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要闹出人命了/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丁振业毕竟是见惯大风大浪的人,哪怕现在他心里再生气,再愤怒,可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他还是需要面子的,所以正努力的平复自己的愤怒,而后道:“大家确实是没有看错,这正是我的妻子白芷芮,不过大家可能不知道,那男孩子是芷芮的朋友,芷芮一直将他当成是弟弟看待的,所以并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

说着,丁振业就看了自己的下属一眼,用眼神示意下属想办法去将大屏幕上的照片给撤下来。

先转移开大家的注意力比较重要!!

台下的丁岑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嘴角冷冷的笑了一下。

由于丁岑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既然叫了人将照片看准时机将照片放出来,当然也安排了人在这个时候作为神助攻出现。

现在她安排的人就隐藏在人群当中就再次说话了:“丁先生真喜欢开玩笑,两人都嘴对嘴来喂东西吃了,动作那么亲密,这是姐弟会做的事情么?还有,那里明明有一张照片是丁夫人和那男孩子刚出酒店被拍的,这么明显的事情,丁先生都想否认?是说丁先生能忍还是说丁先生脾气好呢?被戴绿帽子都能这么冷静?”

丁振业憋得脸都黑了,他只要仔细的想想,就知道今天这一切,都是谁安排好的。

就连刚刚那人,都是丁岑故意安排的,为的就是让大家都跟着一起起哄!

可哪怕丁岑故意安排了这些。但是白芷芮偷人的事实却是真实存在的。

他现在心里那团火燃烧的越来越猛,下一刻马上要爆发似得。

只是他在不断的深深地呼吸,白芷芮已经让他够丢人的了,要是他再在这里发作的话,他以后的脸面往哪搁?

丁岑冷哼了一声:“真能忍,我就看看你到底是不是能忍到最后!”

宋庭遇挑挑眉:“你还有什么大招?”

丁岑笑了:“大招多得是,你们都等着。”

她指了指台上。宋庭遇和苏冉还有林晟焕便又看向丁振业那边,他站在那里,看到大屏幕上的照片终于被换了下来,心里松了一口气。

至于白芷芮,他眼神锐利的看了她一下,回去会慢慢的收拾这个女人,敢背着他偷人?!就要承担这些后果!

白芷芮被他的眼神看的肩膀颤抖。身体一个哆嗦,差点就栽倒在地上。

丁振业冷笑着收回了眸光,先暂时不去管白芷芮,只看着大家道:“好了,这是我们家的事情,多谢大家关心,也让大家见笑了,关于我妻子的事情,我会处理。”

他说完,刚想拉着白芷芮落荒而逃的,但是白芷芮的眼睛却依旧盯着后面在看,脸上出现了像是见到了鬼的表情。

丁振业心里有很不好的预感,但还是不得不回过头去。

大屏幕上竟然又放了一段视频。

就是白芷芮和她小男友喂食的那照片,没想到还被拍成了视频,要说刚刚照片的事情,丁振业还能胡乱的想个理由,但是现在这视频一出来,他就什么话都说不上来了。

而宴会厅这里,全场哗然。

因为尺度实在太大。

白芷芮和他小男友在吃着东西,又相互喂给对方东西,一边喂还一边吻上了,然后,和小男友互相抚摸对方的身体……

白芷芮注意到丁振业的额头上青筋暴起,握着她手臂上的手指在不断的收缩着,力道之大,好像要将她的手臂都给捏碎了!

白芷芮摇着头,脸上梨花带泪的,往常丁振业就是被她这模样给打动的,经常会心软,可是现在他看着,就觉得十分的恶心!

他现在愤怒的眼睛都在冒火,白眼球里面全是红色的血丝!

