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章 神魔博弈/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銮殿前立起血肉天柱,形如八指向天,发动禁锢时,弥天而起的邪气,整个帝都全都清楚感受,犹如烽火燎举,发出信号,给此刻潜伏于帝都,预备有所作为的各方人马。

碰!

碰!

五颜六色的火箭烟花,飞射上天,都是各方势力与下属人员约定好的信号,在这些信号发出之后,帝都之内全面骚动起来。

晋王、楚王等多处王府中,忽然冒出大量私兵,像是地底的蚂蚁窝被灌了水,大批黑压压的士兵,一下涌出地面。

这些士兵,有些是平常养在府上的家将、府兵,有些是秘密招募而来的江湖人士,利用武举大比的掩饰入京,藏在王府上,或是藏在京内其他的大客栈、大宅子中,一看见主上的信号,登时发动,照着预定好的计画,分头攻占城内的重要地点。

火箭烟花所造成的,并不只是攻击,城内有多处驻防点,本来帝都如果发生异状,就要出动处理,但这次火箭旗花一起,这些驻防点内发生骚动,过没多久,就整个沉寂下来。

密侦司、李氏诸王联手,叛乱势力深入各角落,安排妥当绝不是一句空话,既有攻伐的兵马,也有直接内乱相应的后手,瘫痪掉帝都内的正常防卫。

李氏诸王发动的这场叛乱,底下的参与者不仅是他们自己,也有六郡豪族参与其内,甚至还包括了九外道势力。

“哇哈哈哈!”

心魔阁的绝命法王,率门中手下进攻皇宫,与禁军激战,他连施邪术,一派绝世老魔的气势,有若破竹,节节进逼。

“儿孙们,晋王亲口承诺,只要今天助他夺位成帝,不但荣华富贵,享用不尽,还会以皇帝御旨,为本派正名,咱们心魔阁扬眉吐气的日子到啦!”

一句激励,传到周围心魔阁众邪人耳中,就像给每个人都打了兴奋剂,以李月白、夏侯章为首,人人振臂高呼。

“愿为正名而战!”

“为正名而战!”

心魔阁弟子群情激愤,甚至连手下操控的僵尸群,都更多了几分凶性,嚎叫着向前冲,连带也吓着了一旁的莽荒殿援兵。

九外道的人马,响应于诸王叛乱中,为着各自目的,或为正名,或为权,或为财,还有更多的,则是想要一箭双鵰,在这次进攻皇宫的谋逆行动中,夹带自己的私货。

……麒麟李氏的龙气!

……平时绝难靠近,藉着这回皇室内乱,诸王谋反,各处阵脚又已松动,正是最好的夺气时机。

……来时天地皆同力,大厦将倾,挡也挡不住,一旦夺取了龙气,哪怕只是分毫,都可能大幅增长修为,对一些修为停滞多时的老怪物,更有可能补完根基,作为登天的资本。

风云际会,腾龙上天,这是帝国诸邪为之疯狂的一刻,而在这群邪蠢动的时刻,自然更不会缺了踏在群邪之首位置上的王者。

斩经堂地下数百米,辽阔的地下湖中央,大阵轨迹聚合,浓烈的金光,时而聚集成茧,时而崩散,形态变化不一,周遭重重封禁,将湖中央与周围隔绝。

一名头戴龙形面具的男子,悄无声息地现身,站在湖水上,湖面上的层层禁法光圈,对他全然没有效果,轻而易举地便入侵进来。

与龙晋滔结盟,在这次反叛行动中,帮密侦司出了大力,现在就是收割的时刻,虽然,和计画中的不太一样……

斩经堂的阵脚,没有被破坏,龙晋滔还未动手,但奉天殿那边的战斗,波动了大阵,令本已处在崩毁边缘的阵脚,出现了裂痕,释放出龙气来。

如今,自己所期望的,已近在眼前,唾手可得,只要随手一击,就能把阵脚破坏,疯狂吸纳麒麟李家的龙气,在自己的人道之途上,更进一步。

但……为何总觉得有什么不妥?计画进展得比预期更顺利,这反而让自己感觉到……危险,仿佛落入什么巨大的圈套中……

层层谋算,以安全为先,没有八成以上胜算的行动,就宁可不动,哪怕再大的好处摆在面前,也绝不轻易去沾,这是死曜安身立命之本,但……这一回的利益,确实很大……

亢金龙迟疑犹豫,想要先确认心头那股危机感的源头,蓦地,耳边响起一道声音,令他脸色大变。

同时,这个声音也在温去病、尚盖勇,甚至龙仙儿的耳边响起,造成一阵错愕。

虽然已经不是今日的重点,但武举大竞仍在持续进行中,龙云儿、龙灵儿会合一处,联手共抗寒心上人,两姊妹大占上风,可寒心上人功底扎实,诡变百出,想要真的将之压倒、击溃,却不容易。

