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我不要下辈子/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车子“砰——”的一声撞到了马路边的围栏,那一刻,田蜜没有其他的感觉,只是觉得对不起爸妈,亏欠了唐子楚的感情,但所有这些,如今她都无以再报了……

下一刻,她便觉得浑身都疼痛起来,然后,眼前的视线慢慢的模糊起来,最后,她什么意识都没有了,陷入了黑暗。

顾东城拼命的想要坐起来,想要去拉田蜜。但是他自己的身体都一点力气也没有,他根本就无能为力。

他什么都做不了,甚至最后自己也陷入了黑暗当中。

……

苏冉接到了田母的电话的时候,正在家里陪着宋维希,接到了电话,她吩咐方嫂照顾宋维希之后,连忙换上了鞋,开车赶去了医院。

她是第三个到的,田母和唐子楚已经在手术室外面。

田母拿着手帕,看着紧闭着的手术室大门,正在痛哭。

“情况怎么样?”苏冉看向唐子楚。

“还不清楚,正在手术室抢救。”唐子楚的声音沙哑起来。

刚刚大概的情况,田母已经在电话里和她说了,这些天田蜜被顾东城逼得太紧,又找不到田父,她估计已经绝望,不想再和顾东城继续耗下去,所以才会想到用这样激烈的方式抱着顾东城一起去死!!

苏冉坐在田母的旁边,用手轻拍着她的肩膀:“阿姨,别哭了,田蜜一定会没事的。”

田母声音哽咽:“那个孩子太傻了。怎么会想到要去抱着顾东城一起死?她真的太傻了,她要是有点事,我们该怎么办?我和老田就这么一个孩子……”

苏冉被她说的眼睛和鼻间都开始酸涩起来,她连忙用手揉了一下:“不会有事的。”

很快,其他的人也已经赶了过来,包括宋庭遇,林晟焕和丁岑。

田蜜的手术时间并没有维持很长的时间。手术大门很快就被打开,田母很快就上前:“医生,我的女儿怎么样?”

医生看着她:“病人受伤并不是很严重,只是腿上和手臂上受了点伤,现在已经动了手术,所以大家放心。”

听到医生这么说,大家吊着的一颗心才总算是松了下来。

田蜜很快就被送到了病房内。

田母看着田蜜。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对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了?”

刚刚医生也没有说。

田母刚想去一下医生的办公室询问一下情况,医生去自己先过来了,他过来帮田蜜检查了一下身体。

田母问道:“医生,我女儿肚子里的孩子……”

“田小姐比较有福气,孩子没事……”

田母的脸色煞白,此时此刻,她倒是希望田蜜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了,毕竟田蜜一直不想要,而顾东城那个男人也不配留下孩子。

……

田蜜在半夜的时候醒来,田母一直都在病房里守候着她。

“蜜蜜,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田蜜看着头顶上纯白色的天花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她知道自己活下来了,她没死……

其实刹车上根本就没有问题,她并没有在上面动了手脚,但是想抱着顾东城一起死,这个念头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从田家离开的那一刻,她就是这个念头。

只要顾东城死了,所有人都解脱了。

她也终于不用再面对着那个魔鬼了……

田蜜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抓着田母的手:“顾东城呢?他死了没?”

因为都是在一家医院,又都是是同时被送进来的,所以哪怕田母一点都不想知道顾东城的消息,但是这消息还是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其实顾东城没事,她还是觉得庆幸和松一口气的。

因为如果他出事了的话,田蜜活下来了,一定会因为故意杀人而被抓起来。

现在顾东城也活下来了,他们就还有回转的余地。

田母拍了拍田蜜的手背:“他没死,他活下来了……”

田蜜满脸的失望:“他怎么不去死……”

田母看着女儿消瘦的小脸道:“蜜蜜,你怎么这么傻?抱着顾东城去死就能解决掉所有的问题了?顾东城他哪里值得你用自己的这条命去换啊?你真是的。以后不要再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让我和你爸爸怎么办?我们就你这么一个孩子。”

“可是我没有别的办法……”

“会有的,一定会有的,以后不要再这样了。”田母道。

田蜜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想到了一件事。用手按着自己的小腹。田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拉开她的手:“孩子没了……”

这是田母思考后所做的决定,田蜜是她女儿,她太了解她,要是被她知道孩子还在的话,估计马上就要去手术拿掉孩子,可是她已经问过医生,现在她刚刚车祸,又经过这么一场手术,不建议马上去做流产手术。

医生的建议是,让田蜜先好好的休息,流产手术的事情,要等等。

所以,为了田蜜的身体着想,田母只好编了这么个谎言,她可不想自己的女儿再出什么事。

等到她的身体好转了,再过来手术吧。

现在没有别的办法!

“真的?”

田母点头:“真的。”

田蜜松开了手,躺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可是爸爸怎么办?”

“好了,你才刚刚手术完,别想太多,还是好好的休息吧,妈妈今天晚上在这里陪着你,对了,你想吃东西么?小唐他回去买了,他一会就会过来……”

田蜜摇头:“我不想吃。”

病房的门在这个时候被人从外面敲了几下,唐子楚打开门进来了,手上提着打包的盒子。

这么晚了。很多宵夜的地方都已经关门,他不知道跑了多少地方才买到一碗粥的。

“你醒了。”

田蜜看着他:“你回去休息吧,我没事了。”

唐子楚将粥放在桌子上:“那你一会要是饿了,记得吃。”

田蜜点了点头,闭着眼睛。

“阿姨,我走了。”

“小心开车。”田母吩咐道。

唐子楚开了门出去,病房外面有椅子。他在那里坐了下来,靠在椅背上。这椅子正对着田蜜的病房,里面发生了什么,他都能及时知道。

他并不打算离开,现在已经凌晨两点了再等等天就亮了,他只需要在这里度过几个小时就可以了。

昨天晚上唐子楚买的粥,田蜜没有吃。因为她一点胃口都没有,到了第二天早上,粥已经馊掉了。

田母叹了叹气,打开了病房门,要拿这碗粥到外面去扔了,没想到开了门就看到了靠在走廊椅子上睡着了的唐子楚。

西装被他脱下来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田母心疼极了,连忙走过去。用手拍了拍唐子楚的肩膀,唐子楚惊醒。

“阿姨。”

“你昨天晚上怎么没有回去?”

