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她为什么要去见顾东城?/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警察很快上来,看到了在这里的惨况,他们立刻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宋庭遇和顾东城都被带上了救护车。

当时将顾东城抬上去的时候,他尽管已经昏迷了,但手却还紧紧地扣着田蜜的脚踝,医护人员用了些力气才将他的手拿开的。

苏冉和宋维希跟着宋庭遇离开,田蜜和医护人员去将唐子楚扶起来,他大腿处中了一枪,情况也还挺严重的,伤口不断的往外流着血。

在救护车上,医生就给唐子楚简单的包扎了下,但子弹还未取出来,需要到医院里面才能取出来。

唐子楚紧紧地握着田蜜的手,看着她,没有说话。

田蜜也在看着他大腿处的伤口:“疼么?”

唐子楚摇了摇头:“刚刚以为你要被顾东城带走了,那时候比较疼。”

田蜜对他笑了笑,没有说话。

……

宋庭遇早已经昏迷过去,因为子弹打中的是胸膛,还是在心脏的这边,所以他的情况很严重。

苏冉跟着上救护车,亲眼看见医生帮他戴上了氧气罩。她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感觉到他的手一点力道都没有。

宋维希浑身狼狈,穿的衣服早就被灰尘染的脏兮兮的,头发也乱糟糟的,身上还有很多的血迹,但是他却乖巧的站在苏冉的旁边,不吵不闹。

连护士也道:“这孩子真乖。”

要是别的小孩子经历了这样的事情。现在不知道害怕成了什么样子了,但是他却乖巧的陪在他妈妈的身边,跟着爸爸一起去医院。

苏冉看着宋维希:“维希,你再叫一下妈妈。”

宋维希立刻道:“妈妈。”

苏冉微笑,她的维希是真的好了……

宋维希眼睛很红,他指着宋庭遇:“妈妈,爸爸他……”

苏冉没等他将话说出来,立刻接过他的声音:“爸爸一定会没事的,因为他舍不得维希和妹妹,还有妈妈。”

母子俩陪着宋庭遇去了医院,陆湛早就在那等着,他是这个医院最年轻的权威外科医生,他今天是宋庭遇的主治医生。

苏冉和宋维希一直跟着手推床跑,直到宋庭遇被送进了手术室,那扇大门也被紧紧地关上。

林晟焕和丁岑很快赶了过来。

苏冉不愿意宋维希陪着自己在这里一直等,他今天所经历的事情已经够多了,现在应该回去休息。

她拜托丁岑:“岑岑,麻烦你帮我送维希回去,方嫂在家等着他。”

丁岑点了点头,弯下腰来揉了下宋维希的头:“维希,跟我回家好不好?”

宋维希摇头,紧紧地挨在苏冉的身边:“我不走,我等爸爸出来。”

丁岑叹息一声:“嫂子,要不就让维希留在这里吧……”

苏冉点头,拉着宋维希在椅子上坐下来。

丁岑道:“嫂子,庭遇哥一定会没事的,你别太担心了。”看看苏冉此刻的脸色,太苍白了。

“我和男主去给你们买点吃的,维希肯定饿了很久了。”

从中午被抓走到现在,外面的天都黑了,宋维希一点东西都没有吃。

苏冉点头:“麻烦你们了。”

乔青在这个时候也听到了消息,硬撑着身体赶来看看情况,但是宋庭遇还在手术室里面,还没有出来。

丁岑挽着林晟焕的手臂走进了电梯,她此刻看了一下林晟焕:“维希的那个家庭老师,抓到了么?”

林晟焕点头:“顾东城给了她一大笔钱,她也没有逃跑,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就在医院里,好像是她妈妈动手术需要钱,她知道自己不可能逃得掉,所以很冷静的跟着我走了。”

“她为了她母亲的病,就能枉顾别人的生命了?维希怎么说也是她的学生,还那么喜欢和信任她,她竟然做出这种事,我不能放过她。”

林晟焕知道自己的未婚妻就是这性格,他笑了笑:“你想怎么样?交由你处置。”

丁岑认真的想了想,最终还是道:“交给警察吧,她这算是绑架,将来不会轻判。进了监狱里,她一个柔软的大学生,不会好过,男主,你知道么?在监狱那种地方,什么人都有,在女子监狱里。有长的漂亮的,被看上了,会被骚扰的,我瞧那老师肯定会被那些人看上,还有男监狱啊,你知道吧,长的好看的,别人会让他捡肥皂。”

林晟焕皱了皱眉:“什么是捡肥皂?”