战到后头,龙杀一忽然闯入,龙云儿姊妹压力大增,战至一塌糊涂时,司徒小书也赶到,变成了以三对二的战局,然后,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人被牵扯进来,分属成两个阵营、三个阵营、多个阵营,由大混战又分别被打散,真正成了一锅粥的状态。

司徒小书连点左臂数处穴位,止住出血,道:“龙杀一不愧是星榜魁首,虽然还未地阶圆满,但爆发出来的那股杀伤力,却能超越境界……到底是怎么练出这身本领的?”

龙灵儿握拳振奋道:“太兴奋了,我决定把这家伙当成宿敌,他的野性和危险,对我是最适合的宿敌,对了,我记得妳也有一个宿敌,人呢?”

先前在九外道大会之战联手过,尽管天斗剑阁与封刀盟只是相互利用,但龙灵儿胸怀坦荡,与司徒小书结下的,却是实打实的交情,这回地底重遇,很自然地联手起来。

司徒小书星榜排名靠前,又是封刀盟少主,树大招风,成为众矢之的,混战中压力沉重,还被龙杀一偷袭,伤了手臂,还是靠龙云儿的从旁掩护,才顺利脱身。

在扛砸抗击这点上,司徒小书有时真心羡慕龙秘书的金刚身,还有龙灵儿那更胜金刚身的防御力,如果自己也有那样的特性,战阵冲突,肯定能更有优势,这点就真是羡慕不来了。

“我也觉得很可惜,本来想趁着这次大比,和她好好交交手,谁知道她竟然没来……”

司徒小书困惑道:“真奇怪,以她的个性,我知她对大竞也是志在必得,要来这里一显身手的,不晓得为什么会缺席?”

龙云儿笑道:“也许,被什么事情耽搁了吧?其实,妳和她的实力,现在都已经拉开,如果遇上了,她肯定被妳狂虐,这样……也不是妳愿意见到的吧?”

司徒小书笑了笑,没有接话。若是之前,自己确实把司马冰心视为对手,暗自磨练准备,想要在得意宴前,好好与她较劲,分个胜负,可是从大荒西朝走过一遭,样子虽然没变,心境却老了许多,像凭空多了一世人生,看司马冰心总觉得像在看小女孩,心情整个不同,竞争心态也不同了。

三女稍事喘息,疗伤回气,就要联手杀出重围,但一个声音却在此时,响起于耳边。

‘临时任务:阻止亢金龙吸收帝室龙气,成功阻止,奖励五千金叶,另加随机奖品。’

‘临时任务:帮助亢金龙吸收帝室龙气,帮助成功,奖励五千金叶,另加随机奖品。’

熟悉的声音,在龙云儿、司徒小书的耳边回响,两女登时色变,局面已经乱成一团了,太一竟然在这时候还插手进来,那班神魔鬼仙究竟在想些什么?

而且,临时下令也就算了,为何会是两条指令?还是全然背道而驰,截然相反的悬赏?这是什么意思?到底该往哪个方向去执行?

听见这悬赏的人,明显不少,周围混战中的人们,很多忽然停下手来,似乎被耳边说出的命令给震惊,为此还莫名其妙挨了身旁敌人的刀。

“我们……该怎么选?”

龙云儿才刚开口,司徒小书就果断道:“不能让亢金龙阴谋得逞,当然要阻止他!”

“妳们……在说什么啊?”

龙灵儿一头雾水,看着身旁忽然呆若木鸡的两名同伴,压根没听到她们耳边响起的声音。

“很难解释,总之,妳先跟着我们走就是了。”

龙云儿不由分说,捉着自己妹妹的手,就急忙走人,心里则开始担忧,神魔在这时候把手强行伸来,虽然直指亢金龙,却不知会否对温家哥哥造成什么不好影响?

身受着龙云儿的担心,正在奉天殿地下,温去病眉头紧皱,不悦道:“那班神魔又在博弈了,阻止和帮助,两边摆不平,到底是想干啥啊?”

“神魔妖鬼能够插手人间,是因为人间动乱,让祂们有机可趁,是你们的蠢动,让他们有了上下其手的机会。”

飘立于温去病身前,形影明暗不定,女神脚踏金茧,像征水、火、地、风的四色光球,绕体旋动,无树木石碎屑,飘空浮沉,尽是已被摧毁的江山社稷图破片。

“……碎星者的存在,即是这个世界动乱的根源,为了人族的长续永存,只能将你们在此消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