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谁叫他遇到了一个狠角色/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妈!”听到周珍这么说,沈先非紧紧地皱了皱眉,大喊一声。

但是周珍现在注意力就被茶几上的那张支票给完全吸引住了,所以哪里还有时间去思考其他的事情?!

她走到沈先非的面前,小声道:“先非,反正希和也不爱你,她之前就说要和你离婚了,你又何必拖着呢,这样下去对大家都不好,还不如离婚了,希和已经找到了慕先生,要有自己的幸福了,你将来也能找到好的,这样不是很好么?你听妈的话。赶紧签字吧,乖,快点签字吧。”

周珍自己生的儿子,自然也是知道他的脾气的,倔强的很,尤其是在对希和身上,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这么喜欢,明明人家希和对他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可是他却整天因为希和而黯然神伤的!

沈先非瞪着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摇头:“我不会签字的,我不会,我不会让希和这么好过的……”他一边说话一边摇头:“她以前就对不起我,我是因为她才会变成这样的,现在她将我害成这样了,还想和我离婚,不可能!”

慕初城一直在观察着他,沈先非在他眼里,基本上构不成什么威胁,他无权无势,由胆小怕事,哪怕他是倔强着不肯离婚又怎么样?

他总有办法让他同意离婚的。

只是他很懒。不想去想太多,所以才会在解决这件事上用了最直接最简单的方法,给他钱,让他同意和希和离婚。

这下慕初城已经失去了和他继续聊下去的欲望,他看向周珍:“和希和离婚后,孩子归她,和你们沈家再也没有关系。”

他可没有忘记上次希暖暖受伤。完全是沈先非的原因,而且那孩子住院几天,他都没有出现在医院里。

自从昨天晚上,他脑海里突然冒出来那个念头之后,他就认定,也许希暖暖真的是他的女儿,亲生女儿。和他有着至亲的血缘关系也说不定。

可哪怕希暖暖不是他的女儿,他以后和希和在一起了,当然也会当她是自己亲生的一样看待。

周珍本来虽然认为希暖暖是他们沈家的孩子,但她是个女孩子,所以也一直都看不上,但她又因为沈先非现在的身体,连行驶男人最基本的功能都难了,更别说要有孩子了,说不定希暖暖就是他们沈家唯一的孩子也是最后的孩子了,所以她听到慕初城这么说,立刻道:“这怎么行?!暖暖她是我们沈家的孩子,怎么可能和我们没有联系?”

“你确定暖暖和你们沈家有关系?你确定她是你们沈家的孩子?”

其实慕初城只是猜测,哪怕希暖暖不是他的孩子,但是应该也不可能是沈先非的,因为他从沈先非的态度可以看出来,也因为希和并不是这样的人,她不会为沈先非这样的男人生孩子,哪怕当初真的被沈先非怎么了,怀孕了,她唯一会去做的,便是去拿掉孩子,而不是留下来。

所以他觉得希暖暖并非沈先非的孩子。

周珍大惊,脸色难看:“怎么可能?!希和虽然在婚前怀孕了,但她那时候就已经和先非在一起了啊……”

“是么?那么这些年来你们有没有去做过亲子鉴定?”慕初城懒洋洋的抛下一句。

周珍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她立刻看向自己的儿子,沈先非的脸色同样冰冷难看,一句话都没有说,她心里有很不好的预感。

难不成他们沈家就绝后了?

连一个女孩子都非他们沈家孩子。那……

她很了解沈先非,在这样的时候,他没有说半句反驳的话,那就证明,他无话可说,而且,他有点心虚。

周珍双腿一软。简直要栽倒在地上了,她失声道:“暖暖不是先非的孩子,那她是谁的孩子?希和竟然以前就已经和别的男人勾搭上了,那她为何要和我们先非结婚?为何要害的我们先非成了这样子?暖暖都不是我们沈家的孩子,难不成我们真的要绝后了?”

她的情绪已经基于失控的状态下。

沈先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妈,你够了,暖暖她就是我的孩子,谁说她不是……”

周珍反而指着他在大骂:“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到现在你还想瞒着我!当年和希和在新婚之夜就闹翻,然后你就被车撞了,你明明就没有能力再让希和怀孕了,后来我看到她怀孕了,我还以为她是在婚前就怀上的,但是没想到啊,她确实是在婚前怀的孩子,可是却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都在欺骗我,瞒着我!!”

周珍因为受到这么重的打击,所以现在也什么都不管了,将事情一股脑的全部都给吐出来了。

慕初城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他看着沈先非。嘴角噙着笑。

原来沈先非现在都算不得一个男人……

慕初城的笑容,沈先非自然看到了,他只觉得碍眼,只觉得刺眼的很。

他浑身不自在,本来自己就最为的忌讳慕初城,可是没想到自己的母亲就在他面前将所有的事情都给曝光出来了!

这是作为男人最尴尬的事情!

“妈!”沈先非看着坐在地上,神色痛苦,大哭的周珍,用力的踹了一下茶几,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站起来想走,但是被英同将他拉了回来:“沈先生,你还不能走,离婚协议书你还没有签字。”

沈先非气愤的瞪了慕初城一眼:“签什么字?我不会签字的。慕初城,你别做梦了,我不会和希和离婚的!你听到了没有?!”

