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你不也是第一次?/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晟焕意识到两人都光着身体,他连忙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放在床上,却在扯开被单的时候,看到了洁白床单上清晰的一抹红色。

像是红梅开在雪中。

“丁小姐……”林晟焕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丁岑没看他,只是道:“你转过身去。”

林晟焕点点头。转过身去等待,只听到身后有穿衣服的声音传来,过了一会丁岑就草草的将衣服胡乱的套上,她觉得身上现在难受的要紧:“我先去洗个澡。”

还没等林晟焕说话,她人已经越过他,去了浴室。

丁岑在浴室的镜子面前脱衣服。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连她自己都讶异,为什么她能够这么的冷静?

她明明失去了宝贵的东西……

可是现在,她可能没有时间去难受自己就这么无缘无故的失去了第一次,因为她在想,究竟是谁促使这一切?

“男配。”她浴室的门没有开,在里面边洗澡边道:“你昨天晚上有没有遇到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庭遇哥和唐助理呢?他们去哪了?”

林晟焕换好了衣服站在门外,背对着浴室的门。

“冉冉身体不舒服,宋庭遇接到田蜜的电话。所以连夜赶了回去,给你打电话,但你手机不通……”

“你昨天晚上喝醉了,所以不知道是我?”

“我没喝醉。”这一点林晟焕十分的肯定,因为他对自己的酒量还是十分的清楚的,不可能这么一点点酒就将他弄醉。

茶几上海留着昨夜他叫的酒,他就倒了一杯,喝了那么一杯,怎么可能喝醉?

他是从来都不买醉的,他认为好酒都是需要品尝的,所以他从来都不会给自己灌酒。

“那你怎么回事?”

“我喝了一点酒,之后意识很模糊……”林晟焕在努力的回想着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

对于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其实他的脑海里还是有一点的印象的,但是在昨天晚上,其实他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

他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很热。他想要缓解这样的困难,而自己身边正好躺着这么一具身体,这具身体,似乎带着魔力,能够缓解这些。

“那你的酒里肯定被下了东西。”丁岑关了水龙头,穿上自己的衣服道。

她打开了浴室的门,想起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其实她到底还是二十出头的女孩,哪怕平常表现的再强势,但是此刻都觉得有些不知道要怎么面对。

林晟焕她也没认识多久,两人却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

这事她响起来就头疼,也觉得特别的心乱如麻。

“你进去洗澡吧。”

丁岑擦拭着自己的头发。

林晟焕看着她:“丁小姐……”

丁岑摆了摆手:“我也告诉你。我本来和韩磊在吃饭的,才知道他的女人怀孕了,好像也是身体不舒服,他赶着过去看他的女人,就把我一个人留在餐厅了,我也喝了点酒。后来就不省人事了,我现在最好奇的是,我的人。他们到底是怎么支开的,我们都被人设计了,你懂么?”

林晟焕点头。

丁岑眯了眯眼眸:“这里最先住的是庭遇哥吧?”

“是。昨天晚上我退房了,住进了他这房间里来。”

丁岑在这个时候冷笑了一下:“我明白了。”

林晟焕也在第一时间内明白过来:“白芷芮做的?”

“对,或许还和顾东城联合起来吧。白芷芮和丁振业最怕我嫁入韩家,所以想尽办法来破坏我两之间的关系,这个办法,还是挺不错的。要是我真的和庭遇哥发生点什么,按照庭遇哥对嫂子的感情,肯定会一团乱。顾东城不就可以趁机做些什么了?而我,因为这件事和韩家决裂,庭遇哥到时候又顾不上我。对白芷芮和丁振业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丁岑说到这里的时候,看向林晟焕:“我说的对不对?”

“对。”林晟焕也是这么想的。

“他们的目标其实是宋庭遇,只是没想到现在我留在这里了,所以最后是我……”

“你进去洗澡吧。”丁岑坐在沙发上:“我要好好想想要怎么做。”

“丁小姐,对不起。”林晟焕终于将这句话说出来。

丁岑笑了笑:“这关你什么事?你也是被设计了,你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林晟焕进去洗澡后,丁岑找到了自己的手机,开了机。她的保镖给她打了很多通电话,她回了电话,和他们说了些话。

她换上衣服后,闭着眼睛在思考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她知道,现在外面肯定都站满了记者,很快。她和林晟焕在酒店里缩发生的事情,就会出现在各大报纸和新闻的头条上。

林晟焕也洗了澡出来了:“丁小姐。”

丁岑看向他:“男配,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对我负责?”

林晟焕怔了怔。点头:“你想我怎么做?”

“既然都这样了,你是不是应该娶我?”

“韩磊呢?”

“韩磊……”丁岑冷笑了几下:“我和韩磊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了,昨天晚上他要是没有抛下我的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为了别的女人将我抛下了,我也没必要要和他在一起,而且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我和你在酒店开房被大家都看到了,你觉得我还能怎么做?”

“你到底娶不娶我?”丁岑又问了一句。

“好。”林晟焕点头道。

“不后悔?”丁岑站起来看着他:“你不是爱苏冉的么?和我在一起不后悔?”

“不后悔,我应该负责。”

丁岑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觉得我第一次,所以你应该负责?”

林晟焕没想到她会问的这么的直白,怔了一下,竟然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丁岑将他的外套递给他:“我告诉你,我也觉得我应该负责。”

“负责什么?”

“你不也是第一次?”

林晟焕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他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只听到丁岑道:“你别说我错了,你就是第一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