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只需要一个眼神,她们会自动贴过来/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希暖暖见希和僵在原地,又不说话,以为她没有听到自己刚刚所说的话,便又重复了一遍:“妈妈,叔叔渴了,他说想喝水!”

希和回过神来,连忙从地上捡起来她刚刚掉落下来的毛巾,转身朝茶几那边走去。

她能感觉到,身后那道灼热的眸光一直都落在她的身上。

希和觉得浑身不自在,看护已经煮了水,她洗了个杯子,回来倒水。

慕初城怎么会看不出来希和的不自然?

只是。他们认识?

希和倒好了水,深深的呼吸了几下,转身走过去将水杯一言不发的递给慕初城。

慕初城沉默的接过去,即使是在喝水的时候,狭长的桃花眼依旧在盯着希和看。

希和不知道在五年后再见,她应该如何开口,是不是应该先打招呼?

正当她不知所措的时候,希暖暖对着慕初城出声了:“叔叔,对不起,我爸爸撞到你了。”

“你爸爸?”慕初城性感的薄唇张合了一下,他又看了眼希和,他还以为是这个女人撞到他的。

希暖暖点头,歪着小脑袋,忙着介绍她的家人:“是啊,我爸爸他叫沈先非,我叫希暖暖,我妈妈她叫希和,我奶奶她叫周珍。我小姨她叫希杭……”

这就是希暖暖,简直就是自来熟,一兴奋起来的时候,说起话来就没完没了了,怪不得宋维希小小年纪也嫌弃她啰嗦。

希和也不知道她到底像谁:“暖暖!”

“希暖暖,你姓希?”慕初城靠在床头处,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玩味的光芒,明明爸爸姓沈,小女孩却跟着妈妈姓希。

希和为了避免希暖暖说再多的话,可能也是她自己心里深处在害怕着什么吧,她将希暖暖从椅子上抱下来:“暖暖,你先去沙发那边写作业。”

“我不嘛,妈妈,我还没和帅叔叔说完话呢。”

“希暖暖,你要是不听话的话,晚上我不给你做宵夜了。”

这一招十分的凑效,希暖暖立刻摇头晃脑的:“我听话!”

她马上抱着自己的小书包一溜烟的跑到了沙发那边去。

希和对着慕初城刚想说话的时候,他开口了:“希小姐,我的东西呢?”

他指的是他的衣服之类的,昨天晚上沈先非到处翻找了一遍他的衣服之后,随手将衣服丢在了病房角落的一张椅子上。

希小姐?

不知为何,从他嘴里出现这个称呼,希和觉得心头有怪怪的感觉袭来。

而且他看她的眼神,好像完全在看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一样……

他好像不认得她了……

这个念头一出现,希和觉得有一丝窒息的感觉。

她走过去将衣服拿过去递给慕初城,他翻找了一下,主要是找那手机,但手机碎了,他眉心皱了皱。

病房的门在这个时候被人打开,沈先非走了进来,希暖暖朝他打招呼:“爸爸。”

沈先非并没有理会她,而是来到了希和旁边站住,看着慕初城:“这位先生,你记得你亲人朋友的电话号码么?打个电话回去吧,你身上没有任何的证件,手机也坏了。我们都不知道怎么联系你的亲人好友,手术费和住院费我们都已经替你交了,但是……”

他话还没有说话,就被希和冷冷的打断:“沈先非,你够了!”

沈先非觉得希和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有给自己好脸色,他脸上的表情也不好:“我让他通知家人朋友这很奇怪?”

“沈先生。”一道微微沙哑的声音传来。沈先非疑惑的看过去,指了指自己:“你怎么知道我姓沈?”

“那不重要。”慕初城一只脚打着石膏,觉得怎么看怎么丑,还不方便,他真想扯了石膏扔了,便说是此刻,他躺在床上也觉得不太方便,他捏了下硬邦邦的石膏,修长的手指指了指沈先非,似笑非笑:“是你昨天晚上撞的我吧?”

