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三岁一个代沟/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早就知道宋庭遇说起话和做起事来并不会留情面,但还是没有想到自己今天也会得到这样的冷遇,丁振业的手放在空气当中,十分的尴尬。

但到底这个男人已经人到中年,而且人已经在商场打滚了这么多年,早就见惯了大风大浪,所以他很快就将手收了回来,本来僵在脸上的笑容也一下子缓了开来:“看来庭遇真的非常在乎苏小姐。”

宋庭遇看了苏冉一眼:“当然,她是我生命的另一半。”

苏冉微笑了一下,脸有些红,但是面对这些人的眸光,却很坦然。

这就是她的男人,她为什么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接受他发自内心的告白?

“两年多没见,你们还是老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冷不丁的响了起来。

大家看过去,只见白芷芮端起酒杯,嘴角嘲弄的弯了一下,然后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苏冉笑了笑:“我们是没有变。但白小姐倒是变化的挺厉害的,刚刚一走进来的时候,我竟差点没有认出白小姐,白小姐的气质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我记得以前白小姐好像是国民女神……”

白芷芮以前还挺有气质的,毕竟曾经是国民女神。听说曾经在某个论坛的娱乐版块上面还有过这么一个无聊的排行榜:哪个女明星的长相带回去给父母的第一印象分最高。

白芷芮打败了众多的女星,高居榜首。

所以说,可想而知,她从前的气质还是挺好的,现在,和当初完全不一样。

苏冉点到即止的话让白芷芮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眼睛瞪得大大的,但是却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上来,随即只能冷笑了一声,不再理会。

“好了好了,大家以前都是认识的,今天晚上又坐在这里也是一种缘分,也是真的热闹是吧?这些都别说了,大家吃饭。”丁振业连忙招呼大家,作为这里唯一年纪大的,他当然要自持自己是长辈的身份了。

“岑岑,这以后芷芮就是你婶婶了……”

“叔叔说笑了,我的婶婶只有一位。其他人我都不认。”

苏冉差点笑了出来,虽然本来今天晚上这顿饭她并不想来的,但是现在看来,过来也很不错,起码能够看到好戏,谁说不好?

在啪啪的打丁振业和白芷芮的脸,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现在在她看来,丁岑和宋庭遇在某些方面还是挺相似的,比如,一样的嘴毒。

“那怎么说,你们大家都是同年龄的人……”

“叔叔,你又说错了,我今年二十二,虽然白小姐保养的很好,但是白小姐身上的那股气质还是能看的出来,白小姐应该快三十了吧?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之间相差了七八岁呢,三岁一个代沟,这么算,我和白小姐割了三个代沟了,我们不是同时代的人……”丁岑笑眯眯的,指了指白芷芮。

苏冉看了眼白芷芮,她一个演员出生的,被丁岑这么一说。竟然差点都没有崩住,演不下去的感觉。

确实,白芷芮和宋庭遇同龄,二十九了,丁岑猜的没错……

年龄对女人来说,那是最大的忌讳。特别是对于一个快要跨进三十的女人来说,那可更是大的忌讳。

刚刚丁岑在说话的时候,还特意强调了“气质”二字,更是让白芷芮难堪。

丁振业没想到自己本来策划的好好的一顿饭,最后会是这样,他脸上的笑容快挂不住,轻咳了几声:“不管怎么样,岑岑,我只是告诉你们一声,芷芮她也将要到天海工作……”

终于说到了今天晚上的重点了。

丁岑冷笑了一下:“哦?白小姐以前好像就是个演员吧?现在想转行了?要做女强人了?但是白小姐有什么资本做女强人?从没有接触到商场上的东西,也能混进来?叔叔就是这样用人的?”

“丁岑!”丁振业似乎耐心已经用尽,不再和他们绕弯子了:“我安排芷芮进到公司内,自然有我的考量,别忘了,我也是天海的大股东,还不能安排个人进去?”

“那叔叔准备将她安排到哪去?”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丁先生准备把她安排到安城的分公司?”一直都没有怎么说话的宋庭遇终于说了一句。

丁振业点头:“没错。”

“天海既然在安城有分公司了,不能全部都让岑岑一个人在忙吧?所以我安排个人进去,也是无可厚非的事,何况,从前我以为岑岑将来是要和庭遇你结婚的,但是现在看来,真是可惜,到底是没有缘分吧。所以和韩磊结婚了……”他指了指旁边空着的位置,韩磊刚刚接了个电话,说要急事要先离开。

“当初大哥虽然十分的看重庭遇,但现在他已经不可能和岑岑在一起,这天海,你是不是不应该再留下?”

整个晚上的闹剧,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句话。

丁振业就是想将宋庭遇赶出天海,这样他才能一步步的蚕食掉所有属于丁岑的东西。

这是他的第一步。

“丁先生早说出自己的目的不就行了。”宋庭遇脸色依旧镇定自若:“我们都是明白人,何必绕弯子?”

“丁先生说的没错,我既然和丁岑不是未婚夫妻,我应该要离开天海……”

丁振业点头,他和白芷芮的脸上正露出丝丝得意的笑容的时候。只听到宋庭遇接下来说了一句:“不过,丁先生可能还不知道,我现在也是天海的股东……”

“怎么可能……”丁振业这下的脸色再也挂不住,完全僵了。

因为宋庭遇忽然出现的时候,他可什么都没有,怎么会在短短的时间内,成为天海新的股东?

“叔叔可以回去查一下啊,看看这是不是真的。”丁岑微笑了一下。

丁振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是再也控制不住。

丁岑摇头道:“这顿饭吃的真没意思,我们都坐下来这么久了,也没有见人上菜,再说了,我之前来过这里吃的,这里的东西不好吃,庭遇,苏冉,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吃饭?”

