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你定力和自制力好么?/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丁岑就接到电话,电话里,她的保镖在告诉她,说是现在酒店外面围着很多记者,让她出来的时候小心点,还告诉她,他们过来接她,安排好了再出去。

丁岑冷笑了一下:“不用,就这么出去。”

外面不是那么多媒体记者?那就借他们的手来宣布这件事!

按照丁振业的性格,他肯定也在外面的某一处盯着,他最喜欢看这样的情况的了。他认定了她肯定会狼狈的出现,然后被所有的记者给围堵着,她会落荒而逃。这样的事情,他想要亲眼见到。

挂了电话,丁岑看向林晟焕:“走吧,我的未婚夫。”

林晟焕还不适应这样的称呼,所以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点头。

丁岑走过去,将手臂缠上他的手臂,他的身体僵了一下,她笑道:“紧张什么?放轻松。”

“好。”

他们两将门打开了,就这么手挽着手走了出去,别说是酒店外面,就连在他们的房间外面,竟然都站满了人。

记者都被赶了出去,但是这坏事啊,真的是喜欢传千里,这么快,这里就站着那么多喜欢看热闹的人了……

丁岑目不斜视的,挽着林晟焕的手臂,背脊挺得直直的,嘴角一直挂着笑容,往电梯走去。

“昨天晚上我穿的这件衣服好看吧?”

林晟焕没想到她这个时候会问这样的问题。起先愣了一下,但很快低下头看了一眼她:“好看。”

“虽然被你弄得有点皱,但是一会上镜应该没问题。”

原来她想的是这个问题,林晟焕有些无奈了,他无声的笑了笑。

两人坐着电梯,看着电梯上面那楼层数字在不断的变化着,终于到了二楼了:“男配,做好准备了么?”

她自己随即马上又改了过来:“不,现在应该是男主。”

“我的男主。”

随着电梯“叮——”的一声,门被打开,丁岑始终挽着林晟焕的手,缓缓走了出去。

酒店大堂都有好些人,他们就这么走出去。

酒店经理忙走过来:“丁小姐,林先生。现在外面很多人,要不从后门离开吧?直接去地下停车场怎么样?”

“不用。”丁岑摇头拒绝了,指了指经理:“最好给我马上查出来昨天晚上到底是你底下哪个人动的手脚,我要尽快听到答案!”

“丁小姐,这……”

“怎么,觉得我污蔑了你们酒店的工作人员?”丁岑冷笑。

“没有,我们会尽快给丁小姐和林先生一个交代的。”经理立刻摇头。

丁岑这才满意的挽着林晟焕的手,继续往前走,终于走出了酒店大门,那些在外面等候许久的记者,立刻就蜂拥着上前,或许经过这点时间,他们也早就弄清楚了林晟焕的身份。

丁岑和林晟焕就这么公然的走出来,反而让他们觉得惊讶。

“丁小姐,林先生,请问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林先生,你公然和别人的未婚妻开房,不觉得可耻?”

“丁小姐,你这么做对得起韩先生么?”

媒体的话像是炸弹一般,一个接一个的丢了过来。

丁岑和林晟焕见惯了这样的场面,脸上始终带着笑,毫不受这些记者的问题所影响。

林晟焕看了眼自己身边的丁岑:“我和我的女朋友开房,需要对得起谁?”

他这话一出来,顿时炸开了锅,这些媒体要不是有酒店的保镖在看着的话,早就已经冲了上前。

“你们什么时候成了男女朋友的关系?丁小姐,你不是刚刚和韩先生订婚么?昨天晚上你们还一起吃饭来着。”

丁岑眸光有些锐利的看着提出这个问题的记者,微笑:“既然你知道昨天晚上我和韩磊一起吃饭。那么你也应该知道,饭还没吃到一半的时候,韩磊丢下我离开吧?”

记者面面相觑。

丁岑看着他们道:“昨天晚上那顿饭,就是我和韩磊的分手饭,我们之间不再是未婚夫妻。”

全场再一次沸腾了起来。

“丁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韩先生分手,是因为林先生么?”