白芷芮知道,丁振业已经达到忍耐的边缘了,他将要爆发出来。

她心里害怕极了,不断的用手去拍打着丁振业的手。想要他松开手,好不容易才将他的手弄开了,她慌乱的往后逃跑。

但是丁振业人已经上前,走了几步就追上了白芷芮,拉着她的头发将她揪了回来,扔在地上。

白芷芮以及其狼狈的姿态倒在地面上,她感觉到丁振业在靠近。什么也顾不得,手臂往前伸着,爬着也要逃离。

丁振业再度蹲在地上,脸上的表情恐怖,他又揪着白芷芮的长发,另一只手一刻也不停,狠狠地扇了她的脸上一巴掌:“贱女人,你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现在竟然敢用我的钱去养男人?!你好大的胆子?!你信不信我让你生不如死!”

他说着,又狠狠地扇了她好几巴掌。

白芷芮被他打的人都蒙了,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是火辣辣的疼痛了,头发被丁振业揪着,感觉整张头皮都要被扯下来一般。但是她现在也顾不得那些疼痛了,她紧紧的拉着丁振业的手臂:“振业,不要啊,不要啊,我不是故意的,事情真的不是你所想的那样,你相信我,我没有背叛你,真的。”

“都这种情况了,你还想欺骗我?照片摆在那里了,还有视频为证,你他妈还有脸为自己辩解?我可真是看错你了,婊子果然就是婊子你说对吧?亏得我对你百般疼爱的。你竟然敢背着我去偷人?敢给我戴绿帽子!我丁振业这辈子最厌恶的是什么你知道么?你敢这么对我,看我打死你!”

他边说边狠狠地往白芷芮的脸上扇巴掌。

白芷芮被他打的头昏眼花,什么形象都顾不得了,嗷嗷的叫着,全场都在看着,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上前。

她知道,这些人都在看好戏。又怎么可能轻易结束了这场好戏?

何况,谁敢阻止丁振业?

除了宋庭遇和丁岑那几人能阻止,可是他们怎么可能会帮助自己?

白芷芮现在狼狈极了,头发散乱,本来画的很漂亮精致的妆容也全都毁了,哭得眼线都花了,眼泪落下来的时候,伴着黑色的液体,唇妆也都糊成一片,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丁岑看的饶有兴趣,还捂着嘴小声道:“白芷芮那化妆品肯定不防水的,怎么哭一下全花了?”

尽管她的声音很小,但是因为她站在围观人群当中的最前面,离得白芷芮和丁振业很近。所以白芷芮还是清楚的听到了。

只是她现在哪里有心思去管其他的?

别看丁振业往常喜欢在外人面前装成一副君子的模样,但其实心里就是个变态,心态也扭曲!!

他喜欢玩女人,在床事上面还有很多让人难以忍受的变态嗜好!

白芷芮在床上总是被他折磨的死去活来的!

白芷芮被他折磨的久了,心里当然会觉得不平衡,养个小白脸多好,言听计从的,也能让自己空虚的心,得到一点点的抚慰!

可现在她偷人的事情却被丁振业发现了,她知道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地位和金钱,都会保不住,丁振业能给她这一切,自然也能收回来。

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后路可走了,便破罐子破摔!

被丁振业拳打脚踢的。她不再是任由他为所欲为,她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用力的推开他,终于从地上站起来,指着丁振业,冷笑着大骂:“丁振业,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你自己还不是在外面女人一大堆。说什么疼我,宠我,女人一个一个的换,你真将我当成你妻子么?你不过是当我是你的宠物而已,你这个变态狂,明明老了,能力不行了,每次在床上的时候就要吃药,吃了药就真的以为自己多厉害!”

“我受够你了,丁振业,你有当我是女人看待么?别说的这么好听,以为我真的要了你什么似得,我告诉你,丁振业。我做的这些,全是你逼我的!还有,我算拿你的钱么?我做牛做马的服侍了你这么久,不能得到我的报酬?我拿我的钱去养男人怎么了?你能养女人,我为什么不能养男人?!”

