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很简单,我要你和希和离婚/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希暖暖终于回到房间去了,还自觉的将房间门给关上了,希和转过头,发现慕老夫人正盯着希暖暖离去的方向在若有所思的。

她慢慢的看向希和:“你丈夫呢?”

“我们已经分居了。”

慕老夫人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所以便不顾廉耻的和慕初城再纠缠上了是吧?”

对于慕老夫人语气的咄咄逼人,希和显得特别的从容:“慕老夫人说这话可真搞笑,到底是谁纠缠谁,您可以去问问你的孙子,想必您能从他那里得到很好的答案,倒是想他离我远一点啊,但他不愿意有什么办法?”

慕老夫人脸色难看:“你的意思是说慕初城他在纠缠着你?笑话,他自从五年前的手术后已经完全将你忘记的清清楚楚,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又纠缠上你?”她指着希和,一脸的不屑:“肯定是你,本来就不安分。在安城遇到了他之后,就惦记上了吧?”

希和依旧在笑:“慕老夫人说的真是搞笑,话全都让您一个人说了算了,我还用说什么呢?您和慕老先生在心里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今天过来找我又有什么意思?直接去找慕初城问问不就好了?”

“希和,你少和我在这里打马虎眼!”慕老夫人的语气加重:“当年还那么小的时候就不知道安分,总是缠着慕初城,现在好不容易才遇到他,又怎么可能还会放过他?你以为你在打什么主意我会不知道?你以为慕初城现在迷上你了,以后你们两就能在一起?别说我不允许,就是我允许了,你也别忘了那件事?!你还有这个脸和慕初城在一起?如果因为你爸妈,我的女儿会死?希和,你永远别忘了这件事,慕初城他妈妈是因为你们希家而死的!”

说起自己唯一的女儿,慕老夫人脸色沉痛。

希和脸色越来越白,有些曾经的片段在自己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她光洁的额头上都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冷汗,她闭了闭眼睛,声线有些颤抖,但是她依旧在努力的维持平静:“慕老夫人。当年的事情,是我爸妈一个人的过错么?慕初城他爸爸没有任何的过错么?我父母也没了,我还带着我唯一的妹妹离得南城远远的,这一切我都遵从你的安排了,可是我怎么想到我会在安城遇到慕初城?”

“呵……”慕老夫人从方刚手上接过手帕,擦拭了一下眼眶周围的眼泪:“说的倒是好听,希和你其实和你妈妈一个样。都是只会勾引人的下贱胚子!你妈如此,你也一样!”

希和脸色很冷,:“慕老夫人,我敬重你是长辈,所以我让你三分,但是不代表你能仗着自己年纪大说话就不用过脑子,也不代表你们慕家家大业大。有权有势,就能任意的侮辱人!我告诉你,当年的事情,谁对谁错,怎么说得准?!还有,你有什么资格去说我妈的坏话?如果你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在我的面前羞辱我母亲的话,请你马上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好大的口气!”慕老夫人恶狠狠地睨了她一眼:“希和,我今天过来还好声好气的和你说话,那是希望你能够收敛一点,也要认清楚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可你要是再执迷不悟的话,那你可就别怪我了。”

“慕老夫人,如果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上来了。”希和不想再和她说下去,直接走过去将大门打开,冷声道。

慕老夫人何时遇到过别人这么对自己说话,当下脸色就因为怒火而涨的通红,但依旧坐在沙发上没有动。

方刚都嗅到了一触即发的战火,他隐隐不安,了解希和的人都知道,这人的性子到底有多辣!

“或者慕老夫人是希望我给慕初城打个电话?”

果然,下一秒希和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慕老夫人更加气愤,指着希和:“你在威胁我,你竟敢威胁我?”

“不敢,只是我不想再见到您老人家,我又没有这个能力请您走。那么我只能求助慕初城了是不是?”

自己的外孙是什么性格,慕老夫人自然清楚的很,她一下飞机就过来希和这里的事情暂时不想让慕初城知道,所以哪怕现在她气愤极了,但是也不得不从沙发上站起来。

方刚连忙跟着她出去。

慕老夫人经过门口的时候,看了希和一眼:“希和,你再乱来的话。将来可别后悔。”

“抱歉,老夫人,我不知道什么叫做乱来,我一直都按照我自己的心来行事,所以我不认识这两个字怎么写。”

“你……!!”

方刚真担心两人再待在一起,慕老夫人会因为在盛怒之下对希和做出什么事,希和也不是那种白白忍受委屈的人,到时候就麻烦了!

“老夫人,咱们走吧,要不然一会她真的叫来慕少就不好看了,先别因为这件事和慕少闹的太僵……”

慕老夫人细想了一下,终于铁青着脸转身离开了希和的房子。

希和一点也不想再见到这老太太,所以她前脚一走,她立刻就大力的关上了门。

希暖暖已经从房间里走出来:“妈妈,你和奶奶吵架了?”

“暖暖,我们只是在说话,可能说话大声了点……”希和揉了揉酸涩的眉心道。

希暖暖低下头,嘟哝了一句:“撒谎。”

每次希和和别人吵架的时候,她都会这么告诉希暖暖,说这是说话大声了一点,可希暖暖其实心思聪明的很。很多事情她虽然年纪小,但是都明白。

“你说什么?”

希暖暖摇头:“妈妈,我没说话。”

“妈妈带你去换衣服,我们去逛商场。”心情因为见到慕老夫人而变得更加的糟糕,所以她也想出去走走,不想待在这房子里面。

希暖暖一听希和这话,大眼睛一下子就明亮了起来,拍着手掌:“好啊好啊!!”

