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她说你抢了她的男人/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希和也知道慕初城就是这样的人,他在前一秒还将希杭当成她妹妹,如今这一秒却听说希杭原来和他也有血缘关系,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能转变过来,对希杭有兄妹之情?

慕初城仰躺在床上,转过头看着希和:“我从今天起就搬到这里住了。”

“这里地方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那我们换个住处?我明天就让英同去找房子?要不我们回去南城?在南城我房子多得是,你想住在哪就住在哪。”

“我不去。”希和也从床上起来,拿过被慕初城刚刚扔在地上的衣服看了一下,皱巴巴的,扣子还被扯坏了两个,她瞪了慕初城一眼:“你又弄坏了我一件衣服。”

慕初城单手撑着脑袋。侧躺在床上,勾着唇角道:“谁叫你乱动,那我只好撕了衣服直接进去。”

希和直接将衣服扔在慕初城的脸上,光着身体去衣柜里打开柜门拿出一套新的家居服换上,还没等她走出去,慕初城就拉住她的手腕:“你去哪?”

“我去看看暖暖她们。”

“暖暖以前是不是和你睡?”

希和点头:“怎么了?”

“以后让她和希杭一个房间,你得和我住住在一起。”

“小杭一周就在家一两天。”

“暖暖她四岁了,自己一个房间可以了。”

“慕初城。你还二十七了呢,你怎么就不能一个人住一个房间?”希和白了他一眼。

“那不一样。”慕初城勾着唇,也将上衣穿上:“你要是不好意思说,我去给她说。”

“慕初城,你要不要脸!”希和掐了他结实的手臂一下,但是这个动作对这个男人一点用处都没有,她的手腕反而被他拽着离开了房间。

而大概是看到他们进了房间,所以希暖暖和希杭都已经从放假里出来。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了。

希暖暖看到他们,立刻从沙发上坐起来:“妈妈,你和慕叔叔说完悄悄话了?”

“谁告我你,我们在说悄悄话的?”希和甩开慕初城的手,看了女儿一眼。

希暖暖指了指希杭,毫不犹豫的将她出卖了:“小阿姨说的啊。”

希杭立刻戳了戳希暖暖圆乎乎的脸蛋。

慕初城朝希暖暖招了招手:“暖暖,过来。”

作为慕初城的超级迷妹,希暖暖当然是立刻从沙发上跳起来,朝他走过,一到慕初城的身边,立刻伸出手抱住他的大腿,还用小脸在蹭了蹭他,一脸狗腿的样子:“慕叔叔,你叫我干什么?”

慕初城将希暖暖从地上抱起来,用手捏了一下她小小的鼻子:“暖暖,我是你爸。所以从今天起你要叫我爸爸。”

“可是我有爸爸了呀?”希暖暖一脸的疑惑不解。

“沈先非?”慕初城的语气带着不屑:“你觉得沈先非是你爸爸?”

“妈妈说的。”希暖暖指了指希和,反正别看这个小家伙总是一脸无辜,天真无邪的样子,她最会做的就是将一切撇的干干净净。都扔在别人的身上就是了。

其实希和没有让她这么叫过沈先非,只是当时他和周珍突然出现了,希暖暖想到以前她对她所说的话,说她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暂时不会回来,她看到沈先非出现了,自然而然就叫他爸爸了。

现在倒好,在慕初城的面前,竟然还说是希和教她的!

慕初城斜睨了希和一眼:“你妈妈当时是脑子抽了,所以才会和你说沈先非是你爸爸,其实我才是你爸,你是我女儿。”

“可是爸爸他……”

慕初城纠正道:“我才是你爸。”

“哦。”希暖暖立刻点头应道。而后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揪着慕初城的衣服,眼巴巴的看着他:“你是我爸爸,我长大后还能嫁给你么?”

“不能。”

希暖暖立刻皱着眉头。一脸要哭的样子:“为什么?我要嫁给你的。”

“我是你爸,你不能嫁给我。”

希暖暖的眼眶已经有了眼泪,声音也十分的委屈:“那你要和谁结婚?”

