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就只心疼你了,什么时候心疼过别的男人了?/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初城眼睛透亮透亮的,狭长的桃花眼特别勾人,他摇摇头,低下头道:“不是。”

希和用眼神表示自己不相信!

不然的话哪有那么巧?!

霍斯彻才刚刚在希和出现,这男人就连夜赶回来了,还在她面前说了那些话,过了没多久,希和都差点忘记了那件事,霍斯彻就出事了。

她原本还以为那天他就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一直都记在心里的,霍斯彻他就没想放过。

希和脸颊上的发丝都已经被汗水给打湿了黏在一起,特别的不舒服,慕初城笑了笑,修长的手指将濡湿的发丝给拨开,低下头吻了吻她有些微肿的唇瓣,想要继续深入的时候,希和将他推了推。

她现在还在打电话的,他想干什么?

似乎是为了惩罚她将自己推开的动作。慕初城自然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她的。

“……!!!” 而陈晓琳见她许久没有出声,疑惑道:“希和,你怎么了?你在干什么?”

“没有,我在跑步机跑步……” 气息不稳的道。

“怪不得呢。”陈晓琳恍然大悟:“我就觉得你说话的时候有些喘,我还在想你在干什么呢,原来在跑步。”

“嗯。”希和点了点头道。慕初城又用手扳正她的脸,故意在她耳边轻声的道:“这样的时候,能不能专心点?”

希和刚想抬起脚来踢他一脚,被他用膝盖按住,接着她被颠的意乱情迷,呼吸急促。

神思恍惚的时候,听到陈晓琳在电话那头道:“希和,你跑步别跑这么快,我想和你说会话。”

希和:“……”

由于开的是免提,所以慕初城也听到了陈晓琳的话,他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捂着手机,在希和的耳边道:“那我……慢点?”

希和又气又恼,对着手机道:“晓琳,你还想和我说什么?”

“没说什么呀?你说你辞职都两周了,天天都顾着和你们家慕初城在一块,连我都冷落了,我今天不就想和你说说霍斯彻这八卦顺便和你聊聊天嘛。”陈晓琳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抱怨。

“那我等……”希和因为慕初城接下来的动作更难受了,她咬着牙在忍耐着道:“等暖暖周末放假,我带她去……去找你……”

“行了行了,讨厌!”陈晓琳似乎觉得很没天理,哼了一声:“身材都够好了,还跑什么步!也不考虑考虑我!我这种身材都没想着去健身,你难道还想练马甲线?真是的!记得周末约我!”

“好。”希和答应下来之后,赶紧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扔在一边,然后瞪着面前的男人:“慕初城,你滚开!”

慕初城挑眉:“你确定?”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真的要离开了,但是希和又觉得难受,猛地伸出手拉住他,翻转了一下身体将他按在床上,两人瞬间变换了位置。

慕初城躺在床上,深邃的眸子满是戏谑的光芒,用手点着希和小巧高挺的鼻子:“我都说了女人是口是心非的动物。”

希和将他刚刚对她所说的话扔回去给他:“少废话,做这种事的时候,能不能专心点?”

“行啊,但我怕我专心的时候,你承受不了。”慕初城勾了勾唇道。

……

希和泡了半个小时的热水澡再站起来的时候,才觉得双腿没有那么酸麻了。

慕初城果然从不食言,说让她承受不了,她就真的承受不了。

她最后真的想跪地求饶了,求慕大少饶过她……

她裹着浴袍从浴室出来。头发还在滴着水。

慕初城只穿了一条深灰色的家居长裤坐在床上抽烟,见她出来,他先是欣赏一下她有些怪异的步姿,最后才朝她招了招手:“过来,我帮你吹头发。”

希和走过去在他面前背对着他坐下来,他将烟含在嘴里。双手拿着干净的毛巾在帮她擦拭着,他每次都会擦拭的她头发很干了,才会用吹风机帮她吹干。

希和盘着双腿坐在床上,想起陈晓琳之前的那一通电话:“慕初城。”

“嗯?”慕初城拿出含在嘴里的烟,吐了一下烟圈,懒洋洋的应了她一句。

“霍斯彻的事情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小妖精,你心疼了?”他用力的捏了希和的腰一下:“你是我的小媳妇,你竟然去心疼别的男人?!”

