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如果不是因为救你,我会连个男人都当不成?/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希和看着沈先非放在自己手腕上的手,皱了皱眉:“松开手!”

“给我妈道歉。”沈先非指着半躺在沙发上的周珍,眼神严厉。

希和眼神清冷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挑了挑眉:“我难道说错了?我说错哪句话了?沈先非,你和你妈已经住进来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来,你做了什么?你甚至连份正经的工作都没有去找?不是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么?我这里一共有三个房间,但自从你和你妈过来后,两个房间都被你们住了,我和暖暖住在一个房间。小杭她放假回来也只能和我们挤在一个房间里,你们似乎还不觉得满意,既然这么委屈的话,为什么不搬出去?外面不是更好!”

“还有,医院的事情到底是谁造成的?你喝了酒撞了人,拍拍屁股就走人,留下我来替你收拾烂摊子,现在有脸责怪我在他身上花钱?行啊,那明天开始我不花钱了,我让医院将他赶出去,我看看你沈先非是不是会被送进去牢里溜达一下!”

被戳到痛处的沈先非怒的眸子都猩红了,他用力的拽着希和的手臂,将她拽着进了房间。

希暖暖听到外面的争吵声,已经搬了凳子站在上面,将门打开了。一出来就看到沈先非将希和拖进房间的画面,她连忙跑过去:“爸爸,你干什么?你放开妈妈!”

希暖暖拖住沈先非的一条腿,但是这个男人像是失去了理智似得,竟将希暖暖一脚甩在地上。

“暖暖!”希和大叫一声,想要挣脱开沈先非的手,但是无奈力气不够,幸好希暖暖没有什么大碍,她很快又爬起来。

希和就这么被沈先非拖拽着进了他的房间,他为了防止希和离开,上了房间的锁。

希和冷冷的盯着他看:“你想干什么?”

沈先非一言不发的拖着希和往床边走去,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将她压倒在床上,将她的双手反剪握在头顶上,捏着她的下巴,亲吻她的嘴唇……

希和双手不能用,用脚踢着他的大腿,他又喝了酒,所以满嘴都是烟酒味。

希和闻着只觉得作呕,她不断的偏转着头去躲避沈先非的嘴。

“沈先非,你最好把我放开!”

沈先非哪里会听她的,按着她乱动的双腿,嘴唇往下去啃咬她脖子处娇嫩的肌肤。

但哪怕是在这样的时候,沈先非的眼神都十分的冷静,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欲。

沈先非抓着希和的手往下,他冷笑道:“感受到了么?都这样的时刻了,我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是为什么?希和,你不会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救你,我会连个男人都当不成?”

希和觉得眼睛酸涩的很。房顶的灯光刺激的她眼睛都要睁不开。

她的脑海里闪过五年前所发生的事情,当时她还怀着希暖暖的,和沈先非争吵之后离开,一辆车朝她开来,她当时僵在原地来不及躲闪。追出来的沈先非将她推开了,他被撞上了。

沈先非在医院躺了一个月,能走能吃能喝,身体完整,但是却被医生诊断出失去了男性功能。

希和很清楚,当时如果没有沈先非的话,她会出事,希暖暖也许就来不到这个世界了……

这也是为什么一个多月前周珍和沈先非母子找过来的时候,她让他们住下。

“还有。”沈先非指了指门外:“不知道你怀的谁的野种,当初为何答应和我结婚?是不是想让我喜当爹?”

“我似乎在婚礼的当天晚上就告诉了你,我怀孕了,我承认我利用了你,但后来我给了你们二十万……”

“二十万!”沈先非大声冷笑:“我从前那么爱你,希和,你答应和我结婚。我高兴的要发疯了,但是新婚之夜你却告诉我你怀孕了,还说你会和我离婚,离婚后会给我补偿,你觉得二十万就能收买这一切?”

