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倒是养了条白眼狼/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担心,我看情况未必就是你所想的那样。”宋庭遇安慰苏冉。

苏冉点点头,知道自己现在担心也没有用,因为现在事情已经成了定局,林晟焕真成了丁岑男朋友了,估计很快,林家会有什么举动了,林天佑还在蠢蠢欲动的,现在看林晟焕和丁家结成了联盟,不知道又会有什么动作了。

林晟焕要加倍小心才行。

田蜜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来了,她惊喜又惊奇:“冉冉,听说晟焕和丁岑在一块了。”

“是啊。”

“宋庭遇告诉你的吧?”田蜜随口一问:“真的太让人匪夷所思了,他们竟然在一块了,不过就是去了趟新加坡嘛。怎么忽然就在一块了?”

她是从唐子楚那里得知这件事的,还没了解清楚是怎么回事,以为苏冉还不知道,所以就迫不及待的给苏冉打电话过来了。

“这其中发生了点事情,白芷芮想要设计庭遇和丁岑在一块,但是晟焕昨天晚上刚好住在庭遇的房间,所以最后就变成了他们两的意外,早上丁岑就对着记者媒体宣布她和晟焕在一块了……”

田蜜总算是大致了解清楚:“原来是这样,白芷芮是不是太不要脸了?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为了她的利益,再不要脸的事情,她都做的出来。”苏冉摇了摇头。

病房的门被人打开了,苏冉看到了方嫂拿着保温盒拉着宋维希走了进来。

“田蜜,我不和你说了,维希过来了。”

“太太,吃点东西吧。”方嫂将保温盒放在桌子上,从里面倒了粥出来碗里。

“谢谢。”

苏冉看粥还很烫,所以就先放在了一边,而挥手让宋维希过去。

宋庭遇将宋维希抱在了一张椅子上坐下来,揉了揉他的头:“和妈妈说说话。”

宋维希点了点头。

现在他们说话,宋维希都会有反应的了,不会再像是从前那样只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苏冉将宋维希的小手放置在她依旧十分平坦的小腹上:“维希和妹妹说话好不好?”

这话一说出来。苏冉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现在孩子才一个多月大,怎么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但是拜宋庭遇所赐,整天在她耳边说她这次怀的又是个女孩,所以她潜意识受他影响,现在脱口而出就是“妹妹”了。

见苏冉在瞪着他看,宋庭遇挑了挑眉:“就是女孩。”

下午,苏冉的身体就没有什么大碍了,所以宋庭遇帮她办理了出院手续,开车带着她回家了。

宋明轩一直在家里等待,见苏冉回来,忙问:“冉冉,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其实宋庭遇一早就告诉了宋明轩,苏冉已经没有大碍。但是宋明轩觉得自己要亲眼见到才行。

“爸,我没事了,现在很好。”

“那就好。”宋明轩点点头。

最近他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所以现在已经搬回这边住了。

“爸,我有话和你说。”宋庭遇出声道。

父子俩上了楼上的书房,宋明轩坐在沙发上,看向宋庭遇:“你要和我说什么?”

“当年奶奶为什么那么反对顾东城和蒋柔在一块?”

“蒋柔?”宋明轩似乎对这个名字没有什么印象。

毕竟又过去了十多年,当年顾东城和蒋柔在一起的时候,才只是二十岁而已,而现在已经三十八岁了……

时间过去了太久……

“顾东城的初恋情人。”宋庭遇提醒他一下。

当年顾东城和蒋柔在一块的时候,他年纪太小,并不操心这件事,宋老夫人也不会和他说这样的事情,所以他当然有很多地方是不知情的。

只是记得,宋老夫人十分的不喜欢蒋柔,更是极力的反对她和顾东城在一起。

现在想想,当年蒋柔在死的时候,顾东城伤心欲绝,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一夜,要不是宋老夫人叫人将门破开的话,他不知道还要关自己多长的时间。

那时候他整个人真的是颓废不堪,连学校也不去了,待在房间内抽烟喝酒,就是不吃东西。

后来宋老夫人让人强行给他灌进去了一些吃的,他却全都吐了出来,宋老夫人气得大骂他没有出息,怎么对得起他死去的父母!