“你们记者不是号称神通广大?怎么不去查一下。韩磊到底做了什么事?他和我订婚之前,就有个女人,和我订婚了,也一直欺瞒着我和那个女人在一块,现在那个女人都怀孕了,这样的男人,我为什么还要?这样的婚姻,我为什么要进入?”丁岑冷冷的笑道。

她想要说的话已经说完,所以也不想再开口,无论那些记者再问什么,她都不再说话了。

旁边一直回响着记者的问话,但是他完全当是没有听到一般,站在酒店的门口,她往酒店对面看了一眼,然后用只有林晟焕才能听得见的声音道:“白芷芮和丁振业就在对面吧?”

林晟焕顺着她的眸光看去,眼神也有些冷:“应该。”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笑的更加的灿烂?现在白芷芮和丁振业是不是特别的失望?”

“应该是。”林晟焕点头:“出来的是我,而并不是宋庭遇。”

丁岑的保镖早已经在外面等候,等她说完了话,对他们示意了一下,他们立刻就上前,挡着那些记者和人群,护着丁岑和林晟焕离开。

远处的车上,看着丁岑和林晟焕坐上的车子离去,丁振业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对身边的白芷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一切都已经办的妥当了?怎么出现的是林晟焕而不是宋庭遇?”

白芷芮也一脸的茫然和惊讶,她记得她明明查清楚了宋庭遇到底住的哪间房间,却为什么会错了?

“芷芮啊芷芮,你怎么办事的?虽然丁岑那丫头被撞破和林晟焕开房。但是她倒好,还是牙尖嘴利的,马上就想到了这个办法,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韩磊的身上……”

“我们要的,不就是韩家和丁岑决裂,现在也算是目的达到了……”

丁振业看了她一眼:“你知道什么,林家的实力,你以为小?”虽然比不上韩家,但是到底没有他们原先的计划好。

而在于公,白芷芮现在和丁振业站在同一条船上,当然是想要夺走现在丁岑所拥有的一切,在于私,她也很喜欢他们原先的办法。

因为在她的心里,始终是觉得宋庭遇和苏冉对不起她……

他们两个现在这么在一起。她自然是十分的不满意的,想尽了办法想要将他们拆散,要是今天早上从酒店出来的是宋庭遇的话,那可真的有一场好戏看了!

苏冉肯定会和宋庭遇分手,但是宋庭遇又不舍得,不知道到时候会上演什么样的戏码?!

她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她接听了电话。知道了昨天晚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挂了电话,看向丁振业:“原来宋庭遇在昨天晚上就回去了安城,他原先的房间,后来被林晟焕住着。”

将丁岑送去酒店的人,怎么想到这一层?所以自然是送到了白芷芮指定的酒店房间去就当是完成任务了……

才会导致事情完全偏离的轨道在进行。

现在丁岑和韩磊是不能再在一起了,但是看这情况,却似乎是韩磊先对不起丁岑的。韩家那边先是不对,没有占理,所以估计也起不了波澜。

丁振业知道,顾东城一会肯定会来电话的,知道了这样的结果,他肯定不满意。

要是按照原先所想的进行的话,顾东城会很满意。韩家那边也会和丁岑决裂,到时候别说是帮助了,甚至会打压丁岑所做的一切吧?

但现在韩家却先不占理,丁岑就是看中了这么一点,所以刚刚在酒店外面才会说出那些话。

她一点也不闪躲这些媒体记者,反而就是走出来宣布这件事的。

……

安城,医院。

宋庭遇站在床边打电话。结束后转过身的时候,他看到了本来躺在床上的苏冉醒了过来,正拉开被子想要坐起来。

他连忙走过去,将她扶起来:“我吵醒你了?”

