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他奶奶为了顾东城真的太狠心了/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人回过神来,连忙低下头,快速的往前走去。

宋庭遇冷笑了一下,开车跟上去。

女人害怕的频频回过头,看到宋庭遇的车一直跟在后面,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最后,她拐进了一条小巷内,她认为宋庭遇的车开不进小巷内,自己就会摆脱他了。

宋庭遇将车停在路边,解开安全带,开了车门追上去。

唐子楚也连忙跟着一起。

女人被宋庭遇和唐子楚一前一后的堵在了小巷内,她前进后退都不行,惊慌失措:“你们干什么?为什么跟着我?你们是谁?”

“陈梅女士,到了现在,还装什么?”

陈梅摇头,脸色依旧惨白惨白的:“我没装,我真不认识你们。”

宋庭遇神色不慌不忙,勾着唇角:“既然不认识我,那为何在我奶奶的墓碑上泼上红漆?”

陈梅眼神慌乱,但是却还是在强装镇定。

而一向观人入微的宋庭遇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点点表情?

自然,此刻也发现了她的一样。

陈梅镇定下来了后,也终于抬起头看着宋庭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真的不认识你们,你现在拦着我做什么?你信不信我马上打电话报警?”

“好啊,我正巧没有带电话,那就麻烦你打个电话到警察局报警吧,我这边还有关于你去墓园用红漆泼我奶奶墓碑的一些证据要交给警察呢,那就麻烦你了……”

陈梅也没有打算报警。她只是拿出手机想吓唬一下宋庭遇而已,听到他这么说,她浑身僵住。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既然不知道,那随我们一起上警察局,去了警察局你不就知道了?”宋庭遇边说边看了唐子楚一眼。

唐子楚明白他的意思,立刻上前抓着陈梅的手腕:“陈女士,走吧。”

“你干什么?我不去。你们怎么能这么对我?”陈梅这下倒是害怕了,在被唐子楚拖着离开小巷的时候,不断的挣扎,死活不愿意去。

但是她一个女人的力气又怎么能够比得上唐子楚的呢?

所以最后还是被唐子楚拖着出来,硬塞在了车后座。

她本来想大声呼救的,但是宋庭遇早就知道她的意图,所以在她开口之前。他便说话了:“你觉得你这么叫会有人过来救你?”

陈梅哑口无言,顺便便被唐子楚塞进车内,宋庭遇随后也坐在了车后座,她的旁边,而唐子楚负责开车。

两人上了车也不说话,直接就将车开走。

陈梅担忧的看着车窗外,终于忍不住道:“你要带我去哪里?真的去警察局?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真的不认识什么宋老夫人,你们带我去警察局有什么用?”

“有,怎么没有。”宋庭遇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眼神锐利:“陈女士,你不是一直坚持认为自己没有做过这件事么?既然这样的话,怕什么去警察局?去警察局不是更好?你没做过,能还你一个公道,至于你要是做过了的话,少说也要关上几天吧,到时候你患了心脏病的女儿一个人住在医院里,没人照顾是不是太惨了点?对了,你好像还欠了医院很多的医药费和住院费吧,这些钱你要是再交不上去的话,恐怕你的女儿就要被赶出医院了,医院可不是慈善机构,你别指望着他们没钱能给你做什么……”

女人因为宋庭遇短短的几句话,吓得花容失色,身体都忍不住颤抖,沉默了很久道:“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你女儿患病的事情?怎么知道你欠了医院那么多钱的事情?”

陈梅点头。

“这些事情想要知道,对我来说轻而易举,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是否愿意看到这些,好好的交代你为什么往我奶奶的墓碑上泼红漆,你女儿的医药费和住院费,甚至还有手术费我全都包了……”

陈梅猛地看向宋庭遇,觉得不可置信:“真的?”

“这点钱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我不介意拿出来,只要你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对了,如果你所说的话属实的话,我就不送你到警察局去了,这样你也可以回去医院继续照顾你患病的女儿。”

陈梅的脸上明显已经松懈和动容了:“你说的是真的么?你真的要帮我给我女儿的医药费,住院费还有手术费。也不再追究我?”

宋庭遇点头。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我?”

宋庭遇的唇畔染着一抹冷笑:“陈梅女士,你没得选择,现在除了选择相信我,你还有第二条路?要不我现在就让人直接开车将你送到警察那里去?”

“不要!”陈梅立刻大声道。

“我说,我什么都说了,只要你答应过的一定会办到。”

“你放心,我这个人不喜欢食言。”

陈梅点点头,用手抹了一下自己湿润的眼眶,她的双手十分的粗糙,可以看得出来,她是做惯重活的人。

虽然上了年纪,但是依旧可以从她的脸上看得出来,她五官还是挺美的,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美人,只是不知道为何女儿生了这样重的病,她身边却没有丈夫陪伴。

甚至,她已经接连两天都出现在顾氏这里了,明显就是在等顾东城。

到底顾东城和她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在我奶奶的墓碑上泼红漆?”

陈梅低着头:“因为我和我女儿今天会这样,和她有莫大的关系。”

“怎么说?我奶奶怎么对你了?你似乎并不是安城人,最近才到这里的,我奶奶怎么和你扯上关系了?”

陈梅点了点头:“我确实不是安城人,但是很多年前,我在安城住过一段时间。”

宋庭遇眯了眯深邃的眼眸,没有说话,他知道陈梅会继续往下说去。

“我曾经和顾成海在一块过。”

“顾成海!”宋庭遇眉心轻轻地皱了皱,顾成海是顾东城的父亲,就是他的大姑父。

他联想到这两天陈梅在顾氏门口来回的转。看到顾东城的时候想要追上去,但是又没有什么勇气,还是下不了决心,她这么犹犹豫豫,吞吐的样子……

应该是想要问顾东城借钱。

而就算她和顾成海在一块过,但是她也没有那么厚的脸皮过来问顾成海的儿子要钱吧?

