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对,就是猪!/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庭遇也拿过一杯香槟,和丁岑的杯子碰了一下,挑挑眉:“你的压轴好戏呢?什么时候上演?”

丁岑靠在林晟焕的身边,笑的一脸的灿烂:“不要着急嘛,人不是还没有到齐?到齐了再玩,多好,我要让白芷芮现在笑的有多开心,一会就哭得有多难看。”

苏冉笑了笑:“看来你对白芷芮恨意还挺深的。”

“我这个人瑕疵必报!谁叫她脑筋竟然敢动到我的头上来了。”丁岑又喝了一口香槟:“而且,这样还能打击丁振业,我何乐而不为,再说了,我这也是为你们出一口气,她从前做的坏事都不少。”

“谢谢丁大小姐为我们操心,来,我敬你一杯。”苏冉笑着,然后从经过的侍应生托盘上也拿了一杯香槟,刚想和丁岑干一杯,但是转而手上的香槟就被拿走。

她瞪了宋庭遇一眼,后者则帮她换上了一杯果汁:“不准喝酒,喝这个比较好。”

“香槟没有度数。”苏冉对于他手中的果汁很不满意。

“那你也不能喝。”宋庭遇将果汁又往她面前递了递:“乖,拿着。”

苏冉只能接过,对丁岑举了一下杯子:“虽然是果汁,但是我想敬你丁大小姐的诚意那是满满的。”

“我收到了。”丁岑笑眯眯的,赶紧和她的碰了一下,喝了一口:“我先和晟焕离开一会,一会你们等着看好戏好了。”

说完,丁岑放下了酒杯,挽着林晟焕的手臂:“走吧。”

在宴会大厅经过的时候。频频有人抬起头或者是回过头来看他们两,这是他们两正式在一块之后第一次一起出席公开的场合,自然引人注意,但是丁岑爱将他们的注意力理解为另一层面,她此刻小声道:“男主,他们这么看着你,一定都是在羡慕。你即将娶到一个好老婆。”

林晟焕伸手挽着她纤细的腰,低了低头,轻声道:“我也觉得是。”

丁岑讶异的张了张嘴,过了一会儿才发出声音来:“男主,你真的变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丁岑有些苦恼:“那你是说我是朱还是说我是墨啊?”

“你说呢?”

丁岑立刻迫不及待的回答:“朱!”

“对,就是猪!”

丁岑先是兴奋了一会,又觉得不太对劲。可是到底哪里不对劲,她一时之间好像又想不起来。

而反观林晟焕,他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她气愤的用手肘顶了顶他:“笑什么。”

“没什么,我正在暗暗地高兴,能够娶到你这样的好老婆。”

“嗯,你上辈子肯定是拯救了银河系,不然怎么会碰到我是吧?”丁岑过了一会又道:“不过估计我拯救了全宇宙,所以才会遇到你。”

林晟焕放在她腰间的手搂的更加的紧了。

“看看岑岑,和林先生的感情还真是好,在这宴会上还打情骂俏的呢。”

一道声音传来,林晟焕和丁岑都抬起了头,看到白芷芮和丁振业已经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他们面前。

丁岑瞧着白芷芮嘴角灿烂的笑容,觉得真是碍眼,心里冷笑了几下:一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丁振业在丁岑面前刻意装出来一副慈祥,疼爱小侄女的模样:“看来我们岑岑这会是选对人了,不然还再换一个未婚夫那可怎么办?之前可一连换了两个,终于和林先生在一块了。”

第一个,指的是宋庭遇,第二个,自然指的是韩磊。

在所有人的眼里,丁岑确实是厉害,在短短的几个月内,换了三个未婚夫。

刚开始的时候,她是和宋庭遇出双入对的,而且,她死去的父亲也是中意她和宋庭遇在一块的,后来,大家看到宋庭遇又和前妻在一块,便琢磨着宋庭遇抛弃了她,所以她马上又和韩家的韩磊订了婚。