白芷芮这话一出来,全场又是一阵哗然。

而丁振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原本以为出了这样的事情,白芷芮肯定是任由他处置,而她则是吭都不敢吭一声的,但是没想到她竟然站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在骂他!

丁振业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

当下眼睛就露出杀光!

只想解决掉白芷芮这个女人!这个将他的脸面全部都丢尽了的女人!

“你这个贱女人,看我不杀了你!”

他猛地扑过去,白芷芮害怕的不断的往后退去,躲避丁振业。

但她后面就是桌子,所以她根本就没有退路了,丁振业人已经过来,掐着她的脖子,眼神恐怖!

白芷芮觉得自己要窒息了一般,手不断的拍打着丁振业的胸膛,想要摆脱他!

但是这个男人丝毫不为所动,放在她脖子上的力道却越来越大。

白芷芮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

“要闹出人命了……”人群里有人小声的嘀咕着。

这是天海集团的宴会,丁振业也是丁岑的叔叔。要是真闹出人命就不好看了,丁岑见状,刚想让自己的保镖上前去阻止,但她还没来得及行动,却忽然听到空气中传来一道声响。

丁振业的额头流下来猩红的液体!

而白芷芮的手上却拿着一个酒瓶,她刚刚在反抗和挣扎当中的时候,手胡乱的抓着。被她抓到了桌子上面的一个酒瓶,当时什么都不管,只想让自己能够解脱开,所以便拿着酒瓶狠狠地往丁振业的头上一敲。

丁振业倒在地上的时候,有人尖叫了一声:“杀人了!”

白芷芮也在这个时候回过神来,她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握着的酒瓶,上面还滴着血,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丁振业,害怕的脸面扔掉了手中的酒瓶,踉跄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嘴里还念念有词:“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她一边叫着,一边往后退去,跌跌撞撞的,最后跑了出去。

而丁振业的人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刚刚因为丁振业在掐着白芷芮的脖子,没有得到他的允许,他们看丁振业又没有什么危险,所以就没有上前阻止。

而现在,看到丁振业倒在地上了,他们连忙上前:“丁先生。”

宋庭遇走到丁振业的身边。蹲下来,用手探了探他的鼻息,看着丁振业的保镖:“打电话叫救护车。”

保镖连忙点头,打了120,救护车很快就过来了,将丁振业带走了。

一场好好的宴会,最后演变成了一场闹剧。

丁岑知道丁振业没什么事,一个酒瓶哪能将他给敲死?

他不过是忽然收到撞击,所以昏迷了而已!

丁振业被救护车带走之后,丁岑摇摇头,有些可惜:“就这么结束了?我还以为能够看到更多呢。”

宋庭遇睨了她一眼:“别忘了这是天海的宴会,你放了这些,丁振业和白芷芮成为了宴会的主角。”

丁岑耸耸肩,笑眯眯的搂住林晟焕的手臂:“本来我就打算让他们成为今天晚上的主角的。”

“没关系。等丁振业醒来了,肯定还有下半场。”

林晟焕看了眼自己身边那一脸兴奋的女孩:“丁振业知道事情是你做的了。”

丁岑一点也不介意:“知道了又怎么样?他老婆在外面偷人,我不过是好心提醒他一下而已,不然到时候白芷芮将他所有的财产都转移掉了,他还被蒙在鼓里……”说着,她似乎又觉得有些苦恼:“你们说我是不是做错了?其实我应该留下白芷芮在他身边的,这样将他弄得鸡犬不宁的。多好啊,到时候转移掉了他的财产,让他一无所有的,也好啊!”

林晟焕有些无奈:“好了,别闹了,走吧,时间不早了,大家都回去了,我们也回去吧。”

丁岑点头,拉着林晟焕的手离开。

苏冉也觉得累了,戏也看完了,也该散场了。

宋庭遇揽着她的肩膀:“我们也回家去吧。”

“但我今晚没吃什么东西,光顾着看戏了,我想吃宵夜。”

宋庭遇捏了一下她的脸:“去打包点东西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