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慕少,霍总的那秘书是真的漂亮对吧?/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初城将江心妍从地上拉起来,长指轻柔的帮她将眼泪擦干:“为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哭,会显得你的眼泪太廉价。”

“阿城……”江心妍心慌的想要拉住慕初城放在她脸上的手,但是在她还没有拉住的时候,他却已经拿开了,转身就往房间走去,背影决绝。

哪怕江心妍将嗓子都哭哑了,他都没有回过头看她一眼。

江心妍将一桌子的菜全部都挥落在地上,奔回去了房间,她觉得这样还远远不够似得,又发泄似得将房间里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摔在地上,然后她坐在满地狼藉之中抱着自己哭。

江心妍渐渐止住哭声的时候,拿出手机,按下了一连串的电话号码,本来是想给慕老夫人打过去的,但是她想了一下,最终却将手放了下来。

慕老夫人比较喜欢独立,有主见的女孩子,当初她挑中她作为慕初城的未婚妻,就是因为她不像一般的豪门千金那般的娇弱,如果现在她遇到了这么一点点的事情就打电话向慕老夫人求助的话。她虽然表面上不会说什么,也会出手帮忙,因为毕竟她才是她认定的慕家未来的女主人,但是显而易见,她在心里对她的好感一定会打了折扣的。

江心妍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在渐渐冷静下来之后,已经知道自己要怎么做。

她是不能离开安城的,只是。慕初城已经出了这样的话,她是不可能再住在他这里了,否则的话,他会让英同亲自送她回去安城。

她只有自己离开,也让慕初城以为她离开了安城。

她必须要留在这里,她不能就这么认输,将慕初城白白的拱手让给别人。

江心妍将眼泪擦干净了,走到衣柜前,打开了柜门,从里面拿出衣服塞在行李箱里面。

第二天早上,慕初城醒来,就看到江心妍拉着行李箱坐在沙发上。

他看了眼她的行李箱:“我让英同送你去机场。”

江心妍摇了摇头,情绪似乎还很低落:“不用麻烦英同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慕初城点点头:“那你自己小心点。”

江心妍拖着行李箱走到慕初城的身边。放下行李箱主动伸手抱了他一下:“阿城,我走了。”

没等慕初城说话,江心妍人已经松开了手,拖着行李箱往门外走去。

……

希和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慕初城。

她陪霍斯彻参加一个饭局,没想到饭局上就有慕初城,而且,他还是座上宾,人人争相巴结的对象,霍斯彻大概是因为之前和他打过照面了,所以和慕初城之间,隐隐有些敌意的存在。

希和从进来包厢内,慕初城就看到她了,只是席间,她一直低着头吃自己的东西,从不抬头。

慕初城勾了勾唇,长指把玩着桌上的酒杯,薄唇缓缓开启:“霍总的秘书长的很漂亮。”

这种情况之下,慕初城都已经说了这样的话,要是其他人的话,肯定会让自己的秘书起来过去敬慕初城一杯的,但是霍斯彻本来就知道慕初城和希和之间不简单,而他对希和也有一种占有欲,所以他哪里会让希和起来去慕初城那边敬酒?

他微笑了下,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希和:“谢谢,我这个秘书,不但人长的漂亮,工作能力还是一流的,所以我这么多助手之中,最看重的就是她了。”

“是么?”慕初城轻轻一笑:“有机会还真想和霍总合作一下,顺便见识一下你的秘书的工作能力。”

在场的人都是在商场也打滚摸爬多年的人,自然懂得观察情况,现在这包厢内,明显就有一种不正常的氛围。

这两人之间,不对劲,而且。还是因为一个女人不对劲。

希和正在坐立不安的时候,霍斯彻忽然道:“希和,你帮我回公司取一份文件拿过去给一个客户,地点我一会发到你的手机上,开我的车去。”

他说着,从口袋里拿出车钥匙放在桌上。

希和拿过车钥匙,站了起来:“好的。霍总。”

大家看到希和要离开,纷纷出声:“霍总,你这么小气啊?美人儿自己留着欣赏,觉得我们这群人看会看亏了对吧?”

