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她要找里面的谁?/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芷芮听说在那天晚上被丁振业的人找到之后,第二天就带回新加坡了,丁振业也一起回去了。

至于最后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白芷芮在丁振业那边会怎么样,也没有人知道。

这天是周末,宋庭遇本来想趁着天气好,想带着苏冉和宋维希出去游玩的,但是他们准备好,刚想出门的时候,王叔却过来找他们了。

苏冉看王叔似乎神色匆忙,连忙让方嫂给他端一杯水过来:“王叔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么?坐下来慢慢说。”

“少爷,太太……”王叔连水都没有喝,摆了摆手:“今天早上我去看老夫人了,发现她的墓碑被人破坏掉了。”

这话一说出来,苏冉和宋庭遇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去看就发现老夫人的墓碑竟然被人用红漆泼在上面了,我问看守墓园的人,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时就和守陵人查看了一下墓园入口处的监控录像,但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那里经常有人出没,也看不准到底是谁做的。”

因为墓园本来就比较大,那里是在室外的,所以也只能在门口处撞上摄像头,里面一般没有。

但是一般的人,也不会进入这些地方做什么事啊,可是偏偏,宋老夫人的墓碑却出事了。

“我过去看看。”宋庭遇皱了皱眉道。

苏冉吩咐方嫂照顾宋维希。揉了一下他的头:“维希,妈妈和爸爸有事要出门一趟,下次再带你去游乐园好不好?”

宋维希也一直在旁边听着,虽然不太知道具体的事情,但是也知道出事了,所以点了点头。

苏冉立刻对宋庭遇道:“我和你一起去。”

“嗯。”宋庭遇拉着她的手,看向王叔:“王叔。一起过去吧。”

“好。”

三人开着车去了宋老夫人所在的墓园。

停好了车,直接去了宋老夫人的墓前。

本来黑色的大理石墓碑,被人刻意的泼上了红漆,那红漆泼的多,竟然连上面的照片和字都已经完全的掩盖住了。

苏冉皱了皱眉,用手去抠墓碑上面的红漆,但那些红漆已经完全干了。不可能抠的出来。

“他们昨天晚上来的吧?”

“应该是。”宋庭遇看着宋老夫人的墓碑,脸色阴郁。

“要拿着红漆过来,他们也引人注目吧,守墓的人都没觉得奇怪?”

“守墓的人也没有留意,而且,想要进来,他们总能想到办法。”

王叔有些气愤:“到底是谁?死者为大!他们竟然能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宋庭遇冷笑了几下:“只有愚蠢无能的人才会做这样的事情。”

对一块墓碑做出这些事算什么?要真的恨宋老夫人,恨他们宋家的话,直接冲着他们这些活着的人不是更好?

所以可想而知,做出这些事的人,其实都是无能,找不到其他宣泄办法的人,只能通过这办法,来发泄自己心中的郁结。

有人和他们宋家有仇,看不惯他们,这并不奇怪。

因为这么多年来,他们在生意场上肯定得罪过不少人,但那些人,再怎么也不会做出这么可笑的事情来。

做出这些事的人,只是那些躲在暗处的人。

“回去看一下监控录像。”

本来宋家有自己的私人墓园的,但是因为宋老夫人走的那时候,宋庭遇被关在牢里,而苏冉被赶出宋家,最后不但她的葬礼是草草结束的,就连她最后的安息之地,都被宋家的那些居心叵测的旁支以各种理由推掉。

他们又回去了守陵人那边观察监控录像,墓园这些地方本来就安静,每天进出的人不会太多。

“昨天进来的一共有二十一个人。”苏冉在刚刚观察监控录像的时候,还数了一下。

但是她觉得要是在监控录像上看不出端倪的话,也不可能这二十一个人全部都是查一遍,而且,就这么没有针对性的去查的话,可能到最后没有什么实际效果。

她拧着眉头看着监控画面,忽然又伸出手去按了一下鼠标,将画面快进到了当天傍晚。

现在安城是四月份。六点多天黑。

苏冉在想,那些人应该不会在大白天的时候动手吧?所以她觉得,他们应该是趁天黑的时候才会动手的。

但是她实在是觉得挺可笑的,选择这么对待一个死者安息的地方来作为发泄自己心中郁结的方式,而且,为了能够掩人耳目,还要动这么多的心思!

所以她看的都是在六点后进来的人。

而且。别人来看自己的家人朋友的话,应该会选择在白天过来吧?本来那么晚过来了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在六点过后还进来的有两男一女。

一个男人看起来年轻一些,另一个男人应该年纪大一点,女人也是中年妇女。

他们并不是一起的,而是分别过来的。

苏冉仔仔细细的将六点过后的监控录像看了一遍,身边的宋庭遇握着她的手腕:“这三个人进来的时间差不多,出去的时间也差不多。”

“是啊,所以这样挺麻烦的。”

宋庭遇看了她一眼:“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觉得会做这些事的人,本来就心虚,害怕被人发现,所以才会选择在快要到天黑人少的时候过来,要是别的人过来,想要陪自己的亲人朋友说说话或者是怎么样,待上一整天的时间不奇怪,所以那些人会在白天过来,可能会一直到了晚上才会离开,但是做这些事的人,只是为了发泄,所以逗留的时间应该不会太长……”

“嗯,现在怎么办?”苏冉问道。

“现在就三个人,没办法了,都查一下吧。”

现在宋老夫人那墓碑被弄成这样,只能安排人过来修葺。

找个好时间,宋庭遇会将宋老夫人的墓移回去他们宋家的墓园,不可能留在这里。

先将王叔送回去,宋庭遇才带着苏冉回去。

出了这件事,两人也没有再出去游玩的心思。所以就直接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宋庭遇就给唐子楚打了电话,简单的交代了一下事情,让他找人查一下这三人的底。

中午交待唐子楚的事情,晚上他就拿着关于三人的资料过来了。

两个男人是安城本地人,在宋老夫人所属的那墓地,也葬有自己的亲人。但是这个中年女人则并非安城人,她是上个星期过来安城的,她还有个女儿在医院,因为唐子楚让人跟着她,发现她几乎一整天都待在医院里,没有怎么离开过。

而且,她几乎人也住在医院内,没有离开,估计是为了陪着她的女儿。

宋庭遇此刻坐在沙发上,拿着女人的资料翻看了一下:“这个女人,在那座墓园有自己的亲人或者是好友在么?”

