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还不把你吃的干干净净/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希和拿着从家里收拾的东西和从外面买来的早餐来到医院,希暖暖还没有醒来,还好刚刚她过来的时候,还带出来了保温盒,现在东西可以全部装进去。

“给。”希和将煎饺和豆浆递给慕初城。

他皱了皱眉,没有接过:“我的咖啡呢?”

“大早上的别喝咖啡,对胃不好,吃饺子和豆浆吧。”

慕初城看了一眼她手上的饺子,又看了一眼她虽然美艳但是脂粉未施的脸,伸手拿过饺子豆浆:“希和,你还挺关心我的。”

希和嗤笑了一声:“自作多情。”

慕初城用筷子将一个饺子放进嘴里,挑了挑眉:“死不承认。”

大概是闻到了早餐的香味。希暖暖竟然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希和忙走过去:“暖暖,醒了?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妈妈去给你叫医生过来看看好不好?”

希暖暖伸手握住她的手,眼睛在看慕初城,使劲的咽了一下口水::“妈妈,我饿了。”

希和失笑,知道她现在会说肚子饿了,肯定没什么事了,她用手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小吃货,妈妈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小笼包,刷牙洗脸了再吃。”

希和说完,去洗手间装了一盆水出来,她从家里带来了希暖暖的牙刷和毛巾之类的,因为希暖暖现在受伤,所以希和也不敢让她太按照平常的来,简单的刷一下牙,洗脸的时候避开了她额头上的伤口就行了。

希和很确定,希暖暖额头上的伤口肯定会留疤的。因为伤口很深,不过伤口很靠近头发里面,到时候会被额前的碎发给挡住,而因为希暖暖现在年纪小,伤疤以后也会淡化下去。

在希和帮她刷牙洗脸和洗手的时候,希暖暖的眼睛一直盯着希和给她买的小笼包在看。

“好了。”

希和无奈的放下毛巾,拿小笼包和豆浆过来递给她,本来想喂她的,但是小丫头却要自己吃。

希和只好让她自己来:“小心点,烫。”

“好。”希暖暖为了能够尽快的吃到东西,自然是很乖巧的点头了。

希和也坐回沙发上吃早餐,慕初城就吃了两个饺子就不吃了。希和看了一眼,将剩下的四个全吃了。

慕初城也不肯喝豆浆,端着杯白开水在喝,边喝边看着希和:“我什么时候搬进去?”

希和:“……慕先生又开玩笑了。”

慕初城勾了勾唇:“在你的眼里我就是个特别喜欢开玩笑的人?我的样子看起来就是不正经的人?”

希和微笑:“慕先生对自己还是比较有自知之明的。”

……

原来以为慕初城就是说说而已,希暖暖出院那天也是慕初城过来接她们走的,帮她们将东西拿了上来,希和也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行李箱。

“这是什么?”

“我的行李箱。”

希和忍住怒火:“我是问慕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很明显?我从今天开始,住在这里了。”

“慕-初-城!”希和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马上拿着行李箱出去,不然的话我就报警了!”

慕初城坐在沙发上,一双修长的腿搭在了茶几上,姿态慵懒:“你觉得用对付沈先非的那招来对付我,也会管用?”

希和恨恨的瞪着他:“慕初城,你别开玩笑了行么?我好不容易才将沈先非赶出去,我不想家里再住进其他的人!”

她话还没说完,慕初城打断她的声音:“我是其他的人?”

“慕初城,你不要自我感觉太良好……”

慕初城摇摇手指头:“我没自我感觉良好,我从小到大都是优秀的,怎么可能是良好?”

希和:“……”

希和应付一个慕初城已经觉得是心力交瘁了,而偏偏希暖暖对慕初城还特别的狗腿和迷妹,看到他的行李箱放在地上,她立刻走过去,用小手使劲的拖着箱子:“慕叔叔,我帮你把箱子拿进去。”

希和气急了:“希暖暖,站好!”

