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太骄傲的女人,并不可爱/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第二天很早的航班,所以宋庭遇并不想让苏冉起来送他,他本来想早上离开,偷偷去的,但是没想到苏冉却比他醒来的更早。

宋庭遇有些无奈:“怎么不多睡一会?你不用送我到机场。”

苏冉摇头:“我送你过去。”

丁岑是最后一个赶到机场的,她一看到林晟焕就笑着打招呼:“男配,你早啊。”

这话一说出来,大家都愣了一下,苏冉问她:“为什么叫晟焕男配?”

丁岑张了张嘴,刚想说出来,发现林晟焕正在盯着她看,她立刻摇头。眨了眨眼睛:“不告诉你,这是我两之间的秘密。”

“你们两之间还有秘密呢。”宋庭遇摇摇头。

“当然,还是不能告诉你们的秘密。”丁岑指了指宋庭遇和苏冉还有唐子楚。

唐子楚起先默不作声,但是随后笑道:“这个秘密好像我知道。”

昨天晚上一起唱歌喝酒的时候就听到丁岑叫林晟焕男配了,当时他们都以为她只是一时喝醉了所以才会这么叫林晟焕的,没想到现在清醒了,还这么叫,估计叫上瘾了。

丁岑指了指唐子楚:“你给我把秘密吃进肚子里去,要不然的话我炒了你。”

宋庭遇睨了她一眼:“唐子楚好像是我的人。”

“……那我叫你炒了他。”

一直默不作声的林晟焕在这个时候开口道:“时间差不多了……”

宋庭遇点了点头,揉了一下苏冉的长发:“好了,我们进去了,你回去吧。”

“嗯。”苏冉摆了摆手,和他们道别,看着他们进了安检,她才和司机离开的。

因为这次坐的是私人飞机,所以上了飞机,林晟焕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来,过了一会,他身旁的位置很快就坐下来了人,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对上一双充满笑意的眼睛。

丁岑将手中的东西放下来:“男配,我可以坐你身边么?”

林晟焕点了点头,丁岑人都坐下来了,他还能不同意?

丁岑对于这个称呼,似乎真的叫上瘾了,过了一会,她伸手拿了一瓶水递给林晟焕:“男配,喝水。”

林晟焕无奈了:“丁小姐……”

丁岑立刻转过头看着他:“男配,你想和我说什么?”

“丁小姐是不是打算一直都叫我男配?”

“是啊。”丁岑很认真的点头:“等你找到女朋友,翻身做男主的时候,我就换称呼。”

“到时候你叫我什么?”

“男主!”

林晟焕:“……”他的长指捏了捏眉心。

“有问题么?”

林晟焕摇头:“没问题……”不过就是一个称呼而已,他虽然觉得是有些无语,但是要是丁岑喜欢的时候,他也不会刻意要她改正过来。

“那就好。”丁岑笑了。

林晟焕将两瓶水拧开了,递了其中的一瓶给丁岑:“那我是不是要努力点,翻身做男主?”

“是的,加油!”丁岑摸了摸自己的短发,笑眯眯的。

坐在他们座位对面的宋庭遇拿着一本财经杂志在看,边看嘴角边扬起一抹笑容来,刚刚丁岑和林晟焕说话的声音虽然并不大,但是现在机舱内安静,再加上他本来耳力就很不错,所以还是将他们的对话内容听得一清二楚了。

原来林晟焕的男配称呼这么来。

他见唐子楚在偷偷的笑,他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唐助理,你翻身做男主了么?”