“我在这里看着一点比较放心。”

田母长叹一声:“我下去给你们买点早餐,你帮我进去看着蜜蜜吧好么?”

“好的。”唐子楚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往病房走去。

他将拎着的外套放在了一边,拉过旁边的椅子,放在病床的旁边,坐了下来。

田蜜还没醒来,但是睡的也并不安稳,眉头在紧紧地皱着,唐子楚最看不得她这样,所以伸手轻按了一下她的眉头。

她慢慢的醒了过来,看见唐子楚,她有气无力的:“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唐子楚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在外面睡了一夜,所以笑了笑道:“不怎么睡得早,所以便过来了,不在你的身边,我不放心。”

田蜜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唐子楚将她的手握住:“昨天我接到了阿姨的电话,开车过来医院的时候,差点崩溃,你在手术室里面。我在外面,那短短的几个小时,对我来说,也像是度过了漫长的一辈子一样,田蜜,你不能出事,否则,我怎么办?”

田蜜抹了一下眼睛,看着这男人:“你知道昨天在我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我在想什么么?”

“想什么?”

“我在想,我对不起我爸妈,我亏欠你的感情,这辈子是还不了了,只能等下辈子了……”

“田蜜,我不要下辈子。”他顿了顿:“那太远了,我只要这辈子。”

田蜜看着他,眼眶渐渐地红了……

其实她不太知道,唐子楚对她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因为最初的时候,她太爱顾东城,自然看不到别的男人。

后来她和顾东城闹成那样,她本来心如死水,她慢慢的发现唐子楚对她的感情,但是她并不想接受。

因为感情这种东西,她轻易不敢再去触碰。

可是有时候有一些感情,它会慢慢的植入你的骨血当中。

大概她对唐子楚的感情就是这样的……

不知不觉中,她发现,她已经这么在乎他……

……

顾东城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很久的梦,这个梦让他差一点醒不过来,他在梦中被人紧紧地掐着脖子似得,想要找个人救救自己,旁边站了很多人在围观,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手拉他一把。

他们都在冷眼旁观。

在梦中他都能感觉到自己那么的孤独……

他终于挣脱掉在梦中紧紧掐着他脖子的人了,也终于挣脱了梦境,醒了过来。

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但牵扯到了自己身上挂着的针头,他痛的皱着眉心。

“顾先生,你暂时还不能起来,你需要躺下来好好的休息……”门口有护士推了门进来,看到他想要扯掉点滴的针头,吓得连手上的托盘都扔了,跑了过去。

“和我一起呗送过来的那个人呢?”

“顾先生是说田小姐么?”护士问道。

顾东城点了点头:“她怎么样了?”

“田小姐也没事了。”

顾东城见护士要离开。他身上没有什么力气,但是还是用尽全力去抓住护士的手臂:“她肚子里的孩子呢?”

护士因为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本来就吓了一跳。

顾先生,我不知道……”

“高盛,高盛!!”

顾东城大声对着门口喊道,护士皱了皱眉:“顾先生,这里是医院。请您安静一点,门外没有人。”

顾东城太着急的想要知道他的孩子有没有事了,所以当下就拔掉了手背上挂着的点滴,摘掉了呼吸器,从床上下来。

他坐在副驾驶座,受的伤远比田蜜要严重,本来就暂时还不能下床的,所以此刻他脚一着地,因为身上没有力气,所以他直直的跌倒在地上。

护士惊叫一声,连忙过去将他扶了起来:“顾先生,你没事吧?你不能就这么起来的,你怎么还将针都拔了?你情况很严重!”

“滚开!”

顾东城挥舞着手,想要自己站起来,想要去了解一下田蜜的情况。

“顾先生,你再这样我要叫医生过来了!!”

高盛走了进来,连忙将顾东城扶到了床上去:“顾总,你怎么样?”

顾东城抓住高盛的手臂:“田蜜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

“顾总……”

“到底怎么样了?!!”

“我去打听了一下,顾太太肚子里的孩子,好像没了……”

顾东城的眼睛忽然就布满了血丝,下一刻。他大叫一声,挣扎着要从床上下来,但是被高盛和护士紧紧地按在床上,护士又出去叫了医生过来。

顾东城被打了镇定剂才慢慢地安静下来。

他昏睡前最后的念头是,他的孩子,没了……

顾东城醒来后,让人找了一张轮椅将他推到了田蜜那里去。

田母见到他过来。紧紧地挡在田蜜的面前,唐子楚也警惕的看着他。

顾东城冷笑了一下,对田蜜道:“我们的孩子还在不在?”

田蜜看着他,眉眼之间全是讥讽:“顾东城,都这个时候你还在挂念着孩子,你应该早就知道孩子已经没了吧?你不知道,知道孩子没了的那一刻,我有多开心,为你怀过孩子,是我这辈子最恶心的事情!!”

田母一点也不奇怪顾东城打听到田蜜已经没了孩子的消息,因为她做了这个决定后,便和众人说了,宋庭遇让人去医生那里交代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