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希和将衣服拿进来,简单的洗了一个热水澡,让自己舒服一些,她被一桶冷水给从上往下的浇下来,又被拖着拍了这么长的时间,本来就难受极了,英同说的没有错,如果她再不过来洗个澡,把湿哒哒的衣服换下来的话,她很有可能会感冒。

她因为担心慕初城的伤势,所以并没有在浴室待很长的时间,让身体真的暖和起来之后,马上拿过衣服穿上,因外有外面的厚衣服给挡住,所以内衣内裤并没有被弄湿,希和将内衣内裤穿了上来,套上慕初城的T恤,其实这衣服已经到了大腿那里了。不穿裤子完全可以,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屋内还有很多人,她不可能就穿着一件上衣便出来了。

想必英同也是考虑到了这样的情况,所以才会连慕初城的牛仔裤都已经带了下来。

别看英同人高马壮,四肢发达的,但其实人还是挺细心的,关于这一点,希和也挺感激他的。

她将上衣套上,又床上了牛仔裤,虽然希和在女孩子当中也挺高的,但是慕初城那非一般人的身高。腿又长,用现在网络上流行的一句话来说,就是脖子以下全是腿,所以此刻希和将他的裤子套上之后,裤子又长又大,所幸的是,她在浴室找到了一条皮带,便用皮带绑着腰,又弯下身来,将裤脚卷了好几层,这才终于勉强能穿出去了。

屋内开着很充足的暖气,所以即使她现在穿着一件短袖T恤,也不会觉得冷,她穿着拖鞋,开了浴室的门,慢慢的走了出去,往客厅走去。

英同坐在沙发上打电话,希和经过的时候听到他说了一句:“老夫人,您放心,慕少伤到了后备,应该没有大碍的……是是是,是我照顾不周,是我没有保护好慕少,让他受伤了,我回去随便老夫人怎么责罚,老夫人,您就不用跑过来一趟了,慕少他正在手术,等他醒来我一定会让他给您打电话的……”

光是老夫人三个字就让希和的背脊一僵了。

她可很清楚,英同正在和谁通着电话。她对慕老夫人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感。

她因为不想听到英同和慕老夫人的谈话,所以端着杯子去倒了一杯热水回来,回来之后,英同已经结束了和慕老夫人的通话,她窝在沙发上,喝了一口水,看向依旧紧闭着的房间门。

英同将手机放下来。无奈的叹了叹气。

希和看向他:“慕老夫人说要过来。”

“本来听说慕少受伤了,说要过来的,但是大家劝说了一下,所以她应该不会过来了。”

希和点了点头,再度看向那房间去,终于。房间门被人打开了,刚刚进去的医生和护士都走了出来,希和立刻站起来,往那边走去。

医生却将房间门关上,挡住了希和进去的路。

医生认识英同:“英先生,慕少让你们几个进去,说有话和你们说,但是注意一下,别耽误太长的时间,他需要好好的休息。”

“好的。”英同看了希和一眼,和几个男人走进了房间内,门又被拉上了,希和被隔绝在外面,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见不到。

她知道,估计慕初城叫英同进去,是想交代他处理磊子的一些事。

磊子那叛徒,是慕初城最痛恨的。因为他自己的一己私利,还害死了一个兄弟,怎么能轻易的放过。

希和现在很着急的想要见到慕初城,但是她一刻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既然他会吩咐让英同他们进去,就代表他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她又在门外等候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的样子,英同他们总算已经出来,她立刻道:“英同,我可以进去看看他了么?”

有个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她:“慕少现在需要的是休息。”

英同看了那男人一眼,男人立刻低下头了。

英同便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看希和:“你进去吧。慕少现在已经睡下,你小心点,你今晚要睡在哪里?”

