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你在我心里和别的女人不一样/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心妍脸色难看的瞪着希和:“你的意思是我驾驭不了慕初城?”

希和红唇勾起一抹笑:“江小姐既然听明白了我的意思,还需要我说第二次?”

什么时候有人这样对江心妍说过话?!

虽然在慕初城面前,她足够听话,但可别忘了她是出生豪门的,从小被人捧着的千金大小姐,哪个人见到她不过来巴结着她?!

可希和倒好了,今天和她说的短短的几句话,竟然全都在讽刺她!

“希和,你别太自以为是,我告诉你,慕初城他不过就是玩玩你而已,你以为他对你上心了?还有,我今天来这里好声好气的和你说话,那是给你面子。你别给脸不要脸,等我失去耐心的时候,你没这么好玩了!”江心妍指着她,厉声道。

希和站起来,走到门边去开门:“江小姐要是失去耐心,会做出什么事?我不清楚,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和你的慕初城没有关系,不过我这么说你也不会相信,所以你何必又过来问我呢?江小姐,时间不早了,我们要休息了,你请吧。”

“好,好得很!”江心妍此刻一句话都说不上来,指着希和在冷笑,最后拿起放在沙发上的挎包,踩着高跟鞋气呼呼的离开。

希和在她经过她身边的时候,笑道:“江小姐慢走。”

江心妍头都没回的转身就走。

希和在她转身的瞬间,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疲惫。

可当她回到房间里去的时候,脸上又挂着淡淡的笑了。

她从柜子里拿出睡衣,将希暖暖从书桌前抱下来:“暖暖,去洗澡。”

“妈妈,江阿姨走啦?”

“嗯,走了。”

“哦。”希暖暖已经累了,跟着希和进去洗澡,洗完澡,希和将她抱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昏昏欲睡了。将她放在床上,她立刻抱着一个小兔子玩偶,翻转了一下身体,马上睡着了。

希和心情烦躁的很,关上房间门,来到客厅,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包女士香烟。抽出一根点着了含在嘴里。

她靠在沙发上,吸完了一根烟也没有再吸,待在客厅许久,然后慢慢的起来,收拾了一下茶几上的东西,却发现江心妍给她的卡还放在桌上。

她将垃圾扔了,将银行卡放好。

一千万,呵呵……

她真的没有说错,江心妍出手还真的大方。

……

希杭周六需要补课一天,周六晚才开始放假,周日就会住在希和那里。

今天正好是周六,所以希和带着希暖暖去动物园,打算晚上经过希杭的学校的时候,再接她一起回家。

下午希和带着希暖暖离开动物园的时候,刚出来门口,希暖暖就指着不远处道:“妈妈,看,慕叔叔他来找我们了。”

希和看了一眼,今天慕初城坐的是黑色的宾利,总算不是那天出现在幼儿园的绿色豪车了。

“走,我们过去。”

她本来还想找个机会将江心妍那天留给她的卡还给他,但是没想到他就找过来了,正好。

希和拉着希暖暖走了过去,希暖暖一见到慕初城,就上前抱他大腿,慕初城将她抱起来,她一个劲的亲他脸:“慕叔叔,我好想你啊。你怎么这么久不来找我和妈妈?”

慕初城用手捏了一下她小小的鼻子:“我这不是来了。”

“走,我带你们喝下午茶。”

慕初城拉开了车门,将希暖暖放了进去,他看到希和还站在原地,勾了勾唇:“上车。”

希和看了他一眼,倒是没有说什么,上了车。

“想去哪里和下午茶?”

“慕叔叔你带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希暖暖笑呵呵的道。慕初城透过车前镜看到车后座,希和一直看着车窗外,似乎在想事情。

到了咖啡厅,拿了一块蛋糕给希暖暖,让她安静的坐在一边吃东西,希和看向慕初城:“我有话和你说。”

慕初城看着她:“说。”

希和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上:“帮我把这个还给江小姐。”

慕初城深邃的眼眸眯起来,修长的手指将桌上的银行卡捏了起来往桌上敲了几下:“她什么时候去找的你?”

“前两天。”

慕初城语气晦暗不明:“她说什么了?”

“她说什么慕先生不是很清楚?”希和嘴角的笑意有些讥讽:“慕先生,麻烦你们以后别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成么?慕先生你们高高在上,我很平凡,我就想过我安静的生活,所以请你们大发慈悲,别过来破坏我安静的生活,你们这些有钱人的游戏,我一点也不想参与,我要说的话就这么多,希望慕先生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你什么意思?”慕初城的声音很缓慢,但是很危险。

“我的意思慕先生不明白?慕先生既然有未婚妻了,就和你的未婚妻过你们高高在上的生活,即使是倦了累了,那也别过来掺和别人的生活成么?”

“暖暖,走吧。”

希和说完。想带着希暖暖离开,但是慕初城下一秒便扼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扯了回来。

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的,希和成功的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咖啡厅的人频频的看向他们这一桌。

希和也不想在希暖暖面前表现的太过,咬牙低声道:“放开。”

慕初城脸色一手按住她的手腕,一手拿出手机,脸色阴郁的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过来一下中阳广场的xx咖啡厅。”

希暖暖已经吃完了蛋糕,正用小嘴舔着叉子眨巴着眼睛在看着面前的两人,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希和因为有希暖暖的注视,所以也不敢怎么乱来,只是一双眸子却死死的瞪着慕初城,但她的一只手腕像是被他钉在了桌面上一般,无论她怎么动,都挣脱不开。她气得胸腔都快炸裂。

咖啡厅很快又有人走了进来。

希和一眼就看到了是英同,英同走过来,看了眼慕初城紧握着希和手腕的手,很快移开眸光:“慕少。”

“照顾一下暖暖,我们有事离开一下。”

原来慕初城打电话叫英同过来是为了这件事。

“慕初城,我不和你离开!”

