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章 大炮开兮轰他娘/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处在绝命劣势,温去病仍未放弃,仍在紧盯着敌人,注意每一个动作,脑里急转,寻找每个可利用的机会,谋求生路。

夺颜忽然在那边失神分心,温去病不知道理由,但这无疑就是自己的大好机会,而后,妖尊掐指卜算,仙光流转,这极度不协调的一幕,若早几刻见了,必让温去病大惊失色,但现在横竖已经惊得过头,一切无感,就没再大惊小怪了。

……管他为何失神,管他算出了什么,都与这边无关,先逮着机会把这王八蛋干掉,这才是当务之急。

……浑身解数早已尽出,还能怎么办?

……拚上性命不要,或能重组攻势,再发一击圣德之炮,这也是唯一能威胁到敌人的技巧,但落魂阵未解,这方世界的操控权都在敌人手上,就算成功击发,也只是重蹈覆辄,不会有效果。

……有什么办法,击发比圣德之炮更强的威力?或者,有什么办法把圣德之炮的威力再提升?

诸般念头在脑中闪动,温去病冷汗涔涔而下,却一时无计,圣德之炮的源头,是凝结圣德之气,就算让武苍霓来输功合力也没用……

蓦地,一串画面在脑中闪现,那是不久之前,还没出发的时候,众人在神魔空间内,试图取名的经过,过程虽然很搞笑,但自己确实不是在说笑。

名字,不只是单纯的称呼而已,文字的本身就蕴含力量,一个适合的名字,能够汇集愿力,而愿力正是圣德的根基,两者相合,有超过九成可能,提升圣德之炮的威力。

……生死关头,决定一切的关键,是取个好名字?真他奶奶的!

温去病感到无比荒唐,可当下确实没有别的主意,只能把这荒谬的念头付诸实现,抬举起右臂,凝聚圣德之气,光影重新幻化。

为了减轻身体负担,温去病甚至停了风吼阵的发动,全力催发天狼魔卷轴的术力增幅功能,隐约感觉,落魂阵的束缚似乎轻了些,但落魂光羽洒在身上,仍是神魂动荡,意识昏摇。

……成败在此一举了!

温去病竭力维持元神安稳,低低一声,“神武大炮。”

圣德之光飞腾,隐约呈现瑞兽祥禽之象,气势非凡,但威力并没有明显的变化。

“大皇龙炮!”

“皇图天策炮!”

“毁天帝炮!”

温去病连换三四个气势非凡的名称,圣德之光凝聚显形,呈现诸般异象,煞是好看,但温去病心里清楚,炮击威力比之前相差无几,无济于事。

天上雷电轰隆,一道水桶粗的紫色劫雷,破空而落,武苍霓心无旁鹜,跃空而起,力聚于身,一拳轰天。

夺颜从震惊中缓缓清醒,目光瞥向敌人,眼中映出了圣德之光的闪耀,更流露一丝凶色。

温去病查觉到夺颜目光,心头更急,索性放开了喊。

“来一炮!又一炮!九龙日天炮!”

不试还好,这几个称呼一出口,正在凝聚的圣德之光,竟冉冉消散,甫显现出来的巨炮形象,化为乌有。

这结果委实令温去病傻眼,“我靠,不必这么认真吧?难道真要叫三营长他娘的义大利炮?这义大利到底是啥啊?”

看见温去病的丑态,夺颜微微冷笑,妖爪锋锐如刃,一掌拍在落魂幡上,就要再发攻势。

武苍霓与天雷对撞,爆出震天巨响,无比狂暴的风压,席卷四面八方,在强光中,温去病看得分明,武苍霓凝劲轰天的手臂,呈现不自然的扭曲,全身焦黑,鲜血狂喷,被连续爆发的劲雷,笔直轰入地下。

还来不及去关心武苍霓的状况,耳边雷声轰响,温去病就见到又一重劫雷凝聚,随时轰砸下来,而眼前的妖尊,也要发动杀着,彻底断绝自己的全面生机。

……已经顾不上取名了,把一切赌在这炮上,希望这一炮能够创造奇迹!

压住满腔焦急,温去病重聚圣德之气,眼看劫雷要落,对面的落魂光羽也一下大盛,铺天盖地袭来,温去病甚至等不到圣德之气汇聚完满,直接就要开炮。

“轰你娘的!”

满腔急切,所有的希望,尽数托付于斯,温去病开炮瞬间,一句粗口呼喝出声,却不曾想到,一腔热血伴随着这声大吼出口,发动中的圣德之炮型态骤变!

环绕炮管的那只金龙,消失不见,没有任何的祥瑞异象,返璞而归真,炮管变得更粗,口径变巨,虽然外型看起来,平实普通到近乎土气,可光是注视,就可感觉得出,这件武器中所蕴含的至绝威能,仿佛一头通红了眼的洪荒异兽,咆哮着等待冲出!