希和指了指里面:“快天亮了,我就在里面吧,我不用睡。”刚刚她看了一下时间,都已经凌晨四点了。现在天气冷,七点钟天亮,也只剩下三个小时了。

“还是睡一会吧。”英同道:“你先进去,柜子里应该有棉被,你拿一床,可以在沙发上休息一会。”

希和感激的点了点头,开了门走进去。

那男人看见她进去,出声道:“英哥,她到底什么来头?为什么慕少这么在乎她?以前也没有见过她。”

英同眼神严厉的看着他:“我知道你是紧张慕少,但是以后你懂点规矩,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插嘴和插手的。”

“是,英哥。”男人也知道。今天他确实是做了很多逾越的事情,比如在外面的时候,慕初城说要放磊子他们走,但是他想到死去的安格,所以不愿意,比如现在……

他还询问了一些不该他来询问的事情。

……

希和开了门走了进去。脚步放的特别的轻,因为她知道,慕初城估计也是刚刚睡下不久的,她不想吵到他。

她来到床边,站在那里看了他一下,小心翼翼的帮他拉上了被子,在床前的椅子上坐了许久,觉得有些困意了,也想到了英同和她所说的话,所以便站了起来,走到柜子前面去,将柜门给打开了,但她发现被子被放在了最上面那一层,她身高不够,便将床前的椅子搬过去,站在椅子上去拿被子,她伸手去拿被子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被子从柜子上面掉落在地上。

她一惊,连忙从椅子上下来,担心极了会吵到慕初城,所以把被子捡起来后看向床那边,又愣了一下。

慕初城竟真的醒来了,他嘴角处正噙着抹邪魅的笑容。看着她这边。

希和将被子抱着放在了沙发上,走过去,小声道:“我吵醒你了?”

慕初城挑了挑眉:“你刚刚进来我就知道了。”

希和沉默了一下:“那你睡吧,我不出声了,我……”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慕初城拽了一下手腕,将她拉在床上坐下来,他深邃的眼眸盯着她在看:“伤口痛,睡不着。”

“现在很痛么?”希和一听他这话,浑身都紧张了起来,坐在床沿处,伸手想去触碰一下他的后背:“我能看看你的伤口么?”

慕初城依旧在盯着她看。说的却是不着边际的话:“你穿着我的衣服,真性感。”

“……”希和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哪性感了?全身上下只露出两只胳膊还有脚掌。”

慕初城将脸埋在她的颈窝间,低低的笑了几下:“看到你穿我的衣服,我很冲动,怎么办?”

希和自然知道他所说的冲动是什么意思,她动了动肩膀:“别闹了,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嗯。”声音从他的喉咙间传出来,他轻轻地应了一句。

希和转过身去,解开他的睡衣扣子,脱下衣服,让他背对着自己,然后看着伤口。她以为慕初城说伤口痛,是因为刚刚才包扎好的伤口又裂开了,但是并没有。

她帮他拉上了衣服,喃喃道:“伤口没有裂开,估计是麻醉过了,所以才会疼的。忍忍……”

她的声音在这个时候戛然而止,因为慕初城忽然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嘴唇。

希和的身体僵了一下,拽着他衣服的手也停顿了一下,她抬头去看这个男人,只见他又低下头。用力的扣着她的后脑勺,灼热的吻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希和用手推了推他的肩膀,但又不敢太过于用力,因为知道他现在有伤。

她喘息着:“慕初城,你现在有伤,别乱来。”

慕初城稍微松开了一些她:“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

希和清楚的从他的眼眸里看到自己的影子。也清楚的看到了欲望。

她怔怔的盯着他看,才发现,过去了这么多年,她很多东西都学会了,可是唯一学不来的,就是将他从心底拿去。

她低了低头,深深地呼吸了一下,睫毛颤了颤,松开他的手,从床上起来,赤裸着双脚站在地毯上,用手捧着他的脸。慢慢的低下头,主动的去吻他薄薄的唇瓣,还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间。

慕初城唇角微勾,微微一用力,将她抱在了床上,双手撑在她身体的两侧,长指捏了捏她的下巴:“我背部受伤了,你骑不了马了,怎么办?不如我们后进?”

希和的耳根有些烫,将旁边的被子拉上,看着他:“不如我们睡觉。”

“好啊,睡觉。”慕初城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伸了进去,希和的呼吸一窒,按住他的手:“慕初城……”

“喜欢么?”

她疯狂的摇着头,他一口咬住她的唇肉:“小骗子,明明喜欢的要紧,就喜欢撒谎,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

希和衣衫尽褪的那一刻,慕初城的眸光却僵住了,他盯着她的左胸前在看。

尽管屋内的灯光并不是那么的明亮,但是他依旧清楚的看到,那是个纹身图案,而这个图案,和自己的右手手背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