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顾东城叫你过来的?/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东城的身体本来就虚弱,他还是强撑着过来这里的。

从高盛那里得知田蜜肚子里的孩子没了,他却不肯相信,一定要亲自过来问问田蜜,一定要从田蜜的嘴里得到确切的消息。

此刻听到田蜜这么说,他整个身体像是被掏空了般,他承受着巨大的打击,双腿一软,浑身哆嗦颤抖。

如果不是被放置在轮椅上的话,他整个人就要倒在跌倒在地上的。

高盛看他连气都快要喘不过来,连忙道:“顾总,你怎么样?还好吧?”

他看向跟着一起过来的小护士:“你去叫一下医生。”

“不用!”顾东城大声道。

他在强忍着这一切,指着田蜜道:“田蜜,你敢杀了我的孩子。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田母一听这话,心里不安起来:“你想怎么样?”

顾东城冷笑了一下,吩咐高盛将他推回去。

“顾东城,你把我爸爸还给我!”田蜜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来,但是顾东城再也没有回过头来。

田母心里着急:“怎么办?顾东城是不是要对你爸爸做什么?”

田蜜心里也着急,掀开被子要从床上下来,唐子楚连忙阻止她:“你去哪?你现在脚受伤了,不能到处跑……”

唐子楚的话还没说完,田蜜就打断了:“那就给我弄一张轮椅来,我要去找顾东城。”

“不行!”田母首先出声:“你不能去找他,我不会让你去找他的,每一次和他见面,你都受到伤害回来,我怎么可能让你去找他!!”

“妈,可是爸爸他……”

田母红了眼睛:“总会有办法的,你爸爸和他无冤无仇,顾东城不会真的杀了他的……”

她这其实也是在安慰自己,安慰别人而已。

准确点来说,就是在自欺欺人……

顾东城的心狠手辣,她不是没有见过。

他明明是爱田蜜的,是在乎田蜜的。可是为了将她留在身边,竟然都能给她注射毒品,看着她毒品发作,她竟然都能那么冷静……

说他是魔鬼,真的一点都不为过……

“阿姨,田蜜,你们放心。我这就去找叔叔,一定会把他找到的。”

“你有我爸爸的消息了么?”

唐子楚迟疑了一下,最终道:“有点线索了……”

田蜜盯着他的眼睛:“真的?”

“真的,我这就去……”

唐子楚说完,离开了病房。其实顾东城将田父藏在了哪里,他们经过这几天的搜索,寻找。还是有一点线索的。

田父应该还在安城,只是到底在安城的哪里,他们却还没有找到。

而顾东城刚刚那样子,像是疯了一样,所以唐子楚很清楚,他很有可能在盛怒之下,什么都做得出来。

现在再去找田父,他怕来不及。

他便往顾东城的病房里走去,高盛在门外,看到他过来,自然拦住:“顾总不想见你,马上走。”

“我有话和他说。”

“什么话?”

“我要见他。”

“很抱歉,我们顾总需要休息,他并不想见你。”

唐子楚沉默了一下,对高盛道:“他是不是让你去处理田叔叔?”

高盛抿着唇,没有开口。因为刚刚在推他回来的路上,他确实有这样的想法,他在田蜜病房里所说的话,也是这个意思。

只是因为他的身体太虚弱,所以他话还没有来得及吩咐,就晕倒了过去,现在医生正在里面对他进行抢救。

“你其实还有时间。”高盛往病房看了一眼道:“顾总情况挺严重的,他还没有具体的吩咐我们做什么。”

苏冉当初裸照的那件事,唐子楚就知道高盛这个人虽然跟了顾东城多年,但并不像是他一样的泯灭人性……

很多事情上,他还是有一点良知的。

“谢谢。”唐子楚知道这已经是他给自己最大的帮助了。

知道田父不会马上出事,他们就要抓紧时间去寻找他,趁着现在顾东城还在医院里。

……

顾东城觉得自己再一次从鬼门关里走了回来。

从田蜜病房里回来。他浑身没有力气,意识都开始模糊,他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但是他还活着。

他睁开眼睛,看着头顶上纯白色的天花板,看了许久,忽然对着门外大声道:“高盛!”

高盛连忙从外面走了进来:“顾总,你醒了。要不要吃点什么?我叫人去打包了……”

顾东城无力的抬起手打断了他的话:“你帮我去做一件事。”

高盛听到这话,身体忽然紧绷了起来。

他预想到顾东城要叫他去做什么事:“顾总,您吩咐。”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帮我去杀了田蜜的父亲,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我要知道,他已经并不在这个世界上……”

“顾总,这个……”

顾东城转过头看着他:“怎么,不愿意?”

“顾总,这么做的话,顾太太不会原谅你的……”

顾东城的声音很冷酷:“我不稀罕她的原谅,她恨着我最好,她敢又一次弄死了我的孩子,我就让她为此付出代价……”

“但是顾总,您不是也很在乎顾太太的么?您……”

“高盛,我在吩咐一个人在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不喜欢他问东问西,也不喜欢他犹豫不决,你要回答我的只有一个字。”

高盛知道自己现在别无选择:“是。”

“他就在xx”顾东城说出了一个地址,并且拿出了一把钥匙放在桌上:“这是那房子的钥匙,你马上去准备准备。”

高盛走过去,拿过钥匙走出病房,只觉得现在手上拿着车钥匙,掌心全是濡湿的汗水。

他开车回了家,找到了他收藏了很多年的一瓶酒带走,又去外面打包了点吃的东西,然后才开车前往顾东城所说的那个地址去。。

独门独户的一栋楼。

门外有人在候着,高盛用钥匙打开了门。走进去。

为了防止田父逃走,所以门窗全部上锁,他几乎算是插翅难飞。

田父就在客厅内坐着,看到有人进来,他以为是那些给他送吃的人,所以并没有理会。

“田老先生。”高盛进了客厅,将带过来的酒和吃的放在了茶几上。

田父看了一眼:“今天怎么这么丰盛?”

