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他们发生关系了/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丁岑说的是实话,所以韩磊手紧紧地握了一下,松开,没有起身离开。

但是丁岑知道,他已经是心不在焉的模样。

丁岑依旧在好好的享受美食,丝毫没有理会韩磊此刻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他做任何的挣扎,内心是怎么样的煎熬,那都是他的事情,和她无关,别给她在表面上出岔子就行了……

只是从刚刚到现在,韩磊的手机就没有停过,要不就来电话,要不就来短信。

电话他挂了,但是短信他则全部都已经看了。

“你要是觉得这么难以忍受的话。将手机关机或者是调成飞行模式不就行了?有一句话不是叫做‘眼不见为净’?”丁岑放下刀叉,看着韩磊道。

韩磊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站了起来:“对不起。”

丁岑嘲弄的笑了笑:“还是忍受不了是吧?所以现在就要赶过去?韩磊,你走出这餐厅的大门之前,可要想清楚后果……”

韩磊的背影顿了顿,身体似乎僵硬了一下,回过头来:“她怀孕了,现在出了意外,我必须要过去看看她,我会回来的。”

“你的女人,出了事,你是应该过去看看她,但是我现在必须告诉你,我将来是要和你结婚的。既然结婚了,就一定会有小孩,你觉得我会允许你在外面养了女人又养着私生子?”丁岑语气轻快的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那你想怎么样?”

“你今天晚上过去,我不管,但你必须要叫她打掉孩子,否则我们之间就吹了。”

“不可能。”韩磊想也没想的酒拒绝。

“那就看你自己怎么选择了,是要那个女人和孩子,还是要你大好的前途?女人,你可以养在外面,但是孩子,绝对不能留,这就是我的立场,你想清楚!”

韩磊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丁岑:“丁岑,你才二十二岁而已,你的心肠怎么这么硬?那就是一个小孩子!”

“小孩子又怎么样?小孩子是会长大的,韩磊,你要和我结婚,就必须知道,我是绝对不会允许私生子存在的!”

韩磊的脸色十分的冷,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怒着一张脸转身就离开。

丁岑知道暗处有记者在跟着他们,就等着拍到什么了,现在倒好,韩磊怒目离去,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

她举着手中的红酒杯,嘲弄的微笑。

好一出狗血大戏……

韩磊这人,今天她话都撂在这了,他要怎么做,她也不管了,反正自有人会收拾他。

她何必脏了自己的手!

只是无论怎么样,丁岑想到自己将要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心里还是觉得挺可悲的……

她虽然并不爱这个男人,但是想到以后要为这个男人动一辈子的心思,那也是挺不好的……

丁岑想到这里的时候,手上端着酒,又仰头喝下了……

她本来酒量并不好,但是想到自己现在喝的是红酒,所以也没有那么在乎,觉得红酒这种没有什么度数的酒,自己喝了应该问题不大。

这个时候,她的保镖出现了,从她手上拿走了酒杯:“大小姐,别喝这么多酒,会醉的。”

“这酒没什么度数,怎么会醉?”丁岑摆了摆手,指着保镖:“再说了,喝醉了不是还有你么?你会送我回去的,你走开。去那边,别过来打搅我……”丁岑大声道。

保镖没有办法,只好站在一边看着她。

他看到丁岑终于倒在了桌子上,远远地想要走过去将她扶着带走,这个时候有人推着餐车从他身边经过。

着急之下,两人装在了一起,保镖将餐车上的东西撞落在地上。服务员惊呼一下,蹲下来捡东西,并且瞪了保镖一眼:“你怎么这样?走路也不小心点。”

保镖看到丁岑还在那里,地上狼藉一片,他觉得过意不去,蹲下来帮忙,他其实速度和动作都挺快的,将东西捡起来之后,再看向餐桌的时候,丁岑竟然已经不在那里了。

他脸色一变,到处寻找丁岑的身影,但是不知道她是不是自己离开了,便拿出手机打她的电话,无人接听……

保镖意识到问题严重了,找来餐厅的人询问,有人说她去了洗手间,有人说她离开了,去了外面。

……

外面,丁岑已经被人带到了车上,和她一起坐在车后座的男人,看了已经昏迷不醒的丁岑一眼,拨通了电话:“丁太太,人已经在车上了,现在怎么样?”

“先等一会,我这边安排妥当了再给你电话。”

“好的。”男人挂断了电话,看着车窗外面。

现在车就停靠在外面,男人一手扶着丁岑,一手放在车窗处。双眸紧紧地盯着车窗外面。

他看到丁岑的保镖从餐厅的门口出来的时候,他紧张的鼻子都在冒汗了,但是刚刚白芷芮就说了,让他就将车停在这里,他们反而想不到,丁岑就在门口这边。

……

其实这边的工作基本上已经结束了,还有一点点首尾,宋庭遇参加完饭局的时候接到田蜜的电话,知道苏冉有些不舒服,所以他留下林晟焕在这里做善后工作,他立刻订了机票回去。

在宋庭遇上机前,林晟焕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到了安城的话,给他打一个电话说一下苏冉的情况。

宋庭遇答应了。告知林晟焕他马上要登机了,然后挂了电话。

酒店里,林晟焕将手机放下来,站在落地窗前欣赏新加坡的夜色美景。

他觉得此时此刻他需要喝点酒,来到吧台上却发现没有什么酒,所以打了个电话给酒店服务,让他们将酒送上来。

酒店的服务还是挺好的。很快就有人在外面敲门。

林晟焕去开了门,门外站着服务员,手里端着他要得酒和酒杯:“林先生,您要的酒。”

“放那吧。”

服务员离开后,林晟焕在酒杯里倒了一些酒,然后端着站在了巨大的落地窗前。

不知道是不是夜色太美也会醉人,林晟焕觉得自己明明没有喝多少的酒。但是现在却感觉头有些昏沉。

他将手中的酒杯放下来,然后坐在沙发上,用手揉了揉眉心位置。

眼前的视线似乎也有些模糊了,他甚至觉得呼吸都有些急促。

房间里的空调是不是开的太小了?