希和按住他的手,皱皱眉:“慕初城,你要吃醋也得有个道理,你哪里看到我心疼了?我这辈子除了心疼过我爸,就只心疼你了,什么时候心疼过别的男人了?!”

“很好,反正你爸死了,以后你就专心的心疼我吧。”慕初城哼了一下,又将烟含在嘴里,继续帮她擦拭头发。

“到底霍斯彻的事情和你有没有关系?”

“没有。”慕初城低下头,朝希和的脸颊上吹了一口烟雾。笑声低沉。

“你骗人!”希和转过身看着他道。

慕初城表示自己很无辜:“真不是我干的,英同做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希和:“……”

在他慕初城的眼里,只有他亲自动手的,才算是他做的,霍斯彻的事情他只是动口可没动手,所以呢。根本就不算是他做的。

“转过身去,好端端的说起他做什么?扫兴,反正他以后都对女人起不了兴趣了就是了。”慕初城按着希和的肩膀,将她转过身,找到吹风机过来帮希和将头发吹干了。

“我进去洗澡。”他扔下了吹风机道。

希和点点头:“我去看看暖暖。”

最近天气又冷了,其实希和挺担心希暖暖半夜的时候会踢被子的,因为希暖暖睡姿实在太难看,也不知道小小年纪,又是女孩子的她,怎么能睡成那样子,早上醒来在床的各个方向都有,有时候是在床上三百六十度转过之后。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从床单的凌乱程度就能看出来她到底都怎么转动了。

希和是想将希暖暖抱过来和自己一起睡的,但慕初城不愿意,他觉得希暖暖会打搅到他们的二人世界,有希暖暖在,她就必须要睡在他们中间,他就不能抱着希和睡,而且,中间隔了一个人,他就不能为所欲为。

希和总是觉得慕初城根本就不爱希暖暖,哪有父亲老是嫌弃女儿打搅到自己的?

不是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前世小情人么?

怎么到了慕初城这里就不管用了?

她之前问过慕初城,慕初城回答道:“我是当她是前世小情人才对她这么好的,等你生个男孩,他必须要时刻离你一米的距离,所以希和,你还是生女儿吧,不然我不知道我会不会虐待我们的儿子。”

希和白他一眼:“慕初城你有病!”

在慕初城的眼里,他估计只有希和。所以他喜欢希和喜欢的东西和人,他连对希暖暖都是爱屋及乌的感情。

希和真的认为慕初城有病,还病得不轻。

他不肯让希暖暖和他们一起睡,她只能半夜起来去看看希暖暖了,总是担心她会踢被子,没办法,慕初城看她这样,还特意让人去商场买了特别大特别沉的一张被子,他认为这么大这么沉的被子盖在希暖暖的身上,就不怕她会踢掉,因为她力气不够。

希和担心希暖暖用了这么一张被子之后,不是踢被子后冷坏的,是被沉重的被子给压坏的。

不过好在房子里有暖气,希暖暖的房间暖气特别充足,就是害怕她半夜被冷到,而有时候希杭回来,就会照顾她了,希和也不用半夜起来去帮希暖暖盖被子了。

为此。有一天慕初城还很认真的对希杭道:“希杭,要不你搬回来住吧,别住在学校了,早上晚上我让司机送你和接你。”

希杭起初是不愿意的,但是后来也不知道慕初城又和她说了什么,她前两天就打电话和她说,准备搬回来了,这周就将宿舍的东西搬回来。

希和去问慕初城的时候,他道:“我是心疼你半夜起来,希杭也同样心疼。”

希和想着希杭回来也好,在学校住的吃的怎么都比不上家里,当时是因为学校太远。所以才让她住宿的。

希和从希暖暖的房间出来后,算了一下时间,好像过两天就要去学校帮希杭搬东西回来了。

……

江心妍从DNA鉴定机构离开的时候,手上就多了一个文件袋,她拿着文件袋开车去了一下附近的咖啡店,找到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随便的点了一杯咖啡,然后便坐下来,将文件袋给拆了,将文件从袋子里面拿出来。

她迫不及待的翻到了最后的一页看,当看到那个结果的时候,她眼睛瞪得大大的。猛地将亲子鉴定书扣在桌子上。

她脸色十分的难看,没想到希和的女儿希暖暖真的是慕初城的女儿!

