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章 心安理得的软饭/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跑到洞月湖来,温去病为的可不是和人搞意气斗争,而是伺机行动,找机会破坏洞月湖的阵脚。

基本方略很简单,自己做了几只巴掌大的机偶,肢体细如丝,只有肚腹部分暗藏能量结晶,在自己上船时,就悄悄落入湖中,外型与真正的水蜘蛛一模一样,难以辨析,潜落湖底,预备在适当时候引爆。

洞月湖是帝都大阵的一部分,对周围发生的一切,都有清晰记录,用机偶靠近硬炸,光是细微能量波动就会给发现,所以最稳当的策略,就是趁着湖上有激烈能量震荡的时候,依托掩护,靠近引爆,六扇门或密侦司就算发现了,也来不及拦截。

武苍霓的出现,还有与吕明达的拼斗,原本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两名月榜强人战斗所释放的能量,影响周边甚钜,倒海翻江,就很能给自己制造机会,无奈,事先没有打过招呼,武苍霓采取的战术配合不上,不然如果他们打上三五招,搞得洞月湖波澜滔天,自己早就把阵脚给炸了。

今晚有武苍霓镇场,看来自己是等不到机会,白跑一趟了,而眼前也有另外的问题要解决……

厅内的两边阵营,现在都用怪怪的目光,朝自己这边看来,目光里含带的意思,自己非常明白。

……想不到岭南温家得道多助,竟然有这么多人愿意为之出头?

……不过,怎么大多数都是女人?

……温家主人赖以兴家立业的本事,原来就是吃软饭吗?

……从妙龄少女到美艳寡妇,全都勾搭,还争着为他出头,这手本事委实让人羡慕,怪不得寒心上人刻意针对,原来是同行相忌!

,,, 司徒小书人称苦行刀主,素来不沾男女情事,枯燥得像是一块木头,姓温的是如何勾搭上手?着实引人疑窦,很可能是不光明的卑鄙手段。

……但相较之下,武苍霓,这位当前帝国的头号钻石寡妇,温去病竟然连她也能勾搭上,这手段足可猛甩寒心上人九条街了。

此刻,不单是各方人士目光精彩,就连司空石井的表情,都青一阵、紫一阵,好像在说:老子汲汲营营,成天捧各方权贵大腿,拍马奉承得何其辛苦,怎么就对这条捷径视而不见?藉女上位,软饭吃到饱,这可比成日看大人物脸色轻松多了。

一道道目光,温去病都感受得到,没有半点羞惭或不好意思。

……说老子吃软饭?老子以前冲在前头,挨枪挨刀,还有跟在她们屁股后头收拾善后的时候,你们可看不见!好不容易休息下来喘两口气,难道还要猛啃硬锅巴不成?

但眼前情势总要收拾,温去病暗自好笑,正要起身开口,一阵莫名波动,传自已经潜到湖底的蜘蛛机偶,令温去病大喜过望。

……等了半晚,闹出这么多风风雨雨,总算等到鱼上钩了。

……有人试图靠近湖底,自己明知这点,却仍捕捉不到气息,若非靠着已贴在湖底的道具,根本无法察觉,来的肯定是条大鱼,修为……很可能与自己相若,是半步天阶的大人物。

……水蜘蛛隐隐约约捕捉到的气息,有一丝邪氛,是九外道里哪一派的老怪物出来了?

……不管是谁,自己的机会来了!

心念骤动,温去病改了本来的行动方针,放弃快刀斩乱麻的做法,决意替这位身分不明的邪派盟友争取些时间。

“喂喂喂,几位女士,我岭南温家帝国头号人贩子的威名,可不是靠吃软饭吃出来的,妳们这么争出头,我以后在道上还用混吗?”

温去病长身而起,说的话让司徒小书、武苍霓直皱眉头,将人家好意当驴肝肺,但也都知道他不会无的放矢,异常言行背后必有缘故,所以都不作反对,让到一旁去。

“不就是说好要比武吗?拖拖拉拉这么久,传出去,全帝国都会笑温某人不是男人,来,比吧!”

温去病挽起袖子,露出瘦瘦的手臂,与吓不到人的拳头,“三战也好,两仗也行,反正我亲自下场,负责最后一仗压轴的,只有一个条件,司空胖子你那边每一战的人选名单要先交出来,这是你地头,今天又是你主动挑事,不至于连我这小要求都不敢答应吧?”