林晟焕站起来找到遥控器,将空调开到最低温度,但还是觉得热,他便扯掉了领带,靠在沙发上。

好像昏昏沉沉的要睡去,好像又觉得体内现在就有一团火在炙热的燃烧着,他并不想睡,却最终闭上了眼睛。

……

白芷芮的车就停靠在宋庭遇他们所在的酒店对面,她接到了电话:“好,我知道了。”

她看了看时间,又打了一通电话:“可以了。半个小时之内送来。”

她在车内等了半个小时,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停在了酒店外面,丁岑被人从车上扶下来。

为了安全,白芷芮并没有跟上前,只是在外面等待。

两个男人将丁岑扶下来的时候,还往白芷芮这边看了一眼。

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只需要这些人搭乘电梯将丁岑送上去就行。

两个男人扶着已经没有什么意识的丁岑坐了电梯到了指定的房间。有人已经在那里等候,见他们来了,那人拿出房卡滴了一下,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在里面了,快点。”

里面的灯光开的并不是很足,但是两人将丁岑送进去的时候,还是看到倒在沙发上趴着的男人。

他们将丁岑放到了床上。经过沙发上的林晟焕的时候,其中一男人道:“他就在这里?要不要将他扶到床上去?”

另一男人担心在这里逗留太长时间,要出事,所以摆了摆手:“放心吧,一会他会自己到床上那边去了,我们赶紧走。”

两人离开了房间,并且将房间门给关上。

门被关上的时候,林晟焕似乎有一点感觉。

他的肩膀动了动,用手按着脑袋,然后慢慢的从沙发上站起来。

他是真的觉得热,所以往浴室走去了,他在浴室洗了一个冷水澡出来,整个人都觉得昏昏沉沉的,看东西也没有什么感觉,只觉得体内的那团火还是没有得到消除。

他往大床走去,掀开了被子,躺上去,却忽然感觉到自己似乎压到了什么东西,那东西甚至还动了动。

他往床边挪动了一下,努力的睁开眼睛看过去,隐约知道躺在他床上的这是个人。

“谁?”

他看不清躺在床上的到底是谁。

只感觉那人也在努力的动了动身体。终于翻转过来,眼睛却没有睁开,而是伸着手过来慢慢的,慢慢的,竟然将手圈在林晟焕的腰间。

她白嫩的小手在那里疯狂的拉扯着,林晟焕哪里经的过她这样的折腾,而腰上他只围了一条浴巾,那浴巾松松垮垮的在那里,更是被她三两下就拉扯掉了。

林晟焕此刻用力的咽了一下口水,只觉得这人的手放在他的肌肤上,好像带来了一种魔力,她的手所到之处,竟然都能令他体内的温度降下来不少。

所以他才会不断的跟着她的手在走,希望她能够更加的深入……

到最后。她停下来的时候,林晟焕倒是忍受不了了,终于翻身将她压倒在床上,然后,低下头,用力的吻住那张红唇。

……

翌日。

林晟焕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弄醒的,他用力的扶了扶昏沉沉的脑袋。手无意中摸到了什么东西。

他一怔,定睛看过去,只看到女人在清晨中的一张脸,虽然头发散乱,但是依旧十分的美丽。

看清楚了女人的脸的时候,林晟焕更是大为的吃惊。

丁岑也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瞪着林晟焕。

甚至还没有等两人去消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酒店大门就被人从外面撞开了。

丁岑知道自己什么衣服都没有穿,所以下意识的拉高了被子挡着自己。

而林晟焕也是本能的挡在她的前面,瞪着从外面走进来的人。

有警察,竟然还有记者,还有穿着酒店工作服的酒店工作人员。

警察面无表情的看了床上的男女一眼:“接到举报,这个房间进行违法活动,你们赶紧穿好衣服出来,接受调查。”

门外的记者早就将丁岑认出来了,拿着相机在猛拍。

丁岑怒火中烧,从床上拿过几个枕头往外扔去:“怎么,警察了不起?接到举报?接到谁的举报?倒是给我说说啊!我们天海每年上缴的税不少吧?就养你们这帮废物?”

警察被说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这才意识到,原来房间内的这是天海集团的千金……

记者依旧拿着相机在拍:“丁小姐,您不是和韩先生订婚了么?怎么今天又和另外的男人在这里开房?您这么做,对得起韩先生么?”

“丁小姐,您怎么不说话?”

“这位先生是谁?请您说说好么?您是怎么搭上丁小姐的?”当地的媒体自然对丁岑认识的比较多,对于林晟焕,他们一时半会还记不起来。

“马上给我滚出去!”看到丁岑脸色几近惨白,一向温润的林晟焕也恼火了,他指着酒店工作人员:“原来这就是你们酒店的服务和态度?谁让你们随随便便就带人进去客人的房间的?马上叫你们经理过来!”

酒店经理连忙过来道歉,让酒店保安将这些人赶了出去,那些记者自然是不肯的,但是无奈现在这里不但有保安,还有警察,他们只能暂时先离开。

房间又恢复了安静。

林晟焕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一觉醒来,丁岑就在他床上了?

而且看情况,满地凌乱的衣服,还有两人身上的痕迹,他们发生关系了!

这一点无需质疑。

林晟焕问道:“丁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丁岑早已经没有刚刚的强势,看着自己,欲哭无泪:“我也不知道。”

她昨天晚上明明在餐厅吃饭来着,后来韩磊离开,她喝了一点酒,怎么就在这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