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这么公然给我戴绿帽子真的好?/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总,顾总……”宋振海看到了顾东城眼睛里红色的血丝,还有他眸光的残酷,他害怕的发抖,甚至都没有顾得上要去擦拭自己嘴角漫出来的红色血液了。

“顾总,你别乱来,你冷静点,真的……”

宋振海边说边将车门打开,连滚带爬的从车上跑下来。

他准备是这样逃跑的了,不然不知道顾东城会对他做出什么事……

可顾东城也很快打开了车门,走了下来,拦住要逃走的他,揪着他的衣领将他拉了回来。

宋振海被他忽然的动作,弄得反应不过来。所以双脚一个踉跄,往后倒去,砸到了车上。

还没等他有所反应,顾东城又揪着他的头发,将他的头往车门上狠狠地砸去。

宋振海被这动作砸的头昏眼花的,浑身都疼的不行:“顾总,顾总,你冷静点,你冷静点,我求求你了……”

“真的,你不要激动,当年的事情,我也是无辜啊,我也不知道蒋柔和你在一块了,而且,说到底,还是我先和她在一起的,我怎么知道后来她又找到了你是吧?所以这不能怪我,你快松手,别冲动……”

顾东城的眼睛里全是红色的血丝,哪里能听得进去他这样的话。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宋振海再求饶都没有用。

顾东城还是揪着他的头发往车门上撞去,他此刻不言不语,就重复着手上的动作,一下比一下力气大,一下比一下要狠!

宋振海毫无反抗的能力,只觉得自己头昏眼花,呼吸急促。他慢慢的,连挣扎都没有力气了,觉得自己马上要晕厥过去,然后马上也要死去了!

这个时候,有两辆车停在这边。

一拨是顾东城的人,一拨是宋振海的人,都找了过来。

高盛看见这情况,忙走了过去,和几人一起将顾东城拉走:“顾总,别冲动,你这么做会将他打死的,为这么个人渣,这么做不值得。”

刚开始的时候,顾东城并不肯就这么放过宋振海,所以还在挣扎,但慢慢的,他冷静了下来。

宋振海被他的人带走了,他动了一下身体:“还不松开我!”

高盛和另外几个人将他松开:“顾总,你还好吧?”

顾东城没有说话,重新上了自己的车,开车离开了。

此刻外面下了雨,雨水将他车门上的血液给冲洗的干干净净,流淌在地上。

顾东城觉得自己此刻真的是难受,那种喘不过气来的快要窒息的感觉真的是让人痛苦。

他不知道要怎么缓解这些痛苦,他想找个人说说话,但是发现没有一个这样的人……

自从他的父母走后,这么多年来,也就只有在蒋柔面前,他才真正的开心,但现在才发现,蒋柔只是个骗子。

甚至后来和田蜜在一块的时候,他都是戴着面具生活的。

他是只将田蜜当成蒋柔的一个影子,一个替身,起码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这样。

所以怎么可能和他说自己的心里话。

他一直觉得自己足够强大。不需要倾诉,不需要做这些,可是此刻他才发现,其实他内心这样的孤独。

其实没有一个人懂他。

这么多年来,哪怕他身边有再多的人,但他始终觉得自己是一个人。

他开着车在雨夜中行走,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等他停下车,看着前面的时候,却发现,他竟然还是来到了田家。

像是从前很多个晚上那样,他来到田家,已经是习惯性的举动了。

尽管其实经常是看不到田蜜的,但是他知道田蜜的房间在哪,他就坐在车里,看着她开着灯的房间,有时候会看到她在窗边走来走去的身影,就这样的事情,他有时候竟然会觉得特别的温暖。

他知道自己一定是太孤独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此刻他将手放在方向盘上,抽着烟看向田蜜的房间,但是今天晚上田蜜回来的比较晚,到现在了,她那房间还是黑暗的,还没有亮起灯来。