最初听到温去病要亲自下场比武时,对面所有人眼前一亮,想不到他如此犯浑,竟然傻到跳下来决斗,几名李氏亲爵摩拳擦掌,颇想亲自下场,在人前狠狠教训这浑帐,可听温去病整串话说完,就像桶凉水淋在头上,对面所有人都没了声息。

换作平常,实力强的一方,先出参战者名单,确实颇为吃亏,不但容易被人针对,还可能被玩一些“下驷对上驷”之类的策略,但此刻,先出那张名单可不仅仅是吃个小亏而已。

龙初九、司徒小书、武苍霓,都已经放话要参战,龙初九也还罢了,后两者说到上阵,都是双眼发亮,别说手下留余地,搞不好还会往死里打,丢尽颜面不用说,伤残都是可能结果。

特别是像寒心上人这样的邪道之士,更闻之色变,本来自己愿意帮忙出手,既是为了龙秘书,也是想结交李家权贵,但照这情势演下去,自己上了场,不但遇不到龙秘书,还很可能撞上正磨刀霍霍的司徒小书,甚至是武苍霓。

……这哪里还是比武,根本是去送死的!

参战的风险太高,司空石井一方的人马,无论是明面上的,或是潜藏暗中的,都纷纷打退堂鼓,作壁上观。

司空石井察觉到情况不妙,特别是当他发出信号,那几名藏在暗中,收过订金,承诺会出面帮手的大人物,内中甚至不乏一方之主、一派掌门,竟然都没有回应,这就让他从头凉到脚。

……原来,不单只是黑社会没义气,就连名门正派都欺善怕恶,关键时候溜得比黑社会还快!

……但,五万金币的大赌局,难道可以赔个笑,就此不了了之吗?

司空石井额上汗珠滴滴落下,就听见温去病笑道:“司空胖子,听说你笃信财可通神,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话其实我也同意,不如我教你一个必胜法如何?”

“什么……”

压力山大,司空石井本能应声,话出口才发现是温去病,表情立刻沉下去。

温去病笑道:“很简单啊,财可通神,只要司空胖子你愿意重赏,我也可以变成勇夫,你给我六万金币,我立刻认输,还给你五万金币,你岂非名利双收?马上稳坐帝国第一猎头商人的位置。”

司空石井怒极反笑,“名利双收?这根本是你大赢走人,我还要白给你一万金币!”

温去病摇手道:“不白给,你如果觉得下不来台,可以多给我两万,我收了你三万金币,别说抱你大腿,就是喊你两声亲爹也可以,考虑到我的身分地位与尊严,这价钱很便宜了。”

在占足上风的时候,提出这样的建议,看似给对方下台阶,其实却更逼得敌人没路走,在场双方人马既暗自叫绝,佩服温去病手段厉害,也暗骂一声无耻。

司徒小书尤其感到错乱,如果不是因为已经对这个男人有充分了解,晓得他不按牌理出牌的作风,光听他现在的无耻话语,再想到山陆陵的刚正伟岸形象,恐怕自己立刻会三观尽毁,爆脑而亡。

武苍霓也是一阵惊疑不定,原本存有的一丝猜测,被这些话一冲,心里的形象又对不上了……

“……怎么?不想花钱消灾,那就战啊!”

温去病挺胸道:“我这边的打手都预备好了,五战三胜……喔,如果前面胜了三场,我最后一场就不用下场了,合理吧?”

所有李氏亲爵,心里又骂一声无耻,但看对方一说到打手,后头那三名泼妇都来了精神,磨刀霍霍,用看猎物的凶狠目光,看向自己这方,当然没有人愿意下去接阵。

温去病斜看一眼,陡然喝道:“战又不战,退又不退,却是为何?”

一声雄吼,出奇不意,震天裂地,没有人想得到,温去病发得出如此威猛的一喝,雷霆轰震下,司空石井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温去病对他看也不看,迳自朝人群走去。

那些李家权贵,本来个个心存轻视,可被那仿佛吼破心肺的一喝,胆气为之夺,不由自主地让开路来,让温去病长驱直入,直直走到他们的最后头,长身一揖。

“王爷,今日之事,你以为该当如何收拾呢?”

穿过人群,温去病来到这个今晚几乎没说什么话,却无时不刻关系着局面变化的人跟前,开门见山。

楚王李诗歌看了温去病一眼,笑道:“赌局还没开始,温先生就想走了,难道真不想取那五万金币?”

“哪能啊?我怎么可能不想?”温去病笑道:“但就是王爷好心送钱给温某,这些人恐怕连送钱的力气都没了。”

“唔,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以温先生的大才,需要与人打打杀杀,就是我帝国浪费人才的证明。”

楚王道:“听闻温先生法眼犀利,天下无双,不若我们改个项目,由小王提出四件奇物,看温先生是否识得,若四件奇物,温先生都能认出,今日的比试就由温先生获胜,不但小王负责司空先生愿赌服输,四件奇物,更可由温先生择一带走,如何?”

“……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