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这个地方,我们没少来吧?/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啊,所以我并不着急。”慕初城微笑了下,点头道。

希和给明锦年换了一块蛋糕放在他的面前:“对不起,我一时忘记了你不能吃芒果。”

明锦年摇了摇头道:“没关系。”

“不过希和是我的媳妇,忘记你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这很正常吧,你说对么?”

慕初城在这个时候来了一句,明锦年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对。”

希和瞪了慕初城一眼。怎么觉得今天这个男人说话有些奇怪?和明锦年之间的氛围好像有些不对劲。

希和还想再观察下去的时候,门外却在这个时候传来敲门的声音,她走过去开了门。

她有一种感觉。怎么好像这病房真的已经变成了她和慕初城的家一样。

门外的是家里的保姆,她端着一个保温盒:“少奶奶,慕少吩咐我给您炖的汤,我给带过来了。”

希和愣了一下,转过头看着在病床上坐着的男人:“慕初城,你让阿姨给我炖汤了?”

“嗯。”慕初城懒洋洋的应了一句。

保姆端着汤走了进来。和慕初城他们打了一声招呼之后,拿着去了沙发那边,放在茶几上,用碗将汤给倒了出来,递给了希和:“少奶奶,趁热喝。”

希和皱了皱眉:“这是什么汤?”

她自己也不喜欢喝一些乱七八糟的补品。

“是花胶汤,对女人很好的。”保姆笑道。

希和看着自己手上这碗还在冒着热气的汤,无奈的叹气,估计是慕初城看她小产了,所以才会特意吩咐家里的保姆给她炖的汤,为的是给她补身体。

她担心花胶汤会有一种腥味,但是保姆笑道:“少奶奶,我放了姜,不会有腥味的。”

希和点了点头,本来想放在一边。一会再说的,但是慕初城却看了过来,眼神含着警告:“乖乖把汤喝了。”

希和只好端起来喝。

保姆捂嘴笑道:“少奶奶。慕少叫我要炖这种汤炖两个月。”

“两个月?”希和差点呛到:“每天都要喝?”

“是的。”保姆立刻点头。

希和用手撑着额头,十分的无奈,慕初城真的将她当成猪一样在养着了。

她好不容易喝完了汤,看到慕初城又换上了外出的衣服,准备出门了,她愣道:“你要去哪?”

怎么这个男人受伤也不能安分一些呢?就不能好好的待在医院里休息么?昨天晚上才醒过来的,今天就坐不住了,刚刚出门了一趟,现在又要出去。

“我和锦年出门有些事。”慕初城简单的交代了一下。

希和皱眉:“有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还有。不能缓缓再去办?你起码要等身体养好了再说吧?”

“瞧瞧,我的小媳妇多心疼我。”慕初城嘴角勾着痞痞的笑,在经过希和身边的时候。还用手捏了一下她的脸。

“放心吧,你男人没那么脆弱。”受这点伤算什么?

反正希和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他都是不会听的,所以也只能看着他离开。

慕初城没让别人跟着,自己上了明锦年的车。他一个人坐在车后座,明锦年在前面开车:“希和说得对,你就是不安分。”

慕初城勾着唇低笑了几声:“我从来都不知道安分两个字怎么写,想去哪?我们去喝两杯。”

现在已经晚上了,但是夜场还没有这么快开始,可凭慕初城和明锦年两人在南城的地位。想找到一家现在就为他们开着的酒吧,那也不难。

明锦年说了一个地方:“我打电话让他们留个包间,就我们两个人?”

“就我们两个。很久没和你一起喝酒了,何必叫上其他的人。”

明锦年点了点头,马上拨通了个电话号码,要了包间,然后开车带着慕初城往预定的地方去了。

这地方是南城最大的最豪华的俱乐部,之前两人没少来,但自从希和回来之后,慕初城基本上就很少过来了。

今天他一出现,经理都过来了:“慕少。您可是好久没来了啊,我们最近可多了好多好玩的项目,要不要试试?”

慕初城挑了挑眉:“王经理。难道你不知道我结婚了?我可对我媳妇儿忠心专一的很,你今天所说的话要是被我媳妇儿听到了,小心她扒了你的皮,我的小媳妇泼辣的很,她要是发起火来,我是管不住的。”

南城谁不知道慕初城在前段时间和希和登记扯证了的事情,只是,他们当时都当他是一时兴趣的,因为慕初城和希和扯证了。这么久也没有什么动静,婚礼什么的也没有举行。

王经理立刻笑道:“慕少真爱开玩笑,这逢场作戏呢……”

慕初城用手拍了拍王经理的肩膀,嘴角依旧勾着邪气的笑:“我不喜欢做戏,废话少说,包间安排好了没有?酒呢?准备好了没有?”

“都准备好了,听说慕少和明少要过来,哪能怠慢?!”

很快就有人带着他们去了已经准备好了的包间,慕初城将那些服务员都挥退了。拿了开罐器,拿过一瓶酒,刚想将酒盖子打开。明锦年按住他的手:“我来吧。”

慕初城勾着笑,没有松开手,而是在下一刻打开了酒瓶,紧接着他又开了好几瓶,递了一瓶给明锦年,自己拿起一瓶:“来。”

明锦年道:“别喝太多了。你现在身上还有伤,别到时候希和找我算账。”

慕初城看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

明锦年见状,只能拿起酒瓶和他一起喝了。

“这个地方,我们没少来吧?”慕初城指了指包厢。

明锦年靠在沙发上,点头:“没少来。”

“以前我们也经常来吧?”慕初城手上端着酒杯,又问了一句。

明锦年眯了眯眼眸,他早就觉得慕初城今天不对劲,此刻便不动声色的看着他。

慕初城嘴角依旧噙着笑,看着明锦年的眼神却很冷:“我记得大约在五年前的一个平安夜,你还在这里偷偷的吻过熟睡的希和呢,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