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哪个王八蛋?/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初城是从希和的后背将衣服撕开的,本来礼服就顺着背部线条一直开到了腰间,现在好了,被他用力的一撕开,背后整块布料几乎是挂在身上的一样。

直到感觉背部被一只带着凉意的手给抚上,希和才猛地回过神来,抓住慕初城的手腕,瞪着他,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你……竟然把我衣服给撕坏了!”

“衣服是霍斯彻给你买的吧?”慕初城的手指拉扯着她胸前的布料,还想从前面也给扯开了,她想到那个纹身,死死地按住。

“这衣服看着太碍眼。”

“那你也不能把衣服给扯了啊!”希和差点哭出来:“我要怎么出去!”

她此刻真的很想将慕初城给杀了!她的背后已经失去防守,只能用手紧紧地捂住胸前,就担心这个男人会将他前面的衣服给扯开了,为了穿这礼服,她现在只带了胸贴,扯开衣服之后,那个纹身会清晰可见。

她身上那个纹身可和慕初城手背上的一模一样。按照这个男人的个性,要是被他看到了纹身,他还会罢休?!

“怕什么,我怎么会这么让你出去,被人看到了,吃亏的是我。”

希和瞪着他:“我自己的身体。被人看到了吃亏的是我,怎么会是你?”

慕初城掏出一根烟点上,终于将她松开,现在也不用怕她会跑出去了,因为她现在这衣服,她根本就不敢随随便便的跑出去。

希和站都站累了,脱下了高跟鞋,赤着脚站在地砖上。

慕初城伸手搂住她的腰,将她拉过来,一只手将她抱了起来。

“地上凉。”慕初城此刻说话的时候,还朝她吐了一口烟雾。

被他这么抱着,希和不得不伸手攀着他的肩膀:“慕初城。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么?”

“和我一样,想着来一场轰轰烈烈,大汗淋漓的性爱。”

希和从他嘴里抽出被他叼着的烟,含在自己的嘴里:“我想杀了你。”

“好啊,来。”慕初城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放在她的手上,指了指自己的胸膛:“朝这里开。能够一枪毙命。”

希和真的握住了枪,按在他的胸膛上心脏的位置:“这里是心脏,我一枪下去,它就不跳了,你就没呼吸了。”

“是啊,所以你快开枪,会不会开?要我教你么?”慕初城边说边用长指捏了捏她肤若凝脂的脸蛋。

“不用,我会开。”

“谁教你的?”

“暖暖他爸爸教的……”

希和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尖叫了一声,因为她被慕初城放了下来,并且将她的身体翻转过去背对着他。

他灼热的吻落在她的后颈处:“再提一下那个男人试试,信不信我马上就上了你?后入式喜不喜欢?”

希和被他压在墙上动弹不得:“我比较喜欢骑马!”

“改天让你骑。”慕初城低笑了了一下。

希和:“……”

慕初城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来了,他拿起来接听:“嗯,女洗手间第一个隔间。”

希和正在疑惑间,听到门外又传来脚步声,她的身体一下子又紧绷了起来。

门外甚至还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她心跳的更加的快了。

“你心跳的这么快,在怕什么?”慕初城一手捏住了她心脏的位置。

希和不敢出声,用嘴型道:“滚开。”

慕初城终于将她松开了,因为她刚刚就是被他压在门板上的,所以他现在便将她推开,准备开门。

希和按住他的手,低声道:“你疯了!”

慕初城戏谑的看着她:“你要这么出门?”