霍斯彻开口道:“她有事要去办。”

“你就尽管找借口吧你。”又有一个人说道。

希和直到走到门边,还感觉到背后那道视线特别的灼热,似乎要将她背部肌肤给灼穿了,

她拉上了门,深深地呼吸了一下。

看了一下手里的车钥匙,她往停车场走去,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里也收到了霍斯彻给她发的短信,是一个地址。

她其实刚刚是感激霍斯彻的,一,他并没有让她过去慕初城那边敬酒,虽然知道他也是因为有自己的私心的,但是她在这点上,仍旧需要感激他。

二,他在那种情况之下,知道她待在包厢内坐立不安,所以找了个借口让她离开了。

那份文件她知道,客户并不是一定要今天晚上送去。所以并不是那么着急的。

希和开着霍斯彻的车回去公司取了文件之后,送去给客户,时间还早,她也不想这么快就回去,一会霍斯彻结束了饭局,他会给她打电话的。

所以她在附近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等候。

饭局持续的时间还挺长的,希和庆幸现在是希杭放假的时候,希暖暖有放假在家的希杭照顾一下,不然这么晚回去的话,肯定不行。

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希和终于接到了霍斯彻的电话,他在电话那边似乎有几分醉意,他让她开车回去接他。

希和挂了电话,立刻回去了原先吃饭的酒店。

包厢内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醉意了。霍斯彻也靠在椅子上,而慕初城坐在位置上吸烟,眼眸看起来清明无比,一点醉意都没有。

他千杯不醉的酒量,希和是知道的,所以看到他这么清醒,她没有什么意外。而她做霍斯彻秘书时间也不短了,霍斯彻的酒量她也知道,并不怎么好。

“霍总,你怎么样?”希和过去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他,他一把喝下了,然后抬头看向希和:“希和,送我回家。”

希和点了点头,叫来酒店的工作人员帮忙将霍斯彻扶着离开了包厢,她在做这些事的时候,能感觉到有一道视线一直都落在她的身上,但是她始终没有抬头。

等工作人员扶着霍斯彻离开之后,希和拿着他的大衣,和在包厢内各人打了声招呼,然后跟着离开了。

慕初城依旧在看着她离开的方向,有人注意到了,靠近了些,笑的巴结:“慕少,霍总的那秘书是真的漂亮对吧?要是能有睡一觉……嘿嘿……”

男人话还没说完,慕初城就勾了一下唇角,下一刻,深邃的眼眸迸出杀气。忽然抬起脚,猛地往男人的胯下狠狠地踹了一脚。

顿时,那男人倒在地上,抱着胯下,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而在场的人,看到了他这反应,酒都醒了,也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慕初城就踹了他一脚,也没有人敢上前去搀扶在地上惨叫的男人。

慕初城冷着脸站了起来,英同拿过挂在一旁的大衣递给他,他穿上了,将嘴里叼着的烟头扔进了烟灰缸里,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了包厢。

外面。

希和帮忙扶着霍斯彻进了副驾驶座内,自己也坐进了驾驶座,她刚帮他系上安全带,他就忽然伸手揽着她的肩膀,带着酒气在她的耳边叫她的名字:“希和,希和……”

希和皱了皱眉:“霍总,你喝醉了,松开我……”

霍斯彻没有松开她,但是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抱着她,真的有些醉意:“希和,我真的挺喜欢你的……”

希和淡淡的打断他的声音:“是么?那谢谢霍总了,坐好了,我要开车。”

她说完,伸手去掰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腕,但是喝醉了的霍斯彻和往常完全不一样,像是个撒娇的小孩子一样,怎么都不肯松开手。

希和十分的气恼,两人在推搡的时候,她无意中看到了倒后镜,那上面映着刚刚从酒店里走出来的慕初城和英同,他们就站在霍斯彻的车后面。

慕初城双手插在大衣口袋内。魅惑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正看着他们这边。

这一刻,希和想到的很多,她咬了咬唇,本来是推搡着霍斯彻的手,也慢慢的放了下来。

霍斯彻终于将她抱进怀里,依旧在叫着她的名字:“希和,你要怎么才肯和我在一块?”