唐子楚怔了一下:“宋总,我还差临门一脚。”

“那你加油,做男配没有前途,争取成为男主。”

唐子楚对于宋庭遇的鼓励,感动极了:“谢谢宋总。”

……

林晟焕早就听说过丁岑虽然年纪小小,但是能力却不错,因为她是被她父亲从小当成未来天海集团继承人来培养的,她年满十八岁,就被丁友业放在天海工作了,虽然丁友业在刚刚走的时候。她的位置坐的摇摇欲坠的,但是好在有宋庭遇在旁边帮助她,不过一年的时间,她进步飞速,现在在天海虽然还是有些不服气的声音存在,但是已经不敢明目张胆的提出来什么了。

其实丁岑明白这些声音来源于何处。不过就是丁振业在背后搞的鬼,等她将丁振业从台面上拉下来了,这些声音也会随之消失的。

要是丁振业一直在虎视眈眈本来就属于她的东西,她会毫不留情的找到办法将他拉下来,哪里管他是自己的亲叔叔,因为他就没有管过自己是他的亲侄女。

一年前,丁友业遭遇车祸身亡,她可是一直都怀疑,那场车祸其实并不是一场意外,而是有人在蓄意这么做的。

只是她还没有找到证据而已,找到证据了,她会让那些加害她父亲的人,生不如死!

因为刚刚认识丁岑的时候,她就一直叫着自己男配这个称呼,表现出来的也十分的开朗,但是这次过来新加坡,和她一起工作之后,林晟焕才知道,外面对她的说法,并不假。

她年纪虽然小,但是能力却并不小。

这几天的工作当中,她跟着他们,表现的十分的成熟大气,看来除了她父亲从小给她的培养和锻炼。宋庭遇在这一年当中给她的帮助也影响也不小。

林晟焕能从丁岑身上看出来宋庭遇在工作时候的影子。

只能说,当年丁友业挑中宋庭遇,真的是一个明智之举。

四人这天刚刚结束了工作,回去的路上,丁岑接到电话。

因为她和林晟焕坐在车后座,所以当她掏出手机的时候,他无意中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的名字:韩磊。

天海集团千金的未婚夫的名字,还是有很多人都认识的。

丁岑看着手机屏幕,怔了怔,手指停顿了下,还是点开了接听:“韩磊,怎么了?”

自从上一次丁岑和宋庭遇他们在路边看到他和一个女的拉拉扯扯之后。丁岑就去了安城,两人就没有再见过面。

韩磊有事去国内,约她见面,她也并没有出去。

倒不是说她真的在乎和几乎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他们这种商业联姻的,本来就没有任何的感情。

丁岑并不爱他。他估计也不爱丁岑。

所以没必要做戏的时候,她也没有那么心情见他,便推了。

其实他们订婚也不过才一个多月。

“听说你回新加坡了?”韩磊问。

“嗯,回来办点事。”

“见个面吧。”韩磊直截了当的开口:“一会晚上吃个饭。”

“不了,我一会还有事……”

丁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韩磊打断:“岑岑,我们是未婚夫妻……”

“所以呢?”

“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培养培养感情?以后我们是要在一起生活的。”

丁岑手指放在玻璃窗上面轻点着,下了点雨,车内开着空调,所以车窗被白雾笼罩了,梦中一片,看不清楚外面的景色。

“本来就没有感情,要怎么培养?”

“岑岑!”韩磊的声音加重了:“你要明白,那些好事的媒体有多喜欢乱写东西!现在你回来新加坡了,要是我们都不在一起吃个饭的话,他们知道了会怎么想?到时候新闻和报纸上会出现些什么?我想你应该都知道吧?”

丁岑咬了咬牙:“时间,地点。”

“晚上六点半,我过去接你就行。”

“嗯。”丁岑说完之后,再也不愿意多说一句话,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她现在算是明白了,原来不爱,连应付都会变得这么的难……

她挂了电话,发现车厢内十分的安静,她觉得有些不自在:“那个。我今天晚上不和你们吃饭了,我有事。”

“嗯,先送你回去。”宋庭遇出声道,并且吩咐唐子楚开往丁家。

丁岑下了车,他们开车回去酒店了,休息一下。因为晚上其实还有一个饭局。

……

丁岑回去洗了个澡,换了一套衣服,坐在梳妆台上化了个淡妆,旁边从小将她带大的佣人在赞叹:“我们家小姐真是漂亮,越大越漂亮了……”

丁岑用双手捧着自己的脸蛋:“张妈,我也经常这么觉得呢?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漂亮就是漂亮。”张妈顿了顿:“今天要和韩先生去吃饭么?”

