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争风吃醋/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帝国六郡的贵族子弟,眼高于顶是基本为人态度,这里头又以龙家、武家为最,帝室李家虽然尊贵无比,却因为人丁稀少,年轻子弟反倒有所收敛,不那么愿意惹事。

龙、虎两家中,神都武家因为早年大变,加上武苍霓的刻意压制,强势压平,那种太荒唐、太胡作非为的子弟,真会被她提刀冲回家门,连带庇护的家长一起砍杀,所以,新帝国成立后,武家没出什么特别顽劣的子弟。

相形之下,龙家子弟未必常惹事,但那个架子之大、心气之高,确实在所有贵族中一枝独秀,无与伦比,而龙初九被视为未来龙家的继承人,太子爷一样的人物,平时别说争风吃醋,基本是不屑到这些烟花之地来的。

这一趟,为了接待温去病,纡尊降贵来到鸳鸯楼,礼数十足地先点新任花魁接待,可以说是非常给温去病脸面,高规格接待,哪知,温去病前脚才到,龙初九便被告知,预定要来的高绮兰,被人截走,不能来了。

风月场中,这种事情基本天天上演,强势的雄性,恃强截夺女性,是求偶行为的原始表现,龙初九平时不入青楼,可家族中的堂兄堂弟,都没少干这类事,如何抢了其他人的粉头,如何让其他人敢怒不敢言,或是敢怒敢言后被打脸,这类事听都听多了。

但龙初九作梦都想不到,居然有一天轮到自己被打脸,而且还是在这种极为敏感的时候。

此刻,对着温去病,对着其他在场的各家俊杰,龙初九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登时觉得下不了台,赶忙一拱手,道:“温兄,各位,先请入席,小弟去去就来。”

话说完,回身刹那,龙初九脸上浮现的,已经不是怒气,而是森冷的杀意,但一直默默跟随在旁边的中年人,却轻咳了一声,道:“九少,贵客需要由您接待,还是由我去处理吧。”

这个中年人,之前都跟在龙初九身后,不引人注目,但温去病却一早看在眼里,更注意到他身上那股让人不去注目的特殊气息,而龙初九显然不是那么容易听人劝的个性,听了中年人的话,脚下一顿,看了中年人一眼,似如梦初醒,跟着,便转过来对温去病拱手。

“请!温兄。”

突如其来的转变,旁人一头雾水,温去病倒是清楚明白。

……堂堂龙九少在此,还敢有人来虎口夺食,而鸳鸯楼居然还不阻止,这绝对不是碰巧,是冲着龙初九来的,鸳鸯楼权衡之后,没有阻拦。

……对方身分未明,龙初九被人抢了粉头,已经大失脸面,如果亲自找上去,还被对方当众打脸,那就彻底丢人丢到家,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连继承人的位置都有危险。

……去交涉讨面子是必要的,但不用亲自前去,需谋定而后动,不可意气用事。

龙初九也算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一想通厉害,马上按捺住心情,脸色平和,拱手请温去病与其他宾客入楼,中年人则静静地消失,去处理此事。

温去病心中好笑,其他的宾客也心里清楚,都不动声色,一些与龙初九交好的,都不着痕迹地走到他身旁,悄言商议,其他比较事不关己的,藉机与温去病攀谈交好,或是注意起旁边的龙云儿。

订好的东跨院,张灯结彩,穿着性感的数十婢女,全数跪在门口,恭迎贵客,一律都是低胸束腰的款式,当一众贵宾从她们走过,居高临下,清楚看见那一整排袒露的雪白,碰撞摇晃。

温去病行若无事,与身旁的权贵子弟谈笑风生,就是跟在后头的龙云儿,一阵阵脸红心跳,但一进入禅定状态,便即心如止水,视红粉如枯木,一派淡定地跟着走过,没有失却体面。

灯火通明的厅堂内,主座在上,两旁分设十多个小方桌,中间完全空出来,预备一边上菜飨宴,一边欣赏歌舞,这是当前帝都最流行的作派。

“来,温兄,你远道而来,让在下先敬你一杯。”

龙初九给足面子,请温去病坐在首客位上,由其他家的青年菁英作陪,而这些素来眼高于顶的青年英才,也没人对这安排表示质疑,纷纷笑着把盏劝酒,只是眼中偶尔闪过的不服之色,让温去病心里有数。

……这些家伙来之前,肯定受了各自家族的严令,就是来多听多看,用心摸底,要不然,哪可能这么安分?

……不过,眼下他们的心大概也不在我身上,抢粉头的事情还没解决,到底是哪路人马来惹事?能惹得起龙家的人可不多啊!

