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我是你想打就能打的?/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希和站在原地无语了一会:“你自己吃吧。”

慕初城勾了勾唇,微笑了一下,其实最后饭也没有吃多少,可能实在是吃不下去。

希和了解他,知道那些放了许久的饭菜确实不怎么合他的胃口,她一言不发的从袋子里拿出两个鸡蛋,剥了壳,放在碗里:“你把这两个吃了吧。”

慕初城挑挑眉:“你这么晚了还出来给我一个陌生人送吃的,现在又给我将鸡蛋壳都剥了,你老公会不会吃醋?”

希和收拾着东西拿去洗手间冲洗,没有理会他。

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把两个鸡蛋给吃了。看来确实是饿了,又吃不下刚刚的饭菜。

“慕先生,你记起来你的亲人朋友的电话了没有?打过去给他们吧。”希和拿出手机递给他。

慕初城看了眼她的手机,伸手拿过,在上面点了几下,忽然又放下来,看着她:“我暂时记不起来。”

希和知道他是故意的,哪怕他慕初城记不起来他那些手下的电话号码,但是慕家的人肯定早已经来找过他。

只是她不知道他为什么故意这么做?

希和拉过椅子坐下来:“慕先生,我们谈谈吧。”

慕初城这会在认认真真的盯着她的脸在看,这张脸真是越来看美,只是,眼睛好像肿了点。

慕初城半眯着眼沉思了一下:“和你丈夫吵架了还是打架了?”

他的眼睛还是这么锐利。

希和有些不自然的回避他的眸光:“这是我家的事,慕先生。”

慕初城依旧盯着她在看:“你想和我聊什么?”

“我丈夫撞到了你,我们理应要负责任,所以我会请个看护来照顾你,如果你不喜欢女看护,我可以帮你换个男的。他会照顾你的生活和吃饭问题,直到你康复出院,你放心,你住院期间的医药费和生活费,我也会全部负责。”

“把我撞失忆了现在就想撒手不管?”慕初城性感的薄唇张合了一下。

“……你有没有失忆,你自己心里清楚。”

“但我真的记不起我的家人了啊。”慕初城双手一摊。

“慕初城!”希和被他气得脑子一热,连名带姓的叫他。

慕初城此刻却怔住了,只因为她喊他名字的这场景太熟悉,无论是语气,还是神情,好像都在他脑海里出现过很多次一样。

希和也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她懊恼的咬了咬唇,只觉得烦躁的很,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收拾了东西拿起来就离开。

慕初城的声音不再是刚刚那般的慵懒:“希小姐,你确定你以前不认识我?”

希和真想转过头回答他一句:“确定。”

但事实却是,最后她加快脚步,开了房门离开。

简直就是落荒而逃!

希和跑了一段路,找了张椅子坐下来,喘着粗气,她用手按了一下跳动的厉害的心脏。

“真没出息!”

她暗暗地骂自己!

……

慕初城一直就觉得自己对这个叫希和的女人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从他醒来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有这种感觉。

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更加的熟悉,好像经常在他梦中出现。

慕初城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他以前也从来不相信这种东西,但是他又确实曾经丢过记忆,所以和希和在很久之前认识,那或许并不奇怪。

他靠在床头上,半仰着头沉思了一会,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台新手机拨了个电话号码:“英同,帮我查一个人。”

那头的英同立刻道:“慕少,您说。”

“一个叫希和的女人,她有个四岁的女儿,帮我查一下她的资料,还有,我和她以前是不是认识的。”

“希和?”英同差点就惊讶的叫了出来。但是他很快就稳定了情绪。

希和这个名字并不普通,很少有人姓希,而且还叫这个名字,可是也不一定,英同希望此刻慕初城口中的“希和”和他所认识的那个希和,并不是同一个人!

不然真的是……

慕初城是何等锐利的人。尽管英同很快就稳定下来了,但是他还是能从他刚刚说话的时候的那一点点的尾音听出来了他的惊讶!

他左手握着手机,右手放下来,看着手背上的那团小小的火焰,狭长的眸子半眯了起来,但是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嗯,希和,帮我查一下。”

“好的,慕少。”英同恭敬的应声道,挂了电话,他不管现在是什么时间立刻着手调查了起来。

他想知道那个希和究竟是不是那个人!

而慕初城要知道的是事情的全部,虽然英同是他的人,对他也足够的忠诚,但是,有些事情,不排除他会为所谓的为他着想,而自己有另一套思想。

从他刚刚的语气就可以听出来,他在第一次听到希和的名字的时候。是有些惊讶的,如果是第一次听到的人名,他不会有这种反应,但是他明显在克制自己的惊讶,说明他认识这个人,至少是认识一个同名同姓的人,可又不想让他知道。

慕初城从英同今天晚上的反应就可以知道,英同到时候给到他手上的结果,或许并不一定准确!

他沉默了一下,又拨通了一个电话。

……

希和回到家,刚开了客厅的灯,就看到那里坐着个人,她吓了一跳。

沈先非慢慢的转过头看着她:“这么晚你去哪了?”

希和走去鞋柜那边换鞋:“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沈先非的声音加大:“这么晚了去哪走?我看你是去医院了吧?你去看那个慕初城了?我今天下午就觉得你们之间怪怪的……”

“我们之间怎么怪怪的了?”希和冷笑:“你看到什么了?我对他做什么了还是他对我做什么了?沈先非,我告诉你,你住在我这里可以,但是你少管我的事情!”

“我是你丈夫!”

丈夫……

呵呵……

希和怎么觉得这两个字对她来说,是最可笑的两个字呢?