慕初城指了指希和:“你妈妈。”

希暖暖看希和立刻就有了一种看情敌的感觉,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妈妈,你欺负人,明明是我先喜欢慕叔叔的,你现在竟然要嫁给他……”

慕初城又一次纠正:“我是你爸。”

“明明是我先喜欢爸爸的。”希暖暖抽噎着,但是却很乖的又听话纠正了称呼。

希和看着面前这一大一小,只觉得额头上的黑线不断:“……”

希暖暖还在不依不饶,这下好像真的上心了,所以不断的指着希和道:“妈妈,你这个骗子。坏人,你抢走了爸爸……”

“希暖暖……”希和用手撑着额头,只觉得脑袋要被她的哭声给弄得麻木了一般。

希杭见状,连忙走过来将希暖暖抱过去:“暖暖不哭,小阿姨和你回房间,我给你讲故事吧。”

希暖暖扒着她的脖子:“小阿姨,妈妈好坏。”

希杭哄着她进了房间,关上了门,哭声也渐渐的小了下去。

希和此刻有种自己真的抢了女儿男人的罪恶感,她一定是疯了,她甩了甩脑袋,坐在沙发上。

慕初城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刚刚在床上叫的那么卖力,一定渴了,喝点水润润嗓子,一会我们继续。”

希和端着水杯,真想将水泼在他的身上。

“你害希暖暖哭成那样。”

“是我害的么?”慕初城反问:“现在到底谁才是她的情敌?没听到刚刚她说什么?她说你抢了她的男人。”

“慕初城!”希和瞪了他一眼,将水都喝了下来。

她无意中看到了茶几上的那一份文件,估计是希杭见它掉在地上,所以才会捡起来放在这里的。

她拿了过来看了一眼,慕初城将笔放在她旁边:“签了吧。签了你就自由了,还在考虑什么?”

希和翻看了一下:“你就用了一千万沈先非就乖乖签字了?”

倒不是说沈先非不爱钱,只是那个男人很奇怪,认为他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他对她一直有一种占有欲,所以不想让她好过。

周珍倒是想要钱,但是要是沈先非不肯,她也强迫不了。

她不相信事情就这么简单。

“你还做了什么?”

慕初城用手捏了希和的脸一把,眼神带着宠溺:“你为什么这么了解我?”

“你对他动武了?”希和将他的手拍开,揉了一下脸蛋。

“我是文明人,怎么会随便动武。”慕初城靠在沙发上。大长腿就搁在茶几上,一手揽着希和,姿态慵懒而又惬意:“我一般不出手,一出手就是要人命的事,沈先非的命还不值得我要。”

“是啊,你一般不动手,动手的是英同而已,英同砍了沈先非什么地方了?”

“差点要了一根大拇指而已。”

“而已?”希和瞪着他:“我看沈先非被你们吓得哭了吧?”

“怎么地?心疼了?”慕初城狭长的眸子半眯了起来。

“对。非常心疼。”希和推开他的手,拿过离婚协议书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直接将文件扔在他俊美的脸上。

慕初城不但不生气,还将文件拿下来,检查了一下,指着希和道:“现在你是离婚少妇了。”

希和没理会他,找到了自己的挎包,从里面拿了一盒药出来,又去厨房倒了水出来,发现本来被她放在茶几上的药,现在被慕初城拿在手上,他正在认真的观看。

希和坐过去,从他手上拿过药盒:“事后避孕药,有什么好看的?”

“吃这种东西做什么?”

“慕少你问的真奇怪,自然是避孕。”除了在桐城那一次,回到了安城他们已经两次。上一次他们在他公寓那时候,她就买了药,放在了包里,那次吃了一次。

“不要吃了。有了就生下来,这种药伤身体。”慕初城直接将药盒里面的药都倒在了垃圾桶里面。

希和:“……”

她刚想说话,慕初城的手机响了,他拿过来看了看,她因为坐在他身边,自然也看到了来电显示,写着“老佛爷”三个字。

慕初城从小就这么称呼慕老夫人,没想到现在还是这么叫她。

慕初城没有将电话挂断,反而接了,一手揽着希和的肩膀,甚至还开了视讯通话。

他做这些的时候,希和根本就没翻译过来,抬头就看到慕老夫人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她自然也看到了希和,脸色十分的难看:“慕初城你这个臭小子,你竟然真的在希和那里。”

“老佛爷您说这话就奇怪了,我离开的时候不是已经向您汇报了我要过来我未婚妻这边么?所以现在看到我在这里有什么奇怪的?”他边说边捏了希和的脸一下:“希和,乖,和老佛爷打个招呼。”

“老夫人,你好。”尽管希和是不愿意的,早上才刚和她闹过,现在看到她也是觉得别扭的厉害,但她作为晚辈,基本的礼数又不能少。

“希和,你好大的能耐,早上不是才和我说不会和慕初城在一块?现在怎么又在一块了?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得多了,你觉得自己真的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