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林先生,余生请你多多指教/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蜜这么说,苏冉也跟着在旁边点头,要是丁岑现在就将礼物给拆开了,那丢人的是她们两,可要是过了今天晚上再拆开,似乎又失去了她们原先想给她买这礼物的意义。

看这两人都是这样的反应,丁岑更加的好奇了,手指扯着礼物盒上面的缎带:“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特别想看看。”

“不行!”苏冉和田蜜在同一时间大声制止,这新娘化妆间不是只有她们几个人,还有其他人的,化妆师,丁岑的伴娘团什么的,闻言,都转过头看着她们。

苏冉忙道:“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还不准备准备嘛。拆礼物的事情,不着急,回去再拆吧。”

“可是我特别着急,你们都送的礼物这么大盒,我特别的想看看里面是什么。”

苏冉和田蜜正在无措的时候。化妆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进来的是婚礼的策划人:“丁小姐,准备好了么?马上要开始了。”

“好了。”丁岑马上道。

她总算是将手中拿着的两个礼物盒子放了下来了。

因为丁岑的父亲已经走了,所以这次带丁岑走上红地毯,将她的手交到林晟焕手上的人。是丁振业。

尽管丁岑和丁振业不合,但是他们的血缘关系还是实实在在的,而且,哪怕是不合,也不需要在外人的面前表现出来。

丁振业现在就在外面等着了。

今天婚礼的小花童是宋维希和希暖暖。两人一人穿着黑色的小西装,一人穿着白色的蕾丝公主裙,手里都拿着一个篮子,里面装满了玫瑰花瓣。

苏冉现在肚子越来越大,弯下腰都觉得困难。她又想帮宋维希将黑色的领结戴上,宋维希指了指希和:“妈妈,让希阿姨帮我戴。”

希和从苏冉手中接过领结:“我来吧。”

田蜜觉得自己被忽略了,很不满意:“怎么不叫我帮你戴。”

宋维希笑嘻嘻的:“我信不过田阿姨你的手艺。”

“……”田蜜气愤:“冉冉,你们家宋维希越来越像宋庭遇了,你到底管不管?!”

苏冉笑道:“本来就是宋庭遇的儿子,像他才好。”

田蜜:“……”

希和帮宋维希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整理了希暖暖的裙子,希暖暖特别的臭美:“妈妈,我美么?”

“美。”

“我穿成这样,是不是像在和维希哥哥结婚的?”

还没等希和说话,宋维希就开口了:“你想得美!”

宋维希说完,就走到门口去了,因为他现在已经长得很高,所以已经够着去将门打开了,还很轻松的,开了门,他就先走了出去。

希暖暖看着他就这么离开了,一脸的委屈,扁着嘴马上要哭似得:“维希哥哥就这么讨厌我。”

苏冉怕她真的哭了:“不是。暖暖,阿姨和你说,维希哥哥那是害羞了,真的,他是特别容易害羞的。刚刚我看到他脸红了,不信一会你出去看看。”

希暖暖立刻破涕为笑:“真的?”

“真的,我发誓。”

丁振业在门外,敲了敲门:“岑岑,好了没?我们要出去了。”

“好了。”

“暖暖,快去找维希,你们两要走在前面,记住啊,到了地毯的那一头,要一直撒着玫瑰花瓣啊,懂了么?”

“妈妈,我知道了,你和爸爸在下面等着我,记得帮我拍照。”

“放心吧,我们会的。”希和微笑:“爸爸还拿了摄影机过来。说要拍下来的。”

“太好了。”希暖暖总算是心满意足,欢快的跑出去找宋维希了。

丁岑也准备好了,要出去了,她深深地呼吸一下。

门外,在等着她出去的丁振业笑的满脸的慈祥,好像真的很欣慰也很为自己的侄女高兴似得,田蜜看着都觉得假,她悄悄地走到了丁岑的身边,用下巴点了点丁振业:“他送你出去的,你会不会觉得膈应?”