高盛找来两个杯子。倒了酒在里面,放了一杯在田父的面前:“田老先生,我们喝一杯吧。”

田父打量了高盛一下:“你是顾东城身边的那位助理吧?”

高盛点头。

“顾东城叫你来的?”

“是的。”

“他叫你过来做什么?杀了我么?”

没想到田父会这么说,高盛的身体一僵。

田父冷笑:“你不说我也知道,前几天那些人进来,也就是拿了吃的进来而已,放在桌子上就走。你今天过来了,不但带了酒,还去外面打包了吃的东西,准备坐在这里和我聊天,聊完杀了我?还是准备将什么东西下在酒里或者是饭菜里?”

“田老先生……”

田父摆了摆手:“对于生死这事,我到了这个年纪了,也看的很透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我女儿以后过得好,我就心满意足了,顾东城带走我的时候,就说了,只要蜜蜜为他将那个孽种生下来,他就会放我出去,现在他叫你过来解决了我,这就证明蜜蜜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已经没了,我高兴的很!”

“顾东城那种人,怎么配得上让我女儿为他生孩子?!”田父眼睛里充满了恨意:“他这辈子都不配拥有自己的孩子,哈哈哈……”

田父说着,主动伸手拿过酒杯,和放在一边的那杯碰了一下:“我这个人喜欢喝白酒,洋酒这还是第一次喝,我尝尝……”

田父喝了一口,品尝了一下:“不错,但还是白酒好喝……”

高盛将打包来的饭菜摆到田父的面前:“田老先生,别只顾着喝酒,吃点菜。”

田父夹了一筷子菜看了几眼:“这菜里不会真的有毒吧?”

“没有。”高盛老老实实的回答,其实他都还没想好到底要怎么做……

老实说。他是下不了手的。

其他的事情,他可以去做,毕竟顾东城对他有恩,但是唯独杀人的事情,他并不想参与进来。

那相当于完全是将自己的后路给堵死了。

他还有个妹妹要养的,如果他出了什么事,他的妹妹怎么办?

可是顾东城偏偏却叫他来做这件事。

“那你打算用什么办法来杀了我?顾东城吩咐你用什么办法?”

“田老先生,现在不说这个,我们来喝酒。”

田父点了点头:“我也不喜欢谈论这个问题,我只有最后一个要求,别让我痛苦,你们痛快点就行。”

高盛长叹一声:“我会的。”

“那谢谢你了,小伙子。”田父顿了顿:“顾东城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光是身上的命案就背负了几条,他倒真的胆大包天,真的以为自己能够一手遮天?他觉得杀个人就跟杀只蚂蚁一般,只要他高兴,什么都做的出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宋老夫人那案子,迟早会水落石出,顾东城很快就要受到报应,他的下场我是等不到了,但我在下面等他。”

对于生死,没想到田父能看得这么开,高盛觉得此刻心里复杂的很。

他跟在顾东城的身边,自然知道,最近他所接受的打击接二连三的,而他所做的事情,也越来越离谱,真的就如田父所说的,只要他高兴,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顾东城夺走了整个宋家,现在权势滔天,可是宋庭遇也并不是好惹的。再加上还有丁家那边和林家那边。

林晟焕自从和丁岑订婚后,整个人像是开了挂似得,手段和以前大不一样,林天佑被他逼得几乎要进入绝境了。

这么多人都在和顾东城对着干,顾东城到了最后真的有胜算的把握么?

真的能将这些人都压制住么?

以前高盛从来都不去想,可是今天听田父说了这番话,他却在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了。

他是不是应该为自己着想一下?

他也并不想让自己的身上背负着命案。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田父一个人已经将瓶子里剩下的酒全部都喝完了,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

“田老先生……”高盛用手推了一下田父的肩膀,但是他没有什么反应,看来是真的醉过去了。

高盛则坐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在发呆。

他这么坐着,一直坐到了晚上,天色渐渐地晚了。

顾东城给了他一天的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了半天的时间,但是他还没想到自己要怎么做!

高盛看着墙上挂着的钟,心里一直在七上八下的,而后,他用力的闭了闭眼,拿出了手机,编辑了条信息发了出去。

弄完这些之后,他在房子里找到了几瓶酒,坐在沙发上都喝光了。

房子里有动静,其实他是有意识的,但是他并没有醒来。

等到第二天早上,他醒来的时候,田父已经不在了,桌上和地毯上还留着空瓶子。

……

田父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还能见到田母和田蜜。

他宿醉醒来的时候,人就在医院的病房内,田母正在帮他擦着脸,见他睁开眼睛,无比的激动:“你醒了。”

田父愣了半天:“这是怎么回事?”

顾东城不是让高盛过去将他杀了的么?

他怎么又回来了?

“是小唐找到你的,你怎么喝的醉醺醺的?”

唐子楚也在病房内,田父还看到了田蜜坐在病床上。脚上还打着石膏:“蜜蜜这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一言难尽,到时候再告诉你,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好么?”

“还好。”田父觉得自己能够回来,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小唐啊,谢谢你,本来顾东城已经让人去处理掉我的,我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们。对了,蜜蜜,你是不是拿掉了孩子?”

“那傻丫头本来想抱着顾东城一起去死的,没想到最后两个人都活了下来,顾东城见没了孩子,这才恼羞成怒的。”

田父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田蜜肚子里还有孩子这件事,田母当着她的面当然不能说,只能找个时间再告诉田父了,不管怎么样,现在他人能回来就是最大的幸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