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估计她的好日子也到头了/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蜜这句话把唐子楚震慑到了,他愣在原地,沉默了许久,看着田蜜:“对不起,我以后不会这么冲动了。”

田蜜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点了点头。

苏冉在帮宋庭遇包扎着伤口,和他对视了一下,笑着摇摇头,唐子楚答应不再冲动,他们总算是放下心来。

其实宋庭遇特别能理解唐子楚的想法和做法,因为当初因为苏冉被顾东城叫人侮辱了的时候,他过去找顾东城的时候,也想杀了他。

那个时候,如果不是苏冉出现的及时的话。他真的会动手。

毕竟,那时候是真的心疼极了苏冉。

唐子楚现在的心情和他当时的一模一样。

他往常做事也并不是个冲动的人,只是今天田蜜所经受的事情,太让他心痛了,所以才会想去了结了顾东城,觉得这世界上没了顾东城的话,田蜜就不会再遭受任何的痛苦了……

这是他当时去停车场等顾东城出来时候的想法。

如果那时候他没有及时出现的话,现在肯定要出事。

苏冉将宋庭遇的手掌包扎好了,捏了捏他的手臂,然后站起来:“田蜜,子楚,我们俩回去了,维希一个人在家,一会他醒来了怕会找我们,子楚,你听田蜜的话,不要再去找顾东城了……”

“嗯。”

唐子楚点了点头。

苏冉挽着宋庭遇的手臂离开,宋庭遇留下一个保镖在这里看一下,要是唐子楚还想不开的话,可以有人阻止他,他接到消息也可以立刻赶来。

因为宋庭遇手掌心受了伤。所以回去的路上是苏冉开车的,她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位的男人:“唐子楚应该不会再去了吧。”

“很难说,如果他还是想不通的话,应该会去。”

“那怎么办?”苏冉皱了皱眉:“顾东城哪里是他用一把刀就能解决掉的?”

“没事,我已经叫人看着他,有什么情况会通知我的,而且。这就要看田蜜了,只有田蜜能说服的了他……”

苏冉点了点头:“你之前想杀了顾东城是不是也是唐子楚现在这想法?”

“是啊,那时候同样觉得他不配再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想将他给杀了,觉得杀了他就能解决一切……”宋庭遇顿了顿:“但是后来冷静下来就会知道,就这么杀了顾东城好像也是太便宜了他。”

“他应该要受尽折磨之后,觉得生不如死……”

苏冉沉默了一会:“奶奶那案子,有什么进展没有?”她知道宋庭遇最近在调查宋老夫人当年的案子。

“没什么进展,找不到什么有力的证据证明那个时间段顾东城来过,奶奶当时住的病房在顶层,医院那天的摄像头被人刻意的毁坏了,估计顾东城在事后就进行了这些,所以没有留下任何的视频证据,也没有什么目击证人……”

“当年那个小护士呢?”苏冉记得最开始只有一个证据的,就是医院的护士。

“她也不是目击证人,就是知道曾经我在奶奶的病房里待过,而且知道那天里面在吵架而已……”

“那爸呢?他是不是能证明后来你离开了?”

宋庭遇摇了摇头:“他先离开的,后来我才会离开……”

现在案子陷入一个死胡同里面,没有任何的进展,当年这个案子本来就证据不足,所以后来宋庭遇也因为这样而被释放。

但是现在他想重新去查,可是也找不到任何的证据去证明顾东城那天是出现在宋老夫人的病房里的。

……

田蜜太害怕唐子楚又去找顾东城了,所以便找了个借口:“今天晚上太晚了,你先睡在这里,别回去了。”

唐子楚点了点头,田蜜指着楼上:“上面有客房,你跟我上来。”

两人来到了楼上的客房,田蜜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一床新的被子和枕头放在床上,家里也有备好的洗漱用品,所以她也拿了一套过来:“好了,你去洗了澡睡觉吧,我也去睡了。”

她说完,刚想离开,但是唐子楚从背后将她抱住了。

她怔愣了一下。想动手将他推开,但是他力气太大,不愿意松手。

“怎么了?”