希暖暖立刻松开手。双手举高,她手上的箱子也因为她这样的动作而摔在了地上,本来就被他拖着,箱子的扣子也松开了,这么一摔,箱子开了。

希和看了看。傻眼了,里面是空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她疑惑的看着慕初城,慕初城嘴角的笑容痞痞的,用手揉了一下希和的头发:“和你开个玩笑而已,已婚少妇……”

他边说边慢慢的靠近,在希和的耳畔轻声道:“我比较喜欢慢慢来。”

希和面无表情的用手肘顶着他的胸膛,将他推开。

“慕先生好大的兴趣,买了个箱子就是为了过来和我开这个玩笑的?”

“看你刚刚的反应,我觉得值。”

希和懒得理他,走过去拍了下希暖暖的肩膀:“过去那边坐吧,妈妈进去做饭,小姨今天会回来。”今天周末。

“真的么?”希暖暖开心的问道。

希和点头,弯下腰来将那个黑色的箱子捡起来,无意中发现了上面有一些红色,她用手去抠了一下,是已经干涸了的血迹。

她和慕家打交道这么多年,自然清楚慕家的底细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的干净。慕家在民国的时候本来就是军火商,这么多年来虽然已经渐渐地洗白,但是底子里其实还是有很多别人看不到的黑暗。

希和想起昨天慕初城消失了一天,半夜的时候忽然过来医院的事,她的眸光沉了沉。

正当她在发呆的时候,慕初城人已经走到了她身边蹲下来,拿着她的手指,看着她,似笑非笑。

“我昨天刚杀了人,怕么?”

希和沉默着将箱子放下来,拿过他的手撩开他黑色衬衣的两只袖子,在左手小臂上发现了一道刀痕。没有经过任何的处理,伤口经过一夜,已经有些愈合。

希和指了指沙发:“你去那里坐着。”

“暖暖,你去餐厅坐着,妈妈给你拿蛋糕。”

“好!”希暖暖听到有蛋糕吃,立刻欢快的跑过去爬上了餐桌前的椅子,等待着希和拿给她蛋糕。

希和去了厨房,开了冰箱,从里面拿出草莓小卷,在上面放了叉子,走出来放在希暖暖的面前:“乖乖在这里吃蛋糕,还有。慢慢吃……”

“我会的,妈妈!”

希和不想她看到慕初城手臂上的伤口,她交代好了之后去找药箱。

拿着药箱出来的时候,看到慕初城还站在原地,她往沙发上一坐:“快过来。”

慕初城嘴角噙着笑,不动声色的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来。

“把左手手臂给我。”

慕初城听话的伸出手臂,希和认真的开始帮他处理伤口,动作快速而麻利。

她低垂着眼,睫毛很长,鼻子高挺,慕初城光是看她的侧脸就觉得赏心悦目。

“希和,你不去当医生真的是浪费了。”

“我以前想过要当医生的。”

“后来为什么不当了?跑去给人家当秘书了?”

希和抿了抿唇:“当初想当医生是因为在乎的人有好几次受了重伤,那时候觉得着急,就想着以后要当医生……”

“那人是谁?”

希和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那人是暖暖的爸爸?暖暖的爸爸不是姓沈的,希和,我说的对不对?”

希和还是没有说话。

“你一直在等他?他去了哪里?”

希和已经帮他处理好了伤口。松开了手:“好了,记住三天之内别碰水。”

“别转移话题。”慕初城抓住她的手。

希和睨了他一眼:“慕先生,你管太多了,这是我的私事。”

她说完,拿开他的手,拿着医药箱站了起来。

她能感觉到,自己背后那道属于慕初城的灼热视线一直就没有离开过,那男人一直盯着她在看。

希和故作镇定的去放好了药箱,去了厨房之后,她用力的喘了一下气。

她的内心远没有表面上这么的镇定。

她不知道慕初城怎么忽然问这个问题,是不是自己无意中泄露了什么?她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那天晚上在医院的时候,她做梦胡说八道了?

她按了一下额头。

无论平常多冷静都好。在慕初城面前,她永远最容易被打乱。

……

慕初城说是在安城有工作,所以连房子都买好了,买的还是能够马上拎包入住的那种。

希和也不知道他在安城有什么工作,忙的时候十分的忙,几天都见不到人影。但是出现的时候,又悄无声息的,要不就在她去接希暖暖的时候出现,要不就在她去超市的时候出现,要不就在她家门口出现,总之,他想什么时候出现就什么时候出现,想怎么出现就怎么出现,全凭他高兴。

希和真想搬家!