丁岑长叹一声。小脸上顿时没了色彩,无力的点头:“去作秀。”

很多人都知道她回来新加坡了,韩磊有句话说的对了,回来几天了连饭都没有和他一起吃过,不知道那群好事的人又会怎么看了。

所以,今天晚上为了作秀也必须要出现。

丁岑真讨厌这样的作秀,但是没有办法,她却必须要这么做,谁叫她和韩磊就是这样的关系?

因为她父母当年也是商业联姻在一起的,她的父母很爱她,但是两人之间却并不相爱,她母亲好像最开始的时候有个初恋情人的。但是因为要和她父亲结婚,被逼着和初恋情人分手,后来嫁给她父亲的时候,她一生过得都并不开心,所以早早就得病死了,她父亲有很多的女人。但这并不影响他对她的爱,而且,他拥有那么多女人,却始终没有让任何一个女人再生下他的孩子,因为他一直都很清楚,能够生下他孩子的。只有他的正牌夫人,外面那些女人,没有资格。但因为她母亲身体不好,所以也只有她这么一个孩子,丁友业为此就将所有的精力和希望都放在她的身上。

从小就在她父母这样的婚姻当中长大,丁岑太明白了,自己这一辈子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

只是有时候想想,她觉得真不甘心……

可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呢?

“大小姐,韩先生来了……”

楼下已经传来管家的声音。

丁岑回过神来,站起来:“来了。”

她拿上自己的东西,换了高跟鞋,缓缓地走下来。

韩磊抬起头看着她。眼神竟然也十分的清明,没有一丝一毫其他的感情,甚至连惊艳都没有。

丁岑今晚穿的挺漂亮的,她一直都知道自己长相绝对是上乘的,经过刻意的打扮,绝对是闪光点。

但是韩磊看她却这样的平静。说明什么?

说明在韩磊的心里,早就被另外的女人占据了,所以无论再漂亮的女人在他的眼里,都不算什么。

丁岑看着他的眼睛走下来,韩磊站在楼梯口,伸出手,握住她的手,非常绅士的将她扶下来。

“你今晚真漂亮。”

“谢谢,我一直都这么漂亮,韩先生难道从前没发现?”丁岑嘴角维持着笑容,声音小的只有两个人能够听到。

“是的,你一直这么漂亮。”韩磊随即又笑道。

……

韩磊选择的是一间十分有格调的餐厅,很适合两个人浪漫的共进晚餐。

丁岑坐下来后,朝四周打量了一下,笑容带着深意:“我以为你为了和我吃饭,应该会包下整间餐厅的。”

韩磊怔了怔:“我觉得和这么多人一起吃饭,更有情调。”

丁岑用手托着腮,看着他:“韩磊,你和你那个女人喜欢这样吧?你那个女人觉得这样更有情调吧?”

“但韩磊,我和她的身份不一样。”丁岑慢条斯理的道:“她一个小小的秘书,我一个集团的千金大小姐,我们能相提并论?”

那天晚上在路边看到韩磊和那个女人拉拉扯扯之后,丁岑回去就让人调查了那女人的身份,她是不爱韩磊,但他们之间有那层未婚夫妻的关系存在,她将来是要和韩磊一起生活的,当然必须要将他身边的女人底细,摸得一清二楚!

韩磊的脸色有些难看,但是并不奇怪丁岑会知道她的身份。

“岑岑,太骄傲的女人,并不可爱。”

“我很可爱啊。”丁岑依旧笑容满面:“但是要看对谁。”

韩磊点点头:“要不现在清场?”

“不。”丁岑摇头:“偶尔体验一下平民的用餐方式也不错,对吧?”

韩磊没说话,叫来侍应生点餐。

用餐的时候,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韩磊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手机,挂了电话,但是过了一会又收到了短信。

他的脸色明显不对劲。

丁岑依旧在慢慢的切着牛排,依旧不抬头:“外面有记者,韩磊,你要是这么跑了,我就算不介意,但恐怕你爸爸都找你算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