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要找你这种身经百战的对吧?/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将来……”宋庭遇点了点头,伸手将苏冉拉过去,坐在他的大腿上,看着她:“可我还并不打算这么快再要孩子。”

苏冉一愣:“为什么?”

她还再生个孩子陪伴宋维希呢。

看看这样,宋维希的情况是不是会好转的更加的快。

宋庭遇将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因为我想起以前你怀小公主的时候,前三个月,我连碰你一下都不得,后面,也小心翼翼的,我总不能尽兴,那日子。太痛苦了,我这才刚刚吃上肉我不想这么快就让和尚……”

为了防止他再说出更加离谱的话,苏冉用手捂住他的嘴:“宋庭遇,你整天脑子里都在想这些什么啊?”

宋庭遇顺势轻咬了一口她的手掌:“你,整天脑子里都是你。”

“谁不知道你脑子里想的拿点东西……”

宋庭遇低笑了几声:“那你还问。”

他边说边将将她抱了起来,他这人并不喜欢对她公主抱,每次抱她的时候,最爱一种姿势,将她的双腿分开,勾着他的腰,让她挂在他身上。

这一次,他又是这样的姿势,无疑。

“刚刚回来,你不累啊?”苏冉被他放置在柔软的床褥上,微叹了一声。

“笑话。”宋庭遇捏了一下她的下巴:“你这是小看我!我看起来像是那种病怏怏,精力不足的人?”

说起这句话,他似乎想起了一件事:“你以前那个男朋友……”

“我什么时候有过男朋友了?”

“就是那个医生。”

苏冉想了一下:“许巍?”

“连他名字都记得这么情况,还说不是男朋友?”

“宋庭遇你这是什么逻辑?你要吃醋也找好一点的理由,记住一个男人的名字他就是我男朋友了?那我不有满大街的男朋友?”苏冉鄙夷的看了男人一眼,他要不是刚刚提起来,她差点就忘记了还有许巍这个人。

“那就是一个热心的阿姨给介绍的相亲对象!”

宋庭遇冷哧了一声:“谁说我在吃醋了?我是为你的眼光堪忧,要相亲你也找个好一点的,瘦不拉几的,怎么满足你?”

苏冉瞪他一眼:“宋庭遇你以为人人都是你呢?”

“那是,我确实是独一无二的,他们怎么能和我相比?”

苏冉:“……”

她不想和他继续这个话题下去,但是他却按着她的肩膀:“我和你说,要是那个叫许巍的,估计坚持不了十分钟……”

“宋庭遇,你够了!”

宋庭遇扬声大笑起来。长指指腹磨蹭了几下她肌肤细腻的脸蛋:“所以,找老公还是要找我这种的,懂么?”

“要找你这种身经百战的对吧?”

宋庭遇长指解开她的衣服,嘴角的笑容魅惑:“有些东西,无师自通,人与人的脑子,不一样的……”

不要脸!

苏冉用脚踢了踢他的小腿。

宋庭遇低下头在她的蝴蝶骨上咬了一下,然后慢慢的吻住她的红唇,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拉开了床头柜上的抽屉,在那里摸索了一下。

“你找什么?”

“套。”宋庭遇回了一句,松开她,将整个抽屉都倒转了过来,也没有发现套套的踪影。

回过头才发现苏冉在双手抱胸,一脸阴沉的看着他。

宋庭遇轻咳了几声。

“我记得我今天晚上才刚刚搬进来吧?你抽屉里什么时候备那么多套了?准备和谁用的?还是已经用掉了不少?所以现在才发现没了?”

“什么话,套是买来和你一起用的!”

“那时候我们还没和好!”苏冉显然不相信。

“你天天在这里照顾维希,唯一哪天用得上呢?我不买点回来行了?”

苏冉指了指抽屉:“那现在那些套呢?怎么不在抽屉了?”