“我本来想用最直接的方法,但是好像你也并不怎么稀罕我的钱,希和我是一定要的,婚你也是一定要离的,沈先非。既然钱你不要,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沈先非冷笑:“你想怎么样?慕初城,光天化日之下,你私闯民宅,还想对我做什么?你不怕我报警。”

“等你能挣脱开去报警再说。”慕初城微微一笑,狭长的桃花眼对英同使了使眼色,英同立刻明白过来。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刀,这是他随身携带着的。

周珍看到这小刀,终于从悲痛中回过神来,她看到沈先非有危险,立刻从地上站起来,冲了过来,而英同直接将她关在房间门去了。回来的时候,见沈先非拼命的往门那边走去,正在拿着钥匙开锁。

慕初城则将双腿放在茶几上,悠闲的在看着这一切,一点也没有要去追沈先非的意思,就等着他出来了。

英同又大步走了过去,一把将本来已经将门打开了的沈先非给拖了回来。他连忙大喊一声:“救命……”

随即,英同就将大门给关上,又上了锁,强势的将他拖了回来,扔在沙发上,他还在乱动,英同按着他,然后扼住他的一只手,按在茶几上。

他眼睛惊慌:“你要干什么?慕初城,你的人要对我做什么?”

慕初城看着他,微笑:“我的人要做什么,你等会不就知道了?”

“你快让他住手,慕初城,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事情。我不会饶了你的!”

沈先非大喊一声,慕初城笑了一下:“我真想知道你会怎么对我。”

英同力气大,稍微用点力,沈先非几乎就是动弹不得了,他按着沈先非的身体,将他的手掌印在茶几上,那把锋利的小刀被他打开了。他将沈先非的一只手的手指头全部都分开了,然后小刀快速的在他手指缝上来回的穿梭。

沈先非只感觉到眼前一阵眼花缭乱,他看着那小刀,只觉得自己害怕的连声音都忘了发出来了,身体僵硬的他以为不是自己的。

他真的以为英同要将自己的手指头给切下来的……

英同终于住手,手指头还在他的手上,但是他整个人都已经虚脱了一般。浑身无力,额头上大汗淋漓。

“喜欢刚刚英同和你玩的游戏么?”慕初城笑着问。

沈先非用手颤抖着的去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慕初城,你不是人……”

这男人简直就是魔鬼,希和怎么会看上这样的男人?他无法理解!

“我是不是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通了么?到底要怎么做?”

其实沈先非因为刚刚的事情,已经非常的害怕了,只是他却并不想这么容易就妥协,也不甘心就这么放希和离开!

所以他大声道:“慕初城,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我会这么容易就妥协?!”

“哦?”慕初城微笑:“看来你嘴还挺硬的……”

房间内的周珍也担心极了慕初城会对自己的儿子做出什么事,所以一直都在拍打着门,大声的喊叫着。

但是客厅里的人没有一个去理会她的。

“英同,既然沈先生骨头这么硬,那你就给他点厉害瞧瞧好了……”

英同立刻点头:“是。”

眼看着英同又拿起了茶几上的那把锋利的小刀。沈先非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其实刚刚的事情还让他心有余悸,他对英同手上的那把小刀真的很害怕,所以此刻身体都禁不住的在颤抖。

“你要干什么?!”

英同掰着他的一根大拇指放在茶几的边缘,小刀也放在附近,只要将他的大拇指拿过去一划,按照小刀的锋利程度。他的手指头就没了。

沈先非此刻无论怎么挣扎都推不开英同,也拿不开他的手指,眼看着就要碰到了,他的一根大拇指就要没了,他大叫一声:“不要!”

但是这样的话哪能让英同住手,他继续拉着他的手指往小刀那边去,嘴角的笑容特别的冷酷。

沈先非浑身颤抖。几乎将声音都给喊哑了,都无法挣开,他在极度恐慌之中终于出声道:“我签字,我马上签字。”

听到他这样的话,慕初城嘴角微微一勾,他看了英同一眼,英同马上松开手,将沈先非扔回去沙发上。

他一坐在沙发上,就用手来抚摸着自己的手指头,一颗心还跳动的十分的厉害。

他闭了闭眼,用了许久的时间都还没缓过来。

慕初城又将桌上的离婚协议书放在他的面前:“签了它,你刚刚答应下来的。”

沈先非的双手紧紧地拽着,他真恨自己的软弱,可是在刚刚那种情况之下,他是明白,要是他不听话的话,慕初城的人会毫不犹豫的切断他的手指头的!

英同也在旁边恶狠狠地看着他。

沈先非知道自己现在没有别的办法,谁叫他遇到了一个狠角色!

他心狠手辣,根本无所畏惧。

沈先非只好拿过离婚协议书,拿过笔,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慕初城见他签字了。嘴角噙着笑,将离婚协议书拿起来放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从沙发上站起来,睨了沈先非一眼:“希和不是你能痴心妄想的女人。”

说完,他便离开了。

而英同随即也放开了沈先非,走过去开了房间的门,周珍终于从里面出来。一下子就冲到了沈先非的面前:“先非你怎么样?他们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她上下的检查了一下沈先非,发现他并没有什么事,她才松了一口气。

她又看到了茶几上那张支票,她连忙拿起来,大笑道:“先非,我们有钱了,我们终于不用再住在这里了……”

“我和希和离婚了。我们离婚了……”

“离婚了又怎么样?希和有什么好的?看,我们现在有一千万了,还怕以后没有女人跟你么?”

“可她们都不是希和。”

周珍瞪着他:“你真是你疯了,我早说你和希和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是你偏偏这么喜欢她,现在是不是该清醒过来了?希暖暖竟然不是你的孩子,你也一直隐瞒着我,现在看来,希暖暖其实是慕初城的孩子吧?”

沈先非猛地看向她:“妈……”

周珍看他这样,连忙摆手:“我是猜想的……”

沈先非一拳砸在茶几上:“希和骗的我好惨!”

……

慕初城的车就停在了小区的楼下,他上了车,英同就将车开走,他在前面,一直透过车前镜在看后面。

慕初城凉凉的睨了他一眼:“有什么事你就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