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顾东城,愿赌服输/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维希,维希……”苏冉看到宋维希的模样,只觉得呼吸都急促起来,但是顾东城已经将宋维希抱了起来,他身后就是窗户,只要他一个转身,就能将宋维希从窗户上扔下来。

他们都不敢乱来,就怕此刻会将顾东城给惹恼了。

“顾东城,你先放维希下来,我们不过去,我们不会过去的……”苏冉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宋维希在害怕的颤抖,害怕的哭。

顾东城挑了挑眉,没有说话,当然,也没有放下宋维希。

他看到宋庭遇和苏冉着急的样子,当然是觉得特别的开心的,又怎么可能会随便将宋维希放下来。

只听到后面有脚步声传来,唐子楚总算也已经到了,站在了宋庭遇的身旁。

“顾东城,我们人已经全部到了,你想干什么?别浪费时间。”宋庭遇抿了抿薄唇。冷声道。

他只想快速的解决好了,宋维希等不了太久,他现在已经害怕的不行。

这个孩子小小年纪就经历了太多这样的事情,让作为父母的他们,怎么能不心疼?!

顾东城没有说话,而是招呼了一个手下过来从他手上接过宋维希,他则拿着枪在慢慢的走来。站在了宋庭遇他们的面前,微笑:“我们来玩个游戏怎么样?”

“顾东城,你想玩什么花样?!”唐子楚忍无可忍,这个男人每次都拿小孩女人来做挡箭牌,现在心里似乎越来越变态,根本就将人命视如草芥!

这样的事情,顾东城做了不是一次两次了,而是无数次!

顾东城勾了勾唇,拿着枪靠近,唐子楚以为他想做什么的时候,他反转了一下手中的枪,忽然举高了手,用枪把狠狠地往唐子楚的头上敲了一下。

唐子楚惨叫一声,抱着头蹲在地上。

顾东城用手指着唐子楚:“我就喜欢玩花样,唐子楚,你可以不玩,不玩的话我现在就了结了你!”

当疼痛总算是慢慢的缓了缓,唐子楚又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的额头有鲜红的血顺着肌肤流下来。

宋庭遇看了唐子楚一眼,对顾东城道:“开始吧。”

顾东城指了指宋庭遇,唐子楚和自己:“我们三个人玩。”

宋庭遇巴不得他将苏冉排除在外,所以点了点头:“好。”

他松开紧握着苏冉的手:“就站在这里,别怕。”

顾东城为了能安静的玩游戏,让人将宋维希的嘴巴给封了起来,他找到了一个啤酒瓶,拿在手上,看着宋庭遇和唐子楚:“俄罗斯转盘,玩过没?会玩么?”

这是一个残忍的游戏,谁没有什么事会玩这个?

宋庭遇和唐子楚自然是听过的,只是都没有玩过就是了。

他们点了点头。

顾东城兴趣很大:“我们就玩这个。”

连顾东城在内,他的人,一共有四个人,每个人都拿着枪。

他们对此也满怀兴趣,站在原地,但是都盯着顾东城在看,眼眸里也闪现出兴奋的光芒。

顾东城先在地上坐了下来,他指了一下满是灰尘的地面:“坐。”

宋庭遇和唐子楚都在地上坐下来,三个人围成了一个圈。

顾东城用枪轮流在宋庭遇和唐子楚的身上指了一下:“你们两个都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厌恶的人,一个,宋庭遇,算是我的宿敌,一个,唐子楚,你抢走了我最爱的女人的心……”

顾东城的话还没说完,唐子楚就冷笑道:“顾东城,你也配说爱田蜜?”

顾东城转过头看向唐子楚:“我怎么不配说爱她了?”

“如果你真的爱她,你会舍得伤害她?你会一次又一次的将她逼入这样的境地里?顾东城,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说爱田蜜。”

顾东城用枪指着唐子楚:“那你有资格了?这么说,你很爱田蜜了?愿意为了她连命都不要了?”

“是。”

宋庭遇注意到在唐子楚说这个字的时候。顾东城的眼眸倏地危险的眯了起来,手指还扣动了手枪上的扳机。

他伸手按住那支枪:“不是说要玩游戏?还不开始!”