顾东城也没有将车开走,在一根一根的吸着烟。

其实以前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有遇到过,之前他来到这里,停一会,看到田蜜还没有回来,他会开车离开。

但是今天晚上,他特别的想看到田蜜,内心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

一辆车从前面开过去,最终停在了田家门口。

他看见那辆车的驾驶座车门先是被打开,男人先走了下来。手上撑着一把伞走过去将副驾驶座车门打开,女人也从上面走了下来。

田蜜今天穿着长裤,平底单鞋,唐子楚见自己都淋湿了,便道:“我背你进去吧。”

“不用,我自己走。”田蜜关上车门,挨着唐子楚:“走吧。”

唐子楚用手揽着她的肩膀。见她抬头在看他,他微笑:“怕淋着你。”

这样亲昵的举动,田蜜并没有将他推开,而是跟着他的脚步往田家走去。

田母出来开了门,外面还下很大的雨,唐子楚虽然开着车过来,但是现在也淋湿了,田母担心他会感冒,让他进来先等一会雨停了再走。

“妈,你给他煮点姜汤喝。”

“知道了。”田母用手戳了戳田蜜的脑门,这个时候田父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都站在门口干什么,快进来。”

三人又相视的笑了下,然后进去并关上了门。

外面的雨下的这么的大,敲打在车窗上,但是顾东城却似乎还能够听到田蜜开心的笑声。

他们明明隔得这么远不是么?

门口都已经没有人了,但是顾东城依旧死死地看着田家门口。

他在想,田蜜离开了他,终于收获幸福了么?

可她是他的妻子,他才是她的丈夫!

唐子楚算什么?

他什么都不是!

他有什么资格和田蜜在一块?

他此刻的心脏像是缺了一个口子一般,疼痛的厉害,痛的他额头上都流下了冷汗了,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用手紧紧地捂着心脏的位置。

几乎要倒在地上打滚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东城才感觉好了一些,重新发动了车子开车离开,这一次,他的车速很快,丝毫不在乎是不是会撞到别人。

当然。他这么快的车速,又不闪避别人,只能是别人急匆匆的躲开他了。

……

晚上,宋庭遇在书房里工作,苏冉端了一杯牛奶过去,敲了一下门,他抬起头:“进来。”

苏冉将手中的杯子放在他面前:“记得喝一下。别太晚,早点睡。”

“你要去睡了?”

“嗯。”苏冉点头。

“先过来。”宋庭遇朝她招招手。

苏冉很听话的走过去,被他揽着腰,坐在他大腿上,他现在很喜欢这么抱着他。

她看着他:“怎么了?”

“没什么,在看当年蒋柔自杀的那个案子。”

苏冉也看了一眼电脑:“发现了什么没有?”

“我让唐子楚找人去查过了,蒋柔死的当天。去找过宋振海……”

苏冉点了点头:“蒋柔的死,应该和宋振海有很大的关系,但当年他们两之间的事情,被爷爷奶奶隐瞒的很好,所以好像没有几个人知道,听说连警察都没有查到宋振海头上……”

“我还查到了当年蒋柔死后,宋振海为了避免事情惹到自己的身上。还给了蒋家父母一笔钱,当做封口费,因为当年他们两之间的事情,蒋家父母是知道的……”

苏冉摇头:“蒋柔的父母也真是厉害,蒋柔都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竟然还想着钱,还拿了钱帮忙宋振海隐瞒他们两的关系。难道他们就从来都没有想过,或许蒋柔的死,多少都和宋振海有关?难道他们就相信了,蒋柔真的会自杀?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样的性格,他们不是应该最清楚不过的么?”

宋庭遇冷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本来这件事真相是怎么样的,我真的没有什么兴趣。但是宋振海在两年前可是帮着顾东城一起,对我们宋家步步相逼,我并不想让他好过,两年前是不是他带着那些人过来将你和维希从宋家赶走的?”

苏冉点头:“是啊。”

那时候他们见宋家那样了,不落井下石才怪!

