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衬衣你脱下来后不用还给我了/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不是。”希和哼了一声。

陈晓琳将希和拉到了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来:“最后呢,那禽兽怎么让你逃出来了?”

“我踢了他胯下一脚。”希和附在陈晓琳的耳边小声的道。

陈晓琳捏了捏希和的脸:“我就知道你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希和皱皱鼻子:“谁说的,他亲了我,我就吃亏了……”

陈晓琳眼睛盯着她身上某处在看,希和顺着她的眸光看去,只见自己脖子处靠近锁骨的位置有一处青紫色的痕迹,她连忙用手按住,但是已经来不及,陈晓琳拿开她的手:“那个禽兽还这么用力的亲你这里了?”

“没有,这不是他亲的……”

希和的话音未落。陈晓琳立刻瞪大了眼睛道:“什么?还有其他的禽兽?这次又是哪个男人?希和啊希和,你说你妈怎么给你生了这么一张脸呢?看起来就是招蜂引蝶的啊!你看看人家小杭,怎么就和你长得不像呢?人家白白净净,清清纯纯的,又漂漂亮亮的,个性又乖巧,多招人喜欢啊,啧啧,你们两看起来真不像是姐妹两,你说无论外表还是性格,怎么都差这么远?你性格这么强悍……”

“找死啊你!”希和掐了陈晓琳一把:“我哪强悍了?”

“你哪不强悍?”陈晓琳睨了她一眼,又搂着她的手臂:“说真的,到底哪个禽兽啊?是不是在宴会上那些道貌岸然的所谓上流社会的人?说真的,其实他们那些人最喜欢你这张脸了,美艳无双,当起花瓶来多好看啊,他们看见你样子,肯定都会以为你床上功夫有多了得呢,估计谁也想不到,你其实好几年都没有过性生活了。”

“没有男人。谁和我过性生活,你啊?”

“你想的美,我有老公。”

希和冷哼了一声:“我也有老公。”

她话一说出来,陈晓琳立刻嘲笑道:“你那老公算是男人么?连男人最基本的功能都没有,哈哈哈。笑死人了……”

虽然说希暖暖一睡起来就很难被吵醒,但是陈晓琳也不能太大声了,希和连忙伸手捂住她的嘴:“你小声点。”

“放心吧,经过好多次的实验,我发现你们家的暖暖真的是小猪,之前我还小心翼翼的,现在她睡觉,我电视无论开多大声,都吵不醒她。”

陈晓琳笑得眼泪都已经出来了,忙抽出纸巾擦拭了一下:“说真的,就算沈先非功能齐全,你也不会和他做,你什么性格我还不知道啊,对暖暖她爸死心塌地的……”

“我真的是特别的好奇,暖暖爸爸到底是谁?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怎么对他这么死心?”

希和指了指自己脖子处的那处吻痕:“这就是他给弄出来的。”

“卧槽!”陈晓琳惊讶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扒着希和的手:“暖暖她爸爸回来了?你今晚在哪见到他的?对了,他是不是在门外?我去看看!”

说着,她竟真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要去开门。希和将她拉回来:“他没在这里,而且,他也不记得我了……”

“不记得怎么亲你了,他流氓啊!”

希和靠在沙发上,用手揉了一下眼睛。没有说话。

陈晓琳见她情绪低落,凑过去:“怎么了?有心事,和姐姐说说。”

希和看着天花板,喃喃道:“你说,我为什么就不能忘了他呢?”

“谁知道你啊,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陈晓琳也靠在沙发上:“到底怎么遇到的他?”

“你还记不记得上个月沈先非出了车祸的事?”

陈晓琳点头:“记得,撞到了人嘛……”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撞到的那人就是暖暖她爸爸?”

希和点头。

“不是吧……”陈晓琳惊讶道:“怎么会这么巧?你们两这是在演琼瑶奶奶的狗血连续剧呢?她的连续剧都没你们这么巧啊,他是那时候被沈先非撞成失忆的?”

希和笑着摇摇头:“哪里那么严重,他当时就是被撞骨折了。”

“那他是怎么会不记得你的?”

希和沉默了一下:“几年前他动过手术……”

陈晓琳也沉默了一下:“原来是这么回事,就医院那里见到之后,他就缠上你了?”

“可以这么说。”

“你看,都不记得你们两的事情了,他还对你有了兴趣,真是孽缘啊孽缘……”

“他只是单纯想和我做爱而已。”

“那你就让他上你嘛,反正你们两从十六岁就搞在一起了。多一次少一次有什么关系?”