顾东城的注意力终于转了回来:“好,那我们玩游戏。”

他将啤酒瓶放在地上,将手上的枪打开,留下了一颗子弹,将手枪里其他的子弹全部都倒了出来。

他冷静的看着宋庭遇和唐子楚:“轮流旋转酒瓶,酒瓶口对着谁。这一局,谁就拿起地上的手枪朝自己开一枪。”他顿了顿:“明白了么?”

宋庭遇没有说话,先按着地上的酒瓶在旋转,那当酒瓶停下来的时候,酒瓶口刚好对上自己。

顾东城拿起地上的枪扔给了宋庭遇。

宋庭遇拿着枪,眸光暗暗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苏冉被一个男人拦着,用一支枪在对着,宋维希被一个男人抱着靠近窗口,除了顾东城,还有一个男人拿着枪在看着他们。

宋庭遇知道现在不是机会,他要是乱来的话,顾东城的人会将宋维希扔下楼,也会对苏冉开枪。

顾东城双手摊了摊:“怎么还不开始?还在犹豫什么?”

苏冉看着宋庭遇慢慢的举起手,一颗心都悬在了嗓子眼里,似乎马上就要跳出来一般。

宋庭遇毫不犹豫的朝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

空枪。

这一枪没有子弹。

他看了顾东城一眼,将枪扔在了地上。

第一枪空枪,估计顾东城觉得很正常:“游戏玩的越久才越刺激,要是你这一枪就被打中了,那就不好玩了,接下来。唐子楚来吧……”

唐子楚抿着唇,转动了一下酒瓶,他心里在默念着,让酒瓶口对着顾东城。

但似乎他的心声上天并没有听到,等到酒瓶停下来的时候,那酒瓶口对着的却是自己。

顾东城得意的看着他。

唐子楚别无选择,只能拿起枪对着太阳穴开了一枪。

又是空枪。

游戏还在继续。

第三局,顾东城旋转酒瓶,又摇到宋庭遇,他拿着枪对着太阳穴开了第二枪。

游戏越下来,越紧张。

第四局,宋庭遇旋转酒瓶,摇到的是顾东城,这一枪,依旧是空枪。

第五局,摇到的又是宋庭遇了。

已经到了第五枪,中枪的几率是二分之一,当宋庭遇拿起手枪的时候,每个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大家都屏着呼吸。

苏冉眼眶通红,摇着头:“不要,庭遇……”

宋庭遇看了她和宋维希各一眼,扣动扳机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当听到枪声在响的时候,苏冉双腿都软了,差点就栽倒在地上,但是看到宋庭遇缓缓放下来的手,枪又被他放在地上。

她知道。宋庭遇这一次,还是躲过了。

最后一句,顾东城旋转酒瓶,他看了众人一眼,拿着酒瓶快速的旋转起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这上面。

最后,酒瓶从快转慢,缓慢的停下来,酒瓶口伴随着所有人的呼吸,最终慢慢的指向顾东城。

唐子楚将左轮手枪递给顾东城:“来吧,这最后一枪。”

顾东城没有伸手去接。

宋庭遇拿过去,微笑:“怎么?不是你说要玩的?现在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玩不起了?”

“顾东城,愿赌服输。”

顾东城盯着宋庭遇手掌心上的手枪在看。慢慢的将手举高了,想要拿过去,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拿。

“顾先生,你应该遵守游戏规则。”顾东城的一个下属道。

顾东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嘴角勾了一抹阴险的笑:“我才是游戏的主导者,我说游戏怎么玩的,就是怎么玩的。现在我说游戏结束了,它就是结束了……”

说完,他快速的拿起宋庭遇手上的手枪,对着宋庭遇开了一枪。

苏冉眼睁睁的看着他开枪,眼睛瞪得大大的……

但是令所有人惊讶的是,这一枪,竟依旧是空枪!

就连顾东城也觉得奇怪了。他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枪,又掰开了来看里面的子弹,里面确实没有了。

刚刚他们玩了六局,全部都是空枪!

这怎么可能?

宋庭遇从另一只手中拿出一颗子弹:“你在找这个?”

原本应该在手枪里的子弹,现在却在他的手上!!

顾东城冷着脸:“这子弹怎么会在你手上?”