在和宋老夫人这次的争吵过后,顾东城却很快的好了起来。又吃东西了,也去学校了,当时学校闹得沸沸扬扬的,但是顾东城却丝毫没有受这件事情所影响。

当时,大家都以为他是因为想到了自己死去的父母,所以重新振作起来的,但是却没想到。他是因为心中的仇恨而振作的。

他太恨宋家了想,所以并不想让这么就这么下去,他便要重新的振作起来。

之后的日子里,他真的将自己伪装的极为的成功,在所有人的眼中,他温和,谦逊而又有礼貌。

听宋庭遇这么一提,宋明轩才总算是想了起来。

“你说的是那个女孩。”

“嗯。”宋庭遇这几天想了很多,按照宋老夫人的性格,要只是完全因为蒋柔的家庭环境的话,她不会那样激烈的反对。

毕竟顾东城不一样,他从小父母就死了,他承受太多,只要他想要的,只要是好的,宋老夫人真的是恨不得将所有的都送到他的面前。

难得他那么喜欢一个女孩,她就算再不喜欢,又怎么会反对的那样的激烈呢?

宋庭遇认为这其中,肯定还有什么事情。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奶奶这么不喜欢蒋柔?仅仅是因为她家庭的原因?”

“并不是。”宋明轩慢慢的回想起当年的事情:“你奶奶因为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和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在乎身世和背景,这并不能怪她,她也只是想让宋家更好,当年你妈妈何瑾确实出生的太贫寒,而且,又有一个那样的父亲,所以她才会那么反对的,但对于顾东城来说,蒋家当年的环境虽然说不上有多好。但也并不坏,算是一般的家庭吧,要是换作是你的话,你奶奶肯定不会答应,但是顾东城情况不一样,你奶奶可怜他经历太多,只想他开心,不会考虑太多,所以当年如果仅仅只是因为蒋家的家庭背景原因的话,你奶奶根本就不会阻止他和那个叫蒋柔的在一块。”

宋庭遇手放在沙发上,眸光暗沉:“那还有什么原因?”

“因为顾东城那个所谓的初恋情人,和他在一起目的根本就不单纯,那个女孩,别看当时她小小的年纪。但是心里的想法是真的多,我也不知道其实她那时候到底喜不喜欢顾东城,但是她在和顾东城在一块的时候,还和别的男人在一块,那时候那男人已经有妻子,这些都被你奶奶发现了,自然是不肯再让她和顾东城在一块。可能是因为你奶奶实在太想保护好顾东城了吧,知道了这些事,也并不愿意和他说,毕竟他第一次去喜欢一个女孩子……”

“所以我奶奶就想着自己私下解决了?”宋庭遇接过宋明轩的话,问道。

宋明轩点了点头:“是的,她给了蒋柔一笔钱,让她离开顾东城。其实我也不知道蒋柔到底抱着什么心态的,起初她是答应离开的,可是后来却反悔了,说她怀孕了,不能离开顾东城,估计在最开始的时候,她并不知道顾东城和我们宋家的关系。后来知道了,便不愿意了,也是因为这件事,更加让我们了解清楚了蒋柔的面目,你奶奶态度更加的强硬,但是蒋柔那会死活不肯松手了,怀孕的事情。顾东城也知道了,为了和蒋柔在一块,宁愿什么都不要……”

“当时这件事情闹了一段时间,顾东城还被你奶奶关在了房间内的……”

宋庭遇回想着当年的事情:“顾东城那时候还叫我想办法联系上蒋柔,去找她,将他要带她离开的意思转告她……”

“最后你没有找到她?”

“我没找到,她已经不在蒋家,失踪了,过来一两天,就传来了她跳河自尽的消息,顾东城也是那时候像是疯了一样。”

宋庭遇说到这的时候,看向宋明轩:“当年蒋柔肚子里怀的真是是顾东城的孩子?”