丁岑指着他:“我就知道你不知道……”她踮起脚尖在他的耳畔说了几句话。

林晟焕个恍然大悟,其实他是知道这些事的,听也听过,但是倒是没有听过别人用捡肥皂这三个字。

“岑岑,这些话你哪里听来的?”

“你别管。”丁岑笑眯眯的,过了一会她又拍了一下手:“要是顾东城被送进牢里,不知道会不会要捡肥皂,不过他是要死刑的,但在死刑之前,应该能捡捡肥皂吧?要不我让人安排一下。”

林晟焕实在是无奈了:“你别乱来。”

……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手术室的大门终于被打开,看到陆湛出来,苏冉立刻上前:“阿湛,庭遇怎么样?”

陆湛微笑:“手术很成功。很幸运,子弹和心脏擦肩而过,要是再偏一点点的话,就危险了,不过现在还没度过危险期,只要他能够在明天醒来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我现在让人推他到病房休息,最好不要太多人跟着进去。”

苏冉连忙点头:“我明白。”

苏冉转过身道:“妈,你先回去病房里去吧,你也在这里很长时间了,田蜜,你帮我送送我妈回去,你们都回去吧……”

丁岑道:“嫂子,有什么事你给我们打电话。”

“我会的,岑岑,麻烦你帮我送维希回去。”

宋维希还不愿意,苏冉在他说话拒绝之前就道:“维希,你听话,先回家去,爸爸这边没什么事了,你回家去,明天早上再过来好不好?”

宋维希沉默了一下,终于点头:“好。”

大家都陆续的离开了,苏冉跟着宋庭遇进了病房,她站在病床前看他,觉得他脸上还有血迹,所以去洗手间弄湿了毛巾出来坐在椅子上帮他擦拭着脸和双手。

“宋庭遇,你一定要醒过来……”

这天晚上。苏冉拉着宋庭遇的手说了很多的话,她才发现,他们从认识到结婚,到现在,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

二十岁认识他,二十一岁为他生下宋维希,到现在她二十七岁,为他怀了第三个孩子。

已经过去了七年。

苏冉就这么拉着他的手,陪着他,一直到了凌晨五六点的时候才趴在床上睡着了。

宋庭遇是在早上七点多醒来的,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苏冉,他抬起手放在苏冉的头发上。

门在这个时候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进来的是陆湛,因为宋庭遇现在的情况。所以他昨天晚上手术后也没有回去,就睡在了办公室,现在醒来第一件事便是过来看他。

宋庭遇将手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他知道苏冉昨天晚上肯定一直在陪着他,很晚才睡着。

陆湛放慢了脚步走进来,声音也很轻:“感觉怎么样?”

宋庭遇点头表示自己很好,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他指了一下苏冉:“帮我将她抱到床上来。”

陆湛放下手中的东西。撩起袖子,动手将苏冉抱起来放在床上,过程中,陆湛因为不小心,让苏冉差点就醒了,宋庭遇阴沉的瞪了他好几眼。

陆湛放下了苏冉后,一脸的无辜:“虽说你老婆是挺瘦的。但是别忘了现在她怀孕!”

宋庭遇指着门口,做了个“滚”的嘴型。

陆湛冷笑:“忘恩负义的东西,别忘了昨天是谁将你从鬼门关里拉回来的,要不是我,你现在就去和死神见面了,还能在这里依旧用这样的眼神瞪着我?”

苏冉听到声音,慢慢的醒来,第一反应便是从床上起来,惊喜的看着宋庭遇:“庭遇,你醒了?”

