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会不会想的太天真?/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冷天的,希和被人用一桶冷水从头上往下浇下来,她瞬间被冷醒了,水进入了鼻子和嘴里,她剧烈的咳嗽了几下,因为冷水将衣服都给弄湿了,所以她现在只觉得身体在瑟瑟发抖,她本能的想要拉住大衣,抱紧自己,但是刚想动,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都已经被绑住了。

而刚刚往她身上浇水的男人,正拿着一个红色的桶在盯着她看。

希和庆幸现在是冬天,她身上穿得多,所以哪怕衣服被水给浇了,但是衣服太厚,看不出来什么东西。

不然的话,岂不是让这男人眼睛吃冰淇淋。

他现在就用一种色眯眯的眼神在看自己。

希和挪动着臀部,往后了一些,靠在墙角里,打量着四周围,这里是一套老旧的公寓。房间内除了她,磊子,和磊子一起将她劫来的男人外,还有两个男人,一个就是站在她面前,拿着水桶在打量着她的男人。

磊子和那几个男人都在收拾东西,一包包白色的粉末被他们都塞在了一个黑色的箱子里。

看到男人还在盯着希和看,一个男人踹了他的臀部一下:“还不收拾东西!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他妈还在想女人!”

男人被踹了一脚几乎往希和那边栽倒,希和看到情况,连忙挪动身体往旁边去,男人就倒在她的脚边,但是现在不敢乱来了,所以迅速的站起来,找到了胶带过来将希和的嘴给封住。

磊子拿起手机拍了希和好几张照片。一个男人看着他,道:“拍这些照片有什么用?一会我们带着这个女人走,要是遇到了慕初城,就亮出这个女人来,如果他敢不放人,我就往这女人身上开枪,他要是真像你所说的那般在乎这个女人的话,我们就能平安无事的逃离桐城,可是他要是不顾这个女人的死活的话,我们也跟着遭殃,希望你没有判断错误。”

磊子道:“放心吧,之前我看到英同在调查这个女人,肯定是慕初城让他调查的,如果不在乎的话,慕初城查她做什么?”

男人点了点头,在手枪上装上了子弹,把行李箱合上来:“好了,走了!”

希和被一个男人从地上拽了起来,拉着往外面走去,在经过客厅的时候,她看到了墙上挂着的钟,凌晨一点,她七八点被带走,到现在已经好几个小时了。

这房子本来就在比较老旧的城区,附近的人因为拆迁,所以都搬走的差不多了,希和被拽着下楼的时候,看到楼下停着一辆面包车,由于现在是深夜,所以街道上已经没有任何的人,静悄悄的。

很快,希和被男人塞进了面包车内,她此刻双手双脚都被绑住,嘴也被胶带封住,浑身又冰又冷,她只觉得很不舒服。

想要和磊子说上几句话,但是现在也开不了口。

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她的心情沉重的很。

她也不知道磊子这些男人要带她去哪里,她甚至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平安躲过这一劫,如果不能的话,她的暖暖和希杭怎么办?

还有慕初城会不会也因为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遭受什么……

这些都是她不能预知的,但是却又很可能会发生的。她的心现在沉重的不断往下掉,她待在狭小的车厢内,只觉得快要窒息一般。

本来就夜深人静了,再加上磊子他们专门挑选一些比较偏僻的的道路行走,所以此刻根本就没有遇到什么经过的人和车辆。

车速很快,可以感受到这些人到底有多着急离开桐城,想必慕初城的人已经将桐城翻转过来了。就是为了找到磊子。

希和也不知道到底磊子做了什么事,但是慕初城最恨别人背叛他。

磊子自己大概也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会这么慌乱带着人逃走,又担心自己不能离开桐城,着急之下,便想到了同样也在桐城的她,想要拿着她来威胁慕初城,增加他们逃走的几率。

希和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车子在剧烈的摇晃了一下,她差点就在车内栽倒,好不容易爬起来的时候,听到旁边的男人道:“慕初城的人来了。”

希和立刻转过头往车后看去,透过透明的玻璃镜,她看到了身后好几辆车在追着他们这一辆面包车。

“妈的!”前面开车的男人咒骂了一声:“果真穷追不舍了!”

他刚想拿出枪来,但是磊子按住他:“别开枪,这里周围有居民,枪声响起来的话,周围的人会报警,警察来了就麻烦了。”

男人叼着烟,将烟头扔车窗外一扔:“等警察来我们已经走了!怕个鸟!”

“何必浪费子弹,我们现在不是有好筹码在手上?”磊子往希和身上看了一眼。

那男人立刻就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差点忘了这个女人了。我看慕初城也是不打算放过我们的了,竟然出了好几辆车在跟着我们,现在再开下去也逃不掉……”

他说着说着,就猛地一踩方向盘,将车子停下来了,大家惊呼了一声:“肖哥!”

他们的车子刚刚停下来,慕初城的车马上就追过来了,四两黑色的车辆将他们的车围堵在中间。

肖哥开了车门走下来,看到面前的情况,冷笑了一下,打开了车后座的门,从里面将希和揪了下来。

慕初城也在这四辆车之内,他正在和英同通电话,忽然听到旁边的人道:“慕少。他们带了个女人下来。”

慕初城立刻往车窗外看去。

那个穿着黑色铅笔裤,短靴,灰色大衣,披头散发的女人不是希和还能是谁?