才刚这么嘀咕着,就看见刚才离开的那个中年人,重新又回来,后头跟着十多名千娇百媚,性感火辣的妙龄少女,弹着琵琶,载歌载舞地慢慢进来。

歌舞的水平不错,但龙初九的脸色却沉了下去,因为该来的人没有出现,显然交涉失败,甚至可能踢到铁板。

中年人面色如常,但在走上前靠近龙初九时,脚下微微一滞,温去病目光一扫,已经看了出来,中年人刚和人动了手,而且还吃了亏,受了内伤。

考虑到中年人的修为,大概有地阶中位,还在龙初九之上,对方的力量恐怕是地阶中、末段,或是有宝兵相助,或是多人出手,而中年人贴近龙初九耳畔,悄然说了几句话。

歌舞声响,但在场宾客都不是普通人,最差的也是高阶菁英,又仔细倾听,都听到中年人间断的话语中,提到那个人名。

“……寒心上人。”

这名字一入耳,不只其他人讶异,连龙云儿都心头一跳。

寒心上人,如今在星榜上的名字是王众生,原是天府王家的菁英,进入玉虚真宗深造,成为这一代的佼佼者,但因为残忍好色,喜欢虐杀女子,暗地里作案多起,为了遮掩秘密,还暗算袭杀师叔,最后事败,不得不狼狈逃亡,浪迹天涯,被玉虚真宗、天府王家追杀,六扇门也誓要捕他归案。

这么铺天盖地的追杀压力,照说早就该殒命身亡,可寒心上人却先转入佛门,又与一众邪魔外道厮混,练成一身稀奇古怪的本事,屡屡躲过追杀,还将不少高手反杀,持续作案,死在他手上的无辜女子,为数破三百。

单纯被天府王家追杀,也还罢了,但在玉虚真宗、六扇门合力缉杀下,还能屡屡化险为夷,这就很不寻常,不是普通个人之力能作到,一直都有人猜测,寒心上人背后有大势力帮助,而这只黑手很可能就是密侦司。

在这些六郡贵族的眼中,密侦司不过是专咬普通人的狗,何曾敢在自家面前放肆?现在听到寒心上人竟然公然抢人,坏这边的面子,当场就有与龙初九要好的龙家子弟,愤然把杯子一摔,拍案而起,要帮龙初九出头。

这番激烈动作,吓到了正开始歌舞的歌姬们,歌声骤停,但也在这时,中年人的口中又吐出一个人名,“……龙杀一。”

一个人名,在场众人都倒抽一口凉气,拍案站起的那名龙家青年,更像是被一桶冰水浇在脑袋上,愣在当场,开口也不是,坐下也不是。

龙杀一,当前的星榜第一人,独来独往,是帝都的一匹孤狼,也是一匹不受控制的野兽。

论身分,龙杀一是龙初九的嫡亲兄长,武功卓越,年纪轻轻就登上地阶,本来是有望成为沧溟之主的头号顺位继承人,但他不爱治理,也不爱权,只好掌控生杀的快感,杀欲极重,动不动就是血洗、灭门,最终被龙家所驱逐。

龙杀一从此天涯浪荡,到处屠杀各派好手。那是真正的屠杀,不是挑战,因为他对江湖争胜没兴趣,更不重视名声,行为抛弃人道,崇尚狼性,每每都是不做预告,骤然现身,出手袭杀后远颺,无人能挡、无人能阻。

沧溟龙家对这号人物头痛之至,既重视他血脉的未来性,又忌惮他的不受控制,其他势力看龙家态度不明,也不好过激行动,龙杀一的血色旋风肆虐数月之久,甚至有月榜中人被其袭杀,最后惹出六扇门的高手,持神器将其重创捉拿,逮捕入京,但不知背后怎么操作的,龙杀一不久便被放出,不离帝都,成了一名收金买命的杀手。

莫名的神转折,明眼人看了早都心中有数,这件事背后没有密侦司插手,那才叫见鬼了。

虽然同列名于星榜,但龙杀一、寒心上人这两人从没听说有什么交集,现在却一起在鸳鸯楼设宴,情势怪异,更让人怀疑,会否是冲着这边来的?

在场众人,表情古怪,既觉得异常憋屈,又不知道该如何发作,一下看看龙初九,一下看看彼此,感到尴尬至极,龙初九更是下不来台,可要说直接去兴师问罪,那又是一颗碰不过的硬钉子……

“……不给九少面子,就不不给我姓温的面子。”

出人意料,温去病打破沉默,笑道:“我出去换身行头,九少的面子,我来负责讨回,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