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她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界上?!/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了,当年其实姑姑和顾成海也并不是双双选择去自杀的,正确来说,应该是姑姑早有预谋,在顾成海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在车上动了手脚,抱着他一起去死。”

宋庭遇说完就将装着头发的透明袋子放在了吧台上,转身离开。

顾东城的注意力都在袋子上,他的手指握成拳头,紧紧地拽了拽,拿起透明的袋子,本来是想随便扔在一边的。

他觉得荒唐,他为什么要去相信宋庭遇所说的话?

他自己的父亲当年是什么样的人,他不是应该最清楚的么?

宋庭遇算什么东西?说他父亲在外面养女人,他就得信了?

他的印象当中,他父亲和母亲很恩爱,如果不是当年顾家出现了那种情况,宋老爷子和宋老夫人不但见死不救,甚至到了最后还落井下石,致使顾家落败的话,他的父母怎么会选择用那种极端的方式自杀?

可宋庭遇今天却过来告诉他。他父母并不是一起准备那场自杀的,只是他母亲可以准备的这场车祸而已。

怎么可能?

他父亲不可能会背叛他的母亲!

宋庭遇一定是在骗他的!

他的脑海里就来来去去的出现这句话,像是在麻痹自己一般。

可是此刻他的注意力还是被宋庭遇放在桌上的透明袋子给吸引住了,他转移不开眸光。

想要扔掉这头发,最后却怎么都动不了手。

所以,他把装着头发的透明袋子放进了衣服的口袋内,离开了。

这一天晚上,顾东城一夜都没有睡着,脑子里一直出现了很多的事情,很多的画面。

他母亲当年在自杀前的那几天内,精神一直很恍惚,经常躲在房间内哭,而且,情绪特别的暴躁。经常会在房间内哭着哭着的时候,就摔东西,还说顾成海不是人……

当时他以为这是因为顾家出事了,所以她压力过大才会那样的。

可现在才猛地想起来,似乎在那些天,顾成海也不在家。

在他母亲因为精神恍惚而经常哭闹的时候,顾成海一次都没有陪在她的母亲身边,从前他不觉得有什么的事情,如今被宋庭遇说了这么几句,他却觉得越来越不对劲。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他不想去相信宋庭遇所说的话,所以便在心里对自己说,他要求证一下,好粉碎宋庭遇的谎言。

第二天早上起来,他从头上拔出了几根头发。也装进了一个袋子里,直接开车去了鉴定机构。

等待了几天,他也接到了短信通知,让他去取鉴定结果。

取了坚定结果后,刚刚坐在车上,他就迫不及待的将文件袋给打开了,从里面拿出了报告书鉴定书来看,直接看到了最后的一栏。

他的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将鉴定书捏在手心内,揉成了纸团。

他忽然觉得心里烦躁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鉴定结果显示,他和那个叫陈梅的女人所生的女儿,就是兄妹关系。

但他还是不想相信,往日对他母亲那么好的顾成海,竟然也会在外面养了情人,而且,为了他这个情人,他竟然打算和她母亲离婚……

他记忆中的顾成海并不是这样的人。

他记忆中的父母,感情那么好。

顾成海怎么可能会背叛他的母亲,和别的女人在一块?

他靠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呼吸,当时那种溺水濒临死亡的人一样,找不到救命的稻草,所以他只能在水中拼命的挣扎。

可是没有一个人要过来将他救起来。

他不想去推翻自己脑海里一直自认为的事实,可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手上的这份鉴定书又是怎么一回事?

他痛苦了许久,闭着眼睛挣扎了许久,才让自己的情绪慢慢的得到了平复。他便掏出手机给高盛打了个电话:“帮我去查一下住在安城第一人民医院的一个叫陈婉的女孩子住在哪个病房。”

挂了电话之后,他拿过车里面的一瓶水,拧开了,大口大口的灌进自己的喉咙里。

他觉得此刻喉咙火烧般的疼痛,他声音沙哑到了极点,相信刚刚高盛在电话里已经听出来了,所以还问他怎么了……

他怎么了?

顾东城也想问问自己。他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接二连三的在他身上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这样的事情都要将他从前的所有认知都给推翻了?

他一直以来自认为的事实,到了最后,都被现实给打击的支离破碎。

他记忆中的蒋柔,是个温暖温柔爱笑的女孩,但是现实她却是个自私自利,贪婪无耻的人。

而他记忆中的父母,恩爱而感情极好,可是现在他的父亲却出现了个私生女,已经二十二岁的私生女!!

他以为他的父母是因为承受不了破产的打击而自杀身亡的,但是现在,宋庭遇却告诉他,他父母会死,全是因为他父亲背叛了他母亲,他母亲才会选择用这样极端的方式结束了两人的生命的!

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在往他预想之外的方向发展?

为什么都将他之前的认知都推得干干净净!

顾东城现在觉得很痛苦,他陷于一种极度矛盾当中,以至于他现在整个人浑身都不对劲。

他一方面告诉自己,这是宋庭遇的一个阴谋,可是一方面自己内心却似乎又已经完全去相信了事实……

如果那个陈婉并不是他妹妹的话,那么宋庭遇去哪里找到的头发?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和他有血缘关系的人,已经没有了……

宋庭遇要给他设局的话,去哪里找到的头发?

