子盖在她赤裸的身体上。

之后,高盛就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抽烟喝酒了。

后来顾东城也来了,高盛将照片给了他,还谎称他和她已经发生了关系……

看到这里的时候。苏冉的心中更为的疑惑,但同时,也十分的激动……

她看了眼宋庭遇:“这是怎么回事?”

宋庭遇拿着遥控器,快进了许多,一直到第二天凌晨,她被高盛又抱进了浴室。佣人过来帮她洗澡的时候……

从头到尾,高盛好像都并没有碰过她……

“这是高盛给我的,他将你带了回去,对顾东城谎称说和你发生了关系,这是当年他给自己留下的一条后路,他不想将自己的路堵死,所以还拍下了这视频录像作为证据,前段时间,他将这个给我了……”

宋庭遇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停下来,因为他发现苏冉的眼眶红红的,在瞪着他看。

他小心翼翼而又略带着心虚的靠近:“怎么了?”

苏冉狠狠地往他胸膛上捶打了一下:“宋庭遇你这个混蛋!你早知道这些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有,关于你和丁岑的关系,你从头到尾都没有和我说一个字……”

宋庭遇握着她的手:“我错了,丁岑的事我没说,是因为当初我回来的时候,心里其实是记恨你的,而这件事我之所以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说,是因为我想看看,即使是这样,你会不会勇敢朝我走来,我也想让你知道,我不在乎这些,只要你在我身边……”

即使是他这么解释了,苏冉依旧觉得心中气愤难平:“宋庭遇,我实在太讨厌你了!”

宋庭遇低声的笑:“好了,别生气了,我向你道歉,或者你想要我作什么你说,我做得到的我一定做。”

“今天晚上你去客房睡,你这不是客房多么?你随便找一间睡觉就好……”苏冉捏了捏刚刚酸涩不堪的鼻子一下。

“这可不行。”宋庭遇想也没想就拒绝。

苏冉冷哼了一声:“你不是说我说得出来你一定做得到么?怎么又不行了?”

宋庭遇半靠在沙发上,用手撑着自己的脑袋,看着她:“因为这个我做不到。”

“你今晚是我的礼物,我为什么要放着我的礼物不去碰,要自己一个人独守空闺?”

苏冉:“……”

宋庭遇将她拉扯入怀里:“来,躺好,我要开始拆礼物了……”

苏冉被他手上的动作弄得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用手去拍打他的手腕:“宋庭遇,你能不能别那么急?你就不能再忍忍么?”

为什么两人一和好就得滚到床上去?

宋庭遇慢条斯理的在脱着她身上的衣服,冷哧了一声:“对于一个已经禁欲两年的男人来说,你还能指望他怎么忍?你还忍心看我忍下去?我就不相信这两年来,你不想我……”

他说着,双手撑在她身体的两侧,盯着她的眼睛在看:“想我没?这两年来,嗯?”

苏冉转过头:“不想。”

宋庭遇摆正她的脑袋,显然不相信:“撒谎。”

苏冉双手搭在他的脖颈处:“我的想和你的想不一样。”

宋庭遇修长干净的手指捏了一下她小巧的下颚:“那你的意思是,我是个整天就只会想着你身体的臭流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