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看到我醒来,很失望?/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老爷子的手巍颤颤的指向慕初城:“你……你这是存心要气死我们?!”

“不敢。”慕初城虽然口头上是这么说,可看他的神色怎么也不像有丝毫的不敢。

他话音刚落,忽然看向英同那边:“还不动手?!”

顿时,整个客厅内哀嚎一片。

英同点了点头,也看向身旁的几人,沉声道:“动手吧。”

“是,英同哥。”

之前那四名保镖已经被绑好了,现在动弹不得,所以只能睁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来人拿着刀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在他们的眼里,其实恨不得能被一刀刺死或者是一枪打死,怎么都比现在这样的情况来的好。

看他们活生生的将自己的手筋挑掉。

由于他们都没有说话,所以英同让人挑了他们的左手。

在动刀子之前,他们的嘴里就被塞上了一条毛巾,整个过程中,只听到他们“呜呜……”的惨叫声。

客厅里还有其他人的。此刻都觉得残忍的背过了身。

英同的人的技术了得,一刀下去,快,狠,准。找到手筋,接着用刀尖往上一挑,就算完事。

反正这手好了,也只能当摆设用了,拳脚功夫是使不上来了,重的东西,他们用被挑了手筋的这只手甚至都提不起来了。

总算结束了,慕老爷子和慕老夫人坐在沙发上,脸色难看,虽然他们年轻的时候也见惯这样的场面。但那已经过去很多年。而且,这件事还是慕初城故意当着他们的面做的,他们怎么能觉得好过?

慕初城挥了一下手:“叫医生跟着,送到后院去治疗。”

在准备这么做的时候,慕初城就已经让英同叫了医生跟随,他只是想给他们一个教训而已,并不想要人命。

“是。”马上就过来了几个人将那四个人扶着离开了,只是地上还留着一摊触目惊心的血迹,让人不寒而栗。

管家见状,连忙叫佣人将沾染了血迹的羊毛地毯给拿了下去,换上了新的,又让人将地板给拖干净,在周围点上了沉香,顿时,满屋子便只剩下沉香的清香味,那种浓烈的血腥味也被完全的掩盖住了。

此刻,这地板干净的像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刚刚那血腥的一幕一般。

“你闹完了没有?”慕老爷子黑着脸道。

“闹?”慕初城冷笑:“爷爷觉得我这是在闹?我可没有这么多心思拿这件事在闹,对于希和的事情,我从来都是认认真真的,今天我在这里再警告你们一次,别再打希和的主意,还有,让林姗姗给我滚远一点,我现在出声说明白了,是对你们的尊重。别等到有一天我不耐烦了,她还不知死活的在我身边转悠的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今天中午的时候,林姗姗就带着她家的保姆还拿了汤去了医院看她,想也知道她肯定是从慕家这两老那里得知他已经回来的消息。所以才过去的。

他让人将那汤倒在了垃圾桶里面,意思很明白,让她滚。

可那个女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脸皮竟然那么厚,还说他要是不喜欢这种汤的话,下次她一定会换另一种,保证他喜欢。

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自信,认为他会喜欢吃她送来的东西。

“林姗姗她那点比不上希和了?人家出生好,长得好,高学历,高智商,高情商,修养又好,怎么就比不上希和了?你到底迷上希和什么东西?为了她不惜和我们作对?!”慕老夫人冷声道。

“别的话我也不想说太多了,我告诉你们吧。别再白费心机,在我眼里,希和哪里都好,她的好,我何必和你们说?我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好。”慕初城顿了顿:“英同。”

英同来到他身边:“慕少。”

“推我回去。”

“好的。”

慕初城觉得自己现在累得很。不想用双脚走路,英同人高马壮的,推他算不了什么问题,所以就差使他来了。

偏偏英同对慕初城是言听计从,毕恭毕敬的。就算有一天慕初城让他去撞死,他都毫不犹豫的去做啊!