“田蜜,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我现在还配要你么?”田蜜的声音轻轻的。

“怎么不配?”唐子楚立刻大声道:“在我的心里你是最好的,我总是担心你不要我,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别推开我。我和你一起承受好么?”

田蜜低着头,喉咙哽咽的发不出声音来。

最后,在唐子楚的注视下,她终于点了点头。

唐子楚终于露出微笑,伸手将她抱住,小心翼翼的,而后又亲了亲她的额头。

“很晚了,睡吧。”

唐子楚松开手:“晚安。”

“晚安。”

田蜜离开了这房间,帮他拉上了门,她回到房间,洗了澡后,拿了一床被子和枕头下楼,在沙发上铺好了枕头,然后躺下来。

她必须睡在这里,要是唐子楚想半夜离开的话,她就能知道。

大概是这几天太劳累,所以她很快就沉沉的睡过去。她不知道,楼上,唐子楚一直都没有睡着,过了一会他从上面下来,来到客厅,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来回到了她的房间,将她放在床上。

他站在那里,对着已经熟睡的她道:“我不会走的,好好睡觉。”

他冷静下来也想清楚了,不会再让田蜜为他担心,当然,也不想这么便宜了顾东城。

就这么死了的话。对他来说,待遇太好。

帮田蜜拉上了被子,他关了灯离开。

第二天一早,田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房间内,她一惊,连忙掀开了被子坐起来。

她担心唐子楚又出去了。所以连鞋子都没有穿就匆匆的下了楼,却闻到了一阵饭菜的香味。

餐桌上摆好了很多的早餐,唐子楚正将碗筷从厨房里拿出来。

“醒了?我去外面买了早餐,你去洗脸刷牙下来吃。”

“你出去了?”

唐子楚点头:“但是我没有去找顾东城,只是去买了早餐。”

他知道田蜜在担心什么,害怕他又去找顾东城算账。

田蜜便上了楼,换了衣服,洗脸刷牙下来,坐在餐桌前,唐子楚买的是豆浆包子还有小米粥,他拿了很多放在她的面前:“把这些都吃了,昨天我问了苏冉,知道医生说你现在身体不好,所以你别再不吃东西了,吃多点……”

田蜜点头,拿起包子咬了一口,又喝了一口豆浆。

她为了能尽快的将身体养好,然后把孩子打掉,必须要好好的吃东西,不能像是过去的一个月那样。

唐子楚坐在她的对面:“我以后会好好的钻研厨艺的,这样就不用去外面买东西吃了,也不用只会给你煮面条了。”

“我等着你的大餐,等我妈回来,让我妈教教你。”

唐子楚微笑:“好。”

他们谁也没提昨天晚上的事情,反正过去了就过去了。

唐子楚不会要求田蜜去做什么,她肚子里的孩子,他尊重她的意思。

但是他知道,她并不想留下来。

……

因为现在田蜜的身体原因。所以苏冉让她先在家里休息几天再去工作室上班。

丁岑也得知了田蜜的情况,这天中午,她开车去了苏冉的工作室等她,让她陪她去一趟田家,她想去看看田蜜。

苏冉陪她去了。

田蜜最近的精神状态已经好了许多,渐渐地稳定下来了。

两人离开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丁岑道:“嫂子,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苏冉打趣她道:“今天晚上不和晟焕一起吃了?”

“男主说要带我回林家吃饭,我才不去,多尴尬啊。”

对于丁岑称呼林晟焕为“男主”这件事,苏冉已经习惯了。

“你还没见过林阿姨么?”两人不是都交往了一段时间么?林母好像在出席什么活动的时候,被问及这件事的时候,还说两人的婚期将近的。

本来林晟焕要结婚。她都高兴的合不拢嘴了,因为林晟焕年纪不小了,当年谢家退婚后,也没有见他有什么动静,林母就担心他还要继续耽误下去,但是没想到,他不声不响的就和丁岑在一块了。

丁岑这个儿媳。林母自然是满意的,所以每当别人问起的时候,她一个劲的点头,回答的时候,只有四个字:“十分满意!”