……

今天周六,沈先非好不容易不用上班,所以自然在家里休息,昨天晚上也看到了希和和慕初城的那些照片还有视频,心情郁闷之下,约了一大群狐朋狗友来家里喝酒,喝的醉醺醺的。早上自然是醒不来的。

周珍出门回来看到满客厅都是酒罐子,还酒气冲天,她怒不可遏的走到沈先非的房间,见他还躺在床上,房间的地上也全都是酒瓶,她便将他从床上拉起来:“先非,你给我起来。怎么喝这么多酒?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

沈先非浑身没有一点力气,酒也似乎还没怎么醒,但是一直在念着一个人的名字:“希和……”

周珍听到他连喝醉都在念希和的名字,更为的生气:“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希和那个女人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你,你倒好,为那个女人都成什么样了?你给我起来!起来!”

周珍将他从房间里拖了出来,扔在客厅的沙发上。去倒了一杯温水回来后就捏着他的嘴,将水灌进了他的嘴里。

沈先非被她突然灌进来的水给呛到了,在剧烈的咳嗽,总算是睁开了眼睛,瞪了她一眼:“妈,你这是在干什么?!”

“干什么?!”周珍指着他:“我倒是想问问你在干什么!为什么喝的这么醉?是不是又是因为希和那个女人?!她又对你做什么了?”

“她已经不要我了……”沈先非靠在沙发上,神色颓废。喃喃道。

周珍看到他这样,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气的不行,伸手将他拽起来:“外面女人那么多,你为什么偏偏就看上她希和了?你能不能给我振作点!”

沈先非摊在沙发上,没有说话。

周珍看他浑身狼狈,头发散乱。衬衣又皱巴巴的,身上还带着浓重的酒气,越来越窝火,指着他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在这个时候,门铃也响起来了,她带着怒火去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人,她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没有好脸色:“你们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们,马上给我滚!”

她说完,就想将大门给关上,但是在她关上之前。一只手已经伸过来挡住了。

周珍本想用蛮力将门给关上的,但是她哪里比得上英同的力气?所以很快英同就完全将门给打开了。

而周珍也因为这样的动作,倒退了好几步。

她眼睁睁的看着慕初城从外面走进来:“你们干什么?干什么?谁让你们进来的?你们这是私闯民宅!”

英同将她推开,把门给关上了。

慕初城径直走到了沙发上坐下来,翘起长腿,看了一眼沈先非。

沈先非本来还有点醉意,但感受到自己的身上有一道眸光。便抬起头看过去,总算看清楚了面前的男人,几乎是从沙发上跳起来的,指着慕初城:“你……谁让你进来的!马上出去!妈,把他赶走。”

周珍被英同拦着,动都不能动,怎么有能力过来赶走慕初城?

沈先非往后看了一眼。本想自己动手去将慕初城赶走的,但是自己却因为喝酒喝的太多了,现在还有宿醉,所以刚刚站起来,便双腿一软,差点栽倒在地上,幸好他即使扶住了茶几的边缘,这才会没事。

他因为羞辱所以一张脸憋得通红,而看过去的时候,慕初城嘴角噙着笑,似乎将他当成是跳梁小丑一般的看待。

看到他这样,沈先非更是气极了,猛地扑过来,可是被慕初城一脚踢中。他整个人便往后翻,终于跌坐在地上。

“先非!”周珍心疼的大叫。

慕初城在他的身边蹲下来:“说真的,希和当年怎么看中了你?竟然会和你结婚,她当时真的是眼睛瞎了,你说对吧,沈先非?”

“慕初城,你何必羞辱人!”

“我不喜欢羞辱人。我只喜欢说出事实,怎么,沈先生到现在都还没有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是你一直都这么自我感觉良好的?”慕初城薄唇微扬,从地上站起来,又重新坐在沙发上。

沈先非也终于站了起来:“慕初城,你再不走的话,我马上叫保安了!”

慕初城挑挑眉:“你能走得出这个门口再说。”

沈先非还不信邪了。马上从客厅离开往门口走去,只是他还没走两步,便被英同给拽了回来,英同人高马壮的,拽着他回来,他竟然毫无反抗之力,英同就这么将他扔在沙发上,还用一手按着他的肩膀,恶狠狠地说:“好好的听我们慕少说话。”

沈先非斯文的脸越来越红:“慕初城,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我要你和希和离婚。”

“你做梦!”慕初城话还没说完,沈先非就大喊道:“我不会和希和离婚的,你们这对狗男女,竟敢背着我做出这样苟且的事情,现在还想光明正大的在一块?!我告诉你,我沈先非也不是好欺负的!你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哦?”慕初城懒洋洋的看着他,嘴角勾着笑:“那你要怎么不让我好过?”

沈先非憋得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我暂时还没想出来。”

“那就等你想出来再和我说吧。”慕初城眉眼带着讥讽,拿出一份文件和笔放在茶几上,递给沈先非:“现在,签了它。”

沈先非一把将茶几上的文件抓过去看了一眼。惊叫道:“离婚协议书!!”

慕初城靠在沙发上:“想要什么好处?”

“什么好处都不要,我不会签的。”

“一千万?”慕初城挑了挑眉:“或者一栋别墅?我看你们租在这里,似乎环境不太好?不考虑换个环境,真打算一辈子租房子住?”

周珍原本还十分的反感,但听到慕初城说的话,她瞪大了眼睛,没想到慕初城这么有钱:“慕先生。你是说真的,如果我们签字离婚,你真的愿意给我们一千万?”

慕初城将支票拿出来:“支票在这里,只要签了字,这张支票就归你们了。”

周珍这下眼睛都亮了,本来她就想让沈先非和希和离婚,现在得知离婚还能拿到一千万。她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

“先非,你签字吧!马上签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