当年如果不是被慕老夫人逼得无路可走,她至于找个男人当自己的丈夫?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希和只觉得很累,真的累坏了,她也不想再和沈先非吵架,所以换了鞋就要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但是沈先非走过来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她挣脱了几下没挣开:“你又想干什么?”

“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叫慕初城的了?”

他这样的话,希和简直觉得好笑!

她眉眼间是浓烈的倔强与讥讽:“对,我看上他了,怎么样?他那么一张皮囊,哪个女人不看上?你也不看看你,沈先非,你拿什么和人家比。你有什么?!”

“贱人!”沈先非怒不可遏,狠狠地甩了希和一巴掌。

他此刻指着希和,生气的五官都已经扭曲了:“你果然贱!年纪轻轻就怀了孽种,人家不要你了,你就找上我了是吧!这五年来,你自己说说看,勾引了多少男人了?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和你们公司的那个霍总也有关系!你们全公司上下都传的沸沸扬扬的……”

“他们说什么了?”希和不去管自己疼痛的脸:“他们是不是说,我长着这么一张狐媚人的脸,不去当小三可惜了?他们是不是说,我就是靠着这张脸来勾引男人的?你呢?沈先非,你当初看中我是什么所以要和我结婚?你别说没有看中我的脸!如果我是个丑八怪。当年你会追的那么紧?男人都是一个样,你何必将自己说的那么的清高?还有,我是你想打就能打的?”

希和步步的靠近,在沈先非触不及防的时候,忽然拉高裙子,长腿一个翻转。踢中沈先非的胸膛,将他狠狠地踢倒在地上。

他倒在地上的那一刻,眼睛还瞪得大大的,回不了神!

他真的觉得自己在做梦,所以此刻连胸膛上传来的疼痛都已经忽略了。

希和竟然会拳脚功夫!

这么一个看似柔弱娇滴滴的女人,竟然会功夫!!!!

周珍因为外面的争吵声所以醒来。开了门看到的就是希和一脚将她儿子踢倒在地上的画面。

当时她的嘴长的也足以塞下一个鸡蛋,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冲过去要将儿子拉起来。

希和拉下裙摆,走过去,在母子俩面前弯下腰:“我之前是看在你救了我女儿一命的份上所以让着你,但是沈先非,你别真的当自己就是我的丈夫了!还有,我女儿也不是你想骂就能骂的,你不喜欢她就离她远点,我不稀罕你对她的好!你们可以住在这里,大家相安无事的住在一起,我不管你们做什么,别影响到我们。我的事情,你们也少管!”

希和说完,转身往房间走去!

周珍还愣愣的差点就回不过神来,她憋着一肚子的气,但是又觉得无处可发,因为希和刚刚踢了沈先非一脚。她的嚣张气焰也不敢怎么燃烧了,指着希和紧闭的房间门,压低了声音:“她什么意思她?什么她的女儿,暖暖也是你的女儿,难道就不能说两句了?!”

沈先非轻咳了几下,捂着胸膛从地上挣扎起来。坐到了沙发上。

周珍一直以为希暖暖是沈先非的女儿!虽然她知道儿子在新婚之夜的那场车祸后就失去了男人那方面的功能,但是她一直认为希和是在之前和沈先非发生关系的时候怀上希暖暖的。

这么多年来,沈先非一直都没有对她说明真相,现在也不想说。

虽然他不喜欢希暖暖,因为他打心里一直认为希暖暖就是希和和别的男人生的野种,但是所有人认为希暖暖是他的孩子,他不否认,好像这样就能和希和的关系也更近一步了。

希和她是孩子的妈妈,而他则是孩子的爸爸!

他就是有这样的想法。

希和回到房间,先走到了床边看了眼希暖暖,她依旧睡得很熟,一点也没有被外面的动静给吵到。

这就是希暖暖。从小到大最爱的两样东西,就是吃和睡。

看到吃的时候,眼睛会死死地盯着,眸光怎么都移转不开!而睡着之后,就很难被吵醒。

希杭还说她没心没肺,但是希和却很喜欢她这样,这样起码她是快乐的!

最起码在最开始的那两年,外面的人一直都在说她没有爸爸,她也会不开心,可是只要看到吃的,却很快就会忘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希和低下头,亲了一下女儿的小脸蛋:“小猪。”

她拿了睡衣往浴室走去的时候,想到刚刚周珍和沈先非的模样,不由得失笑。

大概是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她会功夫的吧!

她踢沈先非的那一脚,着实令他们目瞪口呆的了,周珍的气焰也下去了不少。

希和的拳脚功夫还是慕初城教的,他说女孩子要懂得保护自己。他要是不在她身边的时候,希望她也能保护好自己。

希和想到往事,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她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在浴缸里开了满满的一缸水,躺了进去。

……

英同看着送到自己手上的资料,真的是吓了一跳,果然是同一人!

希和离开了这么多年,原来一直生活在安城。

英同从一堆资料里面拿起了一张照片,那是希和蹲在地上在帮一个小女孩系鞋带的照片。

小女孩和希和长的很像,他也查出来了,这小女孩叫希暖暖,就是希和的女儿。

只是,他也查了一下希暖暖的出生日期,时间也吻合。

所以这个叫希暖暖的女孩,有没有可能就是他们慕少的孩子?

可现在希和有一个丈夫,这个叫沈先非的,当年也在追希和,希暖暖是他的孩子也说不定……

英同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想办法去做个亲子鉴定!

但是要是做了亲子鉴定又怎么样呢?无论怎么样,希和的事情,还是不想让慕初城知道,但是希和在安城,而且还和慕初城遇上了这件事,英同也不想告诉慕老夫人,否则按照她的性格,不知道会将希和赶去哪里了!

他也不太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