“见过了啊。”丁岑弄了弄自己的短发,将车子开出田蜜家:“但是我还没有见过林家其他的人,男主那不要脸的弟弟林天佑。和他偏心的爸爸啊,我不想和他们见面。”

“但你要和晟焕结婚的话,肯定要和他们见见的,形式上都需要的。”

“真烦,到时候再说吧,现在不想见他们,见了肯定影响心情。就林天佑那个家伙,两年多前的时候,竟然差点害死了男主,我怕我见了他的时候,会忍不住要对他做出什么。”

见她这么维护林晟焕,苏冉但笑不语。

她起初还担心,这样的婚姻到底是不是好的?

但是现在想想。这样也很好。

丁岑实实在在的关心林晟焕,对他好,心疼他,将他当成亲人一样对待,何尝又不是掏心掏肺的呢?

而林晟焕则很宠她,无时无刻不在迁就着她。

可哪怕丁岑是从小被人捧在手心里的,但却不会过分的骄纵。

“想去哪里吃饭?”

丁岑想了一下,想出了一个地方,所以报了餐厅的名字,然后笑眯眯的道:“我们就去那里吧。”

“好啊。”苏冉笑道,虽然地方有些远,但是丁岑喜欢就好,只是不知道她是怎么得知那个地方的,毕竟那餐厅的位置有些偏。但里面的东西却是很好吃的,可是却并不是很多人知道。

开车到了餐厅门口,刚刚将车子停下来,苏冉伸手去解安全带,想下车,丁岑伸手拉住她“先别下。”

“怎么了?”

丁岑坐在车上,透过车窗指着对面:“你看那,那是不是白芷芮?”

苏冉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白芷芮穿着白色的吊带上衣,黑色的阔脚裤,在门外等人。

而她所站的地方,是一家酒店的门口。

过了一会儿,从里面走出来了个年轻的男人,看装扮和模样。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

那男孩一出来,就搂了一下她的腰,但是被她伸手拍开了,两人随即保持了约有一米的距离,走了一点路,随即才上了车的。

他们离开酒店门口的时候,还经过苏冉她们这边。

丁岑立刻拉住苏冉。低下了头。

大概是白芷芮也心不在焉的,所以竟然也没有留意到丁岑的车牌号码,如果留意到了,她肯定会紧张,但她拎着包一直往前走着而已。

看他们上了车,丁岑抬起头,马上也发动了车离开。

“白芷芮身边那男孩是谁?你认识?”

丁岑耸耸肩:“不认识啊,但是嫂子你不觉得奇怪,白芷芮和那男孩从酒店出来呢,肯定有猫腻,要是没有的话,怎么来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两人还刻意保持距离,就是怕人发现什么吧……”

苏冉想想也是。刚刚那男孩出来的时候,还用手搂了一下白芷芮的腰,只是她担心被人看到,所以立刻拍掉了他的手。

“白芷芮那女人竟然敢设计我,别给我发现点什么,不然的话,我要她好看!要是我叔叔知道她在外面勾三搭四的话,不好好的对付她才怪!”

丁岑本想开车跟上去的,但是苏冉阻止了她:“别这么跟上去,她会发现的,你的车牌她也认得,到时候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丁岑觉得有理,立刻将车停在了路边:“那现在怎么办?”

“我们先回去吧,到时候再让人慢慢的查,我看她要是真的和那男孩有什么的话,总能查到点什么的。”

丁岑点头:“那我们先回去吃饭,反正这件事不着急,查到她和那男孩的事,我就立刻告诉丁振业,让他过来收拾她,我等着看好戏!”

没什么比看到这两个人内斗更让人高兴的了!

别看丁振业喜欢在外面玩女人,但是对自己的女人可要求高的很,要真知道白芷芮的事,估计她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