“可能被我放在哪了,我明天找一下。”宋庭遇边说边将她重新拉在穿上:“不过没套的话,我要小心点。”

苏冉知道他现在暂时不想她怀孕,所以做这事都小心翼翼的,她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宋庭遇,我和你说,说不定我现在就怀孕了。”

宋庭遇身体僵了僵,苏冉看到他这样。更为的得意:“之前在新加坡啊,那一个晚上你可没有戴套,我事后也没有吃药。”

宋庭遇想起来了,脸色更加的黑了,难看了:“我怎么差点忘了这件事。”

“嗯,你说。我是不是很有可能怀孕了?”

“是。”

“所以呢,你估计地狱般的生活,也马上要来临了。”苏冉边说边用手指戳了戳这男人精壮的胸膛。

“我这刚刚收复领地,马上就要当和尚了?”

苏冉点头,眼睛因为满满的笑意,所以显得更加的晶莹剔透。

她原以为宋庭遇这下会什么兴趣都没有了,会将她松开的,哪知道他却忽然压下来,薄唇道:“既然这样,那我今天晚上要更加的尽兴才行,你说对吧?苏冉。”

望着他不怀好意的笑容,苏冉无语了……

她真心是低估了宋庭遇这个男人的脸皮厚度……

……

唐子楚还是没有打通田蜜的电话,也没有关机,就是没有听他的电话,在后来也没有给他回复电话。

从四川回到安城两个小时了,他都不知道拨通了几次电话,但是都是一样的情况,他此刻心情有些烦躁,坐不住,所以拿了车钥匙出门。

之前在机场,他忘记问一下苏冉,田蜜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他开着车来到田家。

他站在门口,深深地呼吸了几下,才举起手来按门铃。

开门的是田母。她看到时间不早了,唐子楚还过来,所以愣了一下:“小唐,快进来坐,这么晚了过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唐子楚走了进去:“阿姨,我没事,我是过来看看田蜜的,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田母怔了怔:“没有啊,她这几天吃好喝好,没什么事啊……”

“那她现在在哪?”

“她在楼上房间里呢。”

“阿姨,您能不能帮我叫她一下?”

唐子楚和田蜜也不算是什么关系,这样贸然的上去她的房间不太好。

“当然可以。你等我一下。”田母将门关上,笑道。

田父在客厅内看电视,看到他过来:“小唐,过来坐一下等蜜蜜下来。”

唐子楚往客厅走去,在田父对面坐下来:“叔叔。”

“喝茶。”田父递了一杯茶给他,往楼上看了一下:“小唐,你是不是喜欢我们家蜜蜜?”

他问的直接,一点拐弯抹角都没有。

唐子楚轻咳了一声,点头回答:“是。”

“有眼光。”田父竖起了大拇指:“我们家蜜蜜那绝对是最好的,你喜欢他,就证明你眼光还不错……不过……”

田父说到这里的时候,长叹了一声:“但是现在顾东城他又不肯离婚。蜜蜜她……”

“爸!”

田父话还没说完,田蜜的声音传来,她人已经站在沙发后面了。

唐子楚立刻站了起来:“田蜜。”

田蜜点点头:“你找我?”

“是。”

“你跟我来。”

田蜜指了指门外,自己先去玄关处换了外出的鞋子,开了门出去,唐子楚跟上她。

“出去的这几天打你的电话怎么没接?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田蜜微笑:“你现在看到我好好的站在你的面前,我也没出什么事……”

“那你怎么……”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很晚了,你先回去吧。”田蜜出声打断他的话。

唐子楚皱了皱眉,但不好再说什么:“那我先回去,明天晚上下班一起去我带你去的那家大排档吃水煮鱼?”

“我明天晚上有事,改天吧。”

唐子楚早就意识到不对劲,这几天的田蜜都是这样子,打她手机她不听电话,也不回电话,回来又是这样子……

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田蜜说完这话转身就想离开,唐子楚抓住她的手腕:“田蜜,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顾东城又做什么或者是说什么了?他让你不要接近我?是不是我威胁你了?”