她就是做的两人的亲子鉴定。

她在慕初城之前所住的公寓里找到了两根头发,又用了些钱买通了希暖暖幼儿园小朋友的以为家长,因为她女儿和希暖暖玩的比较好,她去接女儿的时候,趁希暖暖不注意的时候剪下了一点头发。

她之前听慕初城在那里说的时候,还觉得不是真的,希暖暖只是希和的女儿,慕初城只是因为想和希和在一起,所以才故意那么说的,但没想到,原来希暖暖竟真的是慕初城的女儿!

估计慕老夫人也一早就知道了。

她本来一直都好奇那天慕老夫人在她面前欲言又止的到底是什么话,慕初城当年和希和分开到底是什么原因!

但是前一周的一个晚上,她无意中听到慕老夫人和慕老爷子在通电话,才知道,原来当年希和的母亲和慕初城的父亲搞在了一起,两人暗通款曲多年,后来东窗事发。慕初城的母亲心脏病发而死,希和的父亲杀了慕初城的父亲和希和的母亲,自己再自杀了,希杭是慕初城同父异母的妹妹,却又和希和是同母异父的关系。

这对于慕家来说,真是间天大的丑闻。

慕老夫人自然不让希和和慕初城在一块。所以当年也趁着慕初城病重昏迷不醒被送到国外手术期间,让希和和希杭离开南城。

而慕初城在手术后流下了后遗症,那就是他几乎将之前的记忆都给丢了,本来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结果,如果慕初城没有在过来安城,没有在安城再重新遇到希和的话。他会和江心妍结婚,哪怕永远没有爱,但是江心妍觉得,她会是永远的慕太太,慕家的女主人。

可是残酷的现实让慕初城又遇到了希和,还又重新爱上了她。

所有的结果都发生了翻天的逆转。

连慕老夫人现在都有些束手无策的感觉。

江心妍心里清楚的很。当年的事情对于慕家来说是个丑闻来的,所以无论是慕老夫人还是慕老爷子,其实都不敢轻易的将事情曝光出来的。

她此刻在心里盘算着,渐渐地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想法。

她便拿出手机,拨通了个电话号码:“是我,帮我个忙。”

……

安城第一中学。

因为上午刚刚经历过模拟考,所以下午就放假了,但因为是学校临时的决定,所以希杭并没有告诉希和。

早就和希和约好了晚上五点半她和慕初城过来接她的,她担心希和可能会去了哪里,所以也没有改时间,考完试,吃了饭过后,便回到宿舍收拾东西。

高中的宿舍人比较多,八个人一个宿舍,而且还是上下铺。

希杭坐在床上收拾东西的时候,睡在她隔壁床位的季姚正在翘着腿,一手咬着苹果,一手拿着报纸在看。

“小杭,你真搬回去住啊?”季姚是不是和希杭搭话。

“对啊,我回去也好。”希杭从柜子里拿出衣服塞在行李箱里。

“但你回去了我怎么办啊?”

季姚拿下报纸,一脸的郁闷。

希杭将拿过旁边一本杂志放在她面前:“喏,你不是最喜欢看这些?我们白天天天见面,晚上你自习完了就抱着八卦杂志在看,也不挺好?我不在你身边你还不用老是嫌弃我督促你学习。”

“得,和你这种学霸没得比。”季姚随手翻了一下杂志,忽然瞪大了眼睛,看看杂志又看看在收拾东西的希杭:“小杭,杂志上的人和你好像!不,不是像,简直就是一个人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