唐子楚摇头:“亲人应该没有,至于朋友,就很难说了……”

一个人是否认识一个人,这真难说。

而且。要是这个女人是过来探望很多年前的好友的呢?

宋庭遇点了点头:“那继续跟着这三个人吧,不过,这个女人要更加的认真。”

“好的,宋总。”

唐子楚离开后,苏冉想想觉得可气又可笑:“我不懂他们是怎么想的,做这些就能发泄自己心中的不快了?”

“两个是安城人,在那座墓园也有自己的亲人。看这些资料,好像和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这个女人前段时间才过来安城的,也不过几天的时间,她女儿现在住在医院里,我想她过来安城,应该是为了她女儿的病的吧?你觉得是那个女人做的?”

宋庭遇靠在沙发上,用手揉了一下眉心:“两个男人,一直都生活在安城,要是想做这些事的话,早就做了,为什么等到现在?还有,最近他们身上似乎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要真是他们做的。为什么忽然这么做?这两年来都没有乱来,要是忽然乱来了,那肯定会有什么东西作为导火线,引爆他们去做这件事的情绪,但没有,对吧?”

苏冉终于明白宋庭遇的意思:“女人的女儿是很大的关键,她可能因为女儿才会这么做的。”

宋庭遇沉默了一下道:“明天我想去一趟医院。”

“我和你一起去。”

“好。”

……

第二天一早,宋庭遇就带着苏冉去了医院。

那女人带着自己的女儿住在安城最好的医院,一查之下,才发现,她女儿患的是心脏病。

这样的病,住在这样的医院里,肯定花费很大,即使医保能够报销很大一部分。但是余下的部分,还是能让很多人都吃不消。

宋庭遇和苏冉查过病房,刻意从那里经过,竟然刚好发现就在病房的外面,女人正在和医生说着话。

他们在说的是医药费和住院费的问题……

看起来那个女人确实还没有拿得出来,所以在不断的向医生弯腰鞠躬,要求医院再给她多一点的时间。

医生也十分的无奈。因为这女人的女儿从一进来到现在,就只交了头一天的医药费,之后就再也没有交过,一直都在拖欠着,而且,住院费到现在是一分钱都没有交过!

最后医生应该再让她等等了,所以女人的脸上露出感激的神色,松了一口气之后,终于抬起头,也发现了站在不远处的苏冉和宋庭遇。

看到他们的那一刻,她的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虽然过后她马上就转过身,而且,走向自己女儿的病房。推开门进去了。

“刚刚她看到我们,脸色不对,说明她认识我们,如果不认识,第一次见面的话,脸上不会是那样的表情。”

“嗯。”宋庭遇揽着苏冉的肩膀,转身:“走吧,我们先回去,我会让人好好弄清楚,她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宋庭遇给唐子楚打了个电话,让他不用再将时间浪费在其他两个男人的身上了,只需要好好的跟着这女人,查清楚她的底细就可以。

“这女人现在这么着急用钱,我打听了一下,她女儿的心脏病需要用到钱,但是她现在一分钱都拿不出来,连医药费和住院费都是欠着的,所以,苏冉,你说她会到哪去弄到钱?”

苏冉摇了摇头:“这也许就是让她心中郁结的原因,她是不是认为这些事都是奶奶害的?庭遇,要是这样的话,你对她没有任何的印象?”

“没有。”宋庭遇摇了摇头。

……

“宋总,你看,那女人就站在那里,昨天已经在那里站了一天了,今天又过来了,也不进去,就在门口徘徊……”

这里,是之前的宋氏大厦,但是两年前被顾东城改为顾氏。

女人就站在顾氏大门口的对面。

她在那里来来去去的走着,想要走过马路,直接来到顾氏,但是又在犹豫。

“她要找里面的谁?”唐子楚疑惑道。

宋庭遇没有说话,现在他们坐在顾氏对面的咖啡厅内,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女人的一举一动。

他喝了一口咖啡,眸光依旧紧紧地投向窗外。

顾氏大门忽然停下了一辆车,顾东城从里面走了出来,坐在了车内。

“顾东城……”唐子楚道:“那女人认识顾东城?她难道就是想找他?”

因为顾东城出来坐进车后座的时候,女人明显一直在看着那边,而且,在车子开动的时候。她差点就追了上去,不知道是没有勇气还是怎么地,后来又停下了脚步,满脸的颓废之色。

宋庭遇见她要离开了,拿出钱包,掏出钱放在桌上,拿起桌上的车钥匙,道:“走吧。”

他们去取了车,开了出去,咖啡厅门口已经不见女人的身影,估计走远了。

但开了一会,又看到了她,她正在一家饭店里买东西。

宋庭遇将车停在路边,耐心的等待,等女人打包好了东西从里面出来后,他又开车跟了上去。

女人终于觉察到有辆车在跟着她,所以她立刻转过头。

宋庭遇也不再沉默,停下了车,将车窗降下来:“陈女士。”

发现是宋庭遇在跟着自己之后,女人大惊失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