这闪电的速度,本来已经让很多人咋舌了。

而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她和韩磊订婚也就才一个多月而已,马上就被抓到了林晟焕在酒店开房了,还在第二天的第一时间内。就爆出韩磊早就在外面有女人,而且,那女人还为他怀孕了。

虽说是韩磊先对不起她,但是她换人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因为韩磊先做错了事,所以对于她的退婚,韩家那边是一点反对意见都没有,丁岑去退婚的时候。他们乖乖放行。

丁岑这几个月内,换了三个未婚妻的事情,一直被广大媒体和吃瓜群众饭后所津津乐道的谈论着。

丁振业此刻虽然在笑,但是嘴角那淡淡的讥讽的弧度,丁岑怎么可能没有看到,不过是讽刺她换男人换的频繁,还讽刺她总是被男人抛弃嘛……

她刚想说话,身边的林晟焕已经开口了:“丁先生操心了,岑岑这次就认定了我,有时候人总要经历了几个人,才知道哪个最合适自己,很庆幸我找到了岑岑,岑岑也认定了我,关于这种事,丁先生不是最有经验的么?你从前不也是频频换女人,所以最后才找到白小姐的?现在越看,真的越是觉得你们两般配,怪不得这么合拍,做什么事都一起,对么?”

丁振业和白芷芮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脸色难看。

林晟焕绅士的对他们点了点头,然后挽着丁岑的腰离开。

一路上,丁岑都抬着头看着他。

林晟焕终于叹气一声:“岑岑,你别这么看着我,你这么看着我,别人会以为我是食物,你想吃了我。”

丁岑终于回过神来,搂着他的手臂:“男主。你刚刚太帅了,气死丁振业和白芷芮了,没想到你在气人方便也还挺有本事的啊。”

“你教的。”林晟焕将所有的功劳归给丁岑,可不敢邀功。

丁岑笑眯眯的,不要太感谢我。

此刻他们已经离开了宴会大厅了,走到背后的走廊上,丁岑看四周没什么人。停住脚步,踮起了脚尖,搂住林晟焕的脖子,主动吻他的唇瓣。

林晟焕怔了一下,没想到丁岑会在这里做出这样的事情,他的耳根都红了,但丁岑没有放过他的意思,还主动伸出舌尖描摹他的唇形。

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挑逗。

林晟焕虽然觉得这是公共场合,但现在他们所站的地方,好像没有什么人。

他便也伸出手,搂着她的后背,化被动为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只听到旁边有一道轻咳声传来,两人才堪堪的分开。嘴唇在离开彼此的时候,还在空中牵扯出一道银丝。

林晟焕用手帕帮丁岑擦拭了一下嘴唇。

丁岑觉得林晟焕不好意思的样子真是好看,他耳朵都红了,她笑着伸手去捏他的耳根,被林晟焕伸手拿开了:“别闹。”

丁岑笑嘻嘻的:“你的脸好像也红了,耳根是不是好烫?”

“这是公共场合,麻烦二位节制一点。”

一道低沉的男音传来,二人终于将注意力转向前面。

“韩磊?”丁岑没想到面前出现的是这个男人,所以愣了一下。

“嗯。”韩磊的眸光在丁岑和林晟焕的身上来回转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丁岑道:“你不用在新加坡陪你待产的女朋友,怎么跑到安城来了?”

“今天这个宴会,我父亲让我过来参加一下。”

丁岑点点头:“那你随意。”

说完,她便拉着林晟焕的手,转身想离开。韩磊却又在背后叫了她的名字。

丁岑皱皱眉,转过身:“还有事?”