除非……

他看向陈梅:“你的女儿是顾成海的?”

陈梅点头:“对,我女儿也是顾家的人。是顾东城同父异母的妹妹,比他小了整整十六岁。”

这事倒是让宋庭遇觉得挺惊讶的,因为当年他那姑父和姑姑两人的感情是出了名的好,顾成海很疼他姑姑的,但是却没想到,他还是在外面有了女人,而且这女人还帮他生了个孩子!

“顾东城知道这件事么?”

陈梅摇头:“他不知道。”

“我姑姑知道么?”

陈梅低下头,脸上有尴尬,羞愧的神色闪过:“她知道的。”

“把事情说清楚。”

宋庭遇并不喜欢陈梅这样吞吞吐吐的模样,他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就要知道事情的全部,不喜欢这个女人有所保留。

陈梅点了点头:“其实我和顾成海在一块很久了,我一直被他养在外面,本来她妻子是不知道的。他们的感情也还可以,但是后来顾家出事了,他和他妻子的争吵和冷战便多了起来,他不想面对她,所以经常在我那里过夜,你姑姑觉得奇怪,所以才会跟着他。就发现了我们两个的事情,然后你姑姑就大闹了一场,顾成海觉得两人的感情到了这样的地步,就想和她离婚,但她不愿意,其实顾家那边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应该是你姑姑回去将这件事和宋家说了吧,后来宋家开始对顾家打压起来,这对于当时顾家的情况,无疑是在火上浇油……”

“但是顾成海还是不愿意再和你姑姑在一块,要离婚的态度很坚决,你姑姑当时找过我的,给了我一笔钱让我离开,但是我那时候也不愿意。因为我都怀着顾成海的孩子了,我也不愿意将来孩子出生了没有爸爸啊,而且我都跟了顾成海那么多年了,自然也是不愿意轻易的离开的……”

“你姑姑也知道了我怀孕的事情,她当时情况就不太对,差点将我掐死了,幸好顾成海出现的及时,所以才会救下我,但是因为这一下,顾成海就更加坚持要和她离婚了,她死活不愿意,耗了一段时间,有一天她打电话给顾成海,说愿意和他离婚。让他回去和她一起去民政局……”

“当时我姑姑和顾成海的死是被警方认定为自杀的,但其实并不是对吧?”宋庭遇回想了一下当年的事情,那时候他才几岁,但因为这件事事关重大,所以他记忆还是挺深刻的。

那时候他们两个的车子出现问题,刹车失灵了,直接撞上大货车。造成两人当场死亡的。

当时每个人都认为他们是因为顾家不可挽回的惨状,最后选择自杀身亡的,但现在才知道,其实只是他姑姑想抱着顾成海一起死而已。

“你姑姑在刹车上动了手脚,在前往民政局的路上就出事了,真相并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两人一起自杀的,我是知道真相的,宋家的两老也知道……”

宋庭遇脸色难看:“我爷爷奶奶也知道你和顾成海的事情?”

陈梅点头:“顾成海死后,宋老夫人找上了我,让我去把孩子拿掉,她说她不想将来顾东城知道这件事,她想帮他父母留给顾东城最好的印象,要是孩子留下的话。将来顾东城迟早会知道,所以她想杜绝这些……”

“她为了顾东城,还真的是赶尽杀绝,对我真的狠心,我不肯,她差点让人带我去医院强行将孩子拿掉,后来我害怕了,就当着她的面吞了药,她给我了一笔钱,让我离开安城,且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这里。”陈梅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眸带着恨意:“可能是我女儿生命力比较顽强,所以竟然没有流掉,我担心这件事会被你们宋家人知道,所以我马上就收拾了东西,第二天就离开了安城,这么多年来,我也没有回来,自己一个人带着女儿在外面生活,但是女儿生下来就体弱多病,你奶奶是给了我一笔很大的钱,可是没有用,这么多年来,这笔钱全部都花费在她身上,我为了照顾她,连工作都做不了,去年,她还被诊断出患有心脏病,而问了医生最重要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当年我吞了那颗药!”

“我实在没钱了,又听说宋老夫人已经死了,所以我才会带着女儿回到安城来,她始终是顾东城同父异母的妹妹,我想他是不是会看在这一点上,帮帮她!让她活下来,她就只有二十二岁而已……”陈梅声音哽咽:“我女儿今天会这样,全是因为你奶奶当年所做的事情,如果她没有逼我去打掉孩子,我就不会吞那颗药,她现在也不会这样,她为了顾东城太狠心了,竟然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耳边回荡着此刻女人愤愤不平的声音。宋庭遇的思绪却飘得有些远……

是啊,他奶奶为了顾东城真的太狠心了……

什么都做了……

生怕他会再受到伤害,所以想方设法的铲除掉一切会让他受到伤害的因素。

不想让他得知他父母原来是那样死去的,想让他父母恩爱的形象永远留在他的脑海里,想让他觉得他父亲永远最爱他母亲,所以瞒着他做了那么多……

即使他都二十岁了,还为他操碎了心。

但讽刺的是,这些,顾东城都不知道。

顾东城甚至将一切的责任都推到了她的头上,恨了她这么多年,以至于到了最后,还亲手了结她的生命……

见宋庭遇一直在沉默,陈梅犹豫了一下,出声道:“宋先生……”

宋庭遇忽然道:“停车。”

车子停下来后,他对陈梅道:“你在这里下车。”

“那笔钱……”

“我明天会让人拿给你。”

“谢谢宋先生。”

宋庭遇看了她一眼,在关上车窗之前道:“这件事先不要和顾东城说。”

“我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