他打开车门走下来,浑身带着冷气的站在众人的面前。

“慕少,这个女人你认得吧?”磊子撕掉希和嘴里的胶带,希和原本以为自己见到慕初城能说很多话的。但是现在她的嘴是自由的了,可是她看着不远处的男人,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不会圣母的让慕初城快走,不要管她,因为她也很想要活下去,她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还有太多的人不舍得了,她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可是她又很担心慕初城会出什么事。

她很矛盾。

慕初城深邃的眸子半眯起来:“磊子,你真是越来越没有出息了,为了逃走,现在连女人都不放过了,把她放了,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恩怨。”

“我管他男人女人!”肖哥冷笑一声:“慕初城,是你逼我们的。你将我们逼到绝路上来的,要不然的话,我们会将你的女人抓过来?”

“我的女人?”慕初城笑了,眸子里凝聚着张扬的讥讽,他指了指希和:“我的女人多了去了,你以为随便找一个就能威胁到我?对了,严格上来将。她还不算我的女人,我连睡都没有睡过她,你们说,对于一个连碰都没有碰过的女人,我慕初城会怎么做?”

听到慕初城这么说,肖哥忽然有些慌了,他瞪了旁边的磊子一眼。

磊子也没想到慕初城竟然没有睡过希和,这下……

之前肖哥还深信磊子的话,认为慕初城在乎希和这个女人,但是现在听到慕初城这么说,他却很怀疑了。

可是现在已经是这种情况了,他们也是骑虎难下,反正都被慕初城的人围住了,他们想这么冲出去已经是不可能,只能搏一搏了。

“好啊,慕初城,既然这个不是你的女人的话,那就便宜一下我的兄弟好了。”肖哥招呼了之前往希和身上浇水的男人过来,将希和往他身上一推:“你不是一眼就相中了这个妞?现在就给你了!当着大家的面让大家看看春宫图好了,对了,这女人身材还真是不错的。不妨让大家看看……”

肖哥大笑起来。

而男人则拉起希和,将她拖到了车前,把她压倒在车前盖上,开始脱她的衣服。

“放开我!”希和只剩下嘴是可以动的,双手双脚都被绑住,感觉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被脱掉,她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远处。慕初城戴着黑手套的手指在背后死死地拽着,旁边有人走近了:“慕少……”

也许别人不知道,但是他离慕初城离得近,所以能清楚的看到他深邃的眼眸里散发出来的杀气,还有他额头上的青筋。

只看到他的手臂快速的动了一下,天空中便传来了声响了,然后,是男人惨叫的声音,将整个夜空都划破了般。

慕初城手上拿着一把手枪,手臂此刻才缓缓的放下来。

希和感觉到男人从她身上倒下来,最后跌坐在地上,正捂着大腿在惨叫,男人大腿上的血在他身体滚落下来的时候,还溅到了她的靴子上。

她气息紊乱。声音都沙哑的不行。

而肖哥看到自己的兄弟被人用枪打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拍着手掌在哈哈的大笑着,因为他总算是知道,希和确实是一个好筹码。

慕初城甚至舍不得看她被人侮辱,更别说是她的命了。

肖哥甚至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盖在希和的身上,然后拽着她的肩膀过来,挡在自己的面前:“慕初城,此时此刻,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我们只想要一条活路,让你的人别像是疯狗一样的跟着我们,到了安全的地方,我自然会放了你的女人……”

“在我的地盘上贩毒。杀了我一个兄弟……”慕初城指了指磊子:“出卖我,你们现在想让我放你们一条生路?呵……会不会想的太天真?”

“天不天真,慕少你自己知道,如果你不在乎这个女人的话,那我就给我们兄弟玩死算了,对了,玩完她再将她丢到鸡窝去。让她被人玩死,哈哈哈,我告诉你,慕初城,今天我们不能离开的话,这个女人也得跟着我们陪葬,你自己考虑清楚吧。”

肖哥的话音刚落。又有一辆车过来了,英同从车上走了下来,,他也一眼就看到了被肖哥挡在前面的女人,正是希和。

他抿着唇走到慕初城的身边:“慕少。”

“马上让你的人开车离开!”肖哥又出声了:“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一下,我的耐心不够,一分钟到了的话。要是你还没决定好的话,我会一枪一枪的往这个女人身上开,直到她断气!”

慕初城紧绷着脸,双眸一直在盯着希和在看。

旁边有一个人走过来道:“慕少,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们,否则的话安格就白死了……”

慕初城没有说话,但是英同瞪了他一眼:“住口!慕少做什么决定何时轮到你插嘴?!”

“是……”男人只是觉得不甘心让磊子这叛徒逃走。

那边,肖哥已经在倒计时了:“十,九,八……”

其实他的心里同样也十分的紧张,怕极了慕初城不会放他们离开。

慕初城双眸依旧盯着前面在看,但终于出声:“英同。”

英同跟在慕初城身边多年,明白他此刻叫他的意思,立刻道:“是。慕少。”

他去吩咐下去了:“把车都开回来,并且不准追上去。”

之前围堵住磊子他们车辆的车,现在已经被开了回来,都停在了一旁。

肖哥见状,十分的满意,他低头看了一眼希和,原来这个女人这么好用,他指着希和大声道:“慕初城,记住,让你的人别跟着我们,到了我们认为安全的地方,我们自然会放了你的女人的!”

说罢,他将希和塞进了车内。

“慕初城……”希和的嘴上的胶带之前就被人撕开了,但这是今天晚上对峙这么长时间内,她第一次出声喊慕初城的名字。

声音沙哑,包含着太多的情绪。

她只来得及说这三个字,便被人推上了车内。

希和最后的那个眼神,让慕初城的心脏猛地一缩,他皱着眉,用手按住心脏处。

英同知道他曾经动过心脏手术,虽然说那手术很成功,虽然说这五年来都没有犯过什么病,但他还是紧张,所以立刻道:“慕少,你怎么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