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顾东城,你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洗完澡后,身上带着一股幽香,她从宋庭遇的身边经过的时候,就让他心猿意马了。

他放下手中的书,走过去床边,在苏冉的身边坐下来,将身体凑过去:“老婆。”

苏冉正在为今天晚上被他说智障的事情生气,现在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背对着他:“滚,谁是你老婆。”

“谁回答的,谁就是我老婆。”

苏冉:“……”

她拉上被子躺下来,宋庭遇伸手去扯被子:“怎么这么早睡?睡前我们做些有益于身心健康的运动吧?”

苏冉不用脑子都能想到这个男人在打什么主意。

她现在可不愿意搭理他,紧紧地圈着被子,就是不理他。

大概这个男人是野蛮人,还未进化,所以此刻他见苏冉不搭理他,他就开始抢被子,愣是将被子从她身上扯走,扔在地上。

苏冉气得咬牙,用脚往他身上踢去:“宋庭遇,你有毛病!”

宋庭遇及时用手按住她纤细的脚踝。让她动弹不得:“你最近是不是和陆湛他老婆待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动不动就‘滚’,动不动就说我有毛病,我有没有毛病你不知道?要不是看在你怀孕的份上,信不信我让你一天都下不了床?”

苏冉拿起旁边的枕头往他头上敲:“宋庭遇,你这个流氓,满脑子黄色思想的败类!”

宋庭遇也不去抢她的枕头,而是顺势将她压倒在床上,但又不敢往她身上用力,所以双手就撑在她身体的两侧,用鼻尖去蹭蹭她小巧的鼻尖:“还在为今天晚上的事情生气呢?好,我错了,我认错,你原谅我好不好?”

苏冉冷哼了一声,并不搭理他。她可清楚的很。这个男人此刻之所以会认错,并不是他真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只是他觉得,自己不认错的话,就休想碰她。他的认错,只是为了满足自己而已!

“别吵我睡觉!”

苏冉说完,背对着他,转过身。

宋庭遇从背后将她抱住,用手按了按她纤瘦的肩膀:“别往右边睡,对孩子不好。”

苏冉一时气糊涂了,就想背对着他睡觉,差点就忘了这回事。她听到宋庭遇这么说,赶紧转过身,而这个男人早就在等着她。所以在她一转身的瞬间,他就搂着她的腰,头就这么凑过去,吻上了让他垂涎欲滴的红唇。

苏冉的反应也是极快,用手挡在他胸膛,去推搡着他,但还是被他吻了个透彻。

偷香成功了的宋庭遇,自然是很满意的看着旁边的女人在得意的笑。

苏冉瞪着他:“宋庭遇,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宋庭遇勾了勾唇:“还是老婆最了解我。”

“我只是你女朋友。”

“那咱们明天去把证给扯了?你看,肚子里又怀了一个了,总不能让你这么名不正言不顺的跟着我吧?扯了证我们度蜜月去?”

苏冉摆了摆手:“别了,你最近一大堆事情要忙,等你解决完这些再去吧。”

“那你就是同意和我扯证了?”

苏冉点头。

宋庭遇嘴角的笑容似乎恍然大悟一般:“原来你今天晚上闹这一出,就是为了让我和你去扯证,你早说,我会满足你的,哪用得着做这些?”

苏冉:“……”

……

很多人去扯证都还要看是什么日子,选个最好的日子去扯证。

但苏冉和宋庭遇不用,尤其是宋庭遇,想去了就一刻也不能等。

只要他们去民政局扯证,他就觉得怎么都是好日子!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带着资料去了民政局复婚了!