正当他的脑海里在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的时候,高盛的短信来了,给了他一个病房号。

他便立刻开车去了医院,按照高盛给他的信息找到了陈婉所在的病房。

他并没有敲门,而是在病房门外站了许久,直到病房门被打开。陈梅和医生走了出来,他们是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出来的,所以起初并没有注意到站在走廊围栏处的顾东城。

等到医生离开,陈梅转身想回去的时候,就看到了顾东城。

看到顾东城的这一刻,她浑身的血液有些冰凉,犹豫了许久。还是上前,她知道顾东城会出现在这里,那代表他也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顾,顾先生……”

顾东城阴沉着脸打量了她许久,最后出声,声音却很冷:“陈梅?”

陈梅点点头:“是的。”

“当年你曾经和顾成海在一块?”

“是。”

“就是你和你的女儿让我的母亲痛苦不堪,最后选择用那么极端的方式自杀的?”顾东城眯了眯眼道。

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代表在他的内心深处,已经完全相信了面前的事实。

陈梅听着顾东城的语气,大惊失色:“顾先生,我……,当年是我年轻不懂事,所以破坏了你父母的感情,最后让你母亲用那样的方式自杀,这些年来,这件事其实也一直都在我的心里,我一直都觉得挺愧疚的,我为我当年所做的事情对你说句抱歉……”

“抱歉?”顾东城冷笑:“我父母都死了,两条命就是因为你和你女儿而没了的,你一句抱歉就想了事?”

“顾先生,当年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确实做了伤害你父母的事情,他们的死也和我有间接的关系,我这么多年来也觉得良心不安,但是我女儿是无辜的,她那时候还没有出生,这一切她都不知道,所以。顾先生,你要做什么都可以冲着我来,但是请你放过她……”

“她还没出生,就已经逼死了我父母,所以她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界上?”顾东城阴森森的回了一句。

陈梅吓得脸色都白了,她什么都顾不得了,上前就拽着顾东城的衣服:“顾先生,你不能这么做,怎么说小婉都是你的亲妹妹?”

“亲妹妹?”顾东城像是听到什么大笑话一般,嘴角的笑意张扬而又寒冷,他将陈梅的手指猛地掰开,挑着眉道:“她算我哪门子妹妹?她有什么资格?”

“顾先生……”

陈梅清楚的很,按照顾东城今时今日的地位,想让她女儿动不了手术。那真的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要他吩咐一句,哪个医生敢为她手术?

顾东城拉开了她之后,将她推倒在地上,然后转身离开,一点也不理会她在身后撕心裂肺的哭声。

他顾东城要让所有伤害过他和他母亲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妹妹?

呵呵……

那个女孩算他哪门子的妹妹?如果不是她们母女,他的母亲会选择自杀?做了这样的事情。现在却还有脸过来求他放过她们!!

不可能!

顾东城此刻的眼眸内充满了杀意!

可在这些最初的愤怒过后,他又觉得满心的悲凉,他才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兜兜转转,来来去去,他的身边还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谁都没有为他停留。包括他的父母。

他的母亲其实也是自私的,她因为承受不了被丈夫背叛的事实,最后选择抱着丈夫一起死,可是在做这些决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

有没有想过他也需要她?

有没有想过,他们都走了,以后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他一个人了。他要怎么活下去?

这些,估计他的母亲都没有想过,因为她在自杀之前的那几天,天天将自己关在房间内,话都没有和他多说两句,她下定决心要了结自己生命的时候,也没有找他过去,和他说话,交代他什么……

什么都没有……

然后,就传来了她和顾成海的死讯。

那时候他还在学校,听到他们的死讯之后,像是疯了一样的赶回来,看到的是她和顾成海冷冰冰的躺在太平间。

宋老夫人最后也没有让他去掀开盖在他们身上的白布。

她说,他们最后的模样太恐怖,让他不要去看……

……

田蜜被几人逼到了墙角的时候,就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自从上次之后,顾东城在她面前消失了两个月的时间,如今,又出现了,又想起她了。

她想到这里的时候,浑身愤怒,浑身冰凉。

想起她了,就让这些人过来带走她。

“田小姐,顾总想见你,请你和我们走一趟。”

田蜜站在角落里:“我不想见他,你们都滚开!”

“田小姐,请你不要为难我们,我们只是听从顾总的安排。”男人见说不通,只好来硬的,其中一个人上前,用毛巾捂着田蜜的嘴,将她抗在了肩头上,巷子的外面,就有车在等他们。

很快,田蜜就被带上了车。

刚刚那手帕里有东西,所以她现在虽然有意识,但是并不是十分的清醒,双手双脚无力。

她只是知道,车在不断的开着,到了某个地方停下来,然后她又被抱了下来。

等到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首先对上的是顾东城平静没有丝毫波澜的眸子。

她顾不得脑袋的昏沉。立刻从沙发上坐起来,挥动着手臂,狠狠地往顾东城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顾东城其实明明可以躲开的,但是他并没有躲,眼睁睁的看着田蜜往自己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你这个疯子!”

她连多看顾东城一眼都觉得浪费!

她转而看向房间,打量着这里。

是顾东城住处的客厅内,她就坐在沙发上。

她心里恨得要死。真的恨不得马上一刀杀死顾东城!她一眼看到了自己的挎包,正被放在沙发上,她不动声色的靠过去,顾东城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来:“你的手机已经被我拿走了。”

田蜜气得胸腔都在剧烈的起伏,但就是不愿意再和顾东城说一句话。

太多的经验告诉她,这个男人想要做什么的时候,无论她做什么,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她不必和他浪费口水和精力。

“你不用这么害怕,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我只是想让你过来陪我一下。”顾东城的身上带着酒味,刚刚他在靠近的时候,田蜜就闻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