希和窝在他的怀里,没有出声。

慕初城的车一直停在旁边,但是他始终站在那里,没有上车,英同陪他一起,自然也看到了前面车内的一切。

他心里无奈的叹了叹气,他是从小被慕家人选中成为慕初城的保镖和助手的,所以几乎是和慕初城一块长大的,希和的父亲是慕家的司机,她也几乎在慕家长大,他认识希和也这么多年来,见证了她和慕初城之间的很多事情。

希和在他眼里,一直都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他太清楚希和的为人了,所以自然也知道,此刻她会被霍斯彻抱在怀里,那是因为什么。

他偷偷地看了一眼慕初城,没有出声。

慕初城终于轻轻的冷笑了一声,意味不明,转身走到车旁,上了车,英同随后也坐上了车内。

他们终于离开,希和深深地呼吸了一下,用力的将霍斯彻推开。

“希和……”

“你给我坐好!”希和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发动了车子开车离开!

希和是不会这么怂霍斯彻回到霍家的,她没这么傻,所以直接开车回到了自己的家里,途中给陈展鹏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接人。

陈展鹏起初不愿意,希和看了一眼霍斯彻:“行啊,你不过来接人,那我就扔他在车内度过好了。”

陈展鹏大声道:“希和,那是你老板,你敢这么对他,不怕被炒鱿鱼?!”

“那也是你的老板!”希和在小区门口熄了火:“陈助理。你也知道我这么晚了一个人将霍总送回去,要是被霍太太看到了,那可就不好了。”

这是她考虑的其中一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是,她要是将霍斯彻送回去的话,就得一个人离开,这么晚了,一个女的,在那种很难拦到计程车的地方等车,不安全。

“行了,我马上过来。”陈展鹏不耐烦的道。

希和挂了电话,在一旁等待,她从包里拿出了一根女士香烟点上,含了一口,夹在纤长的手指间。

霍斯彻此刻醒了过来看了她一眼:“我怎么不知道你会抽烟?”

希和抖了抖烟灰:“霍总不知道我的事情,还多着呢。”

其实她这五年来也没有抽过烟,只是又遇到了慕初城之后,她发现自己每次烦心的时候,都需要靠香烟来缓解。

当然,她不会在希杭和希暖暖的面前吸烟。

霍斯彻低低的笑了一下:“对,所以还希望你给我个机会,让我多点了解你。”

希和看了他一眼:“霍总,咱们都是有家室的人,说这话合适么?还是霍总觉得我长着一张狐媚的脸,做的也应该是不要脸的事?你觉得我应该要感激你看上了我,然后感恩戴德的做你在外面豢养着的小情人?”

霍斯彻的脸冷了下来:“希和,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希和将烟头扔在路上:“那霍总,你是什么意思呢?你别和我说你是真的爱上我了,那样不觉得可笑?你不过看上我这张脸,又或者是,我拒绝你太多次,你男人的自尊心和征服感在作祟,所以你更想让我屈服在你的怀里而已,到底是不是这样,霍总你自己心里最清楚。男人都一个样,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外面女人那么多,希和你觉得我仅仅只是看上你的脸或者只想征服你?”

“那不然呢?”希和双手一摊:“你摸着自己的心来问问,你愿意为了我和你太太闹翻?”

霍斯彻没有说话,希和轻轻地笑了一下,看着对面一辆计程车听了下来,陈展鹏也过来了,她开了车门下车:“霍总,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