“之前的事情,我一直还没来得及和你道歉……”

“你说的是你和你前女友藕断丝连,还背着我让她怀孕的事情?”丁岑脸上的表情很淡定,好像在说一件和自己丝毫不相关的事情一般:“不必向我道歉,我还应该感谢你。”

她要感谢的事情,他们都心知肚明。

因为他的那事。所以才能让她解除了和他的婚约,和林晟焕在一块。

韩磊的脸色白了白:“岑岑……”

丁岑打断他的声音:“还是叫我丁岑或者是丁小姐比较好,韩先生,我们没有那么熟。”

“走吧。”丁岑晃了一下林晟焕的手臂,再也不管韩磊,拉着他离开。

其实韩磊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丁岑还有这一面。

刚刚在林晟焕面前,她将一个小女孩的娇俏和可爱发挥的淋漓尽致,那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实实在在的散发出来的。

可丁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明显就是一个强势而精明,干净而利落的形象。

她在他的面前,和他谈的,永远都是利益。永远都冷冰冰的语言,即使偶尔露出可爱的笑容,可那也是为了和他一起演戏。

所以他经常觉得她那样的笑容很假。

他觉得丁岑这个女孩,一点也不可爱,从小被他父亲教育的,一点也不女人,作为女的,她太过强势,能力太大,让很多男的,在她面前都抬不起头来,而且,她也心狠手辣,手段一点都不少!

但是他没得选择,丁岑家庭背景太好,和他们韩家刚好配得上,选择了丁岑,对韩家的生意,才能起到最大的利益化。

他现在却隐隐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好像是错的。

丁岑这个女孩子。其实并不是自己当初所想的那样。

……

远离了韩磊,丁岑发现林晟焕一直在盯着她看。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又想亲我了?”

“……”林晟焕用手揉了一下丁岑的头发,无奈道:“岑岑,你以后还是远离一点宋庭遇比较好?”

“为什么?”她似乎想到了一个理由:“是因为你看到我经常和他在一块,所以你吃醋了?你是不是吃醋了?”

“……”林晟焕轻咳了一下:“我是怕你越来越……”

后面三个字,林晟焕没有说出来。

“越来越什么?”

“没什么,改天我再告诉你。”林晟焕知道。要是现在他将“不要脸”三个字给说出来,丁岑肯定和他拼命。

丁岑原来是不打算这么快放过他的,但是现在从楼上看楼下宴会大厅里,似乎人越来越多了,她便小声道:“人应该都到齐了吧?”

“应该是。”林晟焕点了点头。

“那我们开始吧。”

丁岑转回眸光,拿出手机,本来想发送一下信息的,但是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手指停顿了一下,嘴角的笑容狡黠,才继续将信息编辑好了,发送了过去。

“好了?”

“我让他们再晚那么一点点放出来,一会,丁振业要上去致辞的,他后面就是大屏幕。”

原来这丫头打的是这主意。

“走吧,我们下去看好戏了。”丁岑迫不及待的拉着林晟焕的手又走了下去,找到了宋庭遇和苏冉。

只听到大家拍手所发出的掌声之后,丁振业就上台了,他意气风发,得意洋洋的说了一大堆的话,最后。还将白芷芮也叫了上去,夫妻两站在那里,别说多得意了。

丁岑讽刺的笑了下,又发送了一条短信。

他们没有等多久,丁振业和白芷芮所站的位置后面,大屏幕上就出现了那些照片。

丁振业本来还在说着话的,但是看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他们的身上了,他们好像在看着某样东西,一边看还一边在讨论。

白芷芮也觉得他们在对他们指指点点的,她顺着他们所指向的方向看过去,当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脸色瞬间惨白,一滴血色都没有,她眼睛瞪得大大的。还后退了好几步。

丁振业也看了过去,当看清楚照片的是什么人的时候,脸色也瞬间难看到了极点,他凶狠的看向白芷芮。

白芷芮摆着手,连连在后退:“不是我,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

有人就出声了:“可照片上的人很清晰。就是丁夫人你啊,还有那背影,也是你啊……”

“对啊,丁夫人,大家都没瞎,还是能认出来的,那就是你,你否认有什么用?”

听着大家这么说,白芷芮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她低着头,浑身颤抖,简直不敢再看丁振业的脸了,她知道,他现在肯定连杀了她的心都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