重新领到结婚证这东西,宋庭遇竟然觉得无比激动,明明不是第一次领到了,但是和第一次那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心境。

当年他被逼着和苏冉去登记,全程冷脸和黑脸,甚至看都不看苏冉一眼,到最后拿了结婚证的时候。他也没有看一眼,必然的程序结束后,他甩手就离开。

没走多远,他还听到那些帮他们办手续的工作人员在问苏冉:“小姑娘,这真的是你的丈夫?你该不会是被逼婚的吧?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有什么苦衷的话可以和我们说的。”

可现在心情不一样,看到结婚证他就激动,拿到证的时候。他就一个劲的在那里翻看,又指着上面的照片:“今天这照片我照的不是很满意。”

坐在车里,苏冉看了一眼:“行了,很好看了。”

“我的笑容不够自然。”

苏冉也看出来了,看着他:“你是不是紧张了?所以笑的都有些僵?”

她本来只是开玩笑的一句话,没想到这个男人却点头了:“是啊。”

苏冉:“……你紧张什么?”

他们都算是老夫老妻了吧?分分合合的,最后还不是在一起了……

宋庭遇想了一下:“当时就是紧张,我终于把你娶回家了。”

苏冉摇头叹气,他们就算没有扯证,都已经住在一起了,其实有什么差别?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只是差这么两个本子而已。

“晚上请他们吃饭,你约一下。”

“好。”苏冉也想到最近田蜜都没有怎么出门,一直待在家里,这样也不是办法,趁这样的机会,大家出来聚聚,让她也能够变换一下心情,那也是很好的。

她点了点头,编辑了信息群发:“我和宋庭遇扯证了,晚上一起吃饭。”

过了一会儿,就陆续收到了回信,连田蜜也给她回了信息。

苏冉一条条的看完了,才看向驾驶座的男人:“现在去哪?”

宋庭遇转过头:“我想去一趟医院,送你回家?”

“你要去医院看陈梅的女儿么?”

“嗯。”

“我和你一起去吧。”

宋庭遇给陈梅的那笔钱,其实多多少少也算是为宋老夫人做点事,当年的事情,其实说到底,立场不同。谁也不能怪。

宋老夫人想要保护顾东城,所以才会对陈梅狠下心来。

如果她没有做这些的话,或许当年陈梅就不会被逼着吞药,她女儿现在也不会患了这样的病。

但是宋庭遇不想去责怪宋老夫人,她只是想要保护自己的外孙。

虽然其实顾东城并不值得她这么去做。

宋庭遇没有反对,开车带着苏冉去了医院,来到了陈梅女儿的病房。陈梅今天一大早就收到了宋庭遇给她的钱,此刻看到他出现,心里却觉得不安:“宋先生,你怎么来了?你是不是反悔了?”

忽然又不想给她们那么多钱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该怎么办?

宋庭遇道:“你放心,我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从来不反悔。”

陈梅松了一口气:“那你们过来是?”

“我们过来看看你女儿。”苏冉开口。

陈梅往里面看了一眼:“她之前吃了药,现在还没醒来,她最近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医生说要马上动手术了,幸好宋先生你及时借我一笔钱,不然的话,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这笔钱,我为我奶奶转交给你的,所以你不用客气。”宋庭遇缓缓开口。

陈梅点头:“谢谢,你们进来吧,但是我女儿并不知道当年的一切,也还不知道她和顾东城的关系,所以你们……”

苏冉笑了笑:“你放心好了,我们知道应该怎么做。”

他们进去了里面,看到躺在床上的年轻女孩,满脸的消瘦,因为长期待在屋内,所以皮肤很白,但却并不是健康的白色,她的皮肤呈现出病态。

大概是因为她已经睡饱了。所以这会也慢慢的醒来,看到自己病房内出现的苏冉和宋庭遇,她满脸的疑惑。

陈梅立刻走过去,扶着她坐起来:“小婉,这是宋先生和宋太太,就是他们借给我们钱的,你的手术费和住院费还有医药费,全是宋先生垫上的。”

这件事昨天晚上陈梅就和她提了一下,她立刻感激的对苏冉和宋庭遇道:“谢谢你们,宋先生,宋太太。”

“不客气,你好好的休息,等待手术,手术一定会成功的。”苏冉微笑。

他们也并没有在病房待太长的时间。陈梅送他们出来的时候,叫了一下他们:“宋先生,宋太太。”

“怎么了?”