希和没有出声。

这件事上,一直是她利用了沈先非,当年慕老夫人逼得她无路可走,希杭又生了重病需要动手术,只有慕老夫人能救她,她去求她,她也答应了,但条件是让她找个男人结婚,沈先非那时候在追她,她短时间内找不到人,所以便利用了他。

新婚之夜她将事情摊开和沈先非说了。也是那时候和沈先非大吵了一架,她离开了,因为情绪低落,没有注意看路,差点被车撞上,只是后来被追上来的沈先非推开,她才没事。

沈先非被诊断出因为那场车祸失去了男性功能后,周珍和沈先非恨她入骨,将她赶了出去。

希和拿着仅剩下的钱带着希杭来到了安城,这么多年一直生活在这里。直到上个月,沈先非和周珍又找了过来……

她与沈先非尽管没有任何夫妻实质的关系,但是还有两个本子,在法律上他们还是夫妻。

门外不断的传来敲门的声音和希暖暖的哭声,希和将沈先非推开,从床上起来,拿了被扔在地上的T恤穿上,赤着脚去打开了门。

门外,希暖暖哭得双眼红肿,一脸小脸上。挂满了泪痕,看希和出来,她立刻扑到她的怀里,抱着她:“妈妈,你没事吧?”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身上还一抽一抽的,看起来可怜极了。

希和将她抱起来往她们的房间走去,越过周珍的是,她冷冷的哼了一声,大概在她的心里。她是认为儿子已经将希和给制服了。

希和懒得和她去计较,抱着希暖暖进了房间,关上了门,拿过纸巾帮希暖暖将眼泪擦干净。

希暖暖小手握着她的手:“妈妈,爸爸打你了?”

“没有。”

“可是我听到你们在里面大吵,你们肯定打架了。”

“没打,也没吵架,我们只是说话的时候声音大了点而已。”希和帮她将眼泪擦干,安慰她道。

希暖暖明显不相信:“你撒谎。”

虽然希暖暖平常性子总是温吞吞的,但是到底是那个男人的孩子。基因摆在那里,还是很聪明的。很多时候希和撒谎,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希和心里微叹了下:“暖暖,你还小,大人之间的事情你不懂。”

“爸爸回来之后。你们总吵架,爸爸和奶奶好像也不喜欢我。”

希和帮她擦拭了一下小脸和小手,把她抱在床上:“好了,别想太多,反正你永远是妈妈和小姨的心肝宝贝。知道吧?”

希和很清楚,她总有一天是要和沈先非离婚的,她不可能这么和他过一辈子,何况,希暖暖又非沈先非的孩子,所以不必让她太在乎他的想法。

只有她和希杭才是永远陪在她身边的人。

“知道了。”希暖暖总算是慢慢的止住了哭声,趴在希和的怀里渐渐地睡着了。

希和也觉得眼皮沉重,稍一不注意就要睡着了,但是她忽然想到还在医院的慕初城!

他还在等着她的晚餐!

她差点就忘了这回事!

希和小心翼翼的将希暖暖拉开放在床上,帮她拉上了被子盖上。开了房间的门走出去。

外面,沈先非和周珍已经不在客厅里,估计都回去了房间睡觉了。

时间已经不早,希和将饭放在保温盒里面,觉得菜有点少,又找出两个鸡蛋煮熟了一起带过去。

其实她知道即使慕初城什么都不做,但是他的人还是会很快找到他的,他也根本不用担心吃饭什么的问题,但是,她还是来了……

她想,要是万一慕初城的人还没找到他呢?

到了医院,希和在病房门外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道好听的男音:“进来。”

希和看房间就慕初城一个人:“看护呢?”

“我让她走了。”

“你怎么让她走了?”

“我不喜欢房间内有陌生人在。”

希和:“……”她已经很确定了,慕初城不记得她了,虽然她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无论如何,现在的她,对于他来说,也算是陌生人吧?

“吃饭了没有?”

“这话我得问你,希小姐,我的晚餐呢?我等了你两个多小时,你是看你丈夫没把我撞死,所以你现在想把我饿死?”

“……”

希和拿着保温盒走过去,将东西放在碗里,递给他:“抱歉,出了点事,我来晚了。”

慕初城这个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少爷,虽然青春期的时候,叛逆的很,打架斗殴上夜店泡妞什么都做,后来也做过很多危险的事情,但唯一有一点的是,他可从来没有在衣食住行上面亏待过自己。

现在看着希和递给自己的东西,米饭上面沾染到了菜式,所以变得黄黄的,青菜放的时间久了,变得青黄青黄的,上面还有肉和黄色的什么东西。

“这是人吃的?”慕初城的嫌弃,从眼神就能发现。

“不吃拉倒!”

希和伸手想去抢饭碗,这饭还是希暖暖用尽心思给她留的,她没舍得吃,给他送来了,他倒好,竟然嫌弃起来了!

慕初城在她的手伸过来之前,已经动了筷子将一个青黄的青菜放进嘴里,又吃了两口饭,然后笑道:“你要想吃的话就吃吧,如果你不介意我口水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