她此刻在办公室内,放下了笔,烦躁的揉了下眼睛。

陈晓琳走过来敲了一下她的桌子:“你怎么了?我看你发呆很久了。”

希和摇摇头。

“是不是沈先非又来骚扰你了?”

“没有。”那天将他们母子赶出去之后,希和真的叫了锁匠去换锁了,现在家里的要是他们都没有,沈先非和周珍这些天倒也没有出现,她还以为他们又能过上清净的日子了呢,但是她忽略了一个叫慕初城的男人。

“那你烦什么?”

希和望着陈晓琳,心里叹气,慕初城的事情。她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也总是觉得这些事和别人也说不清楚。

“有点事,对了,你找我?”

陈晓琳左右看了一下,低下头在希和的耳边小声道:“是霍总找你。”

希和愣了一下,霍斯彻找她不会直接来电话么?怎么让陈晓琳来通知她?

“他找我什么事?”

陈晓琳摊了摊手。声音还是小小的:“我怎么知道,你过去看看吧,反正我觉得不是什么工作上的事情……”

对于霍斯彻对希和的那种感觉,陈晓琳多少还是知道点的,她最后拍了拍希和的肩膀:“你小心点。”

希和失笑:“他还能把我吃了?”

“哎,你别说。我看他就是时刻想把你吃了,只是他还没找到机会,你看着吧,等他找到机会了,还不把你吃的干干净净!”

希和可不是那么容易被人占便宜的人,她站起来:“不和你扯了。我过去看看。”

“小心点,小白兔。”陈晓琳捏了她的下巴一下。

“滚!”

希和走出了办公室,搭乘电梯去了顶层霍斯彻的办公室,本来她作为霍斯彻的专属秘书,办公室应该要在霍斯彻的办公室外面,这样方面他随时安排她工作,但是霍斯彻这个男人听说特别的怪癖,工作的时候喜欢绝对的安静,一点声响都不能有,所以他必须要一整层楼。

就这样,希和的办公室就被移到了下面,和公司那群秘书还有助理待在一起。

希和在门口敲了一下门:“霍总,你找我。”

霍斯彻放下钢笔,看着她:“你进来。”

希和点点头,走进去,站在霍斯彻的面前:“霍总,有事请您吩咐。”

“晚上陪我参加一个宴会。”

希和微笑拒绝:“霍总,这是公司公关的职责。”

霍斯彻看着她:“公司公关这些天被派去跟进另一个项目了。”

“霍总不是还有霍太太?陪霍总出现在一些必要的场合,也是霍太太的义务。”

“希和,我太太她不喜欢那样的场合。”霍斯彻的声音已经有些冷了:“还有,这是工作命令,你作为我的秘书,陪我出席商业场合有什么不对?这也是你工作的一部分!”

希和咬了咬牙,沉默。

她自己清楚的很,她很害怕丢了这份工作,现在工作难找,她在这里做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站稳脚跟,丢了工作她都不知道要去哪里再找一份。

可是她又确实不愿意陪霍斯彻出现在那些场合。

但今天霍斯彻的态度很坚决,她知道自己推脱不掉。

“还有什么问题么?”

希和摇了摇头:“没有。”

“那就出去吧,下班前准备一下,坐我的车走。”

“我知道了。”

希和回到办公室,陈晓琳立刻走过来:“怎么样?霍总找你什么事?”

“叫我陪他参加宴会。”

陈晓琳颇为同情的看着她:“看来大灰狼要开始行动了,要吃小白兔了……”

希和冷笑了一声:“别到时候我身上的刺扎的他满嘴都是洞!”

“晓琳,晚上你帮我去接一下暖暖,我到时候宴会结束了去接她。”

陈晓琳摆了摆手,笑道:“行了,你又没车,又跑去我就多麻烦?你到时候结束了给我电话,我把暖暖给你送回去就行。”

希和点点头,发自内心的感谢:“谢谢。”

“和我还客气什么啊!”

陈晓琳说完,回去自己位置上工作去了。希和给幼儿园老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情况,还让希暖暖接了会电话,让她今晚去陈晓琳那里待一会。

希暖暖和陈晓琳也很熟悉,所以很快答应下来:“妈妈,我知道了,我等你晚上回来接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