他说完,将她拉开。希和看到一个女人站在门口,她表情恭敬,目不斜视的将一个袋子递了上来:“慕先生,衣服送来了。”

慕初城点头:“你出去吧。”

女人离开后,慕初城将袋子递给希和:“把衣服换了,我在外面等你。”

谢天谢地。这个男人没让她当着他的面换衣服,也真是奇迹了。

他转身离开了隔间,往女洗手间走去了。

希和比较庆幸,她之前故意找了个偏远一点的洗手间,所以基本上没什么人,不然她和慕初城锁着门在里面这么长的时间,别人估计会以为里面出了什么事而叫人强硬将门给撞开的。

她重新上了隔间的锁,从袋子里拿出了衣服,是一件白色的小礼服。

希和将撕烂了的衣服脱下来装在袋子里,将洗衣服的吊牌给拆了,换了上来。

她拿着衣服走了出去,慕初城靠在走廊的栏杆处吸烟,而在楼梯口的那边,她又看到了霍斯彻。

慕初城朝她招了招手。

希和站在原地没动,慕初城抖了抖宴会:“要我过去抓你?你这女人怎么转身就不认人了呢?”

为了避免他说出更多惊人的话,希和走了过去:“谢谢慕先生你的衣服,但你钱多,我的衣服又是你撕烂的。这衣服就当你赔给我的了。”

“这件给你。”希和将袋子挂在慕初城的手上。

“希和,过来。”霍斯彻在那边缓缓出声,脸色阴郁。

希和刚想走过去,慕初城一下子扼住她的手腕:“待在我身边,哪儿也别去。”

“慕初城,你别闹了行不行?那是我老板,我今天晚上消失了这么长时间,你是不是想我丢了工作?”

“有一个豺狼一样的上司,这样的工作丢了也不可惜。”

希和呵呵的冷笑了几下:“他要是豺狼的话,你是什么?”

慕初城挑挑眉:“是什么?”

“你是色狼!”

希和说完,甩开他的手,朝霍斯彻走过去:“霍总。”

霍斯彻脸色阴冷的点点头:“跟我下来。”

希和此刻是看都不敢看慕初城一下了。她感觉这个男人投在她后背的眸光好像要将她给吃了似得。

她觉得额头沉重,用力的揉了揉。

由于她和慕初城在洗手间待的时间太长,所以现在再回到宴会大厅的时候,慈善晚会基本上结束了。

霍斯彻和一些人寒暄过后,带着希和离开了。

她从刚刚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和希和说,一直到上了车,他将司机赶走,现在车内就他们两个人。

“为什么把衣服给换了?”霍斯彻终于打破了沉默。

“那件衣服给我弄脏了。”

“怎么弄脏的?”

对于霍斯彻语气的咄咄逼人,希和挺烦的:“霍总,和工作无关的事情,我不需要向你报备!”

霍斯彻猛地一拐方向盘。脚上一踩刹车,随着一阵刺耳的声音,车子停靠在路旁。

希和惊魂未定的时候,感觉身上的衣服给霍斯彻拉住了裙摆:“这衣服是慕初城给你买的吧?你们在洗手间就把持不住了,在那里干了起来?慕初城用力过猛,把你原来穿的衣服给撕烂了,所以又帮你买了一套新的?希和,你果然下贱!既然这样的话,在我的面前装什么清高呢?这么长时间了,你不会不知道我对你的意思吧?据我所知,慕初城是刚刚来安城的,你这些年来也一直在安城没有离开过。你们才认识多久?就搞在一起了,可见你多下贱!被慕初城玩,为什么不直接做我的女人?我还能给你钱!你不是爱钱么?你想要多少?我给你行不行?”

说着,霍斯彻就从口袋里拿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叠现金,全部都扔在希和的脸上:“够不够?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银行卡,要不要?”

希和眸色阴冷的在看着他:“霍斯彻,你终于露出你的真面目了?不装了?在我面前装了这么久也真是难为你了。霍斯彻,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多好,好到只要你勾勾手指头,别的女人非得要前仆后继的爬上你的床,你觉得你看上我了。那就是我的荣幸是不是?所以我必须要感恩戴德的任你玩是不是?可在我的眼里,你就和粪坑里的臭虫没有两样,你碰我一下我都觉得恶心,你拿什么和慕初城比?你也好意思将你们两放在一起比!你连他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好,我今天就要看看我到底哪里比不上慕初城了!”霍斯彻冷笑了几下,希和从他的眸光里已经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了。手开了门锁,打开车门想要下去,但是被霍斯彻拉住了腿,她一个转身,想将他踢走,可是下一刻霍斯彻却已经拽着她进了车内。又重新上了锁。

