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章 雷爆/碎星物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黎鸢的一轮剧战,温去病用上了对变动之道的最新领悟,既有受创,也虚耗不小,待黎鸢强行脱离后,他第一时间回气、收起法宝,回到正常空间。

“……话太多了!”

站在巨大的女君石像上,温去病凝视黎鸢,“他是天阶三重,妖宫的力量束缚不了他太久,废话说太多,他很快就要脱困了。”

“……不就在等你吗?否则何必拖延时间?”

武苍霓没好气地回答,整个作战计画的第一步、第二步,最关键的地方,自家队长都是不可缺的,没法由别人替代,只能由他连续赶场,自己帮着拖时间。

看着青肤巨汉又露出那状似憨厚,实则令人不寒而栗的神情,黎鸢只觉得自己的处境极度不妙,但又想不到,对方能怎么作?

还有十多秒,自己就能解除身上的锁缚,短短时间里,就算他们放开了手脚猛攻,加上神兵,也不可能给自己致命伤害,刚刚之所以受创,只因为那个卑鄙骗徒,用诡秘手法借劲,这种技巧只能用一次,自己不会再上当,他又怎么……

才在困惑,黎鸢看见青肤巨汉手一举,掌中神光流转,七彩幻虹,跟着,无中生有,某种东西开始凝聚、出现。

当看清楚那件事物的模样,黎鸢的眼珠几乎凸出来,第一个反应,就是动念搜索藏在内世界的妖玺,因为只藏于自己体内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在那人族手里出现?

但怎么难以置信都好,青肤巨汉五指一握,牢牢抓住妖玺,跟着,手握印玺,直直朝纵天女君雕像的额头盖去。

……他在虚张声势!

一瞬间,黎鸢已确认完毕,妖玺仍藏在自己体内,敌人手中所持,必是幻象,或者什么障眼事物,而一件假货就算再怎么像真的,也……

彩光放射!

整座妖宫,喷涌七彩豪光,妙音流转,如同真主回归,欢喜地迎奉自己的主人。

黎鸢脑中“轰”的一声,怎么都无法相信眼中所见,一个假货,变造出了一个假的妖玺,真的都还在自己体内,而他居然……居然……

那自己算是什么?一个笑话吗?

整个世界好像都从脚下崩溃,坠入万丈深渊,天阶三重、妖君正朔,仿佛都一下给剥夺了。

……不只是感觉!

黎鸢骤然惊觉,自身的力量有如退潮,正在快速降低,这正是妖宫的一项强绝机制,当正朔帝君手持妖玺居位,全面发动妖宫的禁制,历任妖君所遗留的力量就能被激活。

之前半启动的封禁,只能禁锢住敌人的行动,但完全激活的封禁之力,却能进一步抵销来犯者的护身力量,让无隙可趁的不破之躯,出现空隙。

意识到这一点的黎鸢,感受到的不只是威胁,而是开战以来首次体认到:自己会败,自己……会死!

他肯定自己已经落入一个设计精妙,环环相扣的巨大陷阱中,但有些地方仍然朦胧,想不清楚,也唯有温去病、武苍霓两名当事人,才晓得这杀局是怎么布成,有多惊险?

变动之道的神物显化,需要温去病所熟悉,有充份了解的事物,才能变得出来,妖玺是整个杀局的核心,为了取得足够的讯息来变出,必须要有机会接触。

内天地开辟,半步大能连芥子环都不用,什么都是收藏在自己内世界里,想要接触,首先要逼得黎鸢内世界展动,再透过接触,捕捉气息,而后进行模拟。

基于这个构思,整个战术计画开始清晰,三段战术,以表面的战斗为掩护,实则接触气息,仿制妖玺,并且不住削弱黎鸢的力量,而后当地利落到己方手上,目标也被削弱到低点,就是致其死命的机会。

“本、本帝君岂会……”

黎鸢鼓荡全力,试图从这束缚状态挣脱出来,随着发劲,周身妖气滚滚,爆发出的力量之强,随时都能离体而出,化为风暴,扫平千里,大日光辉更若隐若现。

然而,妖宫中冲霄而起的彩光,也更形瑰丽,隐约浮现历代妖君的身影,各出一掌,幻化虹光,联手压制住黎鸢的力量,连同他催发起来的内天地,那一*日,全数被镇住,无法运转,还连带将他本已提升的护身力量,打落下去。

三重、二重……护身力量被限制在一重边缘,黎鸢异常惊恐,看着武苍霓手中那把神兵,恐慌之余,仍难以理解,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动手!”