“不是。”

“撒谎。”唐子楚并不相信:“不然你怎么会这样?顾东城他一定是对你说什么了,田蜜,你听我说,我不怕他的,他要做什么我都不怕……”

“唐子楚,你别傻了……”田蜜有些无奈:“顾东城他真的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他现在对我有一种变态的占有欲你知道么?他竟然说我瘦下来越来越像蒋柔了。我不想连累你,所以你还是离我远一点吧……”

“凭什么?”唐子楚不肯松手:“我说了我不怕他对我做出什么事,我为什么要怕他?如果不是他用那么阴险的手段,你和他早就离婚了,我就是喜欢你,我还不能追求你么?”

唐子楚这话一说出来,空气中好像一切都静止了下来。

田蜜怔怔的看着他,话都说不上来,张了好几下嘴这才说出几个字:“唐子楚……”

“我真的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唐子楚的眼神特别的真诚。

“但是我现在……”

“我不在乎……”唐子楚在她话都没有说完,就出声道。

“唐子楚……”田蜜看着他,很难形容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这两年来朝夕相处,不能说她对唐子楚是没有感情的……

可是她很清楚现在自己是什么情况。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唐子楚伸手将她抱住:“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怕连累我,你担心顾东城会对我做什么事,但我不怕,所以你也别怕,这不叫连累,我不逼你,但是你也别躲着我,我们还像是从前那样好不好?”

没有进一步的关系也无所谓,但求田蜜不要将他推远了……

他不想离她太远。

“你太傻了,要是这辈子顾东城都不肯和我离婚怎么办?”田蜜叹气道。

“安城也并不是他能够一手遮天的,等到宋总将他拉下来的时候,由不得他不离……”他顿了顿:“所以在这之前……”

田蜜用手捂住他的嘴:“所以在这之前,为了你好,也为了我好,我们最好别太经常在一块,否则他可能不仅仅只是迁怒你。也不知道会对我们家做什么来……”

经过两年前的囚禁,为达目的,故意让她染上毒瘾,田蜜知道,顾东城的心肠硬的和石头一样,什么事情都是做的出来的。所以,最好还是远离他一些比较好……

如果他只是对付她那还好说,可是那个狡猾的男人,实在是太卑鄙,最喜欢拿她的家人父母来威胁她……

唐子楚知道田蜜说的是实话,也不想田父田蜜再跟着出什么意外。

田蜜今天晚上能和他实话实说。也并没有将他推远,只是叫他等待,他已经很高兴,等下去算什么?

“好,我知道该怎么做。”唐子楚点了点头,笑道

“你先回去吧。开车小心点。”田蜜将他推开,推了推他,让他先走。

唐子楚上了车,和她道别后开车离开。

田蜜看了眼夜空,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然后往回走。回到家里,才发现田父田母都站在窗边看着他们两。

刚刚他们两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说话来着,这么说的话,他们做什么,他们不知道了?

“爸,妈!”田蜜气呼呼的大喊了一句:“你们在干什么呢?”

田父田母立刻笑道:“没有没有,我们这也只是想目送一下小唐嘛……”

鬼才信。

田蜜嗤笑了一声。转身上了楼。

……

宋庭遇听到了敲门声,头也没抬,看着电脑屏幕,只说了一句:“进来。”

只听到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宋庭遇的鼻间出现了一股浓烈的香水味,他皱了皱眉,抬起头,看清楚面前的女人的时候,他的脸色都冷了:“谁让你进来的?”

“你啊,刚刚我敲门了,你让我进来的。”白芷芮拨弄了一下肩膀上的波浪碎发。

“找我什么事?”宋庭遇的声音很冷。

白芷芮微笑:“别这么无情,怎么说我们以前也曾在一起过……”

她话还没说完,发现宋庭遇正在盯着她看,这么看她,倒是让她浑身不自在了:“你在看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