苏冉摇头:“我本来就睡了很久,不想再睡了。”

从昨天被田蜜和乔青送到了医院来,昨天晚上宋庭遇就连夜赶了回来,一直陪她到现在。

“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我现在没什么事了。”苏冉拿过放在床头的保温杯,喝了一口水,看了宋庭遇一眼:“医生说我吃错了东西,所以才会肚子疼的,田蜜在电话里说的太夸张了。”所以让宋庭遇竟然连夜赶了回来……

宋庭遇低下头亲了一下她的眉心:“你这种情况,我怎么还能待在新加坡?我工作结束了,已经没有什么问题。剩下来的,林晟焕和丁岑会处理。”

苏冉点点头,脸色依旧有些不好:“我刚刚听到你好像在电话里说晟焕和丁岑他们好像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唐子楚一早就收到消息,所以立刻给宋庭遇打了电话过来,告诉他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宋庭遇摇头笑了笑,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来:“我原先的房间被林晟焕住了,昨天下午我接到田蜜的电话,立刻就定了机票回来,白芷芮原来早就设好了陷阱,她在丁岑的酒里做了手脚,将她从餐厅带走,送到了我原先住的酒店里……”

苏冉瞪大了眼睛:“那晟焕他?”

宋庭遇点头:“既然她想到将丁岑的保镖支开了,也对丁岑下了药,自然也想要在我这里动手脚,所以估计收买了酒店的工作人员,林晟焕喝了一点酒,也出事了,后来,白芷芮的人就将早已经没有什么意识的丁岑扶到了我原先所住的那房间内,两人都被设计了,最后会发生什么。你应该想到。”

“发生关系了……”苏冉觉得不可置信,现在想想,他们原先的目标是宋庭遇的,如果宋庭遇没有回来的话,现在出事的,是不是就是宋庭遇了?

宋庭遇知道苏冉此刻看他的眸光是什么意思。

他摇摇头道:“要是酒店里依旧是我住着的话,我也不会出事。你的身材我一清二楚,身边的女人不对劲,我当然知道,还有,我定力和自制力好。”

苏冉取笑他:“你定力和自制力好么?我怎么一点都不苟同你这句话?”

对她,十年如一日的,如同饿狼一般。总是想扑上来,将她吃干抹净!

宋庭遇冷哧一声:“对你当然是没有自制力的,这是对别的女人,懂不懂?”

苏冉瞪他一眼:“那你是说晟焕他没有自制力和定力?”

“那是因为他还没到我这样的情况,等他心里真的有值得他去在乎和深爱的人,对于别的女人,他自然就有我这么高境界的定力和自制力了。”

苏冉点点头,有些担忧:“那现在怎么办?丁岑和晟焕发生关系了,但丁岑和韩磊那边……?”

宋庭遇用手握住她的手:“这个问题你不用操心,丁岑早就解决好,之前在新加坡你不是看到韩磊在街上搂着一个女人么?”

“是啊,怎么了?”

“那个女人原来怀孕了,丁岑在今天早上顺势将所有的问题都推给了韩磊,说是韩磊先让她寒心和对不起她的。还说,她和林晟焕是男女朋友了……”

“啊……”苏冉还以为自己听错,怎么事情忽然就变成这样了?

林晟焕去了一趟新加坡,找了个未婚妻回来……

这下林母那边不知道是惊喜好还是惊吓好了……

“丁岑那丫头这做法挺聪明的,本来就是韩磊先做错,订婚这么久,他没能和那个女人断了不说。甚至还让她怀孕了,韩家在这上面就会觉得理亏,所以对于丁岑所说的解除婚约,他们就算不愿意,但是也没有理由反对,丁岑和林晟焕在酒店被抓包的事情,丁岑也说的过去。那些记者和媒体哪怕觉得奇怪,但是起码这样也堵住了他们的嘴。”

关于丁岑的做法,苏冉也不否认,确实是明智之举,只是……

“他们真的要在一起么?这样的婚姻,对两个人会不会是一种伤害?”

林晟焕人太好了,苏冉将他当成兄长,总希望他也能得到最好的爱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