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章 倚老卖老/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一言,我一语,在彼此都无心的情形下,促成了新帝国史上最钜额的赌局,牵涉到的金额,高达十万金币,当在场的人真正意识过来,都为此咋舌不已,哪怕在场的不是六郡权贵,就是李氏皇亲,平时挥金如土,大手大脚惯了,却也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钜额的赌金。

总额十万金币,这已经不是任何贵族个别能承担的数字,假若参与赌局的双方,不是帝国内两大著名富商,肯定不会有人当真。

但现在,赌约已经成立,而他们也没有退缩的可能,因为在场的六郡权贵、李氏皇亲见证,豪语不是说说就算,既然说了,就肯定要做到,否则就要承受双方的怒火,情势走到这一步,已经不是想下台就可以随便下来的。

司空石井额上冒汗,五万金币足够让自己倾家荡产,楚王先前笑而不语,忽然开口代己允诺,这分明是摆人上台,但自己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姓温的提出那些条件,简直笑话,他连当众往人脸上撒尿都无所谓,哪还会怕什么当众脱光跳水?

……动不动就赌手赌脚,真是臭不要脸的亡命之徒,大爷我何等富贵,怎么能和你这亡命徒赌手脚?好在……

司空石井瞥向桌上的那只断手,计上心来,找到赌约的空子可钻,当下也就心中坦然。

而在温去病这边,同样察觉到漏洞的龙云儿,表情也是极怪,看着温去病的背影,暗忖你的手脚全都是可替换零件,顶多就是替换后强度不足,需要重调与练习,和别人哪能比啊?这样赌手脚,根本是诈赌!

温去病自己心里,同样也有着盘算,这次房地产诈骗计画,意外圈了五万多金币,就算赌输了,赔的钱也不是自己出,虽然里头有武苍霓、司徒小书的血汗钱,但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赌约成立,双方斜眼互看,都有不能输的压力,也各有底气,在一切确认后,进入实务层面,司空石井想要立刻点麾下高手下场,与温去病三战两胜,甚至五战三胜,看准温去病身边只有一个龙秘书,没有其他高手随护,总不可能让那个娇滴滴的龙秘书,一人连斗几场?

一说到要战,龙云儿固然当仁不让,对面那边,寒心上人也是目中放光,摩拳擦掌,预备有所行动,甚至与司空石井低声窃语,将他排在第三场出战,由前头的两场,先消耗龙秘书的体力……

话说得很轻,没有第三人听到,但在场的都不是傻瓜,只看眼神与表情,大多数的人都猜到状况,这边的六郡豪少中,旁人也还罢了,龙初九却坐不住了。

对于龙秘书这个远房血脉,虽非嫡系,连旁系都远得很,不过态度温文有礼,上趟切磋,龙初九生出一种莫名的亲近感,此刻看她陷入危局,自然不能坐视,冷哼出声。

“我龙家人岂能任由外族欺负?”

一拍桌案,龙初九长身而起,冷冷道:“明明看到温家无人,还想来什么三战两胜、五战三胜,无耻之尤!温家主既然与我家有合作关系,我不能袖手旁观,你们想要几战几胜?我来接两场!”

豪气下场,龙初九的支持,又一次让情势偏转,朱望宇、王平之等豪少,纷纷表态下场,表示看不过人多欺负人少,温家缺人,他们愿意帮助一臂之力,然后与对面的李家亲贵怒目对视。

温去病曾说过,李家人没一个能打的。这话虽然带着浓浓偏见,却也反映了部分事实,对面的李家亲贵,朝这边大眼瞪小眼,可没一个人敢站下来挑衅,这边个个都是星榜前列,精英两字不是白叫,真要打起来,绝对自取其辱。

“……堂堂六郡贵胄,居然替一个人贩子出手,真是有失家门体面。”

寒心上人冷笑出声,迈步走出,站到队伍的最前头,锐利的目光,逐一扫过站出来的六郡豪少,最后与龙初九对视。

“既然有人自甘堕落,我也不用给这些家族败类尊重,够胆的就站出来,看看谁有本事替天下铲奸除恶?”

整个帝国之内,不晓得有多少人放话要干掉寒心上人,为民除害,但真的对上他,别说其他的豪少,就连龙初九都脸色大变。

……排行摆在那里,人家是星榜第三,自己与之差了老大一截,拿什么来硬撑?硬是对上了,这厮众目睽睽之下,就算不敢下杀手,可光是被揍得满地找牙,自己以后还用做人吗?

