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这样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蜜微笑:“在我眼里,你就是。”

虽然看到过丁岑在工作时候的那种强大的气场,但是她毕竟年纪小,田蜜觉得自己大她整整五岁,应该照顾着点。

说话间,大家已经进了包厢了。

因为事先知道丁岑的酒品差,所以当她举着酒杯要和大家干杯喝酒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她,都说她年纪小,让她喝果汁去。

丁岑为此郁闷的很。

没人和她喝,她就自己喝。

林晟焕因为在吃过饭之后有点事,所以晚到了一点,丁岑就将陪自己喝酒的目标瞄准了他。

他一坐下来,丁岑就拿着酒瓶端着酒杯坐在他的旁边:“林先生。我们来喝一杯吧。”

林晟焕点了点头,拿着酒瓶往酒杯里倒了点酒,自己那杯多一点,而给丁岑的那一杯则很少,是他的三分之一。

丁岑不满意了:“怎么这么少?”

“你喝多了会醉,一点点就好。”

“我不会!”

林晟焕哪里管她的抗议,只拿起桌上的酒杯递给她,和她的碰了一下,然后自己将酒杯里的酒喝下。

丁岑气呼呼的,也只好喝下了酒。

丁岑虽然其实喝的很少,但是因为她这个人酒量很小,所以此刻也有几分醉意了,她果真就如同宋庭遇所说的那般,醉了酒品并不好,虽然还不至于大吵大闹,但是却缠着林晟焕,说起话来也旁若无人,拿着酒杯对着林晟焕笑道:“男配。”

“男配?”林晟焕疑惑的道。

丁岑笑眯眯的,白皙的脸因为醉了酒,有几分的红晕,她指着林晟焕:“我听说你追了苏冉十几年了,后来宋庭遇都离开两年了,你还没追上呢,在他们的故事里,你不是可怜的男配是什么?”

丁岑醉了,所以说起话来也不会有所顾忌,更不会控制音量,她这话一说出来,全部人都听到了,所以此刻都安静而又有些尴尬的看着她。

林晟焕眯了眯眼眸:“这话谁和你说的?”

田蜜差点被口水呛到,她剧烈的咳嗽,唐子楚递给她一杯水,她没喝,反而吞了一杯酒,然后按着额头:“我怎么感觉有点晕?我肯定是喝醉了……”

丁岑手里端着酒,指着在场其余的四个人,田蜜往唐子楚背后缩去,但还是被她点中,她大声道:“田蜜告诉我的!”

“我真醉了!”田蜜大声的说完,倒在了沙发上。

丁岑嫌弃的摆了摆手:“这么快就醉了,酒量还不如我,竟然还不肯让我喝酒……”

说着,她又靠向林晟焕,又拿着酒瓶往他酒杯里倒酒:“你到底是不是追了苏冉十几年?你给我说说你们两的故事……”

“没什么好说的。”林晟焕伸手按住酒杯口。

“好吧好吧,这是你的伤心事,不想说也不奇怪,但做男配确实是挺可怜的,我同情你,来,我们再喝一杯。”丁岑拍了拍林晟焕的肩膀,用一种同情的眼光在看着他。

被丁岑缠上,林晟焕简直是哭笑不得,她拿着酒杯都递到了他的面前,他又不能不喝,所以只好又喝了。

本来刚刚田蜜为了逃避林晟焕的责骂,所以才想要故意装醉的,但是她又真的喝了一杯度数很高的酒,所以到了最后,却是真的喝醉了。

她这样子,必须要唐子楚亲自送她回去。

但因为唐子楚也喝了不少的酒,不能开车,所以只能叫计程车。

现在分工就很明确了,陆湛自然是要带陆太太回家的。唐子楚要送田蜜,那么林晟焕就得负责将丁岑这只喝醉了酒品并不好的小酒鬼送回家去。

一直到了林晟焕将丁岑扶到了计程车上,她还嘀嘀咕咕的说个不停:“真的,男配,我和你说,庭遇哥已经和苏冉生活的这么幸福了,你就不要再坚持下去了。哪怕你不去打搅人家,但是你都要为自己着想吧?你得尽快找一个,然后成为男主,不是打算一辈子做男配吧?这样太对不起自己了……”

林晟焕看着靠在车窗处一直嘀嘀咕咕说个不停的丁岑,真的有几分无奈。

他都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喝醉,说她喝醉了吧,为什么她现在说话条理这么清晰?想的似乎也周到,可说她没有喝醉吧?她怎么会对一个刚刚见面的人说着多苦口婆心的话?