宋庭遇眉眼间全是讥讽:“顾东城,怎么能指望你说话算数?怎么能指望你愿赌服输?”

顾东城脸色难看,将地上的酒瓶往一旁踢过去,酒瓶被他踢到了墙上,碎了!!

顾东城看向宋庭遇,冷笑:“你倒是挺了解我。”

宋庭遇从地上站了起来:“了解你不需要时间和精力,因为你顾东城就是这么一个人。”

“我们来玩第二个游戏怎么样?”

唐子楚沉声道:“有必要么?顾东城,你根本就不会遵守有些规则,所以还有必要玩?”

顾东城从手下那里拿过一支手枪在把玩着:“怎么没有必要?你们现在除了陪我玩游戏还有别的选择么?”

顾东城也不等宋庭遇和唐子楚说话,只让人将苏冉也带到了宋维希那边。

宋维希一看到她,更是挣扎着要过去。

最终被他挣扎开,苏冉蹲在地上将他抱住,并且撕开他嘴上贴着的胶布。

“维希……”

宋维希哭得声音都沙哑:“妈妈……”

苏冉将他紧紧地抱住:“别哭,没事的,维希,我们不会有事的……”

顾东城拿着一支枪往苏冉和宋维希那边靠近,用枪分别在苏冉和宋维希的头上指了指:“不如还是刚刚那个游戏,但是这回玩的人,变成你老婆和儿子,怎么样?”

“顾东城!!”宋庭遇怒道:“你有什么事冲着我来,要玩什么游戏我奉陪到底,别扯上他们。”

“不,扯上他们才能从你脸上看到精彩的表情,你的老婆和儿子。总要死一个,我要你亲眼看着他们死,有时候活着比死还痛苦,宋庭遇,我要你经历这种痛苦。”顾东城又让人拿了一个酒瓶过来,放在宋庭遇的面前。

“你来扔酒瓶,我来帮你扣扳机。”顾东城阴测测的笑了。

宋庭遇盯着地上的酒瓶,怎么下得了手?

顾东城喊道:“快点,宋庭遇,要不然我就将两个都给杀了!”

苏冉抱着宋维希,闭着眼睛,不敢看面前这一切,她知道宋庭遇现在内心是怎么样的煎熬。

她同样也是!

可无论如何,她不会让她的儿子死!

宋庭遇拿起地上的酒瓶在旋转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手都有些颤抖,眼前的视线也有些花。

他捏了一下眉心,让自己稳定心神。

酒瓶停下来的时候,酒瓶口指向的是宋维希,顾东城大笑着对着宋维希的后脑开了一枪。

宋维希吓得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着。

苏冉搂着他,不断的安慰着他:“不怕,爸爸妈妈在这。维希不怕……”

“继续。”顾东城对于这个游戏意犹未尽。

宋庭遇低下头继续拿着酒瓶,眼睛往唐子楚那边看了一眼,唐子楚点了点头。

他慢慢的旋转着酒瓶,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酒瓶身上的时候,他忽然又将酒瓶拿起来,在电光火石之间往身后的人的脑袋狠狠地敲了一下,那人始料未及,跌倒在地上。而几乎在同一时间,唐子楚也趁人不备的时候,用脚将身后的一个男人勾倒在地上,他按着他的手腕往墙上猛烈的撞击了好几下,枪终于掉在地上。

男人没了枪,只能和唐子楚赤手空拳的搏斗。

在唐子楚对付这男人的时候,宋庭遇已经开始对付第二个男人,顾东城的枪现在就在地上,他用来玩游戏了,他想从地上捡起枪,但被宋庭遇一脚踢走。

现在顾东城的人,只有一个人还有枪的,他掏出枪对着宋庭遇:“别动。”

宋庭遇冷静的看着他:“你帮顾东城有什么好处?他能给你多少钱我双倍给你,还有。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最讲究的是信誉,但别忘了顾东城没有信誉,他并没有愿赌服输,游戏就想玩下去有什么意思?他怎么都不会有事……”

看男人的眼神,顾东城知道他有些动摇了,他现在手上没有枪,他想在男人转身之前将宋维希抱起来放在窗边。但是苏冉早意识到他的意图,所以死死地抱着宋维希,不让他抱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