“这个其实我也并不是很清楚,但是按照我对你奶奶的了解,我觉得她这样的逼着蒋柔离开。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给她,我觉得她肚子里的孩子未必是顾东城的……”

“当年和蒋柔在一块那男人,你知道是谁么?还记得么?”

宋明轩摇头:“这些事情,我只知道个大概,并不是十分的清楚,你要找一下王叔,他跟在你爷爷奶奶身边多年,最清楚他们的事情,你奶奶很多事情都是他去办的……”

王叔就是之前宋家的管家。

“我知道了。”

宋庭遇离开了书房,看时间还早,便开车前去了王叔的家里。

自从从离开了宋家之后,他便算是退休在家了,过上带带孙子孙女的生活,也觉得挺惬意的,只是想到宋家还未被拿回去,他心里始终是觉得遗憾。

宋庭遇从新加坡刚刚回来的时候,过来看过他的,但那时候还没有询问当年顾东城和他女朋友的事情。

今天顾东城就是为了这一件事而来。

宋庭遇一出现,就表明了自己的目的。

王叔点头:“这件事情还是老夫人和老爷子让我去办的,我记性好,自然也记得那男人是谁。”

“那男人是谁?”宋庭遇问了出来。

“宋振海。”

“宋振海?!”

王叔点头:“老爷子认为这真的是宋家的丑闻。顾东城竟然喜欢上宋振海的女人,蒋柔那女孩当年二十岁,但听说在十五六岁就跟了宋振海,宋振海很惧内,又改不了花心的本性,喜欢在外面乱来,年纪大了。却偏偏喜欢些年纪轻轻的女孩子,蒋柔还只是其中一个……”

宋庭遇抿着薄唇:“我听我爸说蒋柔其实当年还怀孕了?”

“对。”

“孩子是谁的?”

“是宋振海的。”王叔摇头无奈道:“不然老爷子和老夫人怎么会这么剧烈的反对?宋振海知道蒋柔又攀上了顾东城,而且,老夫人和老爷子还在插手这件事,他担心惹祸上身,事情闹大了,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所以便甩了蒋柔,蒋柔被甩了,当然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顾东城的身上,当他是救命稻草一样的死死地攀着,可是啊,顾东城真的是被蒋柔这女孩子给迷惑了,以为她是最好的,却不知道她的目的哪有那么的单纯?而老爷子和老夫人却觉得这样残酷的真相,并不愿意让他知道,所以哪怕顾东城将所有的过错推在他们的身上,他们也没说什么……”

“既然蒋柔一心想要攀上顾东城的话,怎么会因为爷爷奶奶的阻止而跳河自尽?她有那样的想法,就代表她早做好了准备。”宋庭遇问道。

“是的,这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但是当年警察去了,都被判定为自杀行为,而且,蒋柔人没了,不会再纠缠顾东城,所以老爷子和老夫人也不想再将心思放在这件事上面。”

“直到现在,宋振海和蒋柔的事情。应该都没有人知道吧?”

“没有,当年老夫人和老爷子也觉得这是丑闻,所以哪里愿意被更多的人知道?他们还专门对我们这些知情的人说过,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不准和顾东城说!”王叔想起往事,觉得眼眶都湿润了:“老爷子和老夫人对顾东城真的是掏心掏肺的,甚至连这样的事情都隐瞒着。就是担心他知道后会大受打击,却没想到,倒是养了条白眼狼!”

“现在想来,当年宋家却是将他保护的太好了!宋家的人也是将他当成亲人般,所以太相信他了,哪里知道他心里面的仇恨这样的深!”

宋庭遇沉默了一会:“王叔,当年你在调查这件事的时候,有没有留下什么证据?”

“证据?”王叔皱皱眉:“我是没有的,但是老夫人应该留着的,只是这些证据都在宋家大宅,现在进不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