“会啊!”丁岑笑的无懈可击:“可是你们都别忘了,我是演戏高手,要是我也进了娱乐圈,你以为所谓的影后轮得到别人拿么?全是我好嘛,她们根本就只能靠边站。”

“好了,知道你厉害了。快点出去了,晟焕估计在外面等着着急了。”苏冉笑道。

“我又着急又紧张又兴奋怎么办?我还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呢,之前订婚都不会啊。”

苏冉失笑:“我相信晟焕也是和你一样的心情,去吧。”

丁岑点点头,在伴娘的陪伴下慢慢的走了出去,挽住了丁振业的手臂,往婚礼现场走去。

宋维希和希暖暖手上拿着花篮,分别走在两边。

林晟焕在红毯的尽头等着,白色的手工西服,显得特别的温润俊朗。

而丁岑则白色的露肩婚纱,画着精致的妆容,美艳的不可方物。

等到终于走过去了,丁振业将丁岑的手交到了林晟焕的手上,拍了拍他们交握在一起的手:“好好对她。”

林晟焕点头:“我会的。”

交换了戒指之后,丁岑小声道:“林先生。余生请你,多多指教。”

林晟焕愣了一下,微笑:“林太太,余生也请你,多多指教。”

“亲一个!”不知是谁。忽然大叫了一声。

因为来的本来就是相熟的人,所以很多东西也无需太顾忌。

林晟焕捧着丁岑的小脸,低下头,在大家的欢呼声中,和丁岑来了个热辣辣的法式热吻!

全场的气氛更加的激动了起来。

看到刚刚林晟焕对丁岑的热吻,田蜜有点惊讶,她小声的对苏冉道:“冉冉,真没想到,晟焕现在竟然变成这样了,你说他晚上回去要是看到丁岑穿成那样,会是什么反应?”

苏冉摇摇头:“我也好奇。”

“真想叫丁岑将他的反应给拍下来。”

“你别做梦了,人家的闺房之乐会让你知道。”

他们的话,站在苏冉旁边的宋庭遇也听到了,他揽过苏冉的腰:“话说,你们到底买了什么东西送给丁岑他们?”

苏冉微笑:“秘密?”

“想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是不是情趣用品?”

苏冉讶异的睁大眼睛:“你怎么知道的?我买回去的那天你偷偷拆了礼物来看了?”

宋庭遇冷哧了一声:“我才没有那么无聊,我有脑子的。”

他边说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苏冉:“……”意思是在说她没有脑子么?

……

尽管他们已经尽力的将婚礼简单化了,可是丁岑晚上回去还是觉得累极了,她踢掉了高跟鞋,摊在床上就不想动了。

林晟焕从外面进来,坐在床上,用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很累?”

“嗯,特别累,以后再也不结婚了!”

“胡说些什么,你这一辈子就只有这么一次婚礼,怎么还会有?”林晟焕用手敲了下她的额头。

“那是,我刚刚胡说的。”丁岑笑眯眯的:“我就一次就够了,折腾不起来。”

“你要是累的话,先躺一会,我先去洗澡。”

“好。”丁岑无力的摆摆手。

她趴在床上,无意中看到床头柜上放着的两个盒子,想起来这是苏冉和田蜜在婚礼开始前送给她的,还千叮万嘱的让她到了新婚之夜再打开的。

她那时候就很好奇了,现在不就是新婚之夜么?

她来了兴趣,连累也不觉得怎么累了,连忙从床上坐起来,走过去将两个大礼盒拿过来,放在床上,扯开缎带,打了开来。

第一盒她拆开的是苏冉给她送的情趣内衣。

她将小小的两件拿了起来查看,是她的尺寸,只觉得这么看着,自己的鼻血都要喷出来似得,要是林晟焕看见她穿,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她笑嘻嘻的将内衣放下来。又打开了田蜜那个盒子,里面是什么护士服还有各种工具什么的……

她只看了一下,马上就明白过来。

她自言自语道:“嫂子和田蜜真心太了解我了,送的东西这么合我胃口。”

她马上将身上的婚纱给脱了下来,穿上情趣内衣,穿上护士服,拿着听筒,坐在床上等林晟焕出来。

浴室的门终于被打开,林晟焕用毛巾擦拭着头发从里面走了出来,只一眼,他就愣住了,毛巾都惊得掉在了地上:“你怎么穿成这样?”

丁岑朝他缓缓走来,在他面前前后的转动了一圈:“嫂子和田蜜送给我的礼物,好看么?”

“她们为什么送一套护士服给你?还这么裸露!”

丁岑气结:“林晟焕,你是真的不懂还是装不懂?这是情趣啊情趣!!懂不懂!”

林晟焕在她殷切的眸光之下,摇头。

丁岑气得脸都红了,指着他一时话都说不出来:“得,没得玩了。”

她气呼呼的往床那边走去,又趴在了床上,拉上被子将自己盖住。

过了一会儿,林晟焕过来扯被子,她不想理他:“此人已死,有事烧纸!”

林晟焕将她的被子扯开,握着她的手:“护士,我难受,快帮我看看。”

丁岑疑惑的转过头,下一刻就猛地扑过去,将林晟焕压倒在床上,自己则坐在他身上,打开他的浴袍,笑的阴测测的:“让护士姐姐来帮你诊断一下到底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