她的这点拳脚功夫用来对付对付那些女人和没有什么力气的男人还行,但霍斯彻不是沈先非,他身体强壮的,希和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再加上现在又是在狭小的车厢内,她几乎动弹不得,又怎么能舒展开来保护自己。

霍斯彻不知从哪找来了一条数据线反手绑住了希和的双手,将她压在车座上。

希和双手不能动,只能用脚去踢这个男人:“霍斯彻你敢碰我一下试试,你敢碰我试试!”

“呵呵……”霍斯彻丝毫不以为意,开始低下头去亲她的嘴。

希和觉得作呕!

她明白,现在只能靠自己,霍斯彻这个男人早有预谋,竟然将车开到了偏僻的路段才停下来!

而她刚刚顾着低头想事情,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点。

周围荒无人烟,连路过的车辆都没有多少!

希和咬了咬牙:“霍斯彻,据我所知,你能坐到霍氏总裁这个位置。全是靠你妻子那边,现在霍氏的位置你还没坐热,如果你敢背着她偷女人,我恐怕你这个位置也坐不稳了!”

霍斯彻停下了动作:“你敢威胁我?”

“不敢,我只是在给你忠告。”

希和知道男人最厌恶别人威胁自己,但她说这话也不是要霍斯彻能够放开她,她只是要一个机会。

霍斯彻冷笑了下:“那倒要看看我这么做了,他们能奈我何!”

希和趁他动作停顿下来,也分神的时候,忽然抬起腿,动作快速而麻利,用膝盖往他腿上狠狠地一顶……

只听到霍斯彻一声惨叫。希和快速的用脚将他踢开,然后开门下车。

现在她双手被绑住了,跑起来十分的不方便,她担心极了霍斯彻会缓过来跑出来追她,但是幸运的是,她看到了一辆计程车。连忙拦了计程车,上了车,她才缓过气来。

“小姐,去哪?”

希和报了陈晓琳家额地址后,她靠在车座上,用手解着数据线。但是霍斯彻绑了个死结,她怎么解都解不开:“师傅,有没有剪刀?”

司机拿出一把剪刀给她,希和将手腕递过去:“麻烦你,帮我剪一下。”

司机看到这情况,愣了一下。一刀剪了数据线:“小姐,你这是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要不要报警?”

“谢谢你,不用了。”

希和摊在座位上,一动也不想动了,刚刚为了跑得快一些,她连高跟鞋都给踢掉了。路上有小石头,她都不管了,用了最快的速度在奔跑,现在坐下来,只觉得双脚都要麻了似得。

连外套都在霍斯彻的车上,她现在只觉得寒冷,打了个喷嚏,司机见状,将车内的暖气开大了,她很感激:“谢谢你,师傅。”

终于到了陈晓琳家,她赤裸着双脚出现的样子将陈晓琳都吓坏了:“希和,你遇到抢劫的了?!”

“遇到强奸的了!”希和越过她,往房子里走去。

陈晓琳公公婆婆睡得比较早,老公也出差了,否则听到她这话,还不给吓死!

饶是陈晓琳都被吓了一跳,身体僵住,半天才回过神来,连忙将门关上:“谁干的?!哪个混蛋!”

希和正往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的希暖暖那走去,闻言,朝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但陈晓琳心里着急的不行:“到底怎么回事?你真被人强了?”

“差点。”

陈晓琳松了一口气:“哪个王八蛋?!”

“霍斯彻。”

“卧槽,真是他!我都让你小心点了吧!”陈晓琳看到希和手腕通红:“这里是怎么了?他用绳子绑你了?”

“用数据线绑的,想把我按在车里强来。”

陈晓琳气炸了:“真是衣冠禽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