他虽然在之前没有见过丁岑,但是也是知道她的,她是天海集团的继承人,所以从小就被奔着这个目标去培养长大的,她和一般的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绝对不一样。

随随便便也不会在他面前说出这样的话。

见林晟焕不说话,她又坐过来一点:“真的,男配,你要听我一句,别再等了,好好的找个吧,你要翻身做男主知不知道?”

“知道了知道了,谢谢你的关心。”林晟焕叹息一声。

丁岑立刻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不要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虽然我第一次见你,但是我就觉得我有必要要和你说这些话……”

“一般的人,我是不会说的……”

“我知道,所以我很高兴你。”林晟焕只好顺着她的话来回答她。

但随即他就发现,丁岑说着说着就靠在车窗上睡着了。

到了她的住处,林晟焕从她的包里找到了钥匙,开了门进去。

现在跟着保护丁岑的这批人,还是她父亲在生前帮她留下的人。绝对的忠心,按照丁友业的意思,丁岑去哪,他们都必须要跟着,但是今天晚上,丁岑嫌跟着她的人碍手碍脚,所以将他们打发走了。

现在他们就在丁岑的住处等着她。

见她喝醉了回来,有人立刻上前扶着她:“大小姐怎么喝的这么醉?”

“她喝了一点酒,但是喝的不多……”

保镖立刻就懂了,他们大小姐酒量和酒品都是奇差的,不能喝酒,偏偏又喜欢找人喝酒。

房子里还有佣人,此刻也过来了。

林晟焕见安全将她送回来,便道:“她就交给你们了。我先走了。”

丁岑此刻似乎知道他要走一般,忽然又清醒过来,对着他的背影大声叫道:“男配,记住我说的话,要翻身做男主!”

林晟焕用手按了按眉头,脚步停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

唐子楚在田蜜的包里找不到钥匙。她现在又喝醉了,让她安心下来给找钥匙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无奈之下,唐子楚只好按门铃。

想到这么晚了,田父田母肯定睡了,现在将他们吵醒,心里真是罪过。

过了一会,田父田母过来开门了。

“小唐,蜜蜜?!”田父赶紧过去抱女儿:“她这是喝醉了?”

“对,今天苏冉他们请吃饭,饭后去唱歌了,她喝了点。”

“小唐,你进来喝杯茶吧。”田母道。

“不了,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我就先回去了。”唐子楚礼貌的道。

“那好,小心点啊,回去马上洗澡,不然我看这天气,淋雨了可是会感冒的。”

刚刚田母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唐子楚将西装脱下来盖在田蜜的头顶上,两人都没有带伞,但是唐子楚宁愿自己淋着雨,也不让田蜜淋湿。

这点,田母还是挺感动的……

“谢谢阿姨,我会的。”

田母将西装外套从田蜜身上拿下来,递给唐子楚,他点了点头,告别。然后准备离开。

田蜜在这个时候醒来,挣脱了田父的手,叫了一声唐子楚的名字。

唐子楚愣了一下,转过身,看到田蜜朝他走来,主动伸手将他抱住。

他没想到田蜜会这么做,浑身僵住。

田父和田母也面面相觑了一下。都笑了一下。

田蜜抱了他一会,小声道:“晚安。”

然后,她松开了手。

唐子楚笑的眉眼都柔和了:“晚安。”