……

希和有些左立不安的在房间内走动,慕初城这次回去肯定少不了和慕家那两老起冲突的,她担心慕初城的身体。

还没好就到处乱跑。

她来来回回走动的时候,病房门终于被人打开了。慕初城还没进来,声音就从门外传来了:“媳妇儿,我回来了。”

希和立刻走到门边,看到英同推了慕初城进来,她想要动手扶他去床上,他却挥开了她的手:“我又没残废。”

“那你怎么让英同推着你呢。”

“英同力气大,和你怎么一样?你看看你那手臂,好像一扭就断似得,英同就不一样,别说我这一百多斤。再来几百斤的东西,他都能行。”

英同:“……”

希和:“……”

英同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反正自己在慕初城的心里,就跟一头牛没什么两样呗。

他认命的将手上提着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希暖暖已经闻到了香味。立刻小跑了过去,要英同将她抱起来,她好能看得见他们带回来的是什么东西。

“回来的路上顺便给你们买了下午茶,吃吧。”慕初城不喜欢吃甜点,而这次他买的是法式甜点。

希和带希暖暖去洗了手,拿了个浮云卷放在她面前:“乖乖的坐在这里吃,但不准吃太快。”

她太了解这小丫头了,有时候为了能够多吃两个,她吃东西的速度会很快。

“哦!”希暖暖认真的点头。

希和走到慕初城的对面坐下来:“你回去慕家了?”

“嗯。”

“和你爷爷奶奶吵架了吧?”

“没吵。”慕初城趴在床上,任由希和帮自己查看伤口。

“骗人。”希和说什么也是不信的:“不是回去吵架,难道还回去和他们聊天么?”她可不相信慕初城会喜欢回去和慕家那两老聊天,他和他们几乎可以用水火不容来形容的!

慕初城哼了一声:“就是回去和他们聊天的,只不过,顺便做了点事而已。”

“做了什么事?”

慕初城睨了她一眼:“改天告诉你。”

希和知道他明显就是在敷衍自己,每次他说改天再告诉她。但是到了最后也都不了了之。

好在希和也不是那种喜欢盘根问底的人,问了他一次,她也不会再追问下去的。

慕初城将外出的衣服换了下来,换上了医院的病号服,坐在床上看着希和:“我听说那天是明锦年将暖暖带出来和你见面的?”

希和点了点头。这件事她和慕初城提过,所以他会知道并不奇怪:“怎么了?”

慕初城看着她,并没有出声。

希和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想要说话,但是又听到病房门被人敲了几下:“请进。”

英同已经回去休息,现在在门外守着的是另外两人,他们将门打开:“慕少,少奶奶,是明先生。”

说曹操曹操就到,慕初城勾了勾唇,看向从门外走进来的高大身影。

明锦年走了进来,坐在椅子上,对慕初城道:“今天早上从外地回来就听我爸说你回来了,听说你受伤挺严重的,原来以为你还没有这么快醒来。没想到你却醒过来了。”

慕初城挑了挑眉,微笑:“看到我醒来,很失望?”

明锦年勾着唇:“对啊,很失望。”

希和倒了一杯水放在明锦年的面前:“锦年,喝水。”

“媳妇儿,拿快蛋糕给明锦年。”慕初城忽然开口。

慕初城不提这件事,希和几乎都忘了还有蛋糕这回事,她还希望大家都尽快把蛋糕给吃完,省的希暖暖心念念的,最后也不知道吃了多少块!

明锦年打量了一下偌大的病房,看到旁边还有一张小床,失笑:“你不是打算住院,还让老婆孩子陪着你一起住吧?”

慕初城微笑:“她们不在我的身边,我睡不着。”

“那你出差的时候又睡得着?”希和将一块芒果流心芝士放在明锦年的面前。

“没有,我每天晚上都失眠。”

慕初城说完后。看了眼明锦年面前的蛋糕,勾着唇:“媳妇儿,你怎么忘了?今年他不吃芒果的,他吃芒果会过敏。”

听到他说这话,明锦年浑身一僵。他吃芒果会过敏这件事,除了家人,很少还有人呢知道,因为明锦年和慕初城从小一块长大,小时候就是好朋友,而希和一直跟着慕初城,有一次无意中让他们知道的,后来就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这件事。

后来慕初城失忆,也就不知道明锦年身上的这点事了。

而此刻,慕初城准确无误的说出来。明锦年知道,慕初城估计已经记起来一些事了。

“阿城,你记起来了?”

慕初城似笑非笑,边说话边盯着明锦年在看:“记起来了一些,但没有完全记起来,还有一些记忆,很模糊,估计要慢慢的回忆。”

明锦年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但是很快却恢复了过来:“不着急,慢慢来,这种事情急不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