想到严重处,龙初九脸色大坏,但人都已经站出来了,总不能一吓就缩回去,唯有硬着头皮直视对方。

“哼!王众生,你多行不义,必遭天谴,说不定今日就是你报应临头时。”

“哈哈,我以为苍溟龙家出来的都是强人,怎么也信起因果报应那一套?”

寒心上人眼带蔑视,“龙初九,老实告诉你,似你这样的家伙,就是三个齐上,也不是爷的对手,你想英雄救美吗?可以和你家的这位美女联手,爷一并料理了。”

整个说话的过程,寒心上人根本不看龙初九一眼,目光全集中在龙云儿身上,贪婪而充满**的邪念眼神,仿佛能透视衣衫,直看底下的裸裎tongti,这名美女犹如一块璞玉,是自己多年来难得一见的妙物,撩起了自己的渴望,拚着性命不要,也必要一亲芳泽。

对于这猥亵的目光,龙云儿感到不快,但禅心映照之下,她没有胆怯,构思着克敌制胜的方法,自己暗藏的底牌还有几张,猝然奇袭,自己不是全无胜算。

才刚想着这些,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

“铲奸除恶,我等不敢妄为,却从来也不落于人后,寒心上人,恃武而骄之人,最终必定暴尸于武之前!”

清脆语音中,含带凛然之威,绑着俐落马尾的司徒小书,腰间配刀,排众而出,虽不张扬,却自有一股神气,美丽大方。

“几战几胜也好,我请命替温家出手这一仗,王众生,你素来视女子如无物,可有胆与我一战?”

封刀盟小公主与岭南温家关系匪浅的消息,早已传遍大江南北,甚至有谣传,司徒家看上了温家家主,预备招其入赘,许配司徒小书与之成婚,因此,封刀盟才对岭南温家多所扶助。

这一类的消息,在场的人几乎都听过,所以当看见司徒小书现身,请命为温家而战,六郡豪少、李家亲爵在短暂讶异之后,竟没一个人感到意外,觉得这再合理也不过。

寒心上人俊秀的眉毛皱起,之前他还没把司徒小书放心上,毕竟双方星榜排名有差距,自己又颇多专门对付女性的手段,来一个灭一个,但此刻面对面,这小丫头身上的气势,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宝刀,锐利的气息,甚至让自己感到痛楚,这绝不是可以轻忽大意的对手。

……这小丫头片子,怎么把武功练到这层次了?这是背后有神魔相助?还是司徒无视留下了什么秘传?

……幸好,这小丫头多次相助温家,这当口又在帝都,楚王早料到这可能,提前有了准备。

“呵呵,年轻人太冲动了,没有考虑自身的责任,还有为家门造成的影响,小侄女,老夫可要代妳父亲说妳几句了。”

一名六十多岁,短须如板刷的白发老者,缓步从外头进来,身上的气势不强,却随着他一步步接近后,把厅内剑拔弩张的气氛和缓,甚至压制。

老人腰间配着一把长刀,鞘身上以黄金铸出一条金龙,盘缠刀鞘,威猛霸气,众人一见就心头发紧,认出来人身分。

月榜第七,“八方龙主”吕明达。

这一位是帝都武林名宿,与司徒无视同出于霸刀会,是封刀盟的创始成员之一,曾是司徒无视以下第一人,半步天阶,后来因为理念不和,与封刀盟分道扬镳,自立门户,位子也被后来崛起的司徒诲人取代。

碎星团覆灭时,吕明达出了大力,后来一直与李氏皇族走得很近,满心所愿,就是将自己创设的金刀会,挤入八门之中,成为堂堂名门,今天莫名出现在此,着实令龙初九等人意外,但看他现身后,不理旁人,首先朝楚王行礼,众人顿时明白了过来。

……当世高人之中,也是什么人都有啊。

吕明达打量着司徒小书,摇头道:“封刀盟一代不如一代了,说是名门正派,却与人贩子同流合汙,司徒瞎子泉下有知,必会痛哭流涕。”

面对尊长,司徒小书原本抱持着敬重,但听对方辱及祖父,登时动怒,道:“吕老,我敬你是前辈高人,但家祖父……”

话还未说完,金刀老人陡然变脸,怒道:“一介小辈,也敢目无尊长!我代妳死去的祖父教训妳!”

说翻脸就翻脸,金刀出,刀光如虹,直接就往司徒小书斩去,凛凛刀气,以半步天阶的无上修为击发,镇压全场,却在落下的一刻,被一道冷月似的刀虹拦截,停在司徒小书额前,不得寸进。

“……倚老卖老的东西,我实在是看够了!”

手执冷月,武苍霓神色如冰,刀锋似的目光,直视前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