她有些疑惑:“我怎么会在床上?”

将苏冉弄醒了,宋庭遇的眼神此刻是怎么样的,可想而知,陆湛只想逃为上计,他轻咳了几声:“那个,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们了,苏冉,你看着点宋庭遇,要是有什么事的话过去叫我一声就行,我先走了……”

他说完,赶紧跑出病房,怕慢一点的话,会被宋庭遇的眼神给秒杀了。

苏冉观察了一会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看了看宋庭遇:“你让阿湛把我抱上来了?”

“他一点力气都没有。”宋庭遇一脸的嫌弃:“简直不是男人。”

苏冉无奈的笑:“这话你别让他听到,听到了他和你拼命,昨天晚上他担心你,都没回家,留在办公室睡觉的。半夜还过来看了你好几次。”

宋庭遇冷哼了一声,看苏冉想要从床上下来,他立刻伸手按住她的肩膀:“你要去哪?”

“我下去啊。”

“别下去了,就躺在这里,时间还早,再睡一会。”

“我到沙发那边去睡。”

宋庭遇的态度却很坚决:“就睡在这里。”

“碰到你伤口怎么办?”而且她现在的身材也笨重,要是真的弄到了他的伤口就不好了。

“不会,你就睡在这里,我想抱着你睡。”

苏冉无奈,只好又躺了下来,但是她动作小心翼翼的,宋庭遇才刚刚醒来,身上也没有多少的力气,她小心的挨着他,伸手解开了他病号服,查看他的伤口。

但是也并不敢太用力。

“老婆,我现在还受着伤,你这样挑逗我不太好。”宋庭遇的声从头顶上传来。

苏冉瞪了他一眼,伸手将他的衣服给扣上扣子。

“维希呢?”

“我让丁岑带他回去了。”

宋庭遇点了点头:“他能说话了……”

“对,他说话了,昨天陪着我一起在外面等你的手术。他说了很多话的,他好了,他走出来了。”苏冉说起这事的时候,还觉得眼眶温热的。

以前的宋维希,又回来了。

“顾东城呢?”

“我从阿湛那里听到一点消息,他没有死,昨天和你一起被送到医院来的,他也手术了,好像也度过危险期了,不过那一枪本来就是打中他的背部,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的。”

宋庭遇点点头,低下头亲了一下苏冉的额头:“睡吧,再睡一会。”

……

顾东城知道自己没有死,他知道自己被抓了回来的话,就没有活路了,他那时候还在想,宁愿那一枪打中的是他的胸膛,而不是后背。

他宁愿死,也不愿意被接下来遭受那么多。

他此刻脑子昏昏沉沉的,却又忽然想到了一件事,田蜜的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真的还有……

他强撑着想要坐起来,但是因为身体没有什么力气,所以差点跌在地上。

进来的医生和护士看到了面前的一幕,面面相觑,他们走过来将他扶起来放在床上:“顾先生,你现在需要好好的休息。”

“麻烦你们,帮我去一个叫唐子楚的病人那里找一个叫田蜜的人。我想见见她。”

医生沉默了一下,点点头,他没有说话,帮顾东城检查了身体。

……

田蜜接到传话的时候,确实在唐子楚那里。

唐子楚也听到了医生的话,他看着她。

田蜜脸上听了传话,她面无表情的:“我都能知道顾东城找我过去所谓何事,他想让我将孩子留下来。”

“你会过去么?”唐子楚看着她道。

田蜜摇头:“不会。”

她为什么要去见顾东城?

顾东城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和她有什么关系?

田蜜顿了顿:“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田父田母也过来了,唐子楚的父母并不在安城,他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所以也没有将中枪的事情告诉他们。

田父田母早将他当成自己人,早上早早去超市买了食材回来给他熬汤,现在弄好了就带过来。

田父刚刚好听刚刚的话。

“蜜蜜,你和别去见顾东城!”

田蜜无奈的笑了:“爸爸,我没想去。”

“那就好。”田母也出声道:“顾东城的事情,现在和我们毫无关系!他这个地步,也是他咎由自取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