“我……”沈先非稳了稳心神,想到虽然昨天晚上因为喝的酒确实是少,而且按照希和所说的去做,后来并未被警察查出来他酒驾,但是这场交通意外该怎么样,很大取决于这个男人。

“昨天晚上下了雨,我怎么知道你突然出现!”沈先非嘴硬。

“我是突然出现的么?沈先生你自己清楚的很,我这么大个人你都没看见,昨天晚上喝酒还是嗑药了?无论是酒驾还是毒驾。哪一样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想不想尝尝牢里的滋味?”

这个男人明明说起话的时候嘴角是带笑的,但是眼神却又锐利无比,看似优雅矜贵,骨子里却又透出一种危险。他刚刚动手去扯石膏的时候,沈先非注意到了他手背上有个纹身。

沈先非此刻都觉得有些慌了,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撞到了个什么人……

“你听好了,我没喝酒也没嗑药!”沈先非死要面子,不肯这样就退缩:“总之,你应该马上给你的家人和朋友打电话。”

“那怎么办呢?”慕初城状似十分的苦恼和无奈:“昨天晚上那场车祸,让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我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沈先非大吃一惊:“你失忆了?”

慕初城点头:“有可能。”

沈先非脸色更难看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不知道要赔多少钱。

希和对沈先非道:“你先带暖暖回家去吃饭吧。”

“那你呢?”

“我等一下再回去。”

沈先非只能妥协,带着希暖暖先离开了。

希和想起慕初城自从醒来还没让医生来看过,所以她又去找了医生过来,医生帮他详细的检查了一番,确定他的头部并没有受伤。

希和站在病床前看慕初城:“你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慕初城嘴角噙着抹笑。答非所问:“我叫慕初城。”

“我问你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希和检查这个问题。

慕初城用手撑着下巴,他手背上的纹身,小小的一个,类似一团火焰,此刻显得特别的醒目:“希小姐,你以前认识我?”

希和微笑,眉间带着淡淡的讥讽:“慕先生,你不像会用这么老土搭讪方式的人。”

“是不会。”慕初城轻抚着嘴唇,狭长的眸子依旧凝着她美艳的脸在看。

真是天生的尤物,此刻明明脂粉未施,可不知道把多少女人都比了下去。

“我一般看上的女人,只需要一个眼神。她们会自动贴过来。”

希和将自己的包拿上,一边的眉毛淡淡的挑起:“不知道是慕先生的魅力大,还是那些女人比较肤浅。”

其实她自己清楚的很,慕初城就有这个本事。当年她还不是对他狂追猛打的。

“你去哪?我饿了。”慕初城在她背后出声。

“看护一会就回来了,我让她去给你买点饭。”

慕初城拒绝,毫不客气的下命令:“我不吃外面的东西,脏!你给我从家里拿饭过来。”

闻言希和转身,看了他一眼,没有出声。这么多年,这个男人的性格一点都没变……

“好,那你等着。”

慕初城盯着她苗条的背影,嘴角玩味的勾起来。

希和刚走没多久。病房的门再一次被人打开,进来的是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看起来有些壮硕的男人。

“慕少,我们来晚了,抱歉。”

慕初城眼皮轻轻地掀起来:“你们确实是来晚了,二十个小时后才找到我,这效率。怎么配为慕家效力?”

男人立刻恭敬的低下头:“确实是我们的错,慕少。”

慕初城正在百无聊赖的翻看刚刚希暖暖不小心落在这里的一本幼儿英语书,他摆了摆手:“英同,没有下次。”

“是,慕少。”

被称为英同的男人四处打量了一下这病房,很简单并且很普通的病房。从墙壁可以看得出来,有些老旧了。

虽然在寸土成金,医院病床紧缺的情况之下,一般人能住上一个单人病房已经要花费不少,可是他们的慕少哪里是一般人?

住在这样的地方,简直是委屈和降低了他们慕少的身份!

“慕少,我马上联系医院的负责人,让他们给您换一间病房。”

“不用了,这里很好。”

英同以为自己听错,对于养尊处优的慕初城来说,他竟然认为这里还不错?!