希和白了她一眼:“我懒得和你说,我回家了。”

“别啊,时间还早呢,再和我说说你们两的奸情呗。”陈晓琳来了兴趣就不肯放希和走了。

“走开,我要回去睡觉。”希和可不管她,走过去沙发那边将希暖暖抱起来,陈晓琳还想过去拉住她,她用眼神警告她:“我告诉你啊,我们家暖暖虽然不怕被吵,但是你动作还是能将她弄醒的。要是她醒了,看我不修理你。”

陈晓琳认识了希和这么多年,也知道她的性格一向是说到做到,所以连忙撒手。

她双手一摊:“勾的人家心痒痒的,又不给人家说,算了,我送你回去吧。”

希和点点头,看了自己一下:“借我一件外套,外面很冷。”

陈晓琳去房间里找到一件外套披在希和的身上:“说真的,今天晚上你和霍斯彻都闹翻了。明天你怎么办?在公司还待的下去么?”

“我也不想和他闹翻,现在这样肯定待不下去了,对了,我那一脚不知轻重的,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将他踢成第二个沈先非。”

“不是吧……”陈晓琳笑的幸灾乐祸的:“要是他成了第二个沈先非。那就有好戏看了。”

希和笑而不语,其实她现在心里挺烦躁的,又要换工作了,不说霍斯彻会不会炒掉她,就是他今天晚上这么对自己,她也在霍氏待不下去了啊!

好不容易才在霍氏站稳脚跟的,薪水也不错,希和现在只觉得肉疼。

……

慕初城回到住处,刚用钥匙开了门,就感觉房子里有人。他是何等警惕和锐利的人,眯了眯深邃的眸子,不动声色的走到沙发上坐下来,长腿放在茶几上:“谁,给我出来!”

从卧室走出来个女人,穿着他的黑色衬衣,看得出来,衬衣里面什么都没有穿,一双腿又长又直,她刚洗了澡洗了头,所以头发还在滴水:“阿城。”

“怎么是你?”慕初城靠在沙发上:“你怎么来了?”

“我从国外回来,你又不在南城,我问奶奶了,她说你在安城这边有工作,所以最近这段时间都会在安城。那我想你了嘛,所以就过来找你了。”江心妍缓缓的说道。

她以为慕初城看到她应该会很惊喜,但是没想到他却靠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一直在沉默。好像在想什么。

江心妍慢慢的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来:“阿城,你怎么了?你不高兴我过来之前没给你电话?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给你个惊喜?你生气了?”

江心妍在说这话的时候,小心翼翼的。

慕初城是个危险而且难以驾驭的男人。虽然两人订婚了,但她其实觉得自己从来都抓不住这个男人的心思,她永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时常觉得,这样的男人是不会为某个女人停留的。

他女人从来不缺,可江心妍都不在乎,反正到了最后,这个男人都会娶了她。

那些女人,都不过只是他玩玩的宠物而已,而且。这几年来,也没见他对哪个女人上心过。

“没有。”慕初城是在想希和,所以态度漠然的说了一句。

“那我过来安城这边玩,暂时住在你这里哦。”

慕初城放下长腿,用手轻佻的拍了拍江心妍的脸:“这儿房间这么多。想住哪间就住哪间,随你喜欢。”

江心妍拉住慕初城的手臂,微笑:“我要和你一间。”

“住我隔壁吧。”慕初城好像没有什么心思再和他说话,站了起来。

“阿城!”江心妍气得跺脚:“我要和你一起住。”

“住我隔壁就不是和我一起住了?心妍,别闹了。把行李搬到你房间去,你知道我睡觉喜欢一个人,不喜欢身边有人。”

这么多年来,他真正入眠的时候,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没有哪个女人能待在他身边直到天亮。

“还有,衬衣你脱下来后不用还给我了。”

慕初城说完,转身进了卧室,江心妍跟着他进去:“阿城。”

慕初城把外套脱下来扔在地毯上:“同样的话我不喜欢重复多次。”

江心妍看着他进去浴室的背影,用力的咬着唇,她最终还是蹲下来将自己的行李箱拿了起来。

慕初城不是她能够任性的对象。

他高兴的时候喜欢会哄哄她,但要是不高兴了,她也害怕……

他知道慕初城的心里,对哪个女人都这样,她不是特别的。但有一点不一样的是,他还知道将来是要娶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