无心插柳的结果,温去病双目圆睁,只依稀判断出,这一炮的威能比之前提升近倍,别的都还没响,便在后座力反动下,喷射一般疾飞出去,眼睁睁看着这一炮轰向敌人。

曾令早先一炮无功的空间禁锢,重新又成为阻碍,但这一回,面对威力大提升的炮击,空间禁锢也显得软弱无力,直接被炮光撕开,沿途扯裂空间,直直轰向对面。

面对这一记炮击,夺颜在感受巨大压力的同时,更只觉得无比荒唐,自己此生纵横仙魔战场,经历血战无数,从未遇过这样的对手,竟能在全无征兆下,轰出这样的超限一击。

……如果,自己不是在这样的状态下,未尝没有一拚之力,未尝没有应对之法。

……但就算没有希望,自己也不能束手待毙,还有很多事等着自己去完成,还有人在等自己回去!

夺颜仰天厉吼,劲贯全身,催出全部潜力,一身筋肉虬起,露出狼一般的獠牙,想要硬扛住这一炮。

只是,力量才刚催运起来,一股强烈的疲倦感,瞬息侵染全身,而一股令意识昏沉的晕眩,也在脑部蔓延开来。

生死一瞬的逼命时刻,居然闹起疲倦,实在荒唐到极点,可是看到手臂上生出白毛,血肉浮现皱褶,开始枯瘪,而脑中的昏沉感甚至侵染元神,夺颜登时惊得魂飞天外。

寿衰之变?

智衰之变?

这两个要命之至的天劫,为何会在此时降临?自己已经动用神魔令屏障,除了开始遮挡雷火,最主要的用途,不就是配合“广成仙诀”,把天劫限制在雷与火,不让其他更危险的道劫发生吗?又为何……

……难道,真是因为一生运势崩溃,气数已尽,苍天难救无命人,所以,什么手段都开始无用化,所有自己逆天强夺来的,如今都要一一还回去,曾占过多少便宜,都要一次吐出来!

夺颜脑中虚虚渺渺,只剩下一股最原始、最初的求生意志,仰首咆哮,奋力以抗!

处在高速倒飞中的温去病,气血翻涌,全身筋肉扭曲抽痛,却意外地清楚看见正发生的这一幕,为之瞠目结舌。

……这家伙怎么搞的?居然寿衰临身?看这架式,说不定还有智衰!

……传说中,这是晋升万古者时,必定面临的考验,很少出现在晋升大能这层次,在这阶段会遇到的,只能说是运气太衰,或是行事有缺,为天所忌!

……但,夺颜他不是此方世界的气运之子,苍天宠儿,身带主角威能的吗?又为什么会遇上这两个大劫?

……或者,这就是他运气好,因为假若这两个道劫早半分钟发生,自己不用费劲借助言灵之法,普通的圣德一炮也能让他粉身碎骨。

温去病脑里一片混乱,但更令自己错愕的事,还持续发生,因为寿衰、智衰的道劫降临,夺颜妖尊的力量也直线狂跌,驾驭不住布置好的各种手段,落魂阵首先瓦解,诸多妖阵、仙符屏障也被撤销,当这些作用都消失,原本被深深藏起的东西,这才展露出现。

之前在妖阵隐蔽中,温去病看不透夺颜的具体修为,但能借助神器护道,欲上四重天阶,还要炼成苍穹血魔甲,这怎么都要三重天阶,可现在重重隐蔽一去,所暴露出来的事实,夺颜至多不过二重天阶,还是甫踏足未久,境界不稳,未必强过一重多少的那种。

……这么点微末修为,也敢强证大能,这不叫野心大,根本是痴心妄想!

……连这种事情都敢干,真不愧是主角光环罩顶,气运之子!

……不过,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姑且不论他敢不敢、如何度劫,以他的修为,根本不足以引发天劫,就算想闯,也无门可入啊!

惊骇与不解,都在温去病脑海中闪过,有太多的问题想不清楚,但多少也有些明白,怪不得那悬赏只给十万金叶,二重天阶初段,给这价未算公道,却已不算欺负人了。

怎样也好,大势已定,虽然夺颜还力图顽抗,他顶上漂浮的神魔令也发出豪光,开启障壁,想要庇护主人,但一道劫雷破空而至,震飞了神魔令,也贯穿了夺颜的身体。

正豁命力扛圣德炮击的夺颜,被劫雷当头打下,贯穿身体,断绝生机,再无力抵抗,妖躯一软,被怒海狂涛般的炮光,迅速吞噬,彻底淹没在里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