“妈妈,慕叔叔有话和你说,你就走吧,我会和英叔叔好好的。”希暖暖摆着小手道。

希和:“……”

慕初城哪管希和愿不愿意,拿着她的外套,拉着她的手就拽着她离开了咖啡厅,她反抗的后果就是最后整个人被他抗在了肩膀上。

这下好了,一整个咖啡厅的人都对他们行了注目礼。

慕初城的车就停在外面,他一手按住希和的腰。一手打开了车门,将她塞在了副驾驶座上,自己也快速的上了车,然后开车离开。

一切都那么快,快到希和几乎都反应不过来,但是他们却已经离中阳广场很远了。

“慕初城,你到底要干什么!”

慕初城没有理会她。一直开着车,等到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希和看了看四周,这里竟然是一个小树林,周围荒无人烟的。

“你带我到这里干什么?”

“这里安静,说话不会被打搅,做什么事别人也不会知道。”慕初城将车窗降下来。外面有些冷风吹了进来,但是却并不让人感觉到寒冷,反而是将车内压抑的气氛给吹散了一般。

慕初城从口袋里拿出银行卡:“希和,抱歉,我不知道江心妍会去找你……”

“慕先生不需要向我道歉,江小姐只是在未雨绸缪而已,我也是女人。我也明白她的心思,何况她没对我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所以慕先生不需要向我道歉。”

慕初城最烦希和用这样面无表情的脸来对着他。

他伸手将她从副驾驶座处拉了过来,她因为挣扎所以把脸都给憋红了,脸上总算没有带着伪装的面具了。

她此刻是恨慕初城,是恼慕初城,这样的情绪。完全可以从眼睛里看的清清楚楚。

“生气了?”

“我没生气,我只是觉得慕先生能不能别来打搅我平静的生活,和你未婚妻好好地过你的成活不行么?”

“未婚妻……”慕初城阴测测的笑了一下:“她算什么未婚妻?我说她是她就是,我说她不是她就不是,不过是家里人帮我挑选的一个女人而已,我从没把她放在心上……”

准确来说,江心妍其实就是他的一个挡箭牌而已,省的家里的那两个老家伙一直在他面前烦他,他们既然喜欢江心妍那类型的,也挑中了江心妍,也不过就是个未婚妻的头衔而已,有什么关系?那他就给她。

她那时候想,将来和她结婚也无所谓,不过就是一张纸还多了个已婚的身份,但是却不用整天面对爷爷奶奶的唠叨,多好啊!

反正不过就是个形式,所以随便哪个女人都行,他无所谓。

而江心妍这两年也算乖,从来都不会干涉他的事情。

可是这次,她却逾越了。

希和冷笑:“那也是你的事情,慕先生,你爱你的未婚妻也好不爱也好,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希和话音未落,慕初城用手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小脸:“希和,你口口声声说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让我离开你的生活,但你真当我是傻子。你的眼神可出卖不了你,你明明对我有感觉,装什么装?我看上你了,我能马上甩了江心妍和你在一起,你呢?能马上和沈先非离婚和我在一起么?”

“不能。”

慕初城笑了:“所以说,希和,你看你多懦弱又自私。”

希和冷笑着将他的手拿开,戳着他的心脏来问:“慕初城,你问问你自己,你看上我什么了?不就是这张脸,不就是这具身体,你所谓的看上,不过就是一种欲望而已,当欲望褪去之后,你还会对我有感觉?”

“我时常觉得,上你一辈子都不够,你说,这也是一种欲望?”慕初城漆黑的眼珠里面清楚的映着希和的影子。

慕初城靠过去,用手将她脸颊边的发丝别在她已经泛红的耳后:“希和,在我的心里,你和别的女人不一样。”

希和缓缓地呼吸,盯着车内的地毯在看,许久了才轻轻的出声:“可是在我的心里,你和别的男人都一样。”

“你们都不过是想得到我而已。”希和的眼睛有些红,心脏像是被万千只细小的针在扎着一样的疼痛,密密麻麻的痛,特别的难受。

她也其实不过是在说着违心的话。

慕初城在她的心里,永远和别的男人不一样,无论是在过去还是现在亦或者是将来。

慕初城的眸子里顿时充满了寒气,手扒着她白色的毛衣领子拉扯着往下:“如果我只想得到你的身体的话,我早上你了,你以为我还会耗着和你玩这么久的游戏?还有,我以前可从来没有对哪个女人有这么强烈的欲望,希和,我说你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你又不相信我,非得逼我做出什么事,嗯?”

他说着将她的身体翻转过来,用膝盖顶着她按住她的小腿,让她不得不跪坐在椅子上:“你喜欢骑马是不是?车内空间小,骑马是不可能了,咱们后进式怎么样?”

他说着,果真动手去拉扯着她的牛仔裤,希和尖叫一声,扒着椅子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被他按在车内动都不能动,更别说将他推开了。

“慕初城,你这个王八蛋。你放开我!”

慕初城捏了一下她纤细的腰,魅惑的一张脸慢慢的靠近:“省点力气待会叫,现在用光了力气,一会难受的是你自己。”

可是希和哪里管他所说的,嘴里不断的叫骂着:“慕初城,你敢碰我我杀了你,松开手……”

“好啊,你有本事就杀了我,但想我松开你,呵呵……”慕初城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希和的耳垂上:“你做梦。”

希和无论怎么都挣扎不开,喊到嗓子都哑了,最后声音带着哭腔,眼里吧嗒吧嗒的砸在慕初城的手背上。

看着手背上的眼泪,他的眸光僵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