青肤巨汉高声吼喝,震动四野。如果有得选择,温去病不想喊这一声,自己难得战术进展顺利,占尽形势,如今千万妖族仰望,都在好奇自己是怎么变出妖玺,扭转形势,自己几乎等若他们眼中的神……这时候大吼着催动手,太不从容,也太掉价了。

可现在没得选择,神物变化的规则,是不能离掌,自己必须维持妖玺的运作,实际动手要交给武苍霓,而当前自己感受到的反弹,越来越强,自己很快就不能维持妖玺的幻化了。

“得令!”

武苍霓微微一笑,手中雷矛舞动,电光如龙,舞绕全身,在金芒窜闪中,天地恍若重归洪荒,一个头顶天,脚踏山岳的巨人形象,手舞长戈,踏雷成浪,猛力一挥,雷电破天地。

这一矛,直贯而来,黎鸢看着这威势无双的一矛迫近,感受着危机,全身紧绷到无以复加,脑中涌起的,是无穷无尽的荒唐感。

……我费尽多少心思,才爬到这个位置,才成就妖君?

……距离成就大能,飞升上界,就只差寥寥半步,野心就要在此终止?

……怎么可能……死在这里?死得……那么荒唐?

……本帝君还有很多后手,还有那老妪赠送的秘密法宝,都还没有机会用出来,怎么会……

众多念头,在脑中纷至沓来,黎鸢最终脑里空白一片,只觉得胸前一痛,雷电麻痹贯串全身,已经被雷矛刺入,越来越深……

“轰隆!”

连续的炸响,瞬间爆起,源自妖宫各处,数十道紫光,几乎环绕了整座妖宫,紫光过处,所照到的妖纷纷发出惨嚎,先是被爆炸力波及,皮开肉绽,跟着,全都像木雕一样僵在当场。

事发突然,不光正在激战中的千万妖族被惊呆,就连温去病、武苍霓、黎鸢也都傻掉。

爆炸的威力并不是很强,以妖族肉体强横,挨了炸也没有四分五裂,大多只是受伤,但紫光一照,受伤的妖族登时魂飞魄散,灵魂被抹除,瞬间死亡。

温去病在半空看见这变化,一时也整个傻掉,错愕地接受了计画在最关键的时刻,发生变局。

紫霄赤光雷!

……天杀的,怎么会在这时候引爆?是谁引爆的?

温去病目光搜寻,在下方的一角,发现了司马冰心的身影,她正站在一根半倒的石柱旁,一脸错愕。

怔怔站在那里,司马冰心感受到青肤巨汉的目光,明显就是一副“看看妳干的好事”,百分百的责怪加怒气,瞪得她心中一慌,连忙举起手猛摇,表示这爆炸与自己无辜,黑锅自己不背。

……刚刚自己是曾想要引爆紫霄赤光雷,可是看到霓苍、霸天先后出现,自己早就找地方躲起来,省得扯后腿了,怎么可能还会蠢到去引爆雷?

……然而,真的与自己无关吗?紫霄赤光雷,是接受自己的思感引爆,自己是造器新手,仓促间弄得三十六枚,造得很粗糙,说不定,自己未能及时止念,还是有些杂念传了出去,导致爆炸?

……来到这里之后,自己已经够衰了,该不会……真变成扫把星了吧?

司马冰心忐忑不安,怎么都对内心的负疚感难以释怀,却没发现到半空中的温去病,已经转开了目光,投向妖宫中的某处。

……不对!不是冰心丫头,她溢出的思感,不足以遥控启动雷,另外有人插手,是妖君的手下?

也在温去病感到困惑的同时,妖宫深处,断垣残壁中的一角,黑色斗篷飘飞,鸡皮鹤发的老妪,举手轻掩鼻端,拂开扬起的灰尘,好整以暇地看向天空。

……要瞒过几名天阶者的感官,藏匿在这里观战,这可真不是容易事。

……相比之下,要掩盖住这三十六枚赤霄紫光雷,不让这些大小妖发现至今,就容易得多了。

……妖君陛下,托付给你的东西,你都还没用,可不能让你就这么死了啊!

微微一笑,老妪的身影消失不见,同一时间,受损的妖宫,法阵运作被干扰,层层压制消失。

武苍霓意识到不好,在听见紫霄赤光雷爆炸的那一瞬,就加紧力量,务求一矛毙敌,但整件事发生甚快,从紫霄赤光雷爆炸,到压制消失,过程看似很长,实则不过三秒,矛上才刚加劲往前捅,三重天阶的大力就爆发涌来。

一掌逆击,拍在武苍霓的肩上,她连人带矛一起被打飞出去,撒出一蓬鲜血,而黎鸢甫脱困,第一反应,赫然是探手怀中,取出了一只干枯的手掌。

……那老太婆给的礼物,终于到了使用的时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