“现在宋振海和蒋柔的事情都曝光了,她的死应该会重新引起警方的注意吧?”苏冉问道。

“这还不够,蒋柔的事情经过太多年了。当初办案的那批警察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了,现在也没有几个人得知当年的那个案子了,所以这就需要有人稍微的站出来了。”

苏冉明白他的意思,微笑:“网友是个很不错的选择,在网络上说一下,很快会有人呼应,反正现在这件事吵得这么的热,大家都会注意到的,到时候警方那边就不得不重新去关注这件事了,自然,关于宋振海是不是与蒋柔的死有关,就交给警察去查了……”

“聪明。”宋庭遇长指捏着她小巧的下巴,鼻尖贴了一下她的鼻尖,然后亲吻她的嘴唇。

苏冉觉得他本来放在她腰间的手在慢慢的往上。解着她睡衣的扣子,她呼吸急促,但是担心这事情会一发不可收拾,她现在身体情况特殊,到时候难受的也只会是他自己,保不好他又要去洗冷水澡了。

她连忙伸手按住他放在她胸前的手:“好了,要停下来了,不能再乱来。”

宋庭遇十分不满意:“我现在不能碰你,连摸也不准摸?”

苏冉微笑着将他的手拿开:“我怕你再摸下去会控制不了自己,你在我的面前没有自制力。”

宋庭遇瞪着她的小腹:“她多大了?”

“才知道怀孕没有多久,你觉得她多大了?”

苏冉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睡衣,从他的大腿上站了起来,将书桌上的牛奶杯放往他面前推了一下:“喝了牛奶,早点去睡觉。别的别想太多。”

宋庭遇拽着她的手腕:“都这样了,你还让我别想太多?”

苏冉眸光往他裤子中间看了一下,脸立刻就红了,烫了,她轻咳了一声,甩开他的手,为了安全起见。她连忙后退:“我先去睡了!”

她说完,逃似得离开了书房,往房间跑去。

留下宋庭遇在书房里掰着手指在算她怀孕的时间……

……

田蜜今天在上班的时候就一直在想着万达广场里面一家甜点店的提拉米苏,想的完全没有心思上班,所以一下班就开着车往万达广场去了。

她买了两个提拉米苏,心满意足的提着要离开的时候,经过一家男装店,她想起来了昨天和唐子楚吃饭后,天空下大雨的时候,最开始他们是没有伞的,在离开餐厅往停车场跑去的时候,唐子楚将自己的西装脱下来了,盖在他们的头顶上,当做了雨伞。

那西装完全淋湿了。皱巴巴的,肯定不能再穿了。

她推开了面前这男装店,走了进去。

导购员立刻热情的上前:“小姐,请问您想要买什么样的衣服?”

田蜜不习惯自己在买东西的时候,身边站着人:“我自己看一下。”

她挑选了一件白色的衬衣,放在了一边,又在认真的找着西装,最后看中了一套,还是唐子楚的码数的,她欣喜的拿出来查看。

手上的西装忽然被人抽走,她受到惊吓,回过头。

看到顾东城拿着刚刚她拿着的西装,看了一下:“眼光不错,但这好像并不是我的码数。”

田蜜怒道:“你要不要脸?谁说我给你买衣服了?”

顾东城微笑:“我是你丈夫,你不是给我买的衣服,给谁买的?这么公然给我戴绿帽子真的好?”

田蜜冷笑,伸手将西装夺了回来:“顾东城,如果不是你卑鄙无耻,我早和你离了婚!”

“但现在事实是,你没有和我离婚,你还是我顾东城的女人。”

田蜜的身体一僵。

导购员见这情况,担心会发生什么事:“小姐,衣服还要么?”

田蜜将西装塞在她手上:“给我打包好,还有那件衬衣一起,刷卡!”

“好的。”导购员拿过她手上的卡,将西装和白衬衣叠好,放进了袋子里,刷了卡,拿了衣服,田蜜将顾东城当成透明人一般,转身离开了服装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