陈梅将一个透明的小袋子递了过去:“这是小婉的头发,你们可以拿去,和顾东城验DNA,就知道我并没有骗你们,小婉真的是顾东城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宋庭遇看着她手上的透明袋子。里面就装着几根头发,他伸手拿过去:“谢谢。”

关于小婉的身世,宋庭遇没有怀疑,但是他觉得,这些头发,有人需要用得到。

……

夜晚,安城一家静吧。

顾东城在喝着酒。身边的位置却没有一个人敢坐。

因为刚刚有很多女人想要上前搭讪的,但是被这个男人羞辱了几句,最终恼羞成怒的落荒而逃,现在哪里还有人上前?

顾东城也落得个清净,他本来就是出来喝酒的,也只想喝酒。

他旁边的位置忽然坐上了人,一个酒杯放在了上面。他连抬头都懒得抬头:“滚。”

“威士忌。”旁边的人对吧台的酒保出声。

顾东城皱了皱眉,看过去,冷笑了几下:“怎么,你也出来买醉?”

“你出来买醉,我只是出来喝酒。”宋庭遇微笑了一下。

顾东城没有理会他,端着酒杯看着台上那个在唱着歌的酒吧驻唱歌手,很多年了,那个歌手还一直留在这里。

但其实她并不是一直都在这酒吧驻唱,她会全国各地的走,一边在酒吧驻唱赚钱,一边游玩,游玩了一段时间之后,又会回来,安分的在这酒吧驻唱一段时间,又会离开。

周而复始。

宋庭遇和顾东城还有陆湛,从很多年前就过来这酒吧,一直听她的歌。

现在轮到这歌手上台唱了,两人都没有出声,安静的听着她唱歌,那是一种享受。

直到她唱了几首歌,结束了今天晚上的演出,她拿着吉他离开,经过宋庭遇还有顾东城他们这边,还点了一杯酒,和他们干了一杯。

“很久没见到你们了。”

女歌手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是他们也并不知道她的名字。可每次他们到这里来,她都会过来和他们喝上一杯。

但也就一杯而已,喝完,就会离开。

现在台上又换上了其他的歌手在唱歌,安安静静的嗓音,倒是没有刚刚那女歌手的那种低沉和沧桑。

宋庭遇又点了两杯酒,放了一杯在顾东城的面前。

“前两天,奶奶的墓碑被人泼了红漆。”

顾东城只顾着在喝酒,没有太大的反应,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到宋庭遇在说话。

宋庭遇勾了一下嘴唇,继续道:“后来我找到了做这件事的人,是个中年女人,叫陈梅的,她说她当年是顾成海的情妇,之所以会往奶奶的墓碑上泼红漆,是因为她心里恨奶奶,你知道她为什么恨奶奶么?”

顾东城终于有了反应。抬头看想宋庭遇了。

宋庭遇端着酒,喝了一口:“因为当年奶奶逼她将孩子打掉,她后来当着奶奶的面吞了药,但是孩子命大,没有死,活了下来,却体弱多病。还患上了心脏病,现在就在安城第一人民医院那里躺着,等待心脏手术……”

“奶奶当时之所以会让她将孩子打掉,那是因为她不想将来你知道她和顾成海的事情,顾东城,在你的心中,顾成海是不是一个特别好的父亲?他是不是特别的爱姑姑?你没想到他也会在外面养女人吧?奶奶也不想破坏他在你心目中的形象,所以帮你解决了这一切,甚至要弄死一个未出生的孩子……”

“奶奶是造了孽,那女孩子现在还躺在医院里,要是没有钱动手术的话,活不过今年,但奶奶当年这么做,到底是为了谁?”

“顾东城,你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你胡说!”宋庭遇话还没说完,就被顾东城冷冷打断!

宋庭遇不慌不忙的,从口袋里拿出陈梅给他的装着头发的袋子,放在桌上:“我是不是胡说,你可以去验证一下,这是那女孩的头发,你拿去验一下DNA不就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