宋庭遇用手拍了拍丁岑的脑袋:“叫嫂子。”

丁岑立刻改口:“嫂子。”

苏冉微笑:“别去外面吃了,回去做给你们吃。”

“嗯!”丁岑点头。跟着两人离开,留下一脸愤怒的丁振业和白芷芮。

丁岑边走边回过头:“对了,叔叔,听说你马上要和白小姐结婚了,对不起了,我就没空回来参加你们的婚礼了,因为我马上要去安城了……”

出了外面,丁岑对宋庭遇和苏冉道:“你们是明天走吧?我也订了机票,也是明天的,一起吧。”

“我们不一定同班飞机。”宋庭遇淡淡的睨了她一眼。

丁岑耸耸肩,漂亮的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芒:“我特地问了帮你订机票的助理才让人订的机票。”

因为刚刚丁岑是跟着韩磊的车来的,他突然有急事离开之前。还和丁岑说了,一会回回来接她,但是估计韩磊他也没想到饭局还没开始就结束了,所以丁岑这会要到宋庭遇那里去蹭吃蹭喝的了,自然得坐上他的车。

几人说了一会话,车厢内忽然安静下来,因为刚刚宋庭遇的车从一处地方开过去,而旁边有一女人和男人,女人正在大哭,缠着男人,男人要将她推开,但是被女人几次缠上之后。也抱住了她。

苏冉尽管只见过韩磊两次,但是还是认得很清楚,刚刚在路边的那个男人,是韩磊。

原来,他所谓的急事,是到这里来了。

车子渐渐地开远了,苏冉回过头看了眼车后的情况,转过头的时候,还看了看坐在车后座的丁岑。

刚刚经过的时候,她肯定也看到了那一幕,但是她却十分的平静,此刻的脸上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

就好像刚刚在路边所看到的那一幕,和她毫无关系一般。

苏冉也知道丁岑和韩磊会在一起,就是因为两个家族的商业利益,但是韩磊在刚刚和丁岑订婚后就在街上和另一个女人牵扯不清的,是不是太无耻了点?

丁岑虽然才只有二十二岁,但是身上的气场,却并不是一般的同龄人能够比的。

像是目前这种情况。怎么说都是未婚夫,不管爱与不爱,哪个女孩不都得闹起来?

但是丁岑不一样,她冷静的像是个旁观者。

直到车子快要到宋庭遇的住处,她接到了韩磊的电话,应该是想起来要去接丁岑了,但是没在餐厅找到她,所以给她来电话了。

丁岑拿着手机:“不用了,我都结束回来了,对了,刚刚回来的路上看到你了,韩磊,麻烦你注意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可不想被人发现,你要找女人可以,偷偷地行么?别在大街上上演那种苦情戏码行么?你当别人真感动呢?要是让媒体拍去了照片,对谁都不好!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再见到有下一次!”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将手机扔进了口袋里,开了车门下车,很快就追上苏冉:“嫂子,一会你给我做什么东西吃?”

明明刚刚还是一副精明强势的样子,现在马上变了样,就和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没有什么两样。

苏冉都愣了一下。

不过她能这么快的转换过来,说明她确实是不爱也不在乎韩磊。

苏冉不知道这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韩磊他心中有人,在乎了,会被伤到,可不在乎。就代表他们之间真的是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这样的婚姻,将来真的能走下去?

苏冉将问题丢给她:“你喜欢吃什么?”

“我喜欢吃什么你都能做的出来?”丁岑的眼睛一亮。

苏冉点头:“差不多。”

她从小到大,在厨艺这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

丁岑看起来也是个吃货,很快就点了好几道想要吃的菜式出来,苏冉在冰箱里找出了今天在超市买的食材。用光了所有的食材,做了一顿大餐,反正他们明天都要走了,这些留在这里也是浪费。

刚好田蜜和宋维希因为下午吃饭吃的比较晚,所以他们回来的时候,他们也还没有吃晚饭,所以大家就一起坐下来吃饭了。

……

回到安城,是唐子楚过来接他们的,但最后他只接走了田蜜,宋庭遇开了车送了丁岑回去,刚想也开车回去,苏冉开口道:“送我回去苏家吧。”

宋庭遇听到她要回去苏家,一脸的不高兴:“你还打算住在苏家?”

苏冉明白他这话的意思是,让她搬过去和他住在一起。

“我出去了几天,这才刚回到安城,怎么地也得回去和我妈报个到吧?再说吧,我要搬走也要和她说声啊。”

听到她这么说,宋庭遇才总算脸色缓和下来:“什么时候搬来?”

苏冉见他着急的样子还真不太乐意:“请问宋先生,我现在用什么身份搬去您那里啊?前妻的身份么?还是女朋友?还是情人?”

宋庭遇没等她说话,却加快了车速。

苏冉被他的车速吓得紧紧地抓着门把:“宋庭遇,你突然开这么快干什么?慢点不行么?”

“快下班了,再不快点的话赶不及。”

“什么下班?”苏冉一头雾水。

“民政局。”

“……”现在快五点半,民政局确实快下班,但是……

“去民政局做什么啊?”

“给你名分。”宋庭遇车速依旧很快,但是却很稳:“让你用妻子的身份搬进去啊,高兴么?”

苏冉只觉得额头上出现了好多的黑线。

“我户口本不在这里。”

“我让人回去拿了。”

“……你什么时候让人回去拿的?”

“刚刚发了微信。”

“那你也太急了吧?”

“不急,刚刚好。”

这个男人,这都还说不急?他们刚下飞机好么?就赶往民政局……

她现在不禁后悔,就不应该刺激他,说了那么一句话,要不然现在他也不会想到这一招……

这下好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算是明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