田父和田母过来拉着田蜜,站在门口看唐子楚上了在外面一直等着他的计程车,计程车离去,他们三人才进了房子。

白芷芮抽了根烟,将眸光从远处收了回来。看了眼坐在身边,面无表情的男人一眼:“将自己的妻子拱手让人,可并不是你顾先生的风格。”

他们的车此刻就停在田家对面的一个角落里。

今天晚上她找顾东城谈事,但是没想到上了顾东城的车,他话都没有多说两句,就开着车前往田家来了,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却看到唐子楚送田蜜回来的场景。

白芷芮真不知道顾东城究竟是怎么想的……

她抖了抖烟灰:“唐子楚估计现在就在想着到底应该怎么样帮助宋庭遇将你拉下来吧?你被拉下来了,他才好光明正大的和田蜜在一块,我说对么?顾先生。”

顾东城眸光危险,冷笑了几下,看向白芷芮:“没想到白小姐这两年来智商倒是长进了不少,不然也留不住丁振业的心对吧?现在问题倒是也看通透了很多。”

白芷芮微笑:“谢谢顾先生的夸奖,我丈夫的话。我已经带到了,希望顾先生好好的考虑考虑。”

“我们都有共同的目标,合作又何妨?”

顾东城终于也将放在田家的眸光收了回来:“说得对,我们都有共同的目标,合作又何妨。”

“晚上我回去和联系丁先生。”

白芷芮将车窗关上,点头:“顾先生,我其实现在就有一个办法可以帮助你。”

她说着。看了眼前面的司机,在顾东城的耳畔低声的说了几句话。

顾东城眯了眯眼眸:“白小姐,过了几年了,你还喜欢玩这样的把戏呢?宋庭遇要是真和丁岑在一块了,对我会造成更大的威胁吧?”

白芷芮不慌不忙的道:“顾先生怎么就没想过,宋庭遇到底对苏冉有多死心塌地,两年的时间都没能将他们分开。区区这么一件事怎么能让他们分开?只不过是,要是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按照苏冉的性格,肯定容不下这样的事情,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你说是不是?宋庭遇忙着处理这些事,哪有心思再去对付你,顾先生你不就趁机可以做自己的事情了……”

顾东城沉默了一下,手指敲打在车门上:“这样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很简单,我丈夫并不希望丁岑和韩磊在一起,和韩家的结合,对他会造成更大的威胁,这样做。对你对我都有好处不是么?”

顾东城道:“可宋庭遇并不是那么好惹的,你觉得以你现在的身份,能靠近的了他?还有,我可是听说丁岑身边好些保镖,都是丁友业在生前帮她挑选的,你又如何能靠近她?”

“这个我自然会想办法,顾先生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会去做,不必你费心,你只要记住,今天说要和我丈夫合作的事情就行。”

顾东城终于点头:“我记住了。”

……

晚上,苏冉洗了澡出来,发现宋庭遇正坐在房间的地毯上看书,她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来,拿过他手上的书翻了翻:“看什么呢?”

“刚刚让人送来的关于怀孕和生孩子的书。”

苏冉愣了一下:“帮我准备的?”

其实在之前她就看了不少,现在对于这方面的知识,还是挺了解的。

“不,给我自己准备的。”

“我看了这些书,方便照顾好你。”

苏冉微笑:“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宋庭遇皱皱眉:“我是你丈夫。”

苏冉打住:“男朋友而已。”

“那明天去登记。”

省的每次说到什么的时候,苏冉就给他安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名头。

苏冉提醒他:“你明天好像要出差吧?和唐子楚还有丁岑回一趟新加坡,你忘了?”

“差点忘了……”

“这次晟焕也会去对吧?”

宋庭遇点点头:“是啊,新开发的项目,他们林氏也打算投资。”

他将堆在地毯上的书收好,放在书架上,想了一下,又抽出一本,放在他的行李箱内。

苏冉愣了下:“就出去这么两天,也要带一本?”

“有空的时候可以研究研究。”宋庭遇说的一本正经。

苏冉知道他是真的上心了,给他鼓励:“那你加油!以后孩子生出来了,保姆都不用请了,让你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