要是以前,他哪肯住下来?

但英同吃惊归吃惊。可不敢问原因:“那慕少,您还没吃东西吧?我马上让人给您带吃的过来。”

“不用了。”

“慕少吃了?”

慕初城摇头:“有人会给我送吃的。”他说着抬起头:“这几天没什么事你们给我少出现在这里,有什么事我会主动联系你们。”

“慕少,这……”

慕初城的眼神忽然锐利起来:“没听懂我的话?要我再说一次?”

“听懂了。”英同连忙道。

慕初城下一秒脸上马上露出微笑:“那还不快滚。”

“是!”英同不愧为慕家训练有素的人,连“滚”都滚的快速也不含糊。

……

希和回到家,大家都吃完了饭。她掀开电饭锅,里面已经没有饭了,对于这些,她一点也不意外。

周珍和沈先非都不会给晚一点回来的她留饭的,又好几次她晚上加班回来,饿了。都是冲泡面吃的。

要是她一个人的话,还能下点饺子充饥,但是想到医院里的慕初城,她便拿出米,在冰箱里找到了点食材准备做点简单的饭菜拿过去。

一抹小小的身影打开了厨房的门,希暖暖在门口叫她:“妈妈。”

希和低下头:“怎么了?”

“我给你留了饭。”希暖暖一溜烟的跑去餐厅那边,用力的掀开餐桌上面的盖子,指着上面的一个白色的碗:“看,这是我给你留的饭,妈妈,你快过来吃,不用煮了。”

希和走过去看了一下。一碗饭,上面放着青菜和肉。

希暖暖坐在椅子上等待她的表扬。

希和失笑,她弯下腰亲了希暖暖的脸蛋一下:“妈妈谢谢你啊,暖暖真乖。”得了表扬的希暖暖笑的眼睛都弯了:“妈妈,你快吃。”

“我去吃饺子吧,这个我拿过去给医院的叔叔吃。”

希和的话音刚落,一道尖锐的女声响起来:“什么?你现在还要去给他送饭?我听先非说他说自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我看他就是故意装模作样的!就撞了一下竟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他是碰瓷的吧?装失忆是吧!想讹钱?我说希和,你怎么回事,都在他身上砸了多少钱了,你还想继续砸下去?我们家没那么多钱!”

希和将希暖暖抱回了房间,让她自己画画,出来的时候特意将房间门关上,她看着面前嚣张跋扈的中年女人,声音讥讽:“钱是我的,我想怎么花那是我的事。”

她说完,拿着餐桌上的碗进了厨房,放在微波炉里热了一下。又倒了水,将速冻饺子放进去煮。

“你的钱?”周珍出了名的泼辣,怎么肯饶过希和,现在人已经跟着来到了厨房门口:“你有脸说这话!我儿子的钱放在你那里了,你真当是自己的钱?”

希和冷笑了下:“你儿子什么时候给过我一分钱?你们住我的,穿我的,用我的,还不满意?那行啊,赶明天就搬出去吧,我这座小庙容不下你们这两尊大佛,你儿子赚的钱多,他能让你住上大房子的,何必屈尊住在我这里?”

周珍泼辣,可希和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的嘴也是伶牙俐齿的,此刻说出这番话,气得周珍脸都憋红了,她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就摔倒在地上,沈先非听到声音出来看是怎么回事,看到这场景,他连忙上前将自己的母亲扶到沙发上去坐:“妈,您怎么样?”

周珍嚎啕大哭起来,她指着希和:“儿子,你听到了,那女人她说你软弱说你无能,说你吃她的穿她的用她的,她还黑心的想要气死我,气死我她就开心了!”

“妈,您消消气。”沈先非用手拍着周珍的后背。

这样的场景,并非第一次上演了,希和端了饺子出来,冷静的坐在餐桌前吃自己的晚餐。

她越是这样,沈先非就越是气愤,他松开周珍,往希和那边走去